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如果讓王爾德活久一點,那麼英國最偉大的作家應該就不是莎士比亞了”


凱特王

2018-5-13

|當代時尚男子圖鑑|

首先,這是一個連載。再來,這是一個談論關於時尚、關於男人的文章。世間男子百百款,唯有列入圖鑑中的才是傳奇。

如果放在現代,他肯定是坐擁百萬粉絲的時尚達人

到巴黎觀光,許多歐洲女孩(可能也包含全世界的女孩)會鎖定一個地方專門去朝聖。因為太多人去了,所以Google Map特別為這個「點」做了定位服務,以便來自各地的粉絲們能快速的找到。這個「點」就是-王爾德的墳墓。你只要輸入「tomb de Oscar Wilde」,就能直達他的墓碑前。做什麼呢?獻上一吻。

是的,獻上一吻。

王爾德的墓碑上充滿了各色各樣的唇印,是粉絲到此一遊的紀念。他若地下有知應該會輕蔑又得意的一笑:「不好意思,小爺我就是這麼受歡迎。」

少女的紅唇是最好的墓誌銘。始終覺得此舉是對這位19世紀末唯美浪漫派才子最美的致意,畢竟他說過:「一個吻足以摧毀一個人的生命」。

所以這個吻不給他,給誰呢?

↑王爾德的墳墓是按照他的詩集《斯芬克斯》中的意象塑造出來的一座小小獅身人面像。整座墳頭佈滿了新舊不一、大大小小的唇印。每過一陣子,家屬就需要自費清洗這些唇印,以免墓碑遭受破壞。

 

A post shared by Angela Bourdeau (@angelabourdeau) on

 

A post shared by Katya Krupko (@katya_krupko) on

↑親吻王爾德的墓碑是粉絲來巴黎旅遊的目的之一,但這些唇印也正慢慢腐蝕掉這座墳。看來一個吻不僅能摧毀一個人的生命,也能摧毀一個人的墳墓。

王爾德究竟有什麼魅力?好讓各地的女孩趨之若騖的跑來巴黎獻吻?

依照我不專業的觀察,一位男性作家倘若只有才華而沒有顏值,只會受到女性讀者的「尊敬」,唯有才貌雙全的男性作家才會令女性讀者「瘋狂」。

你說我們女人怎麼就這麼膚淺呢?

是的,我們就是這麼膚淺。

一切好看的東西我們都不會拒絕,尤其是長得好看的男人。而重點是王爾德不僅長得好看,還是個恃才傲物的才子。身高一米九三,出身良好,系出名校,懂得打扮自己,具有霸道總裁自戀特質的他如果放在現代,肯定是坐擁百萬粉絲的時尚達人。

他非常善於替自己製造話題,甚至有學者研究提出:「王爾德是最早意識到名聲可以是先於成就到來的人。」如果你沒把握比別人好,一定要先穿得比他們好看。所以他首次亮相於倫敦社交場合,就以一身特別的外套讓與會人士對他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那件外套從背後看呈現出大提琴的輪廓,據說是王爾德依照自己所做的夢來繪圖,並專門請裁縫訂製的。

於是僅僅23歲,在此之前於社交圈毫無名氣的王爾德成功吸引眾人目光,製造了令人談論的話題。之後,他才反過來用自己的才華和熱情,長期維繫住大家對他的關注。

如果說網路就是一個靠噱頭引起關注的世界,王爾德就是創造這個成名公式的人。時至今日,許多名人或明星,甚至是網紅都還自覺或不自覺的套用這個公式。

而事實證明這個深受唯美主義影響的文人,把他對美的感知與詮釋通通嚴肅且認真的奉獻給了生活。在文字創作與穿著搭配中,甚至在後來毀掉他後半生的同性愛情裡,都秉持自己的理念:「一個人要麼像一件藝術品,要麼穿得像一件藝術品。」

他的一切,包括他的行為、語言乃至穿著,在那個時代都是超前的。如此特立獨行又才華洋溢的美男子,確實很難被埋沒。

↑今日我們能看到的Dandy風格多半受到王爾德的影響,除了一身考究的定制西裝外,Dandy的特色彰顯在他不遺餘力裝點身上每一處細節。其自戀的程度如同古希臘那個因迷戀自己倒影而一頭紮進水中的美少年。有人批評王爾德胖,好吧!那他也是一個很懂得展現魅力的優雅胖子。

↑他說:「藝術的目的不是簡單的真實,而是複雜的美。」王爾德對於唯美的嚴謹完全透過自身的穿著打扮表現出來,加上微微下垂的雙眼所投射出的憂鬱氣質,與他同時代的女人都曾經夢想收到他的情書。

王爾德在1900年11月30日因病過世,得年46歲。在形容尚未完全枯槁之際以這個姿態離開,或許對他才最慈悲。傳世的作品不多,除了幾部戲劇劇本,就是童話、評論、詩集以及一本小說。有人感慨,如果讓王爾德活久一點,那麼英國最偉大的作家應該就不是莎士比亞了。

王爾德的寫作風格除了大量運用華美的詞藻之外,最擅長的莫過於描述生活裡的美麗與哀愁。這與莎士比亞著重在人文主義孤獨者的痛苦不同,他讓讀者深刻的感受到:「愛是世界上最美的事物,卻要面目全非才好看。」因此看他寫的童話比如《快樂王子》、《夜鶯與玫瑰》,會讓你感到悲傷、痛苦,卻又著迷於幻滅後的深沉。這真的是童話嗎?不如說是大人的寓言吧!

有一個現象非常有趣。一百多年後的今日,王爾德在網路世界中獲封了金句王的頭銜。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在小說裡創作的妙句,成了大家廣為流傳的語錄。而大部份的金句來自於他唯一出版的小說《格雷的畫像》(The Picture of Dorian Gray)。熱情的粉絲為這些金句分門別類,以下節錄幾段給大家感受一下王爾德式的戲謔毒舌,搞不好你很耳熟:

金錢觀:

“When I was young, I used to think that money wa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life, now I am old, I know it is .”「年輕時我覺得錢是最重要的,到老發現,的確如此。」

婚姻觀:

“Men marry because they are tired;Women marry because they are curious;both are disappointed.”「男人因倦怠而結婚,女人因好奇而結婚;最終他們都會失望。」

人生觀:

“Be yourself; everyone else is already taken. 「做你自己,因為別人都有人做了。」

“Selfishness is not living as one wishes to live, it is asking others to live as one wishes to live. ” 「過自己想要的生活不是自私,要求別人按自己的意願生活才是。」

愛情觀:

“The heart was made to be broken. ”「心是用來碎的。」

“When one is in love, one always begins by deceiving one's self, and one always ends by deceiving others. That is what would calls a romance. ”「戀愛總是以自欺開始,以欺騙他人結束。這就是所謂的浪漫。」

價值觀:

“It is only shallow people who do not judge by appearances. ”「只有膚淺的人才不會以貌取人。」

前面說王爾德若是放在現代,肯定是坐擁百萬粉絲的時尚達人。為什麼?因為他除了帥、穿得好看,還創作了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名言金句。有他的品味的網紅沒有他的文采,有他的文采的作家,沒有他的美貌與品味。所以你說,他該不該紅?該!

 

A post shared by @iconostars on

↑就問你,小爺我帥不帥?還有,用我的金句時,請註明出處。

 

A post shared by @chicken_read on

↑從《格雷的畫像》可以窺探王爾德本人的精神世界與畢生追求。無論當時或現在,這本小說都是超越時代的。

如果說令王爾德聲名大噪的是他獨特的品味與才華,那麼讓他聲名狼藉的就是他不符合時代審美的愛情。

許多傳記都意指王爾德是名同性戀者,但我私以為他對於愛情跟對於美和藝術一樣是無性別的,他貪戀一切美好、浮華的東西。(天秤座的老王啊!標準的外貌協會終身VVIP會員!)年輕時,他也曾瘋狂追求過自己的第一任妻子,折服於她的美麗。但女人終究不敵年華的老去與生產所伴隨的身材變形,王爾德厭倦了走樣的女體,從而受到年輕男孩的誘惑,將自己投射於他們美好的青春樣貌之中。其中最有名的「王爾德的男孩們」分別是:第一任小情人羅伯特.羅比.羅斯(Robert 'Robbie' Ross),以及被粉絲們稱呼為「紅顏禍水」的艾弗萊德.道格拉斯(Lord Alfred Douglas),小名「波西(Bosie)」。

 

A post shared by lgbt_history (@lgbt_history) on

↑真實世界的波西是任誰看到都會讚嘆「啊!多美的男子」的那種美少年。

 

A post shared by Aaron Arnold (@aaron.c.arnold) on

↑左(波西)右(波西的哥哥)。

↑王爾德與他的百合男孩波西的合照。此時的王爾德已經開始有發胖的中年人姿態,面對青春洋溢纖細又敏感的少年波西,自然是情不自禁。

 

A post shared by Annalisa Battaglia (@annalis_art) on

↑想要更了解王爾德與波西的情史,歡迎參照1997年拍攝的傳記電影《王爾德的情人》。當年25歲,正值顏值顛峰的裘.德洛扮演美麗的少年波西,其俊美之姿與波西本人不相上下。

1892年,38歲的王爾德認識了22歲的波西,這位擁有盛世美顏,驕縱、跋扈、任性、憂鬱的美少年,自此在王爾德的命運撒下了罪惡的種子。兩年熱戀期間,他們毫不避諱的出雙入對,過著極盡奢靡的生活。王爾德為他拋家棄子,甚至停止產出作品。

追求唯美的王爾德,面對美麗的波西基本上是毫無招架之力的,所以允許他折磨他、妨礙他、蹂躪他,讓他背負同性戀罪名進了監獄,最後再無情的拋棄他。

王爾德在獄中寫給波西的長信後來集結成《深淵書簡》(De Profundis)。這是一個讀來令人唏噓不止的文本,他將自已的綿綿愛意化做文字,給一個不會回應他的人寫信。反反覆覆的自圓其說,又自我欺騙。

兩年的牢獄生活確實改變了王爾德,他收斂了,也蒼老了,他離開令他傷心的倫敦,到了巴黎,三年後客死他鄉。

你一定會想:王爾德的下場多麼淒慘?

是嗎?我並不這麼認為。

一個人的偉大在於全世界都與之對峙時,他是否還能堅持住自己的理念。

王爾德的心靈之國自始至終都是強大的,無論他是那個將倫敦社交圈玩弄於股掌間的天才,還是後來進了監獄的階下囚,他始終堅持自己內心對美與愛的追求,不曾動搖。

光是這一點,就足夠後世自慚形穢了。

 

◎Photo Via:達志影像, INSTAGRAM, Twitter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