時尚工作者

“如果沒有那些日本設計師,可能就沒有當代時裝了”


Raven

2017-3-16

現代時裝培養土,你必須認識的八零年代設計師們(下)

假如世上沒有日本設計師,可能就沒有安特衛普六君子,也可能沒有當代設計師了。

時尚,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發生了劇烈的變化,但是到1980年,巴黎路上的主流風格仍然是高跟鞋和紅色口紅。然而,一組日本設計師的出現,將一切都改變了。

還記得我們上次提到八零年代的全球背景嗎?那時SONY公司剛推出WALKMAN打開耳機文化,日經指數突破兩萬點,整個日本正經歷1960年代後期的經濟高速發展的第二次極大期。當人們生於安樂又口袋滿滿,下一步就是提升品味與生活品質,各領域的日本設計師以及他們的作品迅速竄流開來,就算曾經遭到原子彈的毀滅性攻擊,導致時裝設計起步遲緩,但因為經濟發展快速,歐洲資訊大量導流進入市場,「要成功,就要踏上巴黎舞台」成了那時候日本年輕設計師共同的遠望。

↑Issey Miyake 1990與2015作品

楊柳風吹動一身皺摺,Issey Miyake

1938年出生於廣島,僥倖逃過原爆生存卻也改變他的人生,原本在多摩美術大學(Tama Art University)修讀綜合設計學程(General Design Degree)主修製圖,趁著日本解除鎖國政策,他偷渡到巴黎開始學習高級訂製服。前後經過GivenchyGuy Laroche時裝屋的洗禮,讓他很快吸收到西方的時尚觀念以及自由風潮。1969年5月,三宅一生見證了巴黎的五月運動,這場運動不但間接推翻了當時法國總理戴高樂,還順便顛覆了高級訂製(Haute Couture)地位,讓巴黎興起日本風味的生活態度,這段時間造就高田賢三(Kenzō Takada)的崛起,以及三宅一生對於社會的反思。

「當我閉上眼睛,我仍看見常人不會經歷到的事:天空突然閃著通亮的紅光,接著出現的是香菇雲,每個人都往不同的方向逃難,這些景象依舊歷歷在目。我曾嘗試去遺忘,可惜失敗,我選擇將這段回憶拋在腦後,去思考什麼事物能不被摧毀,可以帶著快樂和美感。我向時裝設計領域裡挖掘,部分的原因是,服裝設計是種創作的形式,是現代和樂觀的。」-Issey Miyake

早在40年前,三宅先生在1976年的系列,就選擇將男女裝同步發表,兩年之後,ISSEY MIYAKE MEN男裝系列誕生,這時候的Miyake不斷嘗試各種面料的可能,像是1980年的塑膠Plastic Body或是1981年「Rattan Body」藤與竹的工藝表現,直至1993年Miyake才推出強調皺褶的「一生摺Pleats Please」,這種強調永恆性商品,就是要讓穿著者無懼清洗及擠壓,可以穿上一輩子的設計。

回到那個最初啟發他的平和大橋,醫生說它還有另外一個別名叫做TSUKURU(有生、創造之意)”。他相信設計的力量,思考著貼近人們的生活,今後將繼續製作出人們心中理想的衣服。

在六君子之前,日本「黑船來襲」

為什麼我們說「沒有日本設計師,可能就沒有安特衛普六君子?」你可以試著將時間軸重疊,會注意到早在這些叫得出名字的設計師走紅之前,日本設計師高田賢三(Kenzō Takada)、三宅一生(Issey Miyake)、川久保玲(Rei Kawakubo)、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已經站穩腳步,並開始令西方時裝產生衝擊。在此之前,歐洲的設計一貫著重於凸現人體曲線,但是日本時裝卻是徹底破壞輪廓,伸展台上的模特兒穿著破爛的黑色服裝,緩慢地移動著;剛開始評論家毫不留情的在批評他們的走秀,「眼前的一切就像是核彈爆炸一樣,彷彿災難受害者般。」山本耀司回想第一場發表會也說:「我們的設計(指川久保玲)對當時的審美觀來說,是非常骯髒、粗魯的,大家都叫我們滾回日本去,所有時尚記者都非常討厭我跟Comme des Garçons。」

 

Comme des Garçons 1981-2010的女裝作品

Martin Margiela 1998年於巴黎舉辦春夏作品發表,Comme des Garçons系列一同展出

Yoji Yamamoto2002/1993在工作室試裝

不過很快地支持聲浪就壓過反對意見,永遠在找新概念的Buyer蜂擁而至,甚至把電梯給擠壞了,《Vouge》雜誌用「自由與現代」來讚譽川久保玲及山本耀司的創作,更重要的是T台下站了一位觀眾,這位觀眾正是未來Royal Academy of Fine Arts的校長、The Antwerp Six的啟蒙老師Linda Loppa。受到日本先鋒時尚的刺激,Linda決定在教育方針中加入這種不尋常的概念,後面發生的事情大家也清楚了,安特衛普六君子在八零末期走紅,還在Walter Van Beirendonck擔任實習生的Raf Simons在Martin Margiela首場走秀下看得淚流滿面,決心成為設計師;然後物換星移,Raf交棒Dior到現在Calvin Klein,所以說如果沒有那些日本設計師,可能就沒有當代時裝了。

↑安特惠普六君子難得的合影

「還在學校的時候,我總覺得時裝多少有點膚淺,不過是些光鮮亮麗的表面東西,但這場時裝秀徹底改變了我的想法;我走出會場,內心旋即明白這是值得一輩子去做的事情。這場秀,就是推動我成為一名時裝設計師的原因。」-Raf Simons

回顧上篇:現代時裝培養土,你必須認識的八零年代設計師們(上)

 

◎Photo Via:Wazaiii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