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生活家

“「諾亞方舟動物同樂會」寵物溝通專訪—戈家黎對我來說就像是一個可以靠岸的地方,而我是一艘在大海裡尋覓的船,終於靠岸。”


Wazaiii

2021-8-14

「諾亞方舟動物同樂會」寵物溝通專訪—「我們真的很喜歡摸摸。」汪星人侵略地球攻防術大公開

2020年底,農委會統計,全台貓犬數量和15歲以下兒童數量迎來黃金交叉,汪星人首次超越小孩數量,成功霸佔爸爸、媽媽的心中首位!仔細想想汪星人的崛起,完全可從生活中看出端倪,不僅各種寵物餐廳、周邊商品越發展越成熟,在社群上,幾乎每5個帳號就有一個是專業鏟屎官,大家不是在正在滑寵物帳號紓壓,就是在前往成為鏟屎官的道路上。

俗話說「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既然牠們已經攻佔地球,Wazaiii 決定好好了解汪星人的內心世界,今天小編以「諾亞方舟動物同樂會」(後以「諾亞方舟」簡稱)為目標,請了「寵物溝通師」一旁協助,決定以採訪之名,行刺探之實,好好了解了解汪星人的真正目的!

巴西衝浪手/泰格豪雅 TAG Heuer 品牌大使 Maya Gabeira 專訪—衝浪像開戰,「我從小就夢想『破紀錄』!」|Wazaiii 專訪|

巴西衝浪手/泰格豪雅 TAG Heuer 品牌大使 Maya Gabeira 專訪——衝浪像開戰,「我從小就夢想『破紀錄』!」|Wazaiii 專訪| 生命中每個困境,都會帶來意想不到的禮物,端看你怎麼面對。沒人比巴西女衝浪手 Maya Gabeira 更能說明這個道理。 身為少數頂尖的女衝浪手, Maya

Kitt 黎俊傑專訪 —「我,就是要紅!」舞者、導演到 KOL 瘋玩人生新關卡|Wazaiii 專訪|

Kitt 黎俊傑專訪 —「我,就是要紅!」舞者、導演到 KOL 瘋玩人生新關卡|Wazaiii 專訪| 世界上有沒有可能真的存在那麼一位 KOL,同時集魅力、絕佳穿搭品味、多才多藝、滿腦鬼點子創意...等各個優勢條件於一身?告訴你還真的有,這次專訪主角 — Kitt 黎俊傑就是這麼一位奇特的內容創作 KOL!而這

採訪當天,初抵位於市中心大樓內的諾亞方舟,乾淨通明,甚至加裝隔音設備的協會空間,跟我想像充滿鐵籠、味道強烈的中途之家與收容所完全不一樣。而在我眼前的幾個毛小孩們,就是我今天採(試)訪(探)的對象。

我想找個位子準備開始進行寵物溝通。

「老師(寵物溝通師)我可以坐你旁⋯⋯」我的第一句話尚未結束,卡布洪亮「喵~~~」的一聲,打斷我跟老師談話。

笑笑的,老師轉達卡布的話:「牠說來了一個人,但都沒有人跟牠介紹是誰。」

↑此次採訪對象中唯一的貓咪卡布。

不愧是管事的,我心想,馬上補上招呼。「哈囉!我是 Wazaiii 的編輯,今天要來採訪你們大家。」

麻豆:「太臨時了吧,我都來不及準備。」汪星人也有所謂的「偶包」嗎?我暗自發問。

拉麵:「明明昨天有先告知。(厭世的看著其他狗,暗自覺得這鼓騷動跟牠們本狗一樣可笑。)」每個採訪一定都有個難搞的人物,看來就是牠了(筆記)。

↑(左)麻豆與(右)拉麵。

沒有想到寵物溝通比想像的更直接,在這之前,我以為會是像如鏡中觀月一樣的神秘與模凌兩可,不僅毛小孩們的反應、情緒表現,都和溝通師傳達的如出一致,牠們鮮明的個性,更是具體的讓人驚艷。這可能是我編輯生涯以來最奇妙的採訪了,在說話權再度被奪走前,我決定先聲奪犬(?)。白白亮亮的 Kula 看起來年輕又溫和,就從牠開始!

「想請 Kula 先自我介紹一下。」

↑看起來白白亮亮又蓬鬆溫和的柴犬 Kula。

Kula:「自小被棄於垃圾桶中,所幸獲救,余後數十載狗生,皆與戈家黎相依為命。」從來沒寵物溝通過的我,頓時腦中充滿問號,這個成熟、穩重的口氣,真的是狗狗應該有的嗎?

「所以你平常不住在諾亞方舟囉?來到這邊看到大家的感覺怎麼樣呢?」

Kula:「你說看到嗎?我是看不到啦。」協會志工在旁補充,因年邁得青光眼的 Kula 雙眼都已摘除,平時24小時都需要全職的「導盲人」照顧,所以都跟諾亞方舟的創辦人戈家黎住在一起。

沒有志工的解說,只會覺得 Kula 的眼睛很小,一直眯眯眼好可愛。

問一隻沒有眼睛的狗看不看得到,這題算我失誤!但這狗的邏輯反應也太好了吧?

「平常跟戈家黎住一起,你覺得她是個什麼樣的人呢?」對一般汪星人來說,戈家黎就是媽媽吧,不過照牠成熟的思維,就算說出「同居人、家母」等正式的稱號我也不意外了。

↑Kula 和牠的「導盲人」戈家黎。

Kula:「她對我來說,就像是一個可以靠岸的地方,而我就像是一艘在大海裡尋尋覓覓了一輩子的船,終於靠岸,想要就這樣安享晚年,結束修行的一生。」OK,沒有敬稱,牠居然直接用譬喻。

「⋯⋯請問您幾歲了呢?怎麼現在就在想安享晚年?」不知不覺,我也用起了敬稱。

Kula:「17、18歲了。」

哇⋯⋯我在此宣布,牠就是動物界的 Vera Wang!逆齡的長相、顛覆性的思維與狗生,難以想一隻柴犬能有這番修為,除了本身擁有強大的生命力與潛能,想必戈家黎也下了一番功夫,才養成了這一個「佛柴」吧!

協會志工在一旁補充,雖然 Kula 不住在協會,但無論是諾亞方舟或是自己飼養,其實戈家黎總昰針對處境、身體狀態最糟的貓狗,做為優先救援對象,因此時常有非常複雜及高額的醫療需求。從每日的飼料營養學,到高難度的膀胱擠尿、注射皮下點滴,都是戈家黎跟動物醫院學來的。

↑左邊是協會中的狗狗肉圓,因眼睛不好需要每天點眼藥水;右邊則是協會中一隻下半身癱瘓的貓咪黑佳麗,需要每天擠尿,而圖中戈家黎正在幫牠注射皮下點滴。

林美秀專訪─人生有什麼大不了,轉個念就好|Wazaiii 專訪|

林美秀專訪─人生有什麼大不了,轉個念就好|Wazaiii 專訪| 這個時代,每個人彷彿都很焦慮。 上班族焦慮未來,單身者焦慮愛情,做父母焦慮孩子教育……因慮而煩、因煩而燥,久而久之淪為負面情緒的奴隸,但人生像一場馬拉松,最怕的就是全程著急,耗費力氣。 總說想成功必須要有恆心毅力,只是當看不到盡

阿蹦 陳允澤專訪 — 五件私密心事 ,愛上不完美的自己,與柔美脆弱共處 |Wazaiii Give Me 5|

阿蹦 陳允澤專訪 — 五件私密心事 ,愛上不完美的自己,與柔美脆弱共處 |Wazaiii Give Me 5| 打開 FB、IG,你追蹤的 KOL 們在上頭展示著所謂「完美」、「做自己」的人生。在那些令人稱羨的美照背後,「做自己」有幾分真實?「完美」又摻了幾分虛假?他們或許也不過是照著觀眾期待的人設去呈現罷了。在

然而,戈家黎最注重的是「生命教育」。對她而言,最根本的問題是要減少像 Kula 這樣被惡意丟棄的事件,根據她20多年的愛媽經驗,許多棄養案例源自於飼主不知道如何照顧身病、年老的毛小孩,以及在心理上,難以接受寵物會生病、殘缺甚至離世的事實。戈家黎認為,唯有社會普世價值被改變、進步,大家的動物倫理觀念提升了,才有可能成真。因此除了毛小孩的救援,協會也會不定期針對飼主,舉辦各式各樣的寵物飼養知識、臨終關懷的講座。

↑諾亞方舟不定期向外舉辦「老年犬貓疼痛問題」、「防中暑知識」、「鮮食製作」等講座,更得到政府「老動物安養機構示範」的認證

只能說狗不可貌像,看起來年輕、甚至有點屁的 Kula 沒想到有著修道者的靈魂,更沒想到牠完滿的一生,是從垃圾桶裡撿回來的。我決定換一隻外表老成一點的,或許會有不同的收穫。一邊眼睛明顯泛白,一條後腿瘸著的麻豆,正好跟 Kula 成為反差。

「嗨,麻豆,你還好嗎?能跟你聊聊嗎?」

寵物溝通師:「牠現在有點緊張!」

「是嗎?還是我後退一點,它是不是有點警戒我?」

寵物溝通師:「不用不用!牠是有偶包,牠覺得自己採訪前沒有排練好,一個自以為男主角的概念哈哈!」協會志工向我補充,麻豆剛救援回來的時候,身體狀況非常糟,不僅有乳腺腫瘤、胸骨骨折、內臟移位、眼睛老化,整隻狗「狗沒狗樣」,連毛也兩根、更不用說毛色了,所以他有點「自卑、沒自信,很容易想太多」。

↑左圖為麻豆剛被救援時的樣貌,現在的牠是右圖,毛色健康、體重正常的開心樣貌。

抱持著想挖掘受訪者過去的想法,我劈頭丟出這個問題:「還記得來到諾亞方舟之前的生活嗎?」

麻豆:「怎麼可能不記得,那邊有超多狗,味道很臭,不管是空間還是食物都很競爭。」跟諾亞方舟部份動物一樣,麻豆是從大型收容所被接出來的。「那時候我身體狀況不好,每天都像是在等死。」

「那現在呢?有感覺到比較安心、快樂嗎?」

麻豆:「有是有,但偶爾睡一睡還是會突然忘記自己在哪,然後睡到一半突然站起來,常嚇到協會的姊姊們。」想必這就是所謂的「防禦機制」吧,忽然一股不好意思的羞恥感由內而生,不管昰無意或惡意的棄養、自繁殖場的淘汰,這一切都緣自人類的商業行為和⋯⋯內心的自我反省還沒結束,麻豆又接著爆料。

「但不只我有怪癖,爆爆更怪!牠會一直環狀繞圈跑。」、「然後多比很愛吃屎。」、「拉麵很難相處,但我覺得主要是因為牠的品種,哎,長毛吉娃娃嘛,你知道的~」麻豆一邊說,寵物溝通師一邊翻譯,稍早沒有介紹到的獨眼臘腸狗多比,正好吃起屎來,更一旁的拉麵,一口咬了太靠近牠的別隻狗(雖然牠也沒什麼牙齒咬就是了)。協會的志工一邊制止吃屎的多比、一邊拉開拉麵和被牠咬的狗,整個空間頓時被人犬交雜的聲響充斥著。

↑(左)愛吃屎的多比和(右)平時會一直轉圈跑步的爆爆。

現場雖陷入一片混亂,但卻沒有半絲負面、悲情的氛圍,我看著牆上「諾亞方舟動物同樂會」同寓言故事的方舟造型 Logo,覺得這個地方確實如其所名,充滿生命活力,不像平時網路上常看到可憐、痛苦甚至時常血肉模糊的收容所或中途之家廣告。在這邊,非「關籠」的生活模式,讓這些汪星人們隨心、自由的活動,牠們在如同一般家庭的人寵相處模式裡學習社會化,重啟美好的下半生以及對人類的信任,待生命的大洪水退去後,再次下船。

↑諾亞方舟的 Logo 就是一艘有著動物身影的船隻,右邊則是抱著爆爆的戈家黎。

此時,協會的大門打開,一個踩著目測至少5公分高跟鞋、身穿一席典雅洋裝、留著長直髮的幹練女性登場。而原本混亂的現場,恰好恢復了秩序,是巧合嗎?稍微改變的現場氛圍告訴著我:不是。

↑平時穿著時髦的戈家黎(左),與既定印象中的愛媽十分不同。

正職公關工作會議告一段落的戈家黎,來到諾亞方舟關心 Wazaiii 與這群汪星人的採訪。眼看這個主僕同台的難得時刻就這樣登場,我順勢切入最想瞭解的一個話題,就是汪星人對攻佔地球、征服人類的想法與目的。

我追問麻豆:「那你有在找寄養家庭嗎?想找怎麼樣的人家呢?」

麻豆:「除了身心靈正常,不要動不動就打狗、情緒勒索,再來就是要多金吧!」

「你有在玩 Tinder 嗎?依你這個手腕,感覺未來可以嫁得很好⋯⋯不,我是說找到好歸宿。」

麻豆:「雖然有點聽不懂 Tinder 是什麼,但懂挑是一定要的吧,畢竟瘋子遇過一次就夠了,不信你問其他狗或貓,大家經驗都很豐富。啊多金是因為,我身體問題比較多,要養我負擔可能比較重啦~」

眾毛中,難得沒有明顯殘疾的爆爆,靠了過來,我順勢問了牠一樣的問題。

爆爆:「哎,這個問題我說過很多次了,我根本是這邊的公關長,活動、講座跑最勤的就是我,我怎麼知道我為什麼沒人要⋯⋯」

↑湊過來刷存在感的爆爆。

「有時候真的是緣份。」看著爆爆越說越心情越低落,戈家黎幫牠說話。「牠(爆爆)其實之前都有收到認養單,但都不了了之,像有一次是因為認養人吃素,雖然很喜歡牠,但一直覺得牠聞起來有葷味。」

「好特別的原因⋯⋯那其他認養人呢?」

戈家黎:「我們遇到很多人昰「衝動認養」,今天決定了,明天就想接回家。也是有點想預防這樣的狀況,畢竟衝動認養的棄養機率也很高,所以我們協會的認養都要經過長期、嚴密的審核,很多人覺得煩就放棄了。」

↑為了減少惡意棄養的行為,諾亞方舟在認養程序有著十分嚴謹的審核流程。

從青澀的《繞著地球跑》、《娛樂晚點名》女主持人變身「抗疫女神」,你沒看過的賈永婕!

從青澀的《繞著地球跑》、《娛樂晚點名》女主持人變身「抗疫女神」,你沒看過的賈永婕! 透過行動化希望為現實,被稱為「許願天使」、「防疫女神」的賈永婕,在低迷的疫情近況,就像一個希望的象徵,為社會注入正能量。但你是否也跟小編一樣驚訝,怎麼會有一個人主動扛下不屬於自己的責任、摩頂放踵,難道她真的是現代活菩薩?

7處台灣優質「身心靈探索境地」脈輪、人類圖、頌缽、西塔等心靈課程,帶你找回內在平靜

7處台灣優質「身心靈探索境地」脈輪、人類圖、頌缽、西塔等心靈成長課程,帶你找回內在平靜 從二十年前全球的一股瑜伽風潮開始,到瑪丹娜成為最知名瑜伽粉絲為高峰,連動蔡依林也在舞台上展現自己的瑜伽體態,瑜伽教師自此成為新興熱門行業。而近年來不但小辣椒葛妮絲派特羅成立自己的身心靈保養公司,好萊塢女星也一個個展現出自己隨身

「你還沒說想要找什麼樣的家庭耶?」我決定將話題轉回爆爆。

爆爆:「希望昰溫柔的女生,因為我之前的主人很高、很恐怖,我都不敢靠近他。然後最好可以每天摸我至少30分鐘到一小時,這樣我才能好好陪她。」明顯心情好了許多。

「你根本就只是想耍變態而已吧。」卡布冷不防的一語戳破爆爆辛苦維持的好好狗形象。

趴在較遠處的拉麵此時也加入話題「寄養家庭有什麼好,還不都一個樣子,你們人類只在乎自己,當我不知道?」

寵物溝通師:「牠(拉麵)給我看了一個畫面,感覺像昰在醫院之類的地方,牠趴著⋯⋯對話跟畫面沒有很清晰,但大致上像是因為醫療費用太貴,主人負擔不起,所以問醫生能不能安樂死。」

「跟爆爆一樣,我們其實救了很多死刑犬。成為死型犬的原因有很多,最常聽到的是殘疾或重病,但也有很多是飼主無法負擔醫療費用,再來就是繁殖場被過度交配、生產的種母,牠們通常身體都糟糕至極,就算沒有被安排安樂死,在路邊、收容所裡也很快就會往生。」戈家黎向我使了個眼色,用氣音說道:「但拉麵本來個性就比較古怪,長毛吉娃娃嘛!比較自視甚高,不用理牠(從氣音轉變為極度氣音)。」

↑諾亞方舟雖救援了多死行犬,但也有許多無力回天的案例,而戈家黎總是會親自會牠們打理最後一程,讓牠們在充滿愛與祝福的環境中離開。

卡布:「拉麵就是太封閉。」

戈家黎:「人家大半輩子都被關在籠子裡,本來就要時間重新社會化,是你太自由了,你這個吃米不知米價的傢伙!」不當飼養、收容所、繁殖場、醫院,這幾點的共通點就是鐵籠。

眼看著諾亞方舟這群動物的權力中心向我靠攏,我斗膽向王者之貓卡布提問:「跟群狗兒住在一起,你有什麼感覺呢?」

卡布:「(看向遠方)。」看來是沒有要回答的意思。

↑一臉不屑、傲視群雄的卡布。

「覺得自己在這邊的角色是什麼?」我緊張的繼續追問。

卡布:「老大。」

「比公關長爆爆還大?」

卡布:「這什麼問題,嘖。」

「有指定要什麼樣的寄養家庭嗎?」

協會志工緊急補充,卡布體內有一顆葡萄柚大的惡性腫瘤,醫生判斷已無積極治療的必要,目前牠以「安養貓」的定位待在諾亞方舟待著,並無開放認養。

卡布:「呵,你以為要攻佔地球只能靠飼養、認養嗎?看看你的手機,路邊的野貓、店裡的店貓、家中的胖貓、我族的近親石虎,我們獲得的關注以及同時擁有的自由,就是成功侵略地球的最佳證明。」

雖打著「知己知彼」的採訪戰略,但原來從我踏入諾亞方舟開始,就已經先輸給十分洞悉人性的卡布了。

卡布:「去跟你的讀者說⋯⋯」

我緊張的吞口口水。

卡布:「我們真的很喜歡摸摸。」

後記:

雖然沒能確切的問出,但在對談中,隱約可以感受到這些汪星人各個都有著一段悲傷的過去。不管昰虐待、遺棄,當成種母,生理上的不適以及心理的創傷,都非人類角色轉換可以輕易同理的。當這些殘缺的毛孩子在眼前一晃一晃的走著、撐著瘦弱的身體靠近討拍,我才真正瞭解何謂「努力的活著」,以及「領養代替購買」其實是一句很沈重的話。

離開前,我忍不住問了家黎姐「做諾亞方舟應該很常看到殘忍的現場,或是救醫不治、身亡的貓狗吧?面對這些很沉重的事情,心情都如何調適?」她深呼一口氣,試圖讓回答再輕鬆一些。「一開始當然比較難,但你不去做那些毛小孩就是繼續困在那邊,被撞死的屍體繼續躺在路邊,需要急救的難道見死不救嗎?不可能嘛,所以就一直到現在了。」對她而言,這些並非習慣成自然,而是她有更想達成的目標,也就是推動社會大眾對老毛孩的認養意願。諾亞方舟從2008年成立以來,共救援了60幾隻的老病殘毛小孩,而成功送養的更達40多隻,13年來為了繼續支持醫療需求龐大的動物,她本人更是自掏腰包投入了超過上千萬。她希望讓大家看見年老的毛孩跟小小貓狗一樣可愛,只要飼主願意愛牠,牠就會全力的愛回去,兩者的生命是等重的。而當飼主不再只喜歡可愛、年輕的小小貓狗,接受寵物也會生老病死,能夠珍視寵物生命如己出時,整個社會才會一起變得更好。

 

◎Editor / 責任編輯:郭柔廷 Christine(@christinekuo_)

◎Photo Via:諾亞方舟動物同樂會、戈家黎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