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觀察家

“原本只是日本國內的飲食男女間,不登大雅之堂的小情小愛,卻在異國的土地上得以發揚光大”


Joel Fukuzawa

2018-12-5

影響近代美學的原點 居然是江戶的情色作品

很多男生都有過這樣的經驗,在思春期的時候,把一些黃色小說或是照片藏在一個秘密的角落,等到有需要的時候,就拿出來偷偷的樂一下。尤其是在當兵的時候,睡在下舖最開心的事情,就是能在上舖的床板上貼上一張大大的海報,一醒來就跟巨乳女星兩眼對望,彷彿他她看著你說:「親愛的,早安!」而當這樣的「小確幸」在網路充斥的現代,很多人已經很難體會當中的奧妙與心跳加速的幸福感,或許太具體的影音產品,也讓現代人對於「性」的美好,少了許多的想像力。

日本江戶時代歷經了數百年的承平時期,思想自由開放的風氣,讓兩性之間的魚水之歡,可以透過畫工的手被細緻的模擬出來。「浮世繪」中「春畫」是被表現最多的題材,從最有名的性交體位「四十八手」中,各式各樣兩性交歡的體位忠實的呈現在人們面前,甚至每一個動作都被冠以優雅的名稱,像是扁舟划、松葉崩、鏡茶臼,光是看文字還會以為是哪一本武林秘笈的招式名稱。這些浮世繪,大都被編寫在市井街坊的性愛解說本上,對江戶人來說,善用各式各樣的姿勢與道具,達到性的愉悅是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事情。


↑江戶時代常以人們日常生活風景為題材創作浮世繪,其中描寫男歡女愛場面的「春畫」,被視為色情藝術。

 
 
 
 
 
 
 
 
 
 
 
 
 
 
 

Yayoi Okano(@shin_yoshiwara_yayoi)分享的貼文 張貼


↑其中春畫最知名的「四十八手」,乍看像是武林秘笈的動作名稱,其實是兩性交歡的體位招式。

江戶人對於性描述的自由程度,令人咋舌。從現在流傳的春畫本中,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主題,綑綁、道具或是同性之間的性愛,都被詳實的記錄下來。在江戶時代後期,流行一種可以隨身攜帶的浮世繪春畫,叫做「豆判春畫」,江戶人當年有個習慣,每年新年過年的時候,不論你是幕府高官或是販夫走卒,都會交換上頭印有新年年曆的「豆判春畫」。

 


↑江戶人對性觀念相當開放,不僅將浮世繪的春畫製成可隨身攜帶的「豆判春畫」,新年時更把「豆判春畫」印製在年曆上,是當時的送禮首選。

現在英國的大英博物館,裡頭有一張用 109 張豆判春畫拼貼的「增衣帖」。這些大概在1791年左右完成的春畫,上頭除了標記上新年的月份以及日期,就像我們隨身攜帶的記事本一樣之外,每一頁都有一幅不同主題的春畫,當時的江戶人把這樣的豆判春畫當成了拜年用的卡片,相互交換。不過由於這些豆判春畫大多是請浮世繪畫師私下接的工作,加上描述各種男女情愛,也刻意大膽露骨,所以這些畫師們幾乎都不在作品上署名。不過,從作品的畫風還是可以看出一些大師們的手法,像是歌川派的國貞、國芳、廣重,以及知名的葛飾北齋、菊川英山或是溪齋英泉,他們的作品都出現在這些浮世繪春畫中。

 
 
 
 
 
 
 
 
 
 
 
 
 
 
 

Daily SHUNGA(@daily_shunga)分享的貼文 張貼

 


↑因春畫普遍較大膽露骨,畫師們幾乎不在畫作上署名,但仍可看出畫風的不同。此兩幅皆為歌川派畫師(上圖)國貞與(下圖)國芳的作品。

↑葛飾北齋最知名的春畫《蛸と海女》,繪製海女與章魚交歡的想像。

 
 
 
 
 
 
 
 
 
 
 
 
 
 
 

japan-shunga(@japanshunga)分享的貼文 張貼


↑菊川英山《恋の秋男婦寿》,男女纏綿的畫面被描繪得相當活靈活現。

別看這些畫師現在雖然名氣鼎盛,但是在他們的年代,可不是每個人都如此享有盛名,必須靠著一張 30 元台幣左右的春畫維生的畫師大有人在。不過,這些大師們的春畫,可不像現代人想像的那麼直白,直接把巨乳、豐臀呈現出來,對他們來說,這樣的「性」描述不夠美感。他們的春畫裡,把性包裝在各式各樣的奇異幻想的主題中,甚至有些會令人發笑的場景,有時候會用不可思議的體位,或是用各式各樣動物的型態與意象,描繪出一個妖嬈奇幻的異想世界。

 

 
 
 
 
 
 
 
 
 
 
 
 
 
 
 

U(@you_drow)分享的貼文 張貼


↑春畫對於「性」的描述不如現代直白,而是透過各式各樣的奇異幻想,例如令人發笑的場景、不可思議的體位等等,將「性」描繪至更不可思議的境界。

日本經過了長時間的戰亂,好不容易天下一統,歌舞昇平。過去佛教用來安撫人心的來世超脫的說法,已經不能滿足人們對現世歡愉的追求。浮世繪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誕生,與其縮衣節食到抑制慾望,不如解放心中奔騰的意念,天馬行空恣意揮灑。只是這樣自由奔放的想法,在禮教的覆蓋下,一直無法進入主流的殿堂。反而隨著西洋人東來,把這些庶民的藝術帶回歐洲,重新解放了歐洲人的繪畫創意與思想。

梵高(Vincent Willem van Gogh)就是最好的例子,他的作品《Portrait of Pere Tanguy》不但仿效浮世繪的畫法,甚至還把歌川廣重的浮世繪也畫在畫作之中。據說梵高收集了至少有 500 件,來自日本江戶時代的浮世繪作品,他從這些作品中臨摹浮世繪的畫風以及技法,融合西洋油畫的技巧,創作出後來許多知名的畫作。另外一位印象派法國畫家亨利里維耶(Henri Rivière),又被暱稱為法國的浮世繪師,他仿效葛飾北齋的名作「富嶽三十六景」創作出了「艾菲爾鐵塔三十六景」。另外一位家喻戶曉的畫家莫內(Claude Monet),他不但是一位知名的日本通,他的名作「睡蓮」也可以找到許多浮世繪的影子,甚至後來許多歐洲畫家,開始以一般的平民女子當成裸體畫的臨摹對象,也都多少受到浮世繪的影響。

 

 

 
 
 
 
 
 
 
 
 
 
 
 
 
 
 

STORIA DELL'ARTE(@storiarte)分享的貼文 張貼


↑日本江戶時代的浮世繪作品,隨著西洋人將這些藝術帶回歐洲的緣故,影響了許多知名畫家的畫風。像是(上圖)梵高的《Portrait of Pere Tanguy》、(中圖)亨利里維耶的《艾菲爾鐵塔三十六景》、(下圖)莫內名作《睡蓮》,都是臨摹浮世繪大師們的作品而來。

原本只是日本國內的飲食男女間,不登大雅之堂的小情小愛,卻在異國的土地上得以發揚光大。最後透過這些畫家的作品,才讓日本人用另外一個角度重新看到浮世繪,甚至浮世繪的春畫背後所代表的意義。日本國內從 2013 年開始,陸陸續續有些早期的浮世繪被發掘出來,這有許多就是當年被藏在舊衣櫃裡的春畫,這些浮世繪的畫法以及空間表現的美學,現在也重新改造日本美學的思維。
 

◎Photo Via:INSTAGRAM, Twitter, Wikimedia Commons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