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羅蘭巴特 與我那還是一知半解的流行體系

致羅蘭巴特 與我那還是一知半解的流行體系

致羅蘭巴特 與我那還是一知半解的流行體系 自己大學唸的是哲學,出社會從事的工作是時裝;大學選修過符號學,雖然幾乎是把海德格之後的所有哲學家的理論都學過了一輪,但羅蘭巴特,一直是我某部份的遺珠之憾。只是偶爾從其他哲學理論中抓到一些他的痕跡,也在文青必讀的《戀人絮語》中,享受那支離破碎如毛球般的呢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