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跳舞是讓我持續和自己對話的方式,它讓我找到了自己”


Wazaiii

2019-10-6

|Wazaiii專訪|成名、賺錢 I don’t care:IP Lockers囂張從不受限的理性之路

說也奇怪,台灣人總對「台灣之光」四個字特別著迷,舉凡體壇的職棒選手王建民、烘焙界的麵包師傅吳寶春,還有時尚圈的設計師吳季剛與王大仁,只要貼上台灣之光的標籤,好像就是話題與品質保證,令眾人內心不禁慷慨激昂了起來。那麼,街舞圈呢?

街舞文化,對我們來說或許不是那麼的熟悉,但若提到台灣之光,你絕對不能錯過的舞團,則非「IP Lockers」莫屬。團員多達三十人,每人穿著一致性的黑白條紋服裝,而且各個蒙面,看不清他們的長相之餘,也令人猜不到他們會變出什麼把戲。曾於2017年,在全球關注且堪稱是街舞圈奧運比賽的『Hip Hop International』排舞賽中奪下第七名佳績、2018年拿下中國大型街舞選秀節目《舞力覺醒》的冠軍頭銜......OK,Wazaiii編輯不是要嚇唬你,只是現在你可知道IP Lockers果真大有來頭了吧?

↑IP Lockers在2018年中國大型街舞選秀節目《舞力覺醒》中,擊敗眾多出色的舞團,拿下冠軍寶座。

而眼前這位手臂滿滿刺青的男子-囂張,正是IP Lockers的團隊組織者(也可稱他為團長)。在Wazaiii編輯尚未出社會前,早已有耳聞這號大人物的存在,街舞圈的朋友若是在街上遇見他,則是會肅然起敬,毫不猶豫的大喊:「囂張老師好!」話說到這兒,我不免好奇他身為一位領導者,究竟該如何在人數眾多的團隊中統籌一切?又是如何不迷失於名與利之間,保持初衷,讓IP Lockers成功躍升為世界級舞團?

「跳舞是讓我持續和自己對話的方式,它讓我找到了自己。」面對囂張這句滿腔熱血的發言,你準備好繼續接招了嗎?

 與其將就,倒不如帶頭改變 

「IP Lockers是台灣少數被評論為世界級舞團的台灣舞團,可以和我們分享IP Lockers成立的契機嗎?」

『在組成IP Lockers前,我上一個舞團叫So Funky,主要是在推廣Locking的文化和風格。那時候台灣的Locker沒有這麼多,我們策劃每個月固定舉辦一些小活動,讓喜歡跳Locking、甚至完全不知道Locking的人,可以更加了解這個文化。到了後期,大家年紀也大了,需要工作、面對現實生活,沒有那麼多額外的時間去做這些事,而我在團體中又是少數幾個倚靠跳Locking過生活的,我覺得好像該繼續推廣下去,便成立了IP Lockers。

如果真要說,我認為IP Lockers離「世界級舞團」還有一段距離,以前我們舞團幾乎都是打個人賽(Solo battle),但到後面會發現,假如要讓更多人看見我們,勢必得以舞團的名義,參與表演、活動、舉辦夏令營等等,也因此才會決定要多參加國際級的比賽。我希望大家除了把舞跳好,也要讓完全不懂跳舞、不懂這個文化的人認識我們。』

「除了精湛舞技,舞者在表演時的面部表情及態度展現也是備受重視,而IP Lockers的特徵為全員戴上面具不露臉,且服裝造型皆是採用黑白條紋,為何當初會選擇這樣的定位?」

『一開始只是因為我看到Wu-Tang Clan(饒舌傳奇:武當幫)的第一張專輯封面,單純覺得蒙面很酷、很好看,哈哈!另外,我知道很多好的團體都會面臨到一個最大的問題,那就是每團中都有一位「明星」。我想要破除這個明星制度,想讓觀眾更Focus整個舞團,所以IP Lockers沒有一個人是明星,我們團等於是一個人的概念。如果之後我不跳了,我還是希望這個精神可以延續下去。』

↑饒舌傳奇:武當幫Wu-Tang Clan的第一張專輯封面,為囂張帶來靈感。

↑IP Lockers全員蒙面不露臉,不推崇「明星化」團員的趨勢,讓觀眾更Focus舞團本身。

「您覺得表演的造型對舞者來說賦予什麼樣的意義?」

『對舞者來說,每套造型都是象徵著符號,把某樣單品放在身上,不能只是看起來帥,我們不會隨便穿上自己不知道的東西。尤其街舞,每一個Moment都是在表現自己,若只求「好看」的話,它一下子就會被淘汰了。不然以前的衣著風格不可能還流行到現在,一切都是有它的涵義的。雖然剛接觸到的人不清楚,可能只是模仿,但所有東西都是從我們覺得酷開始的,喜歡的時間夠久了,你一定會開始慢慢的了解背後的故事。』

 音樂不是工具,是塊敲門磚 

「您曾學過DJ,近幾年也帶領IP Lockers活躍於嘻哈盛事『That's MY SHHH』、『That's My國語作業簿』,不將自己侷限於跳舞圈,請問您是如何看待舞蹈與音樂文化的關聯?」

『我們都喜歡音樂,沒有理由不認識對方,我也想用音樂讓大家有連接點,讓不同圈子的人更認識彼此。畢竟台灣是一個人口數較少的地方,假如我們再不團結一點,會很難讓這個市場有更多的火花、更大的發想。而音樂其實代表一個人的品味,假如你今天跟一個男生出去,想知道他的品味好不好,問他喜歡聽什麼歌就知道了。音樂的重要性在於,每個人都需要音樂,舞者也不該只是把它當作跳舞時的工具而已,它甚至可以改變一個人的Sense,能夠賦予我們不一樣的情境跟想像力。』

↑「That's MY SHHH」為LEO37與知名樂團SOSS聯手打造的企劃,每屆盛事,都將台灣最強的嘻哈陣容聚集在一塊兒。

↑囂張和LEO37是舊識,兩人皆期許透過音樂文化,提升所有人的Sense。

 不該埋沒於人群中的個人特色 

「舞者身為藝術工作者,該如何與時俱進,以免被市場淘汰?」

『還是要看舞者當初跳舞的心態為何,假如你跳舞是為了賺錢,那當然要去在意會不會被市場淘汰。只是藝術家從來沒有想要當藝術家,因為他只是想做自己,如果要稱自己為藝術工作者的話,不能管會不會被淘汰,因為藝術不是取決於多少人喜歡,而是取決於我能夠多瘋狂的把這件事情做到最大值,讓內心得到成就。』

「您曾表示:『每一個孩子,都可以是藝術家。』為何會決定於去年推出IP LOCKERS KIDS?可以和我們分享您的教學理念嗎?」

『街舞和台灣的教育體制有個很大的反差,我們從小的教育是老師說什麼就是什麼,很難在課堂上提出疑問。就像考試是為了測試學生有沒有學會,如果不會的話都是學生的問題,他們會被處罰,但這是不對的,考試同時也在測試老師有沒有教好,卻沒有人把壓力放在這點上,所以小朋友只能完全聽話、做能拿分數的事情,而不是從「根本」去學會。這是非常壓抑的教學方式,導致大部分的台灣小朋友沒什麼想像力跟創造力。

街舞則是完全相反的邏輯,它會顛覆我們原先對於學習的概念,需要花非常多時間不斷的練習基礎,有點像功夫,得讓你的身體習慣這些技術。而且在做編排或Solo的時候,不能跟任何人一樣,包含你的老師。街舞很注重個人特色,你越像別人,越沒機會。因此,它可以幫助小孩發展獨立思考的能力,如果小小年紀就懂得這概念的話,他會知道自己真心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而喜不喜歡是最大的重點,只要能夠找到自己喜歡的事物,就可以找到自己的特色,若從小就擁有自己的特色,你做什麼都不用怕,會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當初決定對小朋友執行這項計畫,是因為小朋友的反應是最直接的,他不會說謊,所以我更能清楚知道這件事情有沒有成功傳遞到他們身上。我希望每個孩子能夠去聆聽自己的聲音,把自己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囂張帶領著IP LOCKERS KIDS一同登台

 基本功穩扎穩打,成名與賺錢都是運氣 

「許多人會認為台灣的舞者難以躍上國際,而您成功將IP Lockers推上世界舞台,曾在堪稱是街舞圈奧運比賽的『Hip Hop International』排舞賽中奪下第七名佳績,更勇奪中國《舞力覺醒》選秀節目第一名。您認為舞者若想在國際上脫穎而出,需要具備什麼樣的心態及準備?」

『首先,你得願意花時間去投入,大部分的人都知道厲害的人怎麼訓練、怎麼生活,我們清楚他是如何變那麼厲害的,問題是我們有沒有力氣去做到,讓自己也投入其中?許多人在意的是自己花了這麼多時間在跳舞,卻沒有成功的話該怎麼辦?但這是很奇妙的一件事,當你投入那麼多時間練習,即便它的結果不如預期,你都會變得更加重視。再來,我覺得要很有自律性,現在的環境這麼多變,如果不好好的去鑽研,或是針對自己喜歡的東西去做努力,你會沒辦法應付多變。唯有讓自己越來越專業才能應付多變,一定要在所屬的領域做到無法取代的位置,堅持下去的話,你就會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能不能夠變紅、拿冠軍,一切都是運氣。其實HHI第七名對我來說根本是放屁,我完全不喜歡這個成績,可是對我來說這反而是好事,因為那次比賽可以說是我們團成軍以來最認真練習的一次,可是只有拿到第七名,這代表我們需要更認真啊!』

↑在選秀節目《舞力覺醒》中奪冠前,IP LOCKERS甚至曾在堪稱是街舞圈奧運比賽的『Hip Hop International』排舞賽中奪下第七名佳績,不斷刷新自己的紀錄。

「近幾年不少品牌願意主動贊助舞者,像是服裝、鞋子、耳機,當『商業』與『利益』大舉入侵跳舞圈,兩者相提並論的時候,舞團是否會有過於商業化的疑慮?如何在這之中取得平衡?」

『要不要迎合商業是見仁見智,不過我覺得普遍會被認為太過商業化的,是因為那個人不夠厲害啊!如果有真本事,儘管接了贊助,大家還是會認為你厲害,不然像Nike贊助Jordan的時候,有人講過Jordan太過商業嗎?舞者和運動員都一樣,有再多的商業機會,還是一定要保留住原有的練習時間,因為那才是你真正可以表現的時候。現在我看到很多台灣的年輕舞者,一旦有商業機會找上門來,就放棄原本練習的時間,但這其實是個錯誤的行為。不管是表演,還是經營自己,保持練習才是最好的方法,當你越來越厲害的時候,練習的時間就只能增加不能減少。』

 
 
 
 
 
 
 
 
 
 
 
 
 
 
 

6 YaoBai 6 囂張 6(@ip_lockers_yaobai)分享的貼文 張貼


↑運動服飾品牌PUMA多年贊助IP LOCKERS

 先做到無可取代的境界,再來談自我價值 

「台灣的環境總會被大家認為不尊重各項專業,比如『舞者只是伴舞的,找誰都可以』,面對這樣的說法,您是如何看待?」

『台灣人很常把CP值掛在嘴邊,這是件很笨的事,便宜沒好貨,是事實,可是台灣人最嚴重的是非常貪小便宜,不論任何東西都想要多拿一點,已經根深蒂固,幾乎是我們的民族性了。的確大部分的商業行為會喜歡用便宜的價錢找舞者,他們不是真的尊重這項專業,也不覺得該開高一點的價碼,但其實不是商業貶低了我們的價值,是舞者貶低了自己的價值。假如我們夠厲害,能夠做到不被其他舞者取代的地步,怎麼會需要擔心這個問題?不管各行各業,只要可以做到大家無法取代你的位置,這個文化才會變強,不會只是被別人利用。』

「您曾說過:『若媒體開始大篇幅報導、關注街舞,其實不是好現象,因為那是盲目。』為什麼會這樣認為?該怎麼做,才會實質上對這個文化有所幫助?」

『我接受「商業」有時候會拿不同文化的東西去襯托內容,前提是要懂得尊重這個文化。大部分的人是很盲目的,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不會針對一件事去做了解,從以前排蛋塔、甜甜圈到溜滑板都是。我們很清楚每個產業的興起和崩壞,假設今天街舞被評為台灣最棒的運動,所有人投資進去,它會到達一個高點,當跳舞不再流行,沒有任何商業Support後,就再也沒有人會跳舞了。但對於已經跳二十幾年的我們來說,不管產業好或壞,我們都會在這裡,所以得由我們去承擔這些痛苦。畢竟它不是流行,它是需要多少歷史背景、故事、壓力,才能夠產出的結果?文化是一輩子的,絕對不會是曇花一現,喜歡任何一個文化,都必須用行動支持。』

「跳舞這項專業,在台灣普遍不會得到家長的認同,亦認為跳舞不能當飯吃,甚至容易將舞者和『玩咖』劃上等號,您會想要如何翻轉這些既定印象?」

『這本來就沒有對錯,我不會特別想要翻轉這些刻板印象,我喜歡讓這些事情自然的發展下去。即使我跳了這麼多年,我爸現在還是反對我跳舞,他覺得舞者是最不好的職業,但我沒什麼好抱怨的,也沒辦法讓他釋懷,等到哪天他願意接受的時候,他才會自豪自己的兒子原來這麼厲害。你必須體諒別人、必須意識到大家對於跳舞會有不同的想法,我們不可能跟家人講道理,只能慢慢花時間去溝通,並用自己的能力去證明,讓別人感覺到自己對這項專業是真心付出的。假如努力過了,家人還是不支持,也不可以因此放棄不做,夢想和未來是自己的,有沒有辦法找到自我比較重要,我們沒辦法為了家人委屈自己一輩子,這樣太可憐了。』

 盲目與自覺的一線之隔 

「越來越多年輕人投身於全職舞者的行列,可是跳舞收入不太穩定,當現實與夢想背道而馳,您會如何做到保有初衷,同時卻又不向現實妥協、讓熱忱消失殆盡?」

『這取決於我有多愛跳舞,當我真的喜歡一樣東西,我會努力去爭取讓它留在我身邊,不是遇到問題就把它踢走。若有學生告訴我他喜歡跳舞的時候,我內心會先把他的喜歡扣50%,畢竟我現在沒辦法知道你到底有多愛跳舞,論喜歡,你能喜歡多久?時間會證明一切的,如果只有一瞬間,那只能叫雞皮疙瘩吧?「盲目喜歡」和「真心喜歡」是兩回事,真心喜歡的話,你根本不會Care有多少人喜歡,而是在意自己喜不喜歡。這兩者很難抓到平衡,必需學著重新定義,去找到自己真正喜歡的是什麼。假如跳舞三年後,感覺淡掉了,那絕對不是真心喜歡,一時跟著朋友做罷了。』

「許多人雖然胸懷大志,但遲遲不敢跳脫舒適圈、走出同溫層,您認為該如何克服?您是屬於勇於嘗試、接受不同跳戰的人嗎?」

『舒適圈並不存在,不知道是哪個笨蛋發明了「舒適圈」這個詞,普遍講到舒適圈,好像非得要離開舒適的環境,做一件讓自己痛苦的事情才能算是成長,根本不是正確的呀!所謂跳脫舒適圈,應該是指幫助自己找到另一個更適合且能夠持續進步的地方。許多人經常面臨到的狀況是拒絕自己從來沒有嘗試過的事情,但這樣其實是很笨的行為,因為只有嘗試過後才可以去評斷自己適不適合,才會了解喜歡與否。

對我來說,新的嘗試或挑戰有點像顏料,它會為我染上新的顏色,讓我的心境產生不同的變化,甚至可以更了解自己(不過我更常把女生形容為顏料,哈哈)。我覺得從小保有好奇心,造就了我勇於接受挑戰的個性,好處是至少我在任何年紀都會願意去嘗試全新的事物,不會拒絕,並且全心全意的投入。在嘗試的過程中,我當然還是會在意別人的眼光,可是做自己、找到自我價值比較重要,畢竟會喜歡你的人就是會喜歡你,不然像Michael Jackson都用盡全力了,還是不可能讓全世界都喜歡他,哪輪得到我啊!』

「千禧世代渴望自己的能力被看見,也想在工作中快速獲得成就感,對此您有什麼看法?」

『其實我不太擔心,當然我不知道這樣的觀念是這個世代的進化還是退步,的確資訊爆炸,所有東西都要越來越新穎,但是為了吸引人而帶來的效果,就是小朋友產出的內容比較沒有內涵,通常不會有太大的意義。不過我認為當大部分的人都在做同樣事情的時候,它被操作到一個頂點,自然而然的就會往內涵發展,總會有個界線的。』

 嚴以律己,寬以待人 

「那麼您覺得『成功』的定義是什麼呢?」

『當你找到自己真正喜歡做的事情或是生活重心,而且能夠把該負責的份內事做好,那就是成功。我覺得每個人一定都有一項特殊的「超能力」,問題只是在於那項超能力的出現點,是不是在對的時機、適不適用而已。假如你有辦法即早找到超能力,往那方向發展,你就會做得很快樂,也能夠找到自己,漸漸的會真正了解到何謂「成功」。但是對我而言,儘管我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我完全不認為現在是成功的,因為還沒結束,還沒做到最好啊!既然要做,當然得做到最好才對得起自己,當我已經做到無法再超越自己的時候,那才叫「做到最好」,如果我現在選擇結束,只是放棄一切而已。』

 論改變,以身作則是基本 

「我們發現您長年致力於街頭文化的推廣,請問您是如何在現有的資源下傳承文化?您有想過要運用自身的影響力,改變什麼嗎?」

『我覺得傳承文化一定要從自己開始做起,當自己率先做到一定的水準或強度後,才會影響到其他人,甚至會願意投入。舉例來說,如果我要逼學生每天早起練舞,我就得以身作則,讓學生覺得這樣是可行的,才有機會Push他去做到。至於現階段我想改變的,可能是價值觀吧!大部分的家長會認為小孩當醫生、律師比較好,因為錢比較多嘛!所以我希望自己有更大的名氣,可以影響到更多人的認知,我期待某天我的學生提起勇氣,告訴爸媽自己想當舞者的時候,家人是支持的,光是支持孩子投入這個行業就足夠了。』

↑與其光靠嘴巴說,囂張則是以身作則、親力親為,並不定期舉辦營隊活動,讓學生在活動中感受到跳舞以外的觀點。

「您下一步的計畫是什麼?是否有特別想要達成的目標?」

『人生就是一直找痛苦啦!我一直想去更厲害的地方闖闖,我們舞團在中國比賽得到第一名,下一步計畫就是去美國挑戰,但這樣的態度不是跩,我覺得因為拿了第一名不繼續跳下去,那才叫跩吧?最好的狀態,是讓我的團員有能力買車、買房,如果我有辦法讓他們透過跳舞達到人生的不同階段,我就能夠改變一般人對「跳舞」的價值觀,讓大家認為跳舞是可以投資的。既然有人覺得我們是最好的舞團,假設連我們都不能夠靠跳舞賺錢的話,我現在豈不是該自殺了嗎?哈哈哈!』

「對您來說,時尚是什麼?」

『定義自己吧!對我來說,時尚這兩個字很有趣,它既獨立又盲目,是很矛盾的字。一個人會變得時尚,是因為他很做自己,別人會想去Follow。假如想達到「時尚」的境界,我們要去感受整個社會的環境,要把對的東西放在自己身上,然後去影響別人。當越多人跟隨,你就會帶起流行,但通常起頭的人是不會察覺的,畢竟他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

後記:

「雖然名為『囂張』,個性卻一點都不囂張。」

採訪當天,離開舞蹈教室後,這是我腦海中閃過的第一句話。其實這次專訪,並非我首次見到囂張,從青澀的高中時期到入行後的現在,不論是朋友學校的成發表演,還是「That's MY SHHH」活動,我總是坐在台下的觀眾,看見他在舞台上活躍的樣子。

有別於表演時光彩奪目的模樣,這回囂張化身為沒有架子的「大男孩」,每句發言,總是把工作人員逗得哈哈大笑,而他那看似不在乎任何名與利的態度,又是理性到令人不可置信。「人生必須理性,因為這樣才能帶來瘋狂。」對於我的註解,囂張熱心的解釋道。穿梭在舞蹈教室的囂張,與每位學生的互動宛如一位爸爸般,時而嬉鬧,與學生打成一片、互開玩笑;時而正經,認真教舞、關心學生的狀況。「我倒不覺得大家一定要往職業舞者的方向發展,因為對我來說,我尊重每個人對於舞蹈的付出,你想要持續在街頭文化裡做些不一樣的事情,我都會給予幫助,並不會侷限大家只能當個『舞者』。」囂張雖是IP Lockers的團長,卻沒有因此把自己的姿態放高,與其大放厥詞,他認為只要有真本事,人人都有資格擁有屬於自己的舞台。

囂張不搶功勞,更不覺得自己是舞團中的領頭羊,當提到團隊合作,他語氣堅定、淡淡的說:「團結就像是最瘋狂的行為,必須壓抑自己的慾望,承擔別人造成失敗的風險,只為了完成共同的目標。」採訪途中我納悶著,不論是哪個領域的工作者,放眼望去,有多少人闖出名堂後仍舊保持謙虛的態度,願意持續為自己喜歡的文化、產業耕耘?於是現在我終於明白了,囂張之所以受人尊敬的原因,不是因為他的行為異於常人,而是他那不以自身利益為優先考量的處事態度,著實令人佩服。我想,當我們褪去一切光環,發自內心專注於眼前所喜愛的事物,同時對自我要求高時,眼前的利益將不再會是優先考量,亦能夠找到真正屬於自己的價值為何吧!

 

 關於囂張 

IP Lockers團長。假如一切都不是巧遇,一天裡面你會遇到多少陌生人,放下手機去認識陌生人,或是放下自己去認識人生,我是誰不重要,重點是你認識你自己了嗎?(Wazaiii編輯:OK,讓我們謝謝這位哲學家。)

 

 

Editor /  責任編輯:森姐

◎Photo Via:育嘉, 囂張, INSTAGRAM

◎Vedio Via:YOUTUBE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