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究竟是什麼樣的盛會,全球有超過600個Influencer願意抽空飛來紐約共襄盛舉,即便Anna明令現場禁止使用社群媒體?”


Eddie Ma

2019-5-4

一年一度瘋狂被洗版的Met Gala群魔亂舞 今年不一樣(吧?)

一群大明星,一身唯恐媒體不亂的驚人行頭,走上紅毯、享盡鎂光燈的洗禮,自拍、被拍、無止盡的轉發......然後用一句to die for結束每年五月的第一個禮拜一。

這是你看待Met Gala的方式?

在看過以Anna Wintour為主角(魔頭?)的紀錄片「The First Monday in May」前,老實說,我也是這麼想的。究竟是什麼樣的盛會,一張門票要賣到高達30,000元美金,全球有超過600個Influencer願意抽空飛來紐約共襄盛舉,即便Anna明令現場禁止使用社群媒體?(Kylie Jenner2015年在廁所的自拍照先不列入討論,她是家族寶貝啊!)

↑紀錄片「The First Monday in May」主要講述Anna Wintour籌備Met Gala慈善募款的精彩過程

這場自1995年開始,以替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募款」作為初衷的時尚盛宴,光是17和18兩年,便分別替Costume Institute(服裝館)在短短一個晚上內成功募得了超過一千兩百萬元美金,這筆錢並不會落入哪個財團的口袋,而是公開用以修繕及策劃服裝館整年度的展覽,當然,還有替一屆更勝一屆的「東岸奧斯卡」埋下伏筆。如果你以為去年以Heavenly Bodies(天賜美體)為主題的Met Gala,或許沒辦法再更精彩了(我個人是永遠不會忘記Riri的Maison Margiela水鑽羅馬教皇裝,誰來替她頒個年年最有誠意獎?),2019以Camp: Notes on Fashion(敢於曝露/時尚註解)為主幹的紅毯,除了話題性依舊被推至浪頭,稍微探討一下背景故事,才發現似乎也挺有意思的。

 

 

↑Rihanna每年出席Met Gala的造型都相當符合主題,吸睛十足,堪稱Met Gala最有誠意得主。

What is「Camp」?

放下你的Gore-Tex機能衣,我們沒有要遠足露營。

事實上,Camp這個詞的衍生字義來自紐約的評論兼思想家Susan Sontag(蘇珊桑塔格),她曾在1964年發表的一篇文章中,將Camp詮釋為「Love of the unnatural, artifice and exaggeration.(有技巧且浮誇的、毫不自然的愛。)」將時序往前更加推進,早在英國的維多利亞時代,西方國家的同志族群便常將法國俗語中的「Camper(誇張擺弄的姿勢)」,與中性、非傳統、非主流的審美文化結合,而在來到了百家爭鳴、自由意識高漲的六零年代,Camp則被延伸為「用幽默的口吻展演浮誇的風尚」。

 

↑Met Gala早先在官方IG公布2019主題為「Camp」,意指以幽默的口吻展演浮誇的風尚。

直到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公布了本年度展出的作品之前,大多的時尚迷大抵都跟看到這的你一樣霧煞煞。除了各式的畫作與雕塑之外,共計超過兩百個展出的Look中,品牌從Alexander McQueen、John Galliano,到川久保玲、Viktor & Rolf,觀察到共同點了嗎—「又怪又浮誇,但挺有想法」,時尚本是自由心證的一件樂事,但今年的紅毯,看來可以怪出新高度。

 
 
 
 
 
 
 
 
 
 
 
 
 
 
 

Met Gala(@themetgalaofficial)分享的貼文 張貼


↑Met Gala亦公布了本年度展出的作品,每套服裝都相當契合怪異浮誇卻不失深意的「Camp」主題。

Why「Susan Sontag」?

我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其實是在大學的一堂攝影課,當時教授並沒有多說什麼,只用一句「這個女人不簡單」帶過,到後來我才發現,這七個字甚至還是低談了她。

 
 
 
 
 
 
 
 
 
 
 
 
 
 
 

@film_tastic 分享的貼文 張貼


↑「Camp」這個詞的衍生字義來自紐約的評論兼思想家Susan Sontag

首先,她曾不諱言公開批判攝影的價值,甚至形容攝影是一種視覺暴力,在她眼中,影像操控著人們的觀看權,攝影師在特定的時空、以特定的角度、替影像注入了特定的概念,這些不過是操弄著人們感知能力的潛在霸權。先不論蘇珊這段敘述你同意與否,即便是在女權意識漸長的六零,能在以男性攝影師為產業命脈的年代發表這樣的言論,對我來說,她要不就是非常有種,要不就是一語中的。


從這個影像氾濫、商業至上的千禧世代,反推蘇珊這項理論,著實有趣。我們誰都是自媒體、誰都能成為影像的散播者,然而客觀來說,每張照片都具有一定的「侵略性」,它們或明或暗的操縱著人類對於現實的感官能力,有些人無動於衷,但大多數的我們(還有我們的價值觀)早已潛移默化的被誘導和改變,現實究竟生作如何?我們究竟還能相信什麼?我不禁猜想,也許Anna Wintour以這樣一個傳奇女子的「一個詞」作為主題,或許有比起浮誇至上,更深更廣的一層意義。

↑一年一度的Met Gala盛宴,是由《VOGUE》美國版總編輯Anna Wintour一手推動的,每年主題及賓客名單皆由她嚴格把關。

What to expect on May 6th this year?

首先,今年的紅毯肯定精彩,眾明星的眾造型師們,也許本著曝光壓力,選擇在「有技巧性的浮誇」主題裡,選擇性眼盲只看到最後兩個字,我已經可以想像不少人即將身穿主要贊助品牌Gucci或Atelier Versace、Jean Paul Gaultier、Balmain等閃亮亮的品牌,提著大裙擺、露出大笑容和主持人Lady Gaga和Harry Styles一起合影,隨後走進被嚴格規劃的座位區,來場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的celebrity only派對。

 
 
 
 
 
 
 
 
 
 
 
 
 
 
 

Met Gala(@themetgalaofficial)分享的貼文 張貼

 

 
 
 
 
 
 
 
 
 
 
 
 
 
 
 

@harrystyles 分享的貼文 張貼


↑Lady Gaga和Harry Styles是Met Gala 2019的聯合主辦人(Harry Styles更是首次參加就成為主辦人啊!)

當然,這一點也沒有不好,不過,我的內心深處仍然燃起了一寸小小的火苗,默默期待著或許其中某幾個造型,可以浮誇得很幽默、很高端、很微妙,讓清晨五點守在電腦前看直播的我,輕輕的會心笑一下。

 

◎Photo Via:Google, INSTAGRAM, Twitter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