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當恐怖片主角是一種自我風格的展現,何須等到萬聖節,你才敢真情流露呢?”


Jerry Hsieh

2020-11-13

化驚恐為時尚 從驚聲尖叫中獲得靈感的流行時裝

無論是萬聖節的誇張造型靈感,或是國際時裝週的潮流伸展台及最新服飾,「恐怖電影」從過去只是小眾的特殊癖好,晉升為另類的流行趨勢,設計師如 Alexander McQueen、Raf Simons、Miuccia Prada、Gucci 創意總監 Alessandro Michele 及 Moschino 設計師 Jeremy Scott 等等,都是恐怖電影的愛好者,他們把自己最愛的恐怖片中的角色穿搭,詮釋為一套套流行服裝,引起消費者們不一樣的興奮尖叫。

稱已故設計師 Alexander McQueen 為「最黯黑的服裝設計師」應該不為過,他的作品中經常出現血腥或幽靈般的恐怖風格,深受憂鬱症困擾的他,將他內心的黑暗面藉著對恐怖電影的喜愛,以前衛又極端的時尚服飾呈現:1995年春夏系列,他以希區考克著名的驚悚片《鳥》(Birds)中黑鳥群起攻擊人類的畫面,製作成藝術的印花圖案;1998年秋冬發表會最後,站在火圈中,全身從頭包裹著紅色頭套,身穿紅色流蘇洋裝的模特兒,讓人立刻聯想到1976年經典恐怖片《魔女嘉莉》(Carrie)於電影最後,因為學校霸凌她的同學將豬血灑滿她全身的惡作劇,而引起嘉莉運用魔力大開殺戒並燒毀整場舞會的驚恐場景 ; 2001年秋冬系列上,模特兒臉上的黑白小丑妝容,彷彿就是殺人小丑恐怖電影《牠》(It)的時尚翻版。

雖然設計師 Raf Simons 在美國品牌 Calvin Klein 任職的時間並不長,但他一系列以美國經典恐怖電影為設計靈感的服裝,除了表達他對「美國文化」或「美國夢」的個人詮釋,同時可能也是一種紓壓的表現。是的,不要懷疑,根據醫學研究報告指出,許多人認為是自虐的恐怖電影,對於有些人卻有解除壓力的特別效果,因為在極度驚嚇尖叫後,人體的副交感神經開始發揮作用,讓原本緊繃的神經與肌肉放鬆,達到減壓的舒活快感。

 

Calvin Klein 205W39NYC 2018年春夏系列,Raf Simons 以《魔女嘉莉》及1980年恐怖片代表《鬼店》(Shining)作為靈感,用斧頭吊滿整個天花板。

Calvin Klein 205W39NYC 2018年春夏系列發表會上,Raf Simons 以《魔女嘉莉》中裝滿豬血的鐵桶及1980年恐怖片代表《鬼店》(Shining)中,被惡靈附身的老公拿來追殺自己老婆與兒子的斧頭,吊滿整個天花板,剪著與女星米亞法羅於經典恐怖片《失嬰記》(Rosemary’s Baby)中一樣短髪的模特兒,穿著與電影中相似的粉藍色睡衣風格洋裝,讓熟悉這部電影的現場觀眾,不禁起了一身冷顫 ; 另外《13號星期五》(Friday the 13th)系列電影裡的殺人魔「傑森」也沒有缺席,類似血跡斑斑的圖案處理皮革大衣是傑森的 Must Have 造型單品。此外 Raf Simons 也在2019春夏系列中,以條紋針織毛衣,向《半夜鬼上床》(A Nightmare on Elm Street)中的惡魔佛萊迪造型致敬,而2019年春夏系列他直接將史蒂芬史匹伯的1975年驚悚片《大白鯊》(Jaws)奉為圭臬,推出令人摸不著頭緒的海灘風格服飾,而這場秀亦終結了他在 Calvin Klein 的簡短任期,就像電影中無預警被鯊魚吃掉的遊客,讓人震驚!

|Wazaiii 看秀零時差|2021 SS:Raf Simons 與 Miuccia Prada 共跳一支圓舞曲

|Wazaiii 看秀零時差|2021 SS:Raf Simons 與 Miuccia Prada 共跳一支圓舞曲 2016 年六月《 System 》雜誌邀請了 Raf Simons 與 Miuccia Prada 進行了一場世紀對談,其中一題問到雙方有沒有可能進行合作? Miuccia Prad

|Wazaiii 看秀零時差|奇幻的木偶劇場上演著MOSCHINO2021春夏的時尚大秀

|Wazaiii 看秀零時差|奇幻的木偶劇場上演著 MOSCHINO 2021春夏的時尚大秀 Jeremy Scott 走進了遊樂園,一隻長得和 Scott 一摸一樣的小木偶對他說:「你能幫我把模特兒衣服背後的拉錬拉起來嗎?」 「當然!」 於是,悠揚的樂聲響起,我們進入了 MOSCHINO 2

一向有話要說的 Prada,2019年的秋冬系列以讓人出乎意料的「恐怖電影」靈感,來表達她對於當下社會及歐洲國家混亂現況的關心。除了模特兒們以電影《阿達一族》(Adam’s Family)中小女兒「星期三」(Wednesday)的兩條辮子造型,《半夜鬼上床》中佛萊迪的條紋針織衫再度出現,不過1931年《科學怪人》(Frankenstein)及1935年《科學怪人的新娘》(Bride of Frankenstein)的意象印花圖騰才是此系列的重點,她似乎想提醒大家,千萬不要像電影中的科學家,自作聰明違反天理,反而闖造出危害社會的怪物。

Gucci 創意總監 Alessandro Michele 的2018秋冬服裝秀上,拿著自己複製頭的模特兒也是呼應《科學怪人》電影中的「人造人」話題,然而他卻有完全不同的見解與詮釋。在接受媒體訪問時,他表示:「我們每個人都是創造科學怪人的科學家。因為對於我自己的創作,我有宛如進行手術時的精確思緒,我想要呈現我腦中,充滿創意的實驗室,而我就像是在這個實驗室中,正在進行手術的外科醫生。」

Undercover 創意總監 Jun Takahashi 也是恐怖電影的愛好者。他將2018春夏系列獻給《鬼店》中的雙胞胎女孩,除了模特兒們以“雙胞胎”的展現形式走秀,最後的藍色小洋裝根本就是電影畫面的驚悚重現,而他的2019年秋冬女裝除了將重拍恐怖片《窒息》(Suspiria)中蒂妲絲雲頓詭譎的劇照當成洋裝上的印花圖案,他的2019年秋冬男裝發表會上,更將《發條橘子》(A Clockwork Orange)男主角的白色面具與羽毛禮帽,作為模特兒的造型設計。

Moschino 則是將2020年早春系列變成一場萬聖節的變裝派對,從一開始向《驚聲尖叫》(Scream)電影片頭中被電話怪客追殺的茱兒芭莉摩致敬的金髮模特兒邊尖叫邊狂奔揭開序幕,接著幾乎所有歷年來的經典恐怖片中的造型一一呈現,吸血鬼、殭屍、女巫、連續殺人魔都沒有錯過,因為對品牌創意總監 Jeremy Scott 來說,變裝成恐怖片主角是一種自我風格的展現,而我們為什麼要等到每年一年一度的萬聖節,才敢讓內心的自我真情流露呢?就讓每一天都是恐怖萬聖節或是黑色星期五吧!

 

◎Photo Via:Vogue Runway, INSTAGRAM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