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對馬諦斯來說,色彩即情感,色彩即光影,也是感受事物時靈光乍現的感性紀錄。”


土屋阿娜

2020-11-3

野獸派大師 Henri Matisse 馬諦斯

寫在前面,20世紀藝術大師

“ There are always flowers for those who want to see them. ”心存見花之欲,眼得盛開之情。—法國藝術家 Henri Matisse 馬諦斯

↑“ La Danse (first version) ”, Henri Matisse, 1909。

如果有看過我文章的大概會知道,20世紀初維也納分離派的 Gustav Klimt 克林姆與 Egon Schiele 席勒這對愛欲師徒是我最喜歡的兩位藝術家,可惜他倆因為流感早早先後死於 1918 年,一位 56 歲,一位 28 歲。事實上,有一位藝術大師幾乎平行於克林姆的藝術生涯與成就,兩人都在 1860 年代出生,也都在 20 世紀初期 1900 年代末期繳出生涯代表作品,他,就是法國野獸派畫家 Henri Matisse 馬諦斯。

↑“ Self-Portrait in a striped T-shirt ”, Henri Matisse, 1906。

本來學法律,本來可能會當一名地方法院行政官的馬諦斯據說在一次重病住院時期為了排解無聊而開始接觸繪畫,沒想到這一畫就畫出了濃厚興趣,即使大病初癒回到工作崗位,馬諦斯心中只有繪畫,便開啟了繪畫生涯。馬諦斯初期創作以靜物為主,直到 1896 年遇見恩師 John Russell ,他將印象派與當時還未成名的梵谷介紹給馬諦斯,馬諦斯獲得來自印象派的滿滿能量,從此了解到色彩的美妙,並且在 20 世紀初期與新印象派藝術家往來密切。

↑馬諦斯早期受梵谷創作影響的“ Vase of Sunflowers ”, 1898。

↑馬諦斯早期靜物創作“ Interior with a Goldfish Bowl ”, Henri Matisse, 1905。

毒了時尚的5位瘋狂天才藝術家(下)

毒了時尚的5位瘋狂天才藝術家(下集) 寫在前面,藝術時尚一起毒 承毒了時尚的5位瘋狂天才藝術家(上集),藝術家與生命奮鬥的創作具有時尚難以抗拒的毒性,如Vincent Van Gogh梵谷與Egon Schiele席勒,而綜觀當代,也不乏小心有毒的當代藝術家們,他們對於生命、社會、宗教與體制的破格探討,替時

毒了時尚的5位瘋狂天才藝術家(上集)

毒了時尚的5位瘋狂天才藝術家(上集) 寫在前面,關於瘋狂,與藝術家的瘋癲 今天要替大家帶來一些瘋狂藝術家,以及他們所影響的時尚。在進入正題之前,我們先來討論一下「瘋狂」。 瘋狂的定義是什麼?在這個全世界都正發瘋著的時代,瘋狂的體制、瘋狂的總統、瘋狂的教廷、瘋狂的警察,那些被我們稱為「瘋狂」的藝術家,用

野獸的誕生

↑“ Open Window ”, Henri Matisse, 1905。

1900 年初,馬諦斯的作畫帶有新印象派大師 Georges Seurat 秀拉的點彩畫風,輪廓則跳脫講究透視法的傳統,呈現較為平面的風格。 1905 年,馬諦斯與一群藝術家在秋季沙龍中舉辦展覽,他們的創作充滿大膽色彩,色彩並不需要與事物原先的顏色相同,而是化為藝術家的主觀情感表述。馬諦斯在此次展覽展出「開窗」與「戴帽子的女人」兩幅畫作,據說藝術評論家 Louis Vauxcelles 在看到馬諦斯以他妻子 Amilie 為靈感的畫作後大為震撼,便給出了“ fauves ”(野獸)一詞,也成為“ Fauvism ”(野獸派)說法的發明者。

↑“ Woman with a Hat ”, Henri Matisse, 1905。

在這次決定野獸誕生的展覽之後,馬諦斯與藝術家友人André Derain便獲得野獸派領導人物的稱號,事實上,歷史上認為的野獸派運動僅持續了短短的4年(1905-1908),以及野獸派的三次展覽,然而野獸派之於藝術史的意義從來就不在野獸一詞,而是關於一種全然自由的創作創新。

自由的野獸

↑“ Piano Lesson ”, Henri Matisse, 1916。

↑“ Blue Nude ”, Henri Matisse, 1907。

“ Pink Nude ”, Henri Matisse, 1935。

馬諦斯曾說,「我並非真的把桌子畫出來,而是把我感受到的情感畫出來」,對他來說,色彩即情感,色彩即光影,也是感受事物時靈光乍現的感性紀錄。馬諦斯讓自己保持在自然而純粹的狀態,嘗試去感受事物的韻律,再用色彩表現生命力與能量的樣貌。

↑“ Harmony in Red ”, Henri Matisse, 1908。

↑“ Interior with an Etruscan Vase ”, Henri Matisse, 1940。

因此,野獸派之所以是野獸派,是因為野獸跳脫了學院派的窠臼在大自然中奔跑呼吸,一切都是自由不受拘束的,在千變萬化的環境之中,野獸的自由也需要用勇氣與觀察力去爭取,這造就野獸派畫家那大膽同時心細,奔放同時感情豐沛的繪畫表現。馬諦斯曾說,「對一位有才華的畫家來說沒有比畫一朵玫瑰更難的了,因為他必須忘掉所有他看過的玫瑰畫作」,事實上,在漫長創作的過程中馬諦斯似乎一直在嘗試藉由“忘掉”來不斷演進,除了以色彩為主角來描繪,那些不明確的輪廓、人物似是而非的情緒沒有一定的表現手法,不變的只有充滿生命力的自然姿態,以及強烈的存在感。

↑藝術書“ Jazz ”封面, Henri Matisse, 1947。

在生命晚期,馬諦斯因為坐上輪椅,便開始用剪紙來創作,直接將紙張剪成色塊在牆壁上構圖創作,他稱之為「用剪刀作畫」,即使已不良於行,他對於創作的見解與熱情依舊如同小孩一樣純真而自由。

舞蹈與音樂

↑“ La Danse (second version) ”, Henri Matisse, 1910。

↑“ La Musique ”, Henri Matisse, 1910。

馬諦斯生涯中最知名的兩幅畫作之一,「 La Danse 舞蹈」與「 La Musique 音樂」經常被放在一起討論,是因為他們都來自俄羅斯企業家 Sergei Shchukin 於 1909-1910 年間的委託,同時具有創作本質上的強烈連結,可說是創作上的雙生子。「舞蹈」描繪 5 個人在藍天下草地上牽手跳舞,「音樂」則是五個人在藍天下草地中,有人彈奏樂器,有人則僅僅是聆聽。在這兩幅構圖幾乎無法再更簡化的畫作中,生命的歡愉躍動在完全沒有框架的自由之中 — 赤裸的、跨越性別的、 與自然融為一體的,這是馬蒂斯最直接也最去蕪存菁的創作思維,而這兩幅畫作也被認為是奠定馬諦斯作為現代藝術大師基礎的創作。

寫在最後,我見即我愛

↑“ Autoportrait, Self-Portrait ”, Henri Matisse, 1918。

↑具有強烈點畫風格的早期作品“ Luxury, Calm and Delight ”, Henri Matisse, 1904。

↑“ Red Interior, Still Life on a Blue Table ”, Henri Matisse, 1947。

馬諦斯鼓勵大家「去愛,去飛,去跑,去感受歡愉」,並且不要被任何框架(他稱之為監牢)所束縛,從一位半路入行的法務官開始,沿途上馬諦斯看過許多美麗的風景,在印象派與新印象派的影響,以及自己的摸索中,他理解到透過繪畫忠實反應現實是不可能的。馬諦斯將大自然作為最後的信仰,在他人眼中狂野的線條與色彩其實是向自然借鏡的純粹與和諧,因此他永遠自由,而創作對他來說是治百病的萬靈丹。

「我的曲線並不瘋狂」,馬諦斯曾這麼說,我們相信他已經化身天上最自在的那頭野獸。

 

◎Photo Via :土屋阿娜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