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黃子佼專訪 ─ 夢想可能不是糖果,但你可以用樂觀因子讓它變甜”


Wazaiii

2020-7-17

|Wazaiii專訪|黃子佼 ─ 放膽不設限,在載浮載沉的人生道路上,做自己的大夢想家

十年前你是誰?一年前你是誰?甚至昨天你是誰,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的你是誰?而你,喜歡他(她)嗎?

「夢想」以包著糖衣的誘人姿態,讓人前仆後繼,訴說起誰的青春不勇敢,誰的人生不狼狽的故事點滴,然而當左擁著偉大夢想,右抱著苟且今日時,又有多少顆赤誠的心能一路高歌,一路披荊斬棘,在生活的錘鍊的激流裡,成功地逆流而上?

總說,孩提時夢想是無限的,有人希望成為億萬富翁,有人許下登上太空,那些無數天真爛漫的企望,承載著一個個繽紛的期待,讓人從幼稚變成熟中覺醒,在浮躁變踏時間收獲,更在青絲變白髮中超然,並隨著環境、歲月或心事,成為讓心靈充滿溫度的祕密。愛因斯坦曾說過,「人因夢想而偉大,夢想因人而實現。」而你是否還記得在心底立下的心願?夢想成真了嗎?抑或是,你已像黃子佼一樣,走在通往夢想的道路上?

從才華洋溢的新人,到迷惘低潮的困頓,32個年頭,歷經一番洗練,蛻變為眾人仰望的金獎王牌主持人的黃子佼說:「這一切可能在十歲那年,就已經能看出眉目了吧!當時,不知為何很喜歡『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這句話,一切彷彿是一種命定,你可以說是預言、更是預防針。如果正在經歷寒徹骨,一想到將有撲鼻香的梅花在等著你,也許就比較有動力去奮鬥、改革、淨化自己。這句話深植在我腦裡,令人很期待梅花撲鼻香的時刻,其實是一年、五年、十年都可能,好像注定會經歷些什麼,滿有趣的。」

現在的黃子佼,不只主持,更涉足音樂、跨界藝文等多個領域,甚至發揮自己的力量,扶植台灣新創設計產業。在他百變的身份中不變的,是他始終以童心未泯的眼光持續學習、是他以謙虛誠懇地態度面對人生。今天,就讓我們一同窺探這位演藝圈大夢想家的內心世界。

 建立自己的符號,勇敢冒險問心無愧當下 

「在多重身份中,哪個是最意外卻仍想挑戰?」

『老實說,每天都有一些驚喜跟新的意外,或者說是必須要接受的挑戰。有些事情做之前不應該太懼怕,不然你永遠都是活在舒適圈裡面,也蠻無聊的。人生要有一點冒險精神,在可以想像的範圍之內,盡量去嘗試』

 「認為自己是好主持人嗎?最大的特點?」 

『我努力做一個好的主持人,但什麼才算好的主持人,我又有做到的呢?就是「綠葉」。去幫助別人、輔佐別人,盡量讓受訪者更受歡迎、更被喜愛,就是我心中的好主持人,也確實一直朝這個方向努力。每個主持你必須有區隔性,我常跟後輩說只會搞笑是不夠的,因為笑話的標準很難講,比如瓜哥好笑還是菲哥好笑?憲哥好笑還是乃哥好笑?很難比,可是你要有個符號、標誌性,你想到乃哥他很會玩遊戲,想到城哥他很懂吃,這些都跟好笑無關。在我身上可能就有一個音樂的符號,後來當然還有設計、藝術、潮流等等。有一個符號在,比較不會被淘汰,所以我們常講萬貫家財不如一技在身。』

「最棒或最糟的表演經驗?」

『因為我的工作量真的算滿大的,比如佼心食堂這個直播節目,做了五年,常常會想說這集真的太棒了,沒想到下一集又更棒;這集不能再超越了,沒想到下一集又更超越,這都是天時地利人和的問題。這個工作很難去找一個時間點,說它一定是什麼,反正就是盡全力,終究不管好或不好,只有四個字提醒自己 — 問心無愧。人一定有睡不飽的時候,落枕、跟愛人吵架、剛剛停車車子被拖吊,怎麼可能隨時保持最佳狀態?不可能的,但你只能盡量做到上去的時候問心無愧。如果說當中缺一,當中少了一點什麼元素的話,也不要太勉強自己要完美主義。外界會有他的看法,關注度高的典禮、跨年主持等,每個人喜歡的細節不一樣。像臉書這種平臺對我來講就像是實驗場,以為這個按讚會很多結果沒有,以為那個反饋會很大卻沒有,但可能只是不經意說了一個笑話,結果大家好開心喔。有時候真的很難理解,不知道到底什麼是好還不好,在沒有標準的狀態之下,先得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困境下認清自我,樂觀因子推動成長 

「如何面對挫折和狀況?」

『娛樂圈的行業是被選擇的,你今天是第一名模也好、天王巨星也好、票房紅星,只要老闆說,我不愛、我不請、我不需要,你就沒有舞台了。但即使在困境的時候,還是要讓自己乾乾淨淨、清清爽爽、舒舒服服。起碼讓外在增加一點點可信度。再來呢,當然就是增加自己的內在涵養。第一個門檻就是讓人『願意聽你說』,說起來好像其實幾個字,但是要走到那一步,要付出很大的努力。假設你想聊音樂,就得多聽;假設你想聊電影,就去多看;假設你要跟人聊電競,就多打啊。其實這些道理太容易懂了,只要能放下那些惰性、壞習慣,慢慢累積一些經驗值之後,就會有人聽你講話,甚至 Follow 你講的話,相信你講的話,這就是最高境界。』

「消失螢光幕時最大的成長為何?」

『那個時期有兩個面向,一定還是有糜爛的一面,可是我本性有樂觀的因子,還是會去聽音樂,不管再煩再憂愁,會去找那些潮流的東西、蒐集公仔,這個東西後來就變成養分。我閒不下來,也不會吝嗇投資自己,因為好奇、因為熱情,所以那段時間內依然維持著我的興趣。如果說本身沒有樂觀這種因子的人,就要努力提醒自己走出去,千萬別悶在家裡,走出去就算是看看大自然,喜歡蝴蝶去看蝴蝶,喜歡花草去看花草,一定會有收穫的。例如可能變成花草職人、蝴蝶達人。我到處趴趴走的時候,很多收穫,有些是意料之內的,更多是意料之外的,但最怕你不出去,低潮、憂愁、憂鬱,然後就把自己鎖起來。』

|Wazaiii 專訪|人生有什麼大不了,轉個念就好-林美秀

|Wazaiii 專訪|人生有什麼大不了,轉個念就好-林美秀 這個時代,每個人彷彿都很焦慮。 上班族焦慮未來,單身者焦慮愛情,做父母焦慮孩子教育……因慮而煩、因煩而燥,久而久之淪為負面情緒的奴隸,但人生像一場馬拉松,最怕的就是全程著急,耗費力氣。 總說想成功必須要有恆心毅力,只是當看不到盡頭,

|Wazaiii專訪|迷途引路–––曾國城:「請繼續!刷出你存在感的厚度。」

| Wazaiii 專訪|迷途引路–曾國城:「請繼續!刷出你存在感的厚度。」 都說了職場如戰場,想打場續航力夠持久的大勝仗,不僅做事要努力、經驗要豐富、業務力要非常強外,還得有百分百的十足「眼力」,否則就算你學歷再高、專業再強,也遲早被放生邊緣化,誰叫你眼力差、罩子不夠亮! 在職場裡,有眼力的人就像是美金、

 對不一樣無所畏懼,用「人腦」判斷價值 

「如何滿足大眾的期待與自己的追求?」

『那種事情幾乎每天都在發生,慢慢也就比較釋懷了,只能從中取最大值。有些節目你知道它不會是一個收視率飆高的結果,心裡也有一些心理準備。但假設你有很清楚的人腦,可以辨別對錯好壞、可能不可能、預期心理是高還是低,這都是人腦可以去想像與判斷的。我認為這個世界需要平衡的力量,不能說那個東西是收視率最高的,所有人就都去做,我比較反骨,製造話題收視的節目,我也知道怎麼做,可是當有一個與眾不同的案子出現的時候,雖然知道它不一定會成功,這邊指的成功是票房、收視率上面,但我還是很想做。

就像『創藝多腦河』,九百集訪問台灣的創作者,從頭到尾都在講故事,怎麼會有收視率?可是不得不說,同資歷主持人裡,我不做誰做?九百多集帶領九百多個品牌,把這些創作人的回憶跟感動走過一個又一個季度,這件事情就是我該做的。以對這個世界的幫助來說,你能說不好嗎?不可能的,絕對是比很多節目好很多、更有意義的。』

 「是否想傳遞,不要害怕跟別人不一樣?」

『從小和班上其他同學比起來我確實比較勇敢、與眾不同。進演藝圈也是一樣,比如三金典禮,我一定要穿台灣品牌。多數人會怕,好不容易上台,一定要穿國際品牌、戴億萬珠寶,但我認為是人穿衣服不是衣服穿人。所以金曲獎時我選擇穿全身台灣設計師的品牌,更在開場時穿全白的西裝讓一票歌手在上面簽名,因為它將會是一個記憶,是 Live Painting,這就是不一樣。但我要強調,你的判斷會建立在長期的經驗累積,不是想怎樣就怎樣,而是要讓對方有安全感,要讓人家相信你,而這要花很長的一段路。我覺得說話的重量比聲量更值錢,要聲量不難,開直播罵人、講政治,就會有聲量、按讚。但這之中有捧我的、罵我的、自己在吵架的。我們也可以幫年輕藝術家背書,就算按讚沒有那些網紅多,但每一個讚可能都是真正的 Ta,每個讚不是酸民的讚、不是打醬油的讚、不是路過的讚,這就是重量,也是我認為在不一樣之前,你一定要想清楚,不要迷失的。』

 夢想前邊做邊找,夢想後無私傳承 

「該如何找到自己以及真正喜愛的事物?」

『因為我都快五十了,如果到現在還找不到也可以去撞牆了。但如果二十二找不到,其實蠻合理的,二十八找不到、三十二找不到,都是合理的。你要繼續不斷不斷的探索,自然就會有答案。經過一次次的實驗、不斷去吸收,就會有一個經驗值出來。學無止境這句話是很有學問的,迷失找不到答案很容易,因為真的只是世界太大太精采了,那麼就是不斷的、不斷的再去找。』

「給投身新創產業的年輕人建議?」

『請不要急著創業,先去體制內走一走。假設你喜歡咖啡廳,就先去咖啡廳上班,不用卯起來借了一筆錢就開店;你喜歡寫東西,那先去報社磨練,每天寫到不想寫為止,你會知道出版社運作,會知道編輯台怎麼判斷;你喜歡做生意,就先進去公司集團磨練,你知道什麼是淨銷庫存嗎?內帳外帳懂嗎?不要急著出來創業,而是增加社會經驗的累積。我知道大家都很急,但我認為三十歲前都不遲,都可以去磨練。就像我很幸運,做過很多幕後的工作,這就是磨練。所以到後來我拍電影短片也好,做導演也好、辦雜誌也好,因為過去幕後的經驗值,這些東西都讓別人在跟我唬爛的時候,不至於被騙,因為我都懂。所以創業之前,先進去體制之內,看看幕後各種的工作在幹什麼,也許將來就不容易被騙,這些經驗值,會讓你比較容易成功,因為你有人脈,口袋名單,這些都是社會經驗帶給你的。』

「接下來想嘗試的事?」

『憑良心說沒有,很幸運的是,在二十歲開始我就一直衝刺做好多事,當老闆開店、開餐廳、出雜誌、出書、做節目。我想做的,或是比較有把握、感興趣、好奇的好像都嘗試的差不多。老實說,每天日子過好,就是現在最好的目標,甚至偶爾還可以幫助別人,這就是現在想做的事。用一點點微薄的力量去分享你的價值觀、分享你的喜好。像三金的典禮主持,現在全部都請辭了,最後一個是金鐘,連做了三年覺得也夠了。我不想戀眷權位,各產業都要流動,有新的機會,別人可以上去,我也是這樣,因為前輩讓位我才有機會。很多事情在腦中反反覆覆、反反覆覆,答案就是剛剛那樣 — 把自己生活過好。』

 後記 

訪談過程中,佼哥的眼神始終綻放著如同孩子探索般的活力,隨著話題的深入,我感受到更多的是,在歷經歲月洗鍊後增加的感謝與謙卑。其實每個追逐夢想的你我,又何嘗不是如此呢?在追逐過程中一定跌了許多次跤,在每一次的懷疑自我與挫折間來回拉扯下,似乎也更靠近夢想了一步,瞬間,感受到滿滿的能量,令人想振作後繼續冒險下去。透過佼哥的訪談,我看到的是一位勇敢的追夢者,他的樂觀幫助他找到夢想,他的謙卑促使他成長。

訪談的最後,我們向黃子佼提問如何在兼顧這麼多身份中,平衡自己每個角色間的工作量呢?黃子佼淡然一笑,語氣詼諧但肯定的答到:「其實,身兼這麼多的身份,不斷不斷的跨界,就是為了平衡單一工作。所以你的題目就是答案了。當覺得工作做到瓶頸,或者是有點疲倦,甚至是茫然的時候。適度的跳脫熟悉的舒適圈,給自己一點刺激、挑戰面對不同的人。」

這個困擾著許多人的問題,伴隨著黃子佼輕鬆的回答變得輕微渺小。人說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黃子佼年介這之間,以他的樂觀勇敢,童心未泯,持續在夢想這條道路上,放肆的玩樂享受著。

 

服裝/Boss,Cerrutti 1881,Agnes b

手錶/BVLGARI

責任編輯/鄭詩穎

◎Photo Via:Anewchen(@chenanew)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