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工作者的一天-鬼哥黎玄才專訪-要嘛不要亂買,要嘛就買一個夠有價值的,然後穿到跟他...就是同歸於盡”


Wazaiii

2017-9-16

「/」工作者的一天:鬼哥 黎玄才專訪

W編小時候常看一個電視節目叫做「台灣民間故事」,內容是些怪力亂神的鬼故事,時常嚇到我晚上睡不著覺。想不到進入時尚產業工作後,真有這麼個跟「鬼」有關的「民間傳說」,相傳民間有一位極為低調但「喊水會結凍」的潮人「鬼哥」,許多潮子潮弟們聽到這個名字都不禁肅然起敬,跟讓人嚇到睡不著的故事,是不是有異曲同工之妙呢!

直到Wazaiii開站後,我們才真正認識這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阿鬼」,他不僅擁有自己的公司「Ghost’s CreativeWorks夠意思創作顧問」,同時也是Style Master雜誌總監,以及造型接案工作者,完美與現今的「/」世代接軌。所謂的「/」是指一個人能夠同時跨足好多不同的職業領域,他的履歷上不再只有一個職銜,而是透過「/」清楚地寫出自己多元的專業。

說到這,我還沒告訴你們鬼哥是位正港港仔,對吧!他於2010年,從連坐下來都沒時間的香港,來到步調優雅的台灣,從週刊編輯轉為雙月刊編輯,問起他怎麼做得這個決定,他簡單的一句:「就換個環境囉!」就帶過了。事實上,鬼哥就是這樣一個人,他總是只說短短一句話帶過,但背後其實有好大一串故事需要我們去挖掘,他就是個惜字如金的撲克臉。

像是我們問他:「你為什麼要叫阿鬼?」他只回:「我亂取的。」但過了一下他又自己說:「因為我的名字在香港是比較難唸的,很不好記,所以就取個比較簡單的。為什麼要這個筆名,就是因為我們做週刊習慣性要挖新聞或是寫一些好笑爆卦的東西,或是偷拍盜版商啊!內容比較敏感,最好不要用本名。」

而我們又問他道:「鬼哥,那你的一天在幹嘛?」他回:「沒幹嘛。」

好啊好啊!現在就請大家跟著已翻桌的Wazaiii編輯部,一起來看看沒幹嘛的鬼哥,一整天到底在幹嘛!

日常工作的一天

10:00 - 10:05

早上一定要吃早餐啊!其實也沒有特別說要吃哪一間啦,這間豆漿就在我公司旁邊所以就吃它囉!

10:07-11:00

拿著早餐回到座位上,收個信,看看臉書大家在幹嘛囉!我的夠意思創作顧問公司也在Style Master公司裡,所以幾乎所有工作相關的事情都在這處理,不論是開會或是整理資料,都在這個空間完成。至於為什麼這麼暗,不知道耶,可能我喜歡暗暗的。

11:03

回完一些mail後有點想睡,所以決定自己來煮一杯咖啡,我們公司這台咖啡機挺好的,就是我不太會用,哈哈!想到以前做週刊時,都沒有這種悠閒的時刻,一個禮拜有三天到四天簡直是睡在公司,那種不見天日的趕稿模式現在想起來還是挺害怕的。但那時為了寫一篇專題文章,我們會做很多資料搜集或問很多專家,平常每個禮拜也會跟很多人聊天,所以會接收到行內的情報,也會慢慢知道整個潮流是怎麼走,比如說球鞋為什麼價錢會變高啊,什麼時候會有新貨啊,或什麼奇奇怪怪的方法可以找到那雙球鞋,這個是我們會知道的事情。在台灣的媒體裡我比較沒有這種感覺,很多專題比較少一些溫度。但相反地,我就有時間這樣好好泡一杯咖啡啦!

11:30-13:00

我除了時常要跟Style Master的團隊開會,討論下一本刊物的內容企劃,也需要跟顧問公司的客戶討論新一季的活動走向。台灣人真的好喜歡開會,不是我在說,很多小事情都要召開一個會議,但最多的還是討論錢,哈哈哈!相較於以前我幾乎都在外面跑,來到台灣工作後許多事情都是在會議中進行。

13:30

透透氣,我要透透氣。做創意工作的人還是需要一些停頓的時間,比較有靈感。

看到好笑的東西也是要偷笑一下。(W編:是跟女友傳情吧!)

15:00- 16:00

其實作為一個造型師,我自己不是特別愛上鏡頭,除非很必要,或是幫朋友的忙,我才會加入拍攝。因為我覺得造型這種事嘛!沒辦法示範或教學啊!我覺得每個人的造型都需要一個「根」,所謂的「根」就是我的「底」是什麼,可能我的底是一些美式、一些老美的東西,那就去挖,不然風格怎麼出來?重複一直穿自己喜歡的東西,不要變來變去,不要太貪心,因為造型很可怕的是大家都太貪心了,貪心的定義有很多,比方說一個身體裡面要有八種顏色叫貪心,硬要加點東西上去也叫貪心,或是沒那個樣又硬要穿也叫貪心。所謂的「根」就是你要真的喜歡那個東西,然後一直去穿,偶爾再加一些元素進去,它就會慢慢變成自己的風格,還是要有那個背景才行。

鬼哥之前為了Brutus台灣特集拍攝的帥照

16:30- 17:30

回到工作崗位再處理些雜事,我現在已經不太寫以前那種文章了,因為以前對我來說那個東西是一個工作,但現在你問我為什麼不寫?我會想不知道寫來幹嘛,有什麼好寫的?以前我寫是因為我很想做一個很好的編輯,你知道當一個編輯,一定是有一點點熱血,覺得要讓這個全世界知道這件事情是真的,這個殺人犯真的有殺人的那種感覺,就是我覺得我寫的東西會是希望大家follow、是有影響力的,以前做週刊的想法是這樣。但我不知道我現在代表什麼去寫,而且我也沒想影響什麼。(W編:難怪Wazaiii的稿子老是交得那麼慢(配上白眼))

17:50

有時候我還是會接受一些媒體專訪,問到一些跟時尚相關的問題,其實我覺得時尚界會不景氣,是因為年輕人現在的想法可能是:「我幹嘛穿名牌?」,或者說:「我有什麼重要場合我要穿這麼好嗎?」那就會變成:「我買這麼好的皮鞋幹嘛,常下雨我就買雨鞋就好了啊!」可能會有這種心態啦。但我覺得穿搭是給自己一種幻想的,就像是時裝秀裡面那些東西這麼不真實,可是給了大家一個夢幻的世界啊,一個幻想、憧憬,能帶你去什麼世界的感覺,他不是很實穿的東西啦!但我覺得都這麼實際的話就沒有什麼好講的啦!

18:30

不論是採訪結束或是我有時間,我會一個人在咖啡廳裡工作,或就坐著想事情,寫點東西看點書。但我真的沒辦法告訴你我在幹嘛,因為我私下超無聊,每天就是工作跟回家,也沒什麼特別嗜好。至於為什麼不喜歡往外跑...可能是我還沒有把台灣當成自己的家吧!雖然來到這也已經七年了,唯一讓我真正感到舒適自在的地方,大概就只有我家吧!

19:40

我不是太常出席活動,但這幾年因為工作的多重身份,我漸漸的會出現在活動中了。有時是當講者、展演者,有時只是簡單的出席,其實滿好玩的,除了欣賞新品或展覽,也能學學別人怎麼辦活動。

有創意顧問工作的時候

其實創意顧問就是打雜什麼都要做吧!除了構思企劃、形象規劃,這年頭我們還要幫品牌辦活動、做公關,跟現在的大環境滿有關係的,每個人都期待對方能夠一條龍包辦全部,那好吧!我們就做一條龍囉!還好平時當媒體認識很多業界的朋友,雖然大家參加我的活動都有點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感覺,但不管,就是要來。(W編:哈哈哈哈哈!)

有造型師工作的時候

平時我出門,完全沒有揹包包的習慣,極限是小小的手拿包,隨身物品基本上只有皮夾、鑰匙、手機,再多只會徒增休日出門的煩惱。做造型的時候沒別的,就是大包小包一整天,做完骨頭都要散了!我並不是從小就立志要當造型師,但是有一個幻想,因為以前會看很多日雜,會幻想那些造型師到底生活是怎樣,那些日本造型師,看他們專題或打扮好像很不錯,蠻有趣的,後來我在做M.mag,就提了一個案子,飛去日本採訪十個造型師,對我來講就是圓了一個夢這樣。

↑鬼哥還留著當時企劃十位造型師的雜誌紙本

有狗奴才工作的時候

今年生日的時候領養了一隻小狗,叫皮蛋,牠的身世很可憐但是非常乖,我都叫牠Ghost Jr.,同時牠也是我的總監,會盯我截稿(W編:你也是挺會自己演戲的),自從領養牠後我晚上都不出去玩了,更喜歡待在家裡陪牠。

 

後記:

以前的W編不懂潮人,覺得潮人大概就是打扮得跟Runway上完全不一樣,偏日系的一個族群而已。直到跟鬼哥聊完天後,才瞭解所謂的「潮」,其實不是定義什麼「系」,而是他們激進的喜歡某一個風格,然後進行到底。在跟鬼哥聊天時,他說了一句話讓我記憶猶新:「我覺得衣服啊,要嘛不要亂買,要嘛就買一個夠有價值的,然後穿到跟他...就是同歸於盡。」或許正是有這樣的覺悟,才能讓他們不僅風格獨具,講起自己與時尚相關的研究時,更能言之有物。

身為創意形象顧問/雜誌創意總監/造型師/狗奴才(?)的「鬼哥」,看起來好像一天真的沒在幹嘛,但W編想,作為「/」前鋒的他,應該是忙到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啦!哈哈!

 

關於鬼哥

GHOST LAI 黎玄才

EDITOR、STYLIST、CREATIVE DIRECTOR

香港人,現居於台北。在香港流行雜誌《東TOUCH》及其他刊物從事編輯工作10多年。2010年來台北擔任《SHOES MASTER 國際中文版》總編輯,同年創辦《M. Mag》並擔任總編輯一職。及後轉投造型師工作,成立夠意思創作顧問公司,繼續創作之路。

 

Editor /  責任編輯:李瑜

◎Photo Via:River Ts., Ghost's CreativeWorks 夠意思創作顧問粉絲團, 鬼哥FB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