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觀察家

“為什麼被我們挪用的文化不來跟我們吵?因為我們影響不了他們的文化話語權”


Mei Chiu

2017-7-28

為什麼時尚產業最好避免文化挪用?

 

A post shared by (@diorinthe2000s) on

還記得自己對於時尚最初感到悸動的時候,是看到John Galliano時代的Dior高級訂製服,誰都知道擁有混血背景的他,對於將傳統歷史文化元素轉化成高級服裝的設計細節這件事情,幾乎是當代設計師當中最拿手的一位,很難再找到可以超越他的後輩,在他的巧思底下,古埃及、日本、中國元素,儘管能讓人一眼辨識靈感從何而來,但整體已經成為另一個超越次元的樣貌。

異國文化元素是使得現代服裝設計變得更脫穎而出的捷徑,也是許多設計師最常用的靈感來源之一,但假如沒有巧妙又高超的轉化,又或是根本想掩蓋其來源,就不只是單純的「文化取樣」(Cultural Sampling),而是瓢竊,也就是「文化挪用」(Cultural Appropriation)。

文化挪用的例子有哪些?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現代的服裝設計師都被遠比以往更快速的步調逼得無暇思考,還是單純覺得他族文化元素是最快為自己作品添色的方法,抑或是現在資訊流通快速又幅員廣闊,所以太容易被發現,以至於近年來被質疑文化挪用的例子層出不窮,像是Gucci 2018年春夏度假系列其中一件大澎袖的設計,就被指出是挪用了1989年來自哈林區黑人設計師Dapper Dan的手筆;同樣是2018年的春夏度假系列,美國名媛設計師Tory Burch一件大衣的商品描述,將羅馬尼亞20世紀的服裝元素,寫成非洲文化。2017年三月號大主題為「多元」(Diversity)的美國版《VOGUE》中,刊出了一個由超模Karlie Kloss演繹的攝影單元《神隱少女》(Spirited Away),用各家精品服飾,打造出日本傳統穿著風格的概念,被許多網友砲轟根本是自打臉的作品;而去年底,Karlie Kloss同樣身陷文化挪用風暴,因為她替維多莉亞的秘密詮釋一套印地安造型的內衣。

所以什麼是文化挪用?

文化挪用相當難以辨認,因為即使動機出於良善,或是無意為之,仍然有可能冒犯到文化的主人,更常常因為展示的結果美得無人能出其右,或展示者的地位崇高,又或是文化被挪用者自己也沒有發現,而忽略了這個事實。

其實文化挪用的例子非常多,也充斥著日常生活,根據哲學家James O. Young的著作《文化挪用與藝術》(Cultural Appropriation and the Arts),文化挪用的定義為「單一個人或另一個文化群體未經許可,採用、侵佔、抄襲複製某一文化的現象」,指涉的範疇相當廣泛,包含傳統、食物、時尚、象徵意義、科技、語言、歌曲等領域。

寫到這裡,或許很多人都會開始想說,那台灣大部分的事物大概都符合這個定義,確實,沒錯。那為什麼被我們挪用的文化不來跟我們吵?因為我們影響不了他們的文化話語權,這也就是文化挪用的另一個重點所在:強勢文化被挪用仍然可以有其資源導正外界的誤解,但少數文化被強勢文化挪用或誤用,卻很少有能力為自己辯護。也就是話語權不對等。

 

A post shared by David Leung (@asiatorialist) on

↑Karlie Kloss為美國版《Vogue》拍攝單元

如同Karlie Kloss身陷的兩次爭議,多是圍繞在這個部分,也就是,若是單純要展現多元文化的美好,是否有其他更好的人選和呈現方式?白人展示少數文化確實會讓人眼睛為之一亮,但原因多半是因為其反差和不協調,而這種衝突的獵奇感所形成的舞台效果和張力,並不應該是展現多元的正當理由,畢竟為什麼反差會讓人覺得多元?應該反倒像是一種譁眾取寵。若是這樣,那麼在此,少數文化就僅僅只是被利用作為吸睛的裝飾品罷了,與原先所期望展現的多元,目的相去甚遠。

說穿了,就是被吃豆腐、被利用了。

而上述另外兩個爭議,則是沒有在展演的時候進行說明或是誤植概念,不僅有誤導之嫌,也因未經許可就利用這些文化符碼進行商業行為,而產生了「剝削他族文化」的事實。

為什麼要避免文化挪用?

種族議題在台灣並不像在美國一樣敏感,因此許多人對於文化挪用等相關議題感到相當疏遠,不能理解這些少數民族在類似事件發生之後為何總是憤慨,但如果韓國把端午節和孔子看作是他們的產物這件事情會讓你憤怒的話,那麼你也該用相同的心態去同理文化被挪用的少數民族。

因為每個民族都沒有義務無償讓渡自己的智慧結晶成為他人圖利或提昇形象的工具。更別提許多單一個人,或另一文化在使用他族文化的時候,還誤用、更改了原來的象徵意義,造成誤導、扭曲原意的結果。

Gucci抄襲Dapper Dan的事件一出,便有人立刻撰文投書Business of Fashion,認為在此時義憤填膺的網友都是鍵盤正義魔人,更稱「若不是Gucci,會有人認識Dapper Dan」嗎?完全顯示了文化挪用爭議中,最讓人看不慣的一部份:就是文化強權霸凌文化弱勢,而文化弱勢挺身捍衛自身權利卻反被嘲諷謾罵的荒謬現象。

為文化挪用正當性的辯護中,最常出現的就是認為此舉可以彰顯文化的多元,但文化挪用不該是展現多元的替代品,要展現多元性,就該讓更多體型、更多風格的模特兒登上主流舞台,而不是用象徵強勢文化的白人詮釋其他的文化,不然其實只會更加凸顯世界審美依然單一的事實。

而為了遏止這樣的事件在未來繼續發生,今年6月中,科羅拉多大學法學院院長James Anaya先生也以聯合國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成員的身份,呼籲各國應盡快通過「凡涉及文化挪用即違法」的法案。

儘管距離法案正式通過還有些遙遠,但時尚產業應該要對文化挪用議題更為嚴肅謹慎一些,因為全球化的時代,諸如此類的事情很容易再度重演。並不是說不能將他族文化作為設計靈感,而是這些得來不易的珍貴傳統,應該值得被小心對待,如此不僅可以替自家品牌避免不必要的公關危機,也是對他族文化的基本尊重。此外,時尚產業面臨現在處於轉型和全球形勢驟變的十字路口,過去被視為理所當然的許多價值觀和習慣正在鬆動,比起隨意的「致敬」行為,應該有更多議題等著設計師挖掘、耕耘和討論。

 

◎Photo Via:INSTAGRAM, 達志影像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