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對川久保玲而言,「被喜歡」才是她認為人生中最大的失敗。”


Jerry Hsieh

2020-10-11

川久保玲 Rei Kawakubo 「反流行、不完美又無法穿」的時尚美學

「當我創造出一些我認為是嶄新的設計時,常常會讓許多人不解,可是如果有人喜歡這些新的設計,我反而會非常失望,這表示我還沒有使盡全力。如果越多人討厭我的作品,就代表這些設計的點子是越創新的。因為人類最基本的問題就是害怕改變 。」日本設計師川久保玲在人生少數的專訪中,為自己的設計哲學下了如此的註解。老實說,大部分的設計師最恐懼的就是普羅大眾無法接受他們的作品,可是對川久保玲而言,「被喜歡」才是她認為人生中最大的失敗。

 
 
 
 
 
 
 
 
 
 
 
 
 
 
 

Archive Page | Fashion & Art(@jparchive)分享的貼文 張貼

 

然而靠著「被誤解」及「被不喜歡」的設計理念,川久保玲徒手創建的時尚品牌 Comme des Garçons 也在國際時尚業界叱吒風雲了 51 個年頭,而從這個品牌衍生而出的男裝、香水、CDG 副牌、 Comme des Garçons Shirt 襯衫系列、 Dover Street Market 複合式百貨公司、 Play 快閃店及她親手栽培的設計師 Junya Watanabe 及 Tao Kurihara 也在她的羽翼下開創獨立品牌,此外還有她發掘並一手打造出國際名聲的蘇俄設計師 Gosha Rubchinskiy 及數不盡的聯名合作,從快速時尚 H&M、運動品牌 Nike 到奢華精品 Louis Vuitton 等等,都是一推出即被搶購一空的限量夢幻逸品。

或許川久保玲一直認為自己是「反潮流」的服裝設計師,可是很反諷地,在許多設計師及時尚達人的眼中,川久保玲「從不妥協、只做自己」的時尚態度,才是過去 50 年來最潮的風格代表。

 
 
 
 
 
 
 
 
 
 
 
 
 
 
 

A post shared by Archive Page | Fashion & Art (@jparchive) on

 

出生於 1942 年的東京,川久保玲自幼就在戰後殘破的日本及破碎的父母婚姻中長大。父母的離異,讓她看到女人為了追求自身幸福必須獨立自主的重要性。雖然沒受過正規的服裝設計訓練,但是 1964 年自慶應義塾大學藝術與文學系畢業後,她於任職的紡織公司廣告型錄拍攝的參與中,初次嘗試造型的創作領域,並在二年之後成為專職的造型師。可是因為時常找不到造型設計時想要的服裝,於是開始了她自己設計製作服裝的契機,而 Comme des Garçons(法文意思「像有一些男孩」)也於 1969 年在東京成立。其實從這個品牌名稱,我們大約可以看出川久保玲不被世俗約束的決心,尤其在當時的日本,女性總是被要求極致的溫柔內斂,而〝像男孩般〞的女性服裝宣言,道出打破傳統性別界限的反制式聲音。

1980 年代初期,她在當時男友山本耀司的慫恿下,與另一位日本設計師三宅一生,三人共同勇闖巴黎時裝周,雖然他們與當時西方時尚圈所崇拜的鮮豔華麗時尚風格完全唱反調,沒想到竟然一戰成功,從此奠定了他們三位日本設計師在國際時尚圈的地位。

1982 年她個人在巴黎的第一場服裝秀,一系列寬鬆、未完成、甚至還有破洞的黑色服裝,不但震驚而且喚醒當年的巴黎時尚圈,原來流行時裝並不是只有一個單一的面向,服裝除了裝飾,還可以用來表達個人的思想意見或引發社會討論。當時有人稱她的這系列服裝是「長崎原爆的復仇」,更有人稱她是「喪服的設計師」,還有編輯說「誰要買未完成的衣服?」(看看後起的 Martin Margiela 及 Helmut Lang ),無論是好評或是負評,都讓川久保玲的 Comme des Garçons 品牌引起更多的注意。

↑寬鬆、破洞的黑色服裝,有人稱這一系列的衣服叫做「長崎原爆的復仇」。

設計師 Victor & Rolf 回憶當年才 12、3 歲的他們,第一次看到這場秀所感到的震撼並從此改變了他們對時尚設計的想法。已逝的設計奇才 Alexander McQueen 也曾公開表示川久保玲這樣的設計師,是讓他想進入時尚圈工作的主要原因。無怪乎川久保玲在國際時尚圈還有「設計師們的設計師」美譽,因為有太多於 1980-90 年代崛起的設計師,都是深受她的影響。

|Wazaiii看秀零時差|Comme Des Garçons川久保玲春夏2020大秀,魔女宅急便給的人生意義時裝版

|Wazaiii看秀零時差|Comme Des Garçons川久保玲春夏2020大秀,魔女宅急便給的人生意義時裝版 如果說時尚是一個不斷運轉的潮流,那麼歷史一定也曾經在這個潮流中轉動過吧?Comme Des Garçons川久保玲的春夏2020時裝大秀,正式地在巴黎落幕。而這場秀也將我們帶回了吉卜力工作室在19

|Wazaiii看秀零時差|COMME des GARÇONS 2020秋冬大秀:超越時尚與藝術

|Wazaiii看秀零時差|COMME des GARÇONS 2020秋冬大秀:超越時尚與藝術 寫在前面 看完 Junya Watanabe 渡邊淳彌這季的解構式建築龐克,看完 Ke Ninomiya 二宮啟的天堂花園歌德,川久保玲的大弟子跟得意門生此次各自帶來很川久保玲藝術感的絕美系列。 然後來到

這些年來,川久保玲持續不斷以超越想像的設計概念來挑戰時尚的美學與服裝的意義,她也從來不會為她的設計寫下長篇大論的註解,最多也只是簡單的一句話或是標題。

 
 
 
 
 
 
 
 
 
 
 
 
 
 
 

A post shared by Comme des Garcons (@commedesgarcons) on

 

1997 年春夏的 Body Meets Dress 系列,她以改變身型的棉墊,重新塑造穿著者的身體線條,雖然這系列在當年被譏笑為「腫瘤裝」,然而仔細想想從過去到現在,人們運用馬甲、裙襯、墊肩去改變身型的服裝設計,跟川久保玲的這系列服裝又有什麼不同呢?

2004 年的 A Skirt 系列,全部的服裝秀只有 34 件立體剪裁的不同布料裙子,其實川久保玲跟時尚編輯們開了一個大玩笑,她只是想呈現一個簡單的裙子概念,沒想到大家還是挖空心思去探討思考這場秀的背後含義。其實她的設計美學所要展現的,是對創意的包容與尊敬,無論經典或前衛、時尚或不時尚、美或醜、可以穿或不可以穿、完美或不完美,都在她無聲地凝視中,自由喧洩。

 

◎Photo Via:INSTAGRAM, Vogue Runway,Pinterest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