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真金不怕火煉,真鼻子不怕人捏,LV包是永遠的經典icon”


土屋阿娜

2018-8-23

路易.威登的硬箱:LV時尚帝國的起源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從LVMH集團說起

當今全球最大的跨國高奢品綜合企業集團Moët Hennessy Louis Vuitton,但因為這是法文所以我們還是講中文吧!「酩悅.軒尼詩-路易.威登集團」,可是實在是太長了,我們還是用最為人知的英文縮寫:LVMH。

 

Luxury Guide Book(@luxuryguidemx)分享的貼文 張貼


1987年,Moët Hennessy(對,聰明如你發現了,它就是那個夜店裡一打兔女郎排隊送到壽星包廂的香檳,跟那個干邑白蘭地合併的集團),與LOUIS VUITTON合併成為LVMH集團。其後,Christian Dior的富豪大股東Bernard Arnault收購大量股權,成為LVMH集團的主席兼CEO。這其中太多的金融、控股與操作的商業故事不在我們今天的討論範圍,我們迅速的上個前菜,讓大家聞香,感受一下LVMH集團對於時尚圈以及全球服裝設計趨勢的影響力。


把其他綜合企業放一邊,LVMH集團旗下的時裝類品牌包含LOUIS VUITTON、Christian Dior、LOEWE、CÉLINE、Berluti、GIVENCHY、FENDI、MARC JACOBS、KENZO高田賢三,以及布料界勞斯萊斯義大利奢侈毛料世家Loro Piana等等等等,我說「等等等等」,不是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再多一次,而是因為上述這些隸屬LVMH集團的高端時尚品牌還不包含其他我們熟知的美妝、香水,以及鐘錶珠寶品牌。

 

LVMH(@lvmh)分享的貼文 張貼


↑路易威登基金會所在地巴黎馴化園Jardin d’Acclimatation改建成的主題公園

說到這裡,LVMH集團檯面上與檯面下的影響力已經不需要再多做說明,但是這樣一個當代資本主義產物下的帝國,一路向西追根究底的起源,是一咖皮箱,以及一個工匠專注成就一件美事的故事。LOUIS VUITTON創辦人Louis Vuitton,路易.威登,這才是我們今天的正餐。

路易.威登

 

ViBe Designer Consignment(@vibeconsignment)分享的貼文 張貼


1821年,Louis Vuitton出生於法國東邊的工人階級小鎮瓦盧斯河畔拉旺(Lavans-sur-Valouse),父親是一個農夫,母親在磨坊工作,小路易10歲的時候,母親就離開了人世。13歲那年,注定要成為王者的獅子座Louis Vuitton厭倦了鄉村生活以及繼母,他決定前往巴黎。當現在我們說「前往」巴黎,意思是十個小時的火車車程,或是吃了兩頓機上餐、喝幾杯紅酒、睡個幾個小時,問題在當時的法國,第一條通車的鐵路是1832年從中法聖德田(Saint-Étienne)到里昂(Lyon),一個13歲的青年,沒有任何倚靠,沒有交通工具,他是用走路到巴黎的。在這段將近500公里的旅途中,Louis Vuitton短暫停留了許多地方,打了各種奇形怪狀的零工,休息再上工、再休息、再上路。花了超過兩年時間,Louis Vuitton終於到達巴黎。

 

LVMH(@lvmh)分享的貼文 張貼


當時的巴黎是一個貧窮與工業革命起飛並存的極端社會,而社會中最有地位的平民,是製作皮箱與旅行箱的工匠。因為他們能夠替上流社會與皇室貴族訂製專屬的大型旅行箱與隨身皮箱,按照他們的要求,替所有隨身用品、珠寶、服裝、帽子設置專屬收納空間。當時貴族出遊的景象,基本上就是一輛馬車,以及像Fedex堆貨物一樣,後車廂裝著十幾二十個大旅行箱,然後手上還要再提一個,箱子越大越美越多,就顯得自己越重要。初到(終於到)巴黎,16歲的Louis Vuitton立刻明白製作行李箱是邁向成功的路,於是他向當時巴黎最有名的行李箱師匠Monsieur Marechal拜師學藝。在大師底下學習有成,Louis Vuitton其後便成為當時法蘭西第二帝國皇帝,拿破崙三世的西班牙貴族妻子歐仁妮皇后(Eugénie de Montijo)之專屬旅行箱與皮箱工匠。


↑Louis Vuitton裝滿硬箱的貨車

1854年,Louis Vuitton 33歲,娶了17歲的妻子Clemence-Emilie Parriaux,並且在成婚後離開Monsieur Marechal門下,創辦了行李箱收納工作室LOUIS VUITTON,當時店門口的標語是這樣的:

“安全包裝最脆弱易碎的物件。專門包裝時尚。”

1958年,Louis Vuitton推出方便堆疊的方形防水行李箱,震撼了當時只有圓形行李箱的市場,其後為了避免被仿冒,研發出如今最經典的Damier棋盤格與Monogram花紋圖案。即使在150年前剽竊他人的印花加以使用就是非法的,但因為Louis Vuitton的旅行箱與硬箱過於有名,洛陽紙貴,贗品滿天飛,150年前LV的仿冒品就已經街跑了。Louis Vuitton的對策是不斷開發新布料、扣環、鎖頭等等,可是只要新品上市,不用多久時間就會出現仿冒品。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annamyyou206 分享的貼文 張貼


↑LOUIS VUITTON經典Damier印花


↑LOUIS VUITTON經典Monogram印花

1867年,Louis Vuitton在世界博覽會上贏得一枚銅質獎章,使得LOUIS VUITTON成為國際知名品牌。埃及總督伊斯梅爾、俄國皇儲尼古拉、西班牙國王阿爾封斯十二世等等,都是LOUIS VUITTON皮箱的鐵粉。

我的母親,與她的第一個LV

如上面提到,LV打從150年前老路易時期開始,就一直在跟仿冒品對抗。關於LV包的真偽我有一個親身故事,不過主角不是我,而是我老媽。

不願入鏡的老媽的手,與她的第一個LV經典Noé Monogram水桶包。

20年前,對LV Monogram一直都沒有抵抗力的老媽,終於在三番兩次三顧茅廬地的暗示我老爸後,在千禧年來臨之前獲得了人生第一桶金,喔不!是第一個LV經典Noé Monogram水桶包。用了大約一年後,背帶不小心被尖銳物割出一道令老媽淌血的疤,於是她來到當時全台最大的LV中山旗艦店,也是當初把它帶回家的地方,祈求娘家能夠把它修好。店員以無可挑剔的友善態度帶起防塵手套,端詳了那原皮色已經曬出典雅味道的焦糖色背帶,微笑著說當然可以幫忙處理。

接下來她進行了確認包款真偽的SOP。一分鐘。兩分鐘。不好意思又過了十分鐘,店員的臉色越來越慌,老媽的臉色也越來越僵,因為這名當時接洽的店員,始終找不到防偽編號。

「我在你們這裡買的。」

脾氣向來很大的老媽眼看就要把玻璃櫃掀掉,店員像防爆小組拆炸彈一樣終於解開那達文西密碼找到聖盃,因為超級抱歉比很抱歉還要重要,所以比三次多說一次,連說四聲對不起。當時還在念高中的我,那是第一次踏進LV。

真金不怕火煉,真鼻子不怕人捏,LV包是永遠的經典icon。一開始只生產旅行箱Luggage跟硬箱Trunk的LOUIS VUITTON,一直到1892年才推出手提包Handbag。也是在那年,彷彿完成任務,此生無遺憾的冥冥中註定,老路易在家中安詳過世。

 

K A T E(@girlwithbulldog)分享的貼文 張貼


為了旅行而生

LV旅行箱與硬箱是關於旅行的,這就是為什麼直至今日,「旅行」始終是LOUIS VUITTON最重要的品牌DNA。即便是新世代的設計師,如剛離開的男裝設計師金小胖Kim Jones,以及剛上任的Virgil Abloh,其設計始終圍繞著旅行這個主題。無論是前往島嶼、山嵐、海灘、鄉村,旅行除了作為品牌的靈魂核心存在,也讓LV箱與LV包成為最“旅行”的奢侈時尚配件。

↑LOUIS VUITTON by Virgil Abloh 2019 春夏男裝系列Backstage

關於旅行,LOUIS VUITTON的品牌Archive檔案資料庫裡也保存著珍貴的旅行手稿,裡面有日記、插畫、隨筆等等。日前LOUIS VUITTON第三代、家族中興趣最廣泛的嘉士頓.路易.威登(Gaston-Louis Vuitton),在旅行中收藏的大量書籍、印刷工藝書刊以及酒店的標貼,如同那些我們喜歡貼在自己行李箱,覺得這樣比較酷或是有紀念價值的貼紙,再加上無數手稿與珍稀收藏品,就被整理出版成《CABINET OF WONDERS : THE GASTON-LOUIS VUITTON COLLECTION》(嘉士頓威登珍藏錄)。

↑《CABINET OF WONDERS - THE GASTON-LOUIS VUITTON COLLECTION》(嘉士頓威登珍藏錄)

而在這個暑假,剛結束的2018年FIFA俄羅斯世界盃閉幕式頒獎典禮中,如果大家有注意到,裝著冠軍金盃的就是LV硬箱,這是繼2010南非世界盃與2014巴西世界盃後的第三度合作。

↑LOUIS VUITTON限量版FIFA World CupTM Official Match Ball Collection Trunk,國際足協世界盃官方比賽用球系列行李箱與特製足球。

寫在最後

 

@vintage_parisian 分享的貼文 張貼


Louis Vuitton從一路步行500公里到巴黎,從一只皮箱開始,成就一個高端時尚品牌與其衍生的時尚帝國。我們必須很老套的說,一生把一件事情做好,是成功的不二法門。這是為什麼AI人工智慧永遠無法取代手工藝,即便擁有全世界全人類的知識與文化遺產,即便擁有光速般的演算速度,雙手沒有了溫度、腦袋沒有了情感,就永遠無法創造所謂的經典。

 

Sophiatherobot(@ai.sophia)分享的貼文 張貼


所以,我只要看到主持人訪問人類史上第一位AI機器人公民Sophia蘇菲亞時問的笨問題,以及她那面部神經失調的假笑,我就會翻白眼,尤其最近研發團隊又幫她裝了腳……

 

◎Photo Via:土屋阿娜, Louis Vuitton, INSTAGRAM, Twitter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