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如果要給Prada女人下個總結,我會說:Prada女人不露大腿,謝謝”


Yutopia

2017-3-2

米蘭時裝週:色彩學下的不瘋魔不成佛

許多人說米蘭時裝週像是萬花筒般如夢似幻的華麗,我則會說,米蘭這個城市就像是三稜鏡,任何有光的地方,它都能射出七彩繽紛的模樣。

米蘭之於時尚,是這樣的一個城市:乘風破浪的大佬們,用數十個年頭的經驗以及努力,教導著全城的新秀:「時尚對人來說,就是把身體當成畫紙,服裝則有如筆墨,人不能穿的衣服,就不是好的設計。」

是的,不同於紐約的商業、倫敦的前衛、巴黎的絢麗,我所認識的米蘭時裝週,取了其他三大城市的精華,造就了全世界最大的時尚商業重鎮,同時又富有濃厚的義式浪漫氣息。儘管是新銳設計師,也很少看到他們做些「自爽」的事情,因為衣服,就是要拿來穿,拿來賣的。

首先得再度從我最欣賞的瘋女人—Miuccia Prada說起。總是將秀扮在米蘭時裝週第二天晚上六點的Prada女士不喜歡大家遲到,說六點就是六點,因為準時到場,我們才能仔細欣賞她一季比一季用心的藝術裝置,本季她打造出一間間女孩子的房間,如同訴說著,一個女孩子的女性意識,便是從她的房間,她的日常生活出發。Prada女士的主修不是時尚,而是政治,所以她切入重點的角度,總是比其他人再狂些,再哲學些。繼上一季度被電影激發出靈感,本季我依舊喜歡她切入「女力」方式:日常。因為女性主義不該是一件被頌揚的事情,而是存在於再真實不過的生活裡。

↑本季Prada秀場,打造成女孩子房間的模樣,象徵著「女性主義」的形成,來自日常生活。

↑結合60年代嬉皮風格服飾元素,與70年代服裝輪廓,本季Prada女帶著堅定眼神,走出不同他牌的中性態度。

↑在小細節上用超跳色皮草點綴,是Prada女裝一貫的風格(左),衣服上的系列插畫是由著名的插畫家羅伯特.麥金尼斯(Robert E. McGinnis)繪製的60年代的平裝書封面

噢,如果要給Prada女人下個總結,我會說:Prada女人不露大腿,謝謝。

色彩一路延燒到由Massimo Giorgetti,米蘭最受矚目的新星,入主設計總監的不敗老牌Emilio Pucci。一開場我便有這樣的感覺「外星人!!!」,本季的Emilio Pucci,設計主題依舊不離70年代嬉皮滿版變形蟲,以及長型服飾輪廓,但復古之餘,從音樂、到用色,都多了一股未來感。但義大利人所擅長的科技感,必定不是所謂的「先進」,而是回溯到60年代人們心目中的未來:Space Age,對於外太空的幻想,那時是我們使用壓克力材質在服裝上的起源,同時也是電子音樂發源的時期,將義大利總給人時空錯置的感覺不謀而合。

↑亮綠色與流蘇造型帽,彷彿讓我看見了外太空來的外星人

↑Space Age的元素:圓形、幾何以及透明塑料運用在服飾上,加入水鑽的襯托,彷彿當時對於外太空的念想

↑嬉皮年代的知名變形蟲花紋

那若是將一場大秀拉成一道彩虹,而不是在一個Look上大作文章呢?我想MaxMara本季依舊輕而易舉地做到了。MaxMara是在我認知中,義大利女人真正會打扮成的模樣,全身上下只穿一個顏色,西褲、高領毛衣,再罩上一件與80年代Power Look相呼應的寬肩長大衣,就是義大利女人的signature look。開場的幾套大紅色total look更是打得我心兒蹦蹦跳,這簡單的四個look,道盡了一是成熟性感女子所有的穿衣風格(白天的風格)。

↑讓我哇哇大叫的開場四個全紅total look,道盡了義大利女人的生活態度

↑80年代Power Look越演越烈,女性主義靠墊肩來抬頭還是最快速有效的

↑MaxMara一片黑壓壓收場的Finale,是米蘭時裝週的奇景之一

米蘭的時尚一直是兵分兩路,新銳設計在米蘭不是兒戲一場,而是非常成熟的,真正時髦的人們,混搭老中青品牌的功力是一定要的。說到米蘭新銳不能不注意的,有Marco De Vincenzo與Arthur Arbesser這各自有著不同精彩的兩個新銳設計品牌。新銳品牌相較經典大牌,雖有著更多實驗精神,但在材料運用的熟稔以及服裝的商業程度上,並沒有相去太遠,這就是為什麼在義大利,許多經典大牌現在都由新銳設計師接手,因為他們想法更豐富,手法卻依舊老練。

Marco De Vincenzo擅長的就是把整個調色盤精準的砸進衣服裡,我記得那時看見他的一件七彩百折皮裙時內心有多麽激昂。開場的第一個Faux Fur Look(假毛大衣),將美麗的畫作印在假毛上,不同層次的藍在模特兒身上炸開來,印花交織的百褶裙套裝,接著出現了preppy girl(上流高校制服女孩)的蘇格蘭紋,如果說有種學院風是屬於義大利瘋子藝術家的,Marco De Vincenzo當之無愧。

Arthur Arbesser是我在米蘭的一位好密友,每次時裝週我都私心為他產出許多內容,曾經在Armani裡擔任設計師七年之久,號稱是「最老新銳設計師」的他,不僅擁有同名品牌Arthur Arbesser,也曾經擔任ICEBERG的設計總監。他的藝術氣息來自祖國奧地利,主修工業設計而非時裝設計,所以在他的作品裡,總能看見幾何元素,與金屬光澤的前衛材質。若要收藏他的作品,你可不能只看到作品本身,而是要把當季的秀、秀中的藝術意義都搞懂,才能真正了解身上的服裝意義何在。維也納人Arthur每一次辦秀,都做得像策展一般,與不同的藝術家、空間合作。他曾在廢墟裡辦過攝影展服裝展,科學博物館裡走秀,本季則是拉到一個廢棄麵包廠,呼應出服飾的靈感來源:“柏林蒼穹下”的情節。

大家都說義大利是全歐洲陽光最充足的國家,米蘭時裝週階段的米蘭更是將這一道強光轉化為道道炫目的彩虹,投射在每一個與會的人身上,就連永世身穿黑衣的我,在這個特別的時間點裡,也不免,化為三稜鏡下的光之女子,破例將五顏六色穿上身,與大家一起成為城市命脈裡的藝術血液。

 

◎Photo Via:Prada, MaxMara, Emilio Pucci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