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觀察家

“一反時尚大牌光鮮亮麗的形象廣告模式,像驚悚片般彷彿在跟觀眾傳遞“你有膽就來買”的訊息”


土屋阿娜

2017-4-20

事實上Raf Simons將許多設計權力交給了Sterling Ruby,

他也打從心底認為這是兩人共同設計的系列,「這是“我們”的小孩」。(上)

One should either be a work of art or wear a work of art.

-王爾德

藝術與時尚,同為美的形式,不過藝術是先於也獨立於時尚的,只是近代當時尚中的某些先知大師創造出一件又一件的piece至於整個系列,那些時尚服裝在我們眼中不再只是時髦而是藝術品。是的,當時尚真的好美,我們會讚頌,這是藝術品。

那是另一個時尚昇華的層次。我們今天要說的,是藝術與時尚的crossover。這對藝術來說是漫長的等待,因為近代定義的時尚一直要到二十世紀初才算真正地發生,二十世紀中才算完整。

ANDY WARHOL × YVES SAINT LAURENT

藝術與時尚的crossover通常來自設計師對於藝術家的欣賞仰慕或肯定,不過1975年普普藝術家Andy Warhol做了一件事,他以Yves Saint Laurent本人的 肖像為主題,發表了一個招牌四張絲印版畫系列,開了藝術家“玩”設計師的先例。在那個(因Andy Warhol)混亂但一切生機勃勃的年代,我們不確定他此舉起初有沒有經過Yves Saint Laurent本人首肯,不過以當時他的超高人氣說話風生水起、捧紅第一代It Girl Edie Sedgwick、利用完了再捧地下絲絨(The Velvet Underground)的Nico、Edie、Nico與Bob Dylan的三角關係……那些永遠沒有正確答案的風花雪月來說,動大師的腦筋似乎也不是那麼嚴重,至少Yves Saint Laurent的神韻以普普藝術的形式被永遠地保存下來。而且你看,他本人滿意得很。

CINDY SHERMAN × COMME DES GARÇONS

↑Cindy Sherman經典回顧

在欣賞川久保玲每季又抓狂又細膩的創作時,我們來看她與另外一位也很抓狂的女性藝術家Cindy Sherman的合作。身為攝影師更是電影導演,Cindy Sherman最為人知的就是一系列名為Complete Untitled Film Stills的影片,她在所有的片中以自己為主角,如名人的妝髮搭配劇情式的流轉,通常以過度飽和的色彩呈現意識若有似無的狀態。她扮成電影裡面經常會出現的女性角色更扮男裝,經常被納入女性主義的範疇之內。Cindy Sherman的特色就是情感與視覺上的不安,尤其當你理解到這些都來自於他個人的演出之時,那是很令人頭皮發麻的。1994年,Cindy Sherman替COMME des GARÇONS拍攝一系列形象廣告,一樣由自己演出Cindy Sherman式的怪奇恐怖角色,一反時尚大牌光鮮亮麗的形象廣告模式,像驚悚片般彷彿在跟觀眾傳遞“你有膽就來買”的訊息,行銷不安,藝術家與設計師的嘲弄達到高潮,絕對有害家中小孩的身心健康。

RICHARD PRINCE × LOUIS VUITTON


2007年,時任LOUIS VUITTON創意總監的Marc Jacobs找到美國藝術家Richard Prince並希望能夠合作,Richard Prince問了他一個問題:「問我,LV在黑夜來臨後會怎麼樣?」這一問造就堪稱LV最狂的2008年春夏女裝系列,以Richard Prince一系列恐怖俏護士的畫作為靈感,開場T台上全都是穿著半透明膠質制服的護士帶著LV monogram口罩,手上則拿著印有Richard Prince親自創作的笑話內容的包款。秀的中段是護士概念有機延伸後的ready-to-wear系列,各種像被手術刀切過的異材質與LV monogram被重組剪貼成連身裙、蓬蓬裙洋裝與晚宴裝。Marc Jacobs本人還提了一個印有Sponge Bob(海綿寶寶)的訂製小型白色硬殼箱:「我喜歡Sponge Bob穿的那種方型小短褲,據我所知川久保玲也喜歡,然後這個系列的顏色靈感都來自卡通裡。」情色的春天玩笑,Marc Jacobs當年玩得想必十分開心;而Richard Prince在2015年有個大新聞,他把別人的Instagram的截圖做大圖輸出辦了一個展,說在這個介面上,有留言有人按讚修改,因此可以被稱之為“藝術創作”。其中一幅還以十萬美金賣出,引起關於智慧財產權討論的一片譁然。

SHOWSTUDIO × GARETH PUGH

↑Gareth Pugh A/W 08:Insensate

由Ruth Hogben與Nick Knight主理,以倫敦為基礎的SHOWStudio打造過無數絢爛的時尚大片與影像。2008年秋冬女裝系列,來自英國的設計鬼才Gareth Pugh這回將綠野仙蹤裡的女孩們都轉生成邪靈Predator,除了維持他秀上一貫的異教暗黑(穿不得)風格,更找來SHOWStudio操刀形象影片〈Insensate〉(無感),搭配強烈詭譎的Ambient配樂完整了這個系列的概念。影片中,如玩偶般緩緩移動的超模Abbey Lee與四周快速變幻的鏡像與萬花筒特效對比,呼應影片名“無感”,然而這整支影片實際上是Gareth Pugh給所有人的Rorschach Test(羅夏墨跡測驗),你對一年兩季的時尚窠臼無感了嗎?對Gareth Pugh這種秀概念與藝術至上的設計師來說,他面對的是一整個以消費為導向的時尚巨人以及其後盲目跟隨的小矮人,他大概是超級無感,不過我們會不會有一天也對他那種去模特兒化、神化或妖化的表現方式無感呢?讓時間證明一切吧。

RAF SIMONS × STERLING RUBY

↑RAF SIMONS x STERLING RUBY A/ W 2014 - 2015

渡過九零年代中至末期最叛逆的時期,如大量的青少年符碼,以及直接將德國電子大老Kraftwerk專輯〈Man Machine〉那的紅襯衫黑領帶人造人形移植的1998年秋冬系列,至今看來依舊令人屏息也前衛。2008年,Raf Simons大刀闊斧地同時在日本關東與關西改裝旗艦店,其中大阪店由藝術家Roger Hiorns負責,而東京店則是如同畫布般任由Sterling Ruby揮灑,以其擅長的噴漆創作回歸到Raf Simons生於街頭與青少年文化的“小眾”情節。有幸的是這段友誼促成的合作關係並沒有就這樣結束,2014年秋冬系列,Raf Simons將Sterling Ruby那種具有未完成感的動態創作搬上衣料,而兩人的合作並非只是如此,事實上Raf Simons將許多設計權力交給了Sterling Ruby,他也打從心底認為這是兩人共同設計的系列,「這是“我們”的小孩」,秀場更搭配Pink Floyd的「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這最適合兩個(或幾個)男人一起聆聽詠唱了,如此浪漫,就連衣標也特別改成了螢光黃的RAF SIMONS / STERLING RUBY。

2015年春夏系列,Raf Simons都還穿著橘色Sterling Ruby噴漆印花襯衫出來謝幕,可見Raf Simons對於Sterling Ruby是如此看重,而或許因為這樣,RAF SIMONS / STERLING RUBY系列成為二手衣市場上的熱門單品,你說那些人是被感染了嗎?我想不是的,那是消費習慣與商業炒作的部分,我們今天在這裡,只講純純的,藝術與時尚的crossover。下一回,我們一樣從Yves Saint Laurent開始,來談談當設計師的心靈被藝術家征服魅惑,轉換成服裝的故事。

敬請期待:藝術靈感-我做了一個名為愛的系列(下)

 

◎Photo Via:達志影像, INSTAGRAM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