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越是多人穿的,我越會選擇避開。我很怕自己穿起來一副「很時尚」的模樣”


GHOST LAI 黎玄才

2017-4-9

|GHOST STORY鬼話連篇|

我不追時尚,我只追隨我的時尚。

我不買東西,我只買我愛的東西。

我不會搭配,我只搭配我的搭配。

我不愛寫字,我只寫我喜歡的字。

時尚無時,購物無時,搭配無時,寫字無時。

有一種狀態,是輕吮一口熱咖啡,零碎的記憶會隨著口腔的餘溫自動重組。對不起,我的記憶真的比較久一點。

世代交替,沒有最前,也沒有後。

 ※吸菸有害健康

續篇永遠比首篇難下筆,就像樂團籌備已久的首張專輯大賣,第二張才是難關;也像雜誌永遠讓大家期待的創刊號,第二期才見真章。這千古不變的定律,除了是我創辦雜誌時的深刻體會外,也是「創作人」拖稿的完美藉口。因此來到第二篇,我花了更多時間去思考,急著為主題「世代交替與變遷」下個定義。如首篇序言所提到,90’s古著年代是我的基礎與原點,但先別誤會只談古著,欣賞世上美好的衣服設計與造型,如同品嚐各種美酒佳餚,也如同聆聽不同類型的音樂,誰不會?就像我會穿上粗獷Vintage丹寧工裝搭配優雅Prada皮鞋,也是一種「自己爽就好」的進階享受,不用被Style受限,也不要被衣服制約。老人話多,咖啡還是趁熱先喝一喝。

↑1996年8月號《MEN’S NON-NO》,武田公開了私下的古著造型,現在翻起來仍然私心認為相比木村更有「個性」。除了那張有色眼鏡的壞臉外,單是他在《OK!》專輯發行時期一直穿著兩色RED WING Super Sole #8804(咖啡)及#8133(全黑)搭配連身工作褲佈滿補丁縫線的Vintage 501,完全與當年木村帶起的裏原宿「白底」的潮流背道而馳。(雖然2014年木村在《HERO 2》也有穿全黑RW #8133就是了,這也算是一種世代交替?)

「世代交替與變遷」,讓我想起殘存在腦中的一個概念(謬論):

假設時尚是一個世代循環,不用假設,已經有幾百萬人假設過了。那我再假設這個時尚循環是一個圓圈,我們站在其中一點,往同一方向走,你最終會發現:根本沒有一個人是帶頭走在所謂的最前面,也沒有最後。自以為走在最前面的,往往只習慣回頭看追隨他的人群,但其實站在最後面的那個人,也正好站在最前面的前面。那些自以為站在最後面的,也只管拼了命向前一直追趕時尚,卻忘了自我。

沒有所謂的最時尚,最不時尚,也可能是最時尚。

搭配源於自我的呈現,有了「變數」才好玩。當你勇敢走出這個「舒適圈」範圍自成一小點,我認為是最理想的狀態。每個世代,都有這樣的一小撮人我行我素形成各自的起始點,讓追隨者組成一條直線,從此不受時空限制,永生不滅。拿個老梗來舉例好了:Kurt Cobain天生帥先加50分沒錯,但說到穿著除了橫條紋Tee古著丹寧搭配Jack Purcell以外,他沒有規則甚至我形容為「他想到就穿」的搭配卻造就了破爛的Grunge時尚。自我很重要,隨性很重要,時尚沒有誰能定斷,一切交由世代與時間去考量吧。因此,在這些年來我的造型有一點不會變:越是多人穿的,我越會選擇避開。我很怕自己穿起來一副「很時尚」的模樣。

Kurt Cobain 演唱回顧

有時候不太搭,才是搭。計算、推砌的完美,但卻少了個性。

換言之,我覺得由個性衍生出來的搭配,比搭配衍生出來的個性,層次更高,更叫人欣賞。

↑武田真治 1996年發行《OK! 》專輯裡的全古著造型

↑日本SWITCH雜誌 1996年7月號 特集:武田真治 天使的瞳孔、惡魔的視線

 ※吸菸有害健康

就這樣的一副「有色」眼鏡

也許有了「起始點」,才能讓大家安心。模仿偶像永遠是最好的開始,沒什麼好害羞的。我突然想起,在90’s除了古著也是日劇大爆發的時代,我想起了這個他。相比在編輯造型工作中沒法不提及的主流木村拓哉,我私下更關注帶中性妖氣較「偏門」的武田真治(Shinji Takeda),追看日劇以外也因為他在《OK! 》專輯(1996年)吹起Saxophone戴上一副黑框「有色眼鏡」的全古著造型,相比木村更有個性,我只能說我輸了,也許是我怕了⋯⋯就是這樣的一副眼鏡,在當年算是一股「走很前」的熱潮,讓我上大學看著黑板也變得多彩多姿,在這20年至今也一直對「有色眼鏡」(Color Tinted Lens)甚至其他墨鏡著迷,也從此母親大人除了會碎唸「穿別人舊衣(古著)有什麼好?!」之外,也多加一句「你這樣眼睛會壞掉」。

↑十多年前在特賣場以$300港元成交的一副Bernhard Willhelm x Linda Farrow大圓金框有色眼鏡(上)一直戴到現在,剛好與最近常戴的Takahiromiyashita The Soloist以Oasis樂團主唱Liam名命及設計的八角型黃鏡(下)相映成趣,也可以說成是我個人的世代交替。

要冒「詹X中」與「沈X琳」的險

當然,戴「有色眼鏡」可以非常酷,但戴不好也要冒被誤以為是「詹X忠」與「沈X琳」的險。但先不管好醜,我對這些年來有誰戴過都有深刻的印象,尤其是這世代流行的G-Dragon,也是他戴起有色眼鏡讓我想起了武田真治,正好反映90’s日風與201X韓風的世代交替,得謝謝志龍才對。201X的志龍重玩90年代的精髓,同時間日韓這股有色熱潮也正在燒得火熱,他也正好引證了上述的概念:志龍走很前,還是走很後?但當你經歷過,自然不會再哇哇叫了,也難怪根據我的非正式統計,3X歲的世代縱使受到韓風影響,卻有著根基打得更深厚的日系魂。

不要驚訝為何對我造成巨大衝擊,不要忘了90年代,我還在牙牙學搭配。

 

G-DRAGON(@xxxibgdrgn)分享的貼文 張貼


↑假如你也有Follow志龍IG的話,一定會看過他重玩90年代大熱的紅、黃、藍差了綠的「有色眼鏡」造型,不同年代由不同偶像演繹,卻戴著同樣的黑框與金屬色鏡,又是一種世代交替的輪迴。我倒是很好奇為何媒體沒有大肆報導就是了。

↑哦,忘了說,還有T.O.P.。

 

#johnlennon #johnlennonforever #thebeatles #johnwinstononolennon

John Lennon(@johnnlenncn)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這幾十年來佩戴有色眼鏡的名人多的是,被我認為是史上戴眼鏡最帥的John Lennon經典圓框黃鏡。

 

"Que pasa, New York?" #johnlennon #newyorkcity

John Lennon(@johnlennonofficial)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到90年代中期英倫Brit Pop樂團崛起,當中深受Lennon影響的Oasis樂團主唱Liam Gallagher也是近代有色眼鏡的Icon。

 

#Repost @joe.ro ・・・ #greentea #kitkat @tkhrthesoloistmyst #numbernine #legend

takahiro miyashita(@tkhrthesoloistmyst)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數下去的話2000年後有深受Oasis音樂/Liam造型影響的Takahiromiyashita The Soloist設計師宮下貴裕,一浪接一浪的世代交替與演化,深深影響著我。

 

A post shared by Shota Matsuda (@shota_matsuda) on

↑到最近期,最有印象就是松田翔太登上《optical》眼鏡雜誌的紅鏡造型。

↑以及窪塚洋介《EYESCREAM》的造型。

特別鳴謝:年紀跟我差不多的好友借出1996年的《MEN’S NON-NO》及《OK!》專輯,畢竟20年前的珍藏,知音呀!

【延伸閱讀】GHOST STORY鬼話連篇系列:

我的世代變遷,說穿了就是離不開古著

 

◎Photo Via:達志影像, GHOST LAI, SWITCH PUBLISHING Inc., INSTAGRAM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