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林曉同專訪-好的作品不會因為時間而退潮流,越純粹,才會越經典”


Wazaiii

2020-1-2

|Wazaiii專訪|珠寶設計師林曉同:能這樣顛覆玉石,是一件很潮的事

走進台灣珠寶設計師林曉同的辦公室,午後的斜陽灑落在窗邊矮櫃、一隻慵懶坐臥的泰迪熊上,仔細一看,這正是林曉同知名「隨玉而安系列」裡的「玉熊」原身。

「這隻小熊已經20年了。」設計師本人說道,有「珠寶小說家」之稱的林曉同,將女兒兒時的小熊玩偶,化作圓潤精巧的玉飾,不僅為台灣的玉石設計帶來創新的風貌,更是將華人社會裡「父親」角色的內斂情感,完整注入玉熊的設計之中。

看到「玉飾」,各位觀眾先別走開,這次Wazaiii編輯部匯集了所有你心中對於「玉飾」的困惑,接著就讓台灣珠寶大師林曉同來告訴我們,他如何翻轉這個中國傳承了數千年的文化材料,徹底顛覆過去我們印象中的玉鐲、玉珮!

 與當代時尚接軌的「玉石」 

「講到玉石,許多人會覺得那是『老人家在戴的東西』,您對此有什麼看法?自己在設計上如何顛覆這種印象?」

『其實在中國八千多年的歷史中,「玉」代表的都是一種「當代的時尚」,例如唐朝時玉是人們把玩的文物、清朝時玉是文人配戴的首飾。但到了清朝之後,玉的文化停滯了,它沒有持續和當代對話、和生活沒有連結,造成玉好像跟年輕世代格格不入,它變成了一種「價值的取得」,但年輕人要的不是這個。

玉是一種情感很深的材料,是很好的文化象徵,它的寶石意涵包括謙虛、溫潤、柔美、君子比德如玉⋯⋯等等,但文化不能變成一個包袱,文化必須歷經創新,才能變成當代的東西。把情感投入到作品裡面,把傳統材料的美好與當代的生活脈絡重新反思與呈現,這就是我們在做的事情。』

 時光淬鍊後的「隨玉而安」 

「請問您在珠寶設計上,使用的素材是否有隨年紀與心境改變?」

珠寶的配戴和文化有很深層的關係,例如日本人配戴珍珠時會散發自信、美國人戴彩寶時可以華貴而怡然自得,這就是民族個性。而使用「玉」是因為它是一個東方情感非常濃厚的寶石,和華人文化有很深的連結。在設計與開發上,隨著年齡增長,我會認為設計除了形體上的創新,更需要昇華到如何把情感投注在創作上面。玉的溫潤能觸動一個人內心的光芒,這確實是隨著年齡漸長而越能體會的。

「珠寶之於佩戴者而言,最重要的考量該是什麼?」

『說「舒服」的話太淺層了,我會說是配戴出一種「自信」,而這種自信是源自於「認同」。人為何要配戴珠寶?珠寶和飾品的差別是什麼?飾品是裝飾性的,但珠寶卻能提升一個人的質感,所以在配戴珠寶時,我們更著重於把人的「質」-更深層、更純粹的那一面凸顯出來。

珠寶不是華貴、華麗的表現,而是一個人對自身人格調性、質感的自覺。』

「隨著全世界的時尚精品都在向街頭、潮流靠攏,請問您覺得『玉』作為珠寶,有一天是否也有機會與『潮流』混搭出新風貌?」

『光是我們現在在為玉創造出新的樣貌和情感,這本身其實就是一件很潮的事。但我不認為自己在追逐潮流,我認為我們在創造經典。

潮流是一個快速流行的現象,但珠寶必須要雋永經典,一個珠寶設計師不會以短時間的現象為考慮,我希望我的作品能產生一種風格,並且透過這個物件的「情感價值」,去重新跟一個世代溝通、去與當代珠寶設計接軌。』

 
 
 
 
 
 
 
 
 
 
 
 
 
 
 

林曉同 Lin Shiao Tung Jewelry(@linshiaotung)分享的貼文 張貼


↑一隻「玉熊」的誕生,需要設計師的理念、工藝的突破,以及品牌對風格的堅持。

 「愛」是林曉同珠寶的設計語言 

「林曉同珠寶以『觸動人心的故事』為品牌特色,過去這些年來,最常在顧客間引起的情感共鳴是什麼?」

「愛」是林曉同珠寶的設計出發點。某天一位媽媽帶著七歲的兒子來到店上,在聽完店員分享完創作者背後的故事後,這個小男孩就在過年時,捧著一疊自己的紅包回到店上,他說:「媽媽生日要到了,我想要送媽媽青鳥,我想要帶給媽媽幸福。」小朋友哪懂玉?他不懂這個材料的價值,也不懂這個設計,但認同了這個珠寶帶給收藏者的幸福情感,因為情感是最真實的溝通,是最純粹、最能感動人心的。

 
 
 
 
 
 
 
 
 
 
 
 
 
 
 

林曉同 Lin Shiao Tung Jewelry(@linshiaotung)分享的貼文 張貼


所以我在追求的是記憶的寶藏、情感的故事,每一件寶石的價值都可以用材料去估計,唯獨只有情感的價值無法被預估,而這就是林曉同珠寶最大的特色。我們在設計的時候,都希望能回歸到珠寶最原始的初衷:紀念、榮耀,透過和珠寶產生的情感連結,擁有者不再只是購買一個價值的取得,而是找回了珠寶的靈魂。

「情感有很多的層次與種類,像是親情、愛情、友情......請問林曉同珠寶最引以為傲的是哪一種情感?」

其實我希望我的珠寶店是收藏深情的地方,但我不會刻意去標榜父子之情或親情,因為在收藏者看到物件之後,與自己最寶貴的記憶連結出的情感,才是最動人的一塊。

所以我不喜歡寫實的東西,我喜歡符號,一個看到之後可以投影情緒的簡約形象。』

 顛覆傳統的革新與挑戰 

「如果『玉』在華人社會裡有如此重要的文化與藝術地位,那何以現在的人越來越少以玉為創作素材了?」

『首先第一個因素是「環境」。玉雕是師徒傳承制,工藝在師徒一代代的傳承中,被文化包袱綁得太緊,很多人在創作玉石時會覺得應該要呈現很「東方」的面貌,所以很容易設計出「還珠格格感」的飾品,但你如果要年輕女生把這樣的飾品戴得怡然自得,是很困難的。所以設計思維應該要重新發想,我在設計時喜歡以3D立體的概念去創作,這是我跟別人最大的差異,我們破壞、顛覆了玉原有的加工方式,翻轉了玉的面貌。

 
 
 
 
 
 
 
 
 
 
 
 
 
 
 

林曉同 Lin Shiao Tung Jewelry(@linshiaotung)分享的貼文 張貼


↑林曉同致力在文化底蘊深厚的玉石中注入新時代的生命力。

再來是創造者本身有沒有找到「價值意涵」?其實很多人想做玉,但他們的創新是刻意為之,還是真的能打動人呢?我們的「隨玉而安」系列之所以動人是因為情感認同,玉熊、青鳥要表達的都是東方人往往不願認輸的心情,例如許多男生很難表達自己脆弱的一面,但當物件表達出這樣的情感後,打動的人不只是男性,也可能是他的女兒或母親,她們理解自己的丈夫、父親的愛是不會口諸於心,而是一種感受。單純設計一隻熊或一隻鳥,這樣的情感立基點是薄弱的,重要的是背後代表的情感意義被大眾所接受。

「林曉同珠寶顛覆了玉原有的加工方式,在這過程中,有沒有受到來自業界的阻力、抗拒呢?」

『有,很大!這些打磨玉石的師傅有很好的工藝基底,但他們受到的教育是保留材料的最大價值、去蕪存菁,所以你今天看到的玉大多都是「遮瑕」,把玉石不好的地方雕個東西修飾掉,但像我雕一個兩三公分的青鳥,就需要用到六公分的玉,師傅下不了刀,他們覺得這違背了自己長年所受的教育、覺得可惜了材料。但若你捨不得破壞玉,你永遠都會看到壽桃、葫蘆這些被傳承下來的樣貌,不是不好,這就是文化的一個樣貌,也有喜歡它的人,但你無法強迫新世代接受。

 
 
 
 
 
 
 
 
 
 
 
 
 
 
 

林曉同 Lin Shiao Tung Jewelry(@linshiaotung)分享的貼文 張貼


↑談及創新的玉石珠寶設計理念,林曉同表示也曾與玉石師傅在觀念上有過衝突,需要磨合才能將設計圖轉化為真實的珠寶。

 時間與流行都是相對,珠寶的雋永卻是絕對 

「設計的過程是孤獨與漫長的,但隨著網路與科技的發展,全世界都越來越『快』,請問珠寶設計該如何應對這樣的情況?」

『以我早期的作品「雙子星」來說,它在品牌剛創立時就出現了,一個可以把玩又有趣的戒指,在當時非常前衛。二十年前買雙子星的人現在已經五十多歲了,但它仍然可以引發千禧世代的共鳴,為什麼呢?因為「快時尚」或許是潮流、或許是現象,但風格的建立、歷久彌新的設計,不會因為時間受到那麼大的衝擊,所以我認為應對「快」,最好的方法就是「經典」。

 
 
 
 
 
 
 
 
 
 
 
 
 
 
 

林曉同 Lin Shiao Tung Jewelry(@linshiaotung)分享的貼文 張貼


↑林曉同的經典珠寶設計作品「雙子星」。

回歸到產業別的初衷,珠寶產品的生命週期本來就是雋永的,所以不要本末倒置,我們本來就不是在做快時尚。

我做品牌的重點是能不能創造出品牌風格或經典的符號,以及品牌情感的認同。好的作品不會因為時間而退潮流,我不願意將設計複雜化,也不願意做寫實的雕刻,在很多設計上都運用「減法藝術」來詮釋,就是因為越純粹,才會越經典。』

「請問您覺得『品味』從何而來?」

『我覺得品味是人文、文化還有美學的養成。有時候你在路上會看到有人堆了整身的名牌,卻顯得而格格不入,這就是因為在追尋風格的過程中,還未達到足夠的自我修煉跟美學涵養。這些精品品牌其實都在國外很久了,有深厚的底蘊,但進到亞洲後為了跟年輕人快速接軌,所以省略了文化的深度溝通,以至於大家穿起來不自然。

如何從文化面、人文面找到自信,而不只是複製?這些是需要學習的。能有這樣的自我認知後,你的自信自然會體現你的優雅態度。簡而言之,品味就是自信,有自信就不用過多裝飾。』

 當年輕人主動找上林曉同珠寶 

「請問『林曉同珠寶』在社群媒體上的經營之道為何?」

前幾年我們發現有很多高中生Follow我們的社群,他們也會來店購買產品或推薦給父母。這些客群我過去無法想像,也沒有刻意為之,他們卻自己靠近我們,因為認同而關注我們。我們不能強迫現代的青少年去喜歡竹林七賢這類的東西,但可以藉由不同的頻率去產生認同情感,當這件作品以很單純的方式,去詮釋出抽象的情感,這就是一件無論年長或年幼者都能理解的事。

「社群」就跟設計一樣,是一種跨國界的國際語彙,可以突破空間限制,跟很多跨界的人交流。我們的Instagram上也有很多歐美、甚至是阿拉伯來的顧客,因為喜歡我們的設計,進而產生交流,這是一種我以前想像不到的文化互動。

後記:

身為一個二十來歲的時尚編輯,從小聽著英文流行樂、看著漫威的電影長大,對精品大牌過去十年的代表款式如數家珍,這樣的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會跟「玉飾」有所關連,我是該買一對玉飾耳環嗎?該買一只青鳥戒指嗎?第一次走進林曉同珠寶的店上,我看著櫥窗裡小熊圓圓胖胖的屁股與腳掌,在內心暗自盤算著,我真的會想把它戴在身上嗎?

在訪問的過程中,編輯丟了很多犀利的問題(感謝曉同老師對我的耐心與包容),「為什麼年輕人要配戴玉?」、「玉要怎麼跟身上的時尚、潮流單品混搭?」不像一位專業採訪的編輯,我當下更像一個歪頭充滿好奇的孩子,或者準確來說,是一個沒那麼年輕了的叛逆年輕人,等著看到底林曉同老師的玉石珠寶究竟能怎麼收服我的心。

以上這些問題的答案你們已經看見了,不過讀者沒能看見的是,在聽了一個個林曉同珠寶店上實際發生的真實故事後,那種感同身受的共鳴、那種因為一個物件而延伸引發出的情感,能在令人起雞皮疙瘩的那刻,同時為你的內心灌住一股幸福的暖流。

塵封的記憶被解鎖,我這才想起,以前自己在舊家的床頭櫃裡,也是有這麼一塊環形的玉佩,用紅色的中國結綁著,是我如今已經過世的奶奶給我的。它當項鍊太重、中間的開孔又沒大到可以拿來當手鐲,當時的我還真不知道要拿這塊玉來幹嘛,所以我就摸摸它。後來的許多日子裡,生氣的時候、傷心的時候,我也就只是摸摸它,感受著它在手心逐漸變暖的溫度,心情好像就漸漸平復。直到長大後搬家,直到長大後遺忘。

我開始理解了這種最初被我視為「邪教式」的玉石「情感價值」(畢竟我每走進一次林曉同珠寶,都有人想再跟我講一遍青鳥、玉熊的故事),每個人心裡其實都有那一塊最單純的地方,只是漸漸覆了幾層時間的灰,再蓋了幾道江湖走跳後築起的牆,而林曉同的珠寶,就是有這種能耐,能帶你一秒穿越回內心最溫暖、最感到安全的地方。

所以我該買一對耳環嗎?還是那只簡約時髦的玉飾手鐲?走出林曉同珠寶,這次我是萬分認真在思考。

 關於林曉同 

台灣珠寶設計師、用珠寶說故事的藝術家,擁有同名品牌「林曉同設計師珠寶Lin Shiao Tung Jewelry 」,以充滿東方人文氣息的材料創造融入現代日常的「生活珠寶」。林曉同從事創作20多載,擅於以玉來呈現華人內斂純熟的面貌,讓幸福回歸成最單純的喜悅,同時藉由生命的體會、生活的經歷和多方面的學習,激盪出玉價值的新風貌,也讓玉石成為時尚的新語彙。

 

Editor /  責任編輯:武傳樂

◎Photo Via:Chris Yi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