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曾經,夜生活派對可以說是次文化的天堂,踏過那扇門彷彿進入了一個新世界,在清晨時離開,猶如脫胎換骨般”


Raven

2017-2-6

次文化推動,時尚轉型,讓我們從夜店談起

過往的夜店除了孕育出次文化,也是攸關時尚的命運。已故的鬼才Alexander McQueen便曾把自己的時尚觸角深深扎根於80年代的倫敦,那裡意味著俱樂部文化,也意味著衝擊時尚界現狀的強烈欲望。McQueen被形容是來自Kinky Gerlinky俱樂部鼎盛時期的人,這是一間在80、90年代倫敦最前衛的俱樂部,根據英國《獨立報》指出,「那裡有大量的異裝癖、很酷的Hosue音樂和Disco舞曲,時刻洋溢著嘉年華般的派對氣氛。大多數賓客是男扮女裝,喝得醉醺醺的來這裡盡情玩樂。但同樣也吸引來很多盛裝打扮的女人 — 有同性戀也有異性戀,還有肌肉猛男、色情狂、溜冰者,以及好奇的異性戀者 — 所有你能想到的人都去了。那時候,有形形色色的人,充滿了勃勃的生氣。」

透過夜店孕育出時尚的案例也不止這齣,如今貴為Chanel秀場設計師的Etienne Russo,曾做過廚房、模特兒、調酒師、甚至日以繼夜削過馬鈴薯,可唯獨夜生活派對改變了他邁向時尚產業。兼職於比利時布魯塞爾(Brussels)夜店“Mirano”時讓他眼界大開,Etienne Russo曾受訪時表示:「那裡常有許多奇幻的派對,帶著大型場佈和表演者,那些現在可能已經看不到了。」以往在那默默無名的年輕設計師,現在我們則稱呼他們為「安特惠普六君子(the Antwerp Six)」;當紅炸子雞Gosha Rubchinskiy則在俄羅斯的夜店,找到了屬於俄羅斯的當地文化,在2007年,一家新的夜店叫做Solyanka,瞬間為莫斯科的地下文化開啟了新的大門並賦予它新的身分。透過Gosha在《Fantastic Man》的專訪指出,「在這家店之前,夜店只是給有錢人炫耀的地方,但在這兒,年輕人穿著運動服混搭著二手衣物,像是運動衫和重金屬T-shirt,然後我就想,就是這個!這就是新的俄羅斯!」

然而,回到現在,如今的夜店似乎已成了紈絝子弟的炫耀場所,個性化、次文化已不是能扯上邊的形容詞,現已為Balenciaga和Vetements造型師的Lotta Volkova,在接受《Business of Fashion》訪問時曾中肯的道出世代的變遷,「很明顯地,現在已經沒有什麼次文化可以發掘了,至少在西方世界已經沒有了。如今不外乎就是將信息重新混搭。現在的小孩,用很不同的方式思考。他們對“次文化”毫無概念,畢竟這和他們沒關係了。穿龐克tee不代表你就得要聽朋克音樂或是反社會,他們沒有這種心態。我們這一代,你風格如果是Grunge,你就真的要是Grunge。這是一種思維定勢。」

這是我們必須無奈去面對的現實,在這社交媒體主導著世代當中,大家追求的是一樣的人事物,同一家店或景點、吃著同樣的食物、尋求一樣的地方角度拍照打卡,以Kanye West、余文樂、G-dragon或是全智賢...等當紅明星為首的時尚新指標,「名氣」主導著人們的流行,年輕世代對於奢侈和時尚的定義也日漸相同。

 

這樣的影響,必須承認有好也有壞。缺乏個性使得一切事物大同小異化,當東西變得唾手可得時也讓一切變得無聊。但無聊之中,網路和社群世代卻亦成了最佳的發跡管道,或許要紅,無論真心或無意,只要你有能力、自信或是運氣,原俗不可耐的事物也可以進階成流行趨勢,看看「最兇的尼哥(兼搞笑藝人)」Rich Chigga帶起的饒舌和霹靂腰包便是最好的案例,次文化雖看似在外界已亡,卻是隱含在社群網路的hashtag裡,你可以成為與眾不同的先驅,或是依舊隨波逐流,一切都只是在一念之間,取決於你是否有發掘想展現的理念價值罷了。

 

◎Photo Via:達志影像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