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我對我的工作做過最大的努力就是,每一次我都會希望把它做到最好,無論大小”


Wazaiii

2019-7-28

|Wazaiii專訪|有一種幸運,叫「像陳庭妮一樣努力」。

從17、18歲的青澀年紀入行,陳庭妮在所謂「大染缸」的演藝圈裡磨練打轉了12年,多了許多影劇作品、拿下無數雜誌封面,但她溫暖真摯的笑容、積極向學的態度,竟好似從入行的第一天到今天,都沒有改變過。透過她澄澈的眼神,Wazaiii編輯彷彿還能看見當年那個照片大大印在娛樂版上的「凱渥夢幻之星冠軍」,「時間」之於陳庭妮,儼然是流逝在另一個宇宙。

除了維持十二年如一日的少女光彩,這個坦率的女子還有另一個特質,讓Wazaiii編輯覺得玄妙至極,那就是,不管你在網路上看了1篇她的專訪,還是100篇她的專訪,似乎每位撰稿者都不忘提到她的「貼心」。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格特質,讓陳庭妮能夠同時帶來「鄰家女孩」的平凡感及出眾的巨星風采?也許透過接下來的Wazaiii專訪,你也能看出個所以然來。

「雖然已經推出多部戲劇作品,但擁有甜美外貌和高挑的模特兒身材,這樣的特質,會不會讓人很難看見外表之外的陳庭妮?」

『以前對這件事情真的有點迷惘。

俚語說:「外國的月亮比較圓」,你總是會想要別人有的東西,有時候因為這樣的想法,人們往往會忘記自己所擁有的其實很美好。所以近幾年我就學著跟自己和好,欣賞自己獨特的地方,就反而不會想說:「為什麼我的身高或身材,會讓人家把我定型為模特兒?」現在會覺得,這就是老天爺給我的禮物吧,畢竟我真的是從一出生,我媽說我在嬰兒室裡就長得比別人長。』

「所以別人羨慕你的東西,曾經是你的困擾?」

『我覺得是耶!就像以前大家會說:「你好高好好噢~」可是這根本不!好!很高的人都要坐最後一排、離垃圾桶最近,排隊我就是中央伍為準,大隊接力也都要跑第一棒,只因為大家覺得我腳比較長、跑比較快,其實根本都沒有!長得高就是會有很多誤解,要多做很多事,但後來想一想,跟別人比起來,這都是只有我才會有的回憶。所以現在反而會很享受這件事。』

「如果要用三個形容詞來形容陳庭妮,你會怎麼形容你自己?」

『擇善固執、鑽牛角尖、小聲一點(旁邊團隊集體大笑)。

因為我的團隊工作人員都是感情很好的女生,所以我們只要聚在一起,就會自動組成一個噪音小隊,很吵~真的很吵!連在劇組明明累得要死,都已經翻班了,我們還是會覺得我們要用聲音來告訴大家:「活起來!」所以我們都要一直提醒自己小聲一點,不然會吵到別人。』

嗯,Wazaiii編輯漸漸有感受到噪音小隊的威力。

「請問您覺得模特兒和演員之間,兩者是相輔相成的,還是完全不一樣的領域呢?」

『我覺得是相輔相成的,因為現在演員跟模特兒、藝人之間的界線都變得比較模糊,只是先後順序的問題。我很慶幸自己是模特兒出身,然後才轉演員,像是在認識自己、拿捏拍照體態的方面,我就可以想像什麼樣的自己在照片裡面看起來會是好看的,這是我比別人先學習到的領域。其他有些人是科班出身,他們就比我先學習什麼是拍戲,而那是我現在才在學習的部分。所以我覺得演員跟模特兒只是先後順序的問題。』

「在當模特兒的時候可以想像自己的姿態,這個技能對於演戲方面有幫助嗎?」

『這個我就覺得反而是種阻礙。有時候我會想太多,而且模特兒出身的人會很知道什麼是「美」,在拍照的時候,知道什麼是美是好事,可是當你轉變成演員的時候,你要把這些東西全部都忘掉,你要讓自己非常非常的素,真的就像一杯水一樣。

有時候我們走路的姿態、坐著的姿態,你已經習慣了,它就會有那個樣子,但不是每個角色都適合那個樣子。這也是我很喜歡拍戲的一個原因,就是你要完完全全忘掉自己。所以從模特兒轉換成演員,反而在姿態這一點,是真的需要下功夫去研究。』

「您入行的時候社群媒體還沒那麼蓬勃發展,請問您覺得現在挾帶社群聲量而起的模特兒,跟您當時的發展經歷,有什麼不同? 」

『我反而覺得我那時候很幸福耶!因為現在不管是拍攝者、被拍的人,或是撰稿者,大家都變得好忙碌,都要一心多用,以前的拍照很單純,就是拍者與被拍者兩個人之間的情感交流。我剛開始當模特兒的時候,其實會有點臉紅,因為我覺得那個好私密!好像我可以透過鏡頭,看到攝影師現在對我的眼神,會有種在跟攝影師談戀愛的感覺,因為太直接了。

現在的攝影棚,不知道有幾個機器同時在拍。有的要拍動態、有的要拍平面,有的要拍Instagram、有的要拍短片,素材變得好多,反而就沒有辦法享受那個很直接的親密感。所以十年前的我們很幸福,是一個很純粹的交流方式,現在資訊爆炸,媒體什麼都求快,大家好像反而忘記了我們在幹嘛、忘記了最真實的是什麼,我覺得這是追求快速之後最可惜的地方。』

「請和我們分享一件令您最快樂的事。」

『吃飯。我後來有發現我的口頭禪好像就是:「等一下要吃什麼?」我會一直很在意這件事(經紀人表示:她今天早上第一個訊息傳來就是「可以點早餐囉!」)這是一個儀式,我覺得吃很幸福,吃不到的時候也可以一秒惹怒我,譬如說中午明明該放飯了,但導演拍的很盡興,兩點半才放飯,我就會很生氣。』

「請和我們分享一件令您最憂慮的事。」

『沒有飯吃。』(以下省略陳庭妮團隊隨即提出的20種等會兒的午餐選擇)

「出道這些年來,為了證明自己,而做過最瘋狂的事。」

『其實好像沒有耶。在工作上我很始終如一,會盡我的全力,這就是我擇善固執的地方,尤其我們真的是一個團隊,不是你一個人好就好,像是如果我今天自己覺得拍的很順利,但剪接或音效沒有配合起來,那也就不算是最完美。所以我們都是一個團隊,我對我的工作做過最大的努力就是,每一次我都會希望把它做到最好,無論大小,這可能跟個性有關,因為我是一個膽子不大的人,又金牛座,所以就很希望自己是穩紮穩打的,每一步慢慢的踩好,不像有些星座很大膽,就會說:「我要去挑戰那個」、「我們去幹嘛幹嘛」,我就不是那一種人。

但如果我真的不行的時候,還是會說出來。譬如說有一次劇本寫和男朋友的第一次約會,「很快樂的要去搭雲霄飛車」,然後要依偎在他懷裡。我從一個月前就一直去跟導演說:「導演,搭雲霄飛車我真的不行。」但那時大家都以為我在開玩笑,到最後我真的快哭了,導演就帶我去六福村搭兒童版的雲霄飛車,最後那一顆鏡頭我演得特別真實,一直靠在那男生的肩膀上說:「哇我好怕!保護我!」但其實我是真的很害怕。

所以真的不行的時候我一定會說,但在我還沒有說的時候,都會覺得可以試試看。』

「除了雲霄飛車之外,演戲至今,覺得最難跨過的心理障礙是什麼?」

『其實目前我真的沒有嘗試過太裸露的戲,有一些電影它其實不是為了裸露而裸露,它可能代表慾望、代表情感的疏離,但是是用一種很露骨的方式來呈現。其實我會很喜歡看那種電影,但每次看都會想說,如果是我來演的話會怎樣,然後腦袋裡的畫面就自動斷掉了,會覺得這好像不適合我,現階段的我好像沒有辦法很輕易的去嘗試這件事。』

「表示以後有嘗試的可能?」

『很難說,但持開放態度。因為人的心境和年紀不同,可能看事情的方式就不一樣。現在的我或許還太浮躁、太年輕,沒有那種想像空間,雖然可以感受到電影裡的那種情緒,但不代表我就可以演得好。所以也許三、五年之後,到了適合的時機,這對我來說可能就不再是一個難跨越的關卡。

「有沒有哪一個角色,是你其實無法真正理解或產生共鳴的時候?」

『如果有的話,導演看到這個訪問應該會哭吧,哈哈哈。

但我記得拍人生第一部戲的時候,因為年紀小,總是會想要積極證明:「我可以啊!」、「你說的我都懂啊。」那時會覺得只要我努力,就可以戰勝一切的困難。但當時導演就以一種長者的眼神,用他溫暖的雙手拍拍我的肩膀說:「唉!人生歷練哪~孩子,多去生活吧!」(陳庭妮當下也把她溫暖的雙手放上Wazaiii編輯的肩膀重現這段對話,讓我突然有種4D的觀影感)聽到導演講這句話我很受挫,只覺得:「會嗎?我覺得我已經長大了,怎麼可能演不好?」導演用一種老生常談的口氣回問:「你談過幾次戀愛?」我說:「呃....呃...一次。」然後他就用慈愛的眼神說:「對嘛,好~好~生~活~」我就覺得:「哎,可惡!」

但因為我有留劇本的習慣,每一部戲的劇本我都會把它留下來,每年年底大掃除或沒事的時候,就會不定時去翻翻那個劇本。後來我再回去看自己拍的第一部戲,看那時寫的筆記和畫的重點,就會想說:「那時候在幹嘛?」原來那根本不是重點,那些台詞背後的涵義,當時的我真的不懂。』

「所以你現在再看同樣的台詞,會有不一樣的解讀方式?」

『完全不一樣,當演員好有趣喔,當人真的也好有趣喔。

就像我小時候看的電影,那時可能覺得很難看,很沈悶、很想睡覺,但我現在再看一遍竟會淚流滿面,我想那就是理解程度的不同。像是梅莉史翠普和克林伊斯威特演的《麥迪遜之橋》(這部1995年的電影Wazaiii編輯還真的沒看過,自己要問,自己又接不下去),那部片在講4、50歲的那種黃昏的愛情,我第一次看可能也二十歲左右,只覺得它就是一個愛情故事,但後來再看會覺得感觸良多。』

「在演藝圈或媒體生態中,您覺得現在還保有、最難能可貴的一種特質。」

『純真、真實,因為不管時尚圈或媒體圈,真的都是「團體」造就一件事情,跟現在「一人好,人人好」的自媒體不太一樣。這是一個團隊,所以真誠很重要,其實大家都是有感受的。』

「業界都知道妮妮是一個很貼心的人......」

『謝謝!』

「…...但有時侯如果工時很長、工作真的很辛苦的時候,如何還能保持這樣的貼心?」

『吃,真的啊,吃飽又重新開始的感覺。』

「所以這件事情對你來說是自然而然、不需要費力的事?」

『應該是說我真的很喜歡我的工作,所以這件事情是快樂的。大家一直都覺得我是一個很幸運的人,我也覺得我是一個很幸運的人,一路上遇到很多貴人,但除此之外我最幸運的是,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就找到了我一輩子的志業,我覺得這件事情很浪漫,因為我沒有經歷過「我要試試看這個、試試看那個」然後繞一大圈才找到自己的過程,我在18歲的時候就進到這個圈子,這是老天爺給我最大的禮物。』

「請問對您來說,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元素是什麼?不能講食物了喔!(Wazaiii編輯急補充)」

『快樂跟滿足。因為現在速度很快,大家為了生存、為了求快,為了不要被比下去,為了好多好多支微末節的事,都忘了「滿足」是什麼。可是當我們回想小時候那些會令人感到滿足的事情,就會發現,其實快樂好像沒有這麼難。

能讓我快樂的事情真的很渺小,就是吃(ok又被拉回食物,算你行!)。只要我可以吃,我就覺得很快樂,我快樂之後,就可以有更多的能量去做現在所謂求快或瑣碎的事。可能我的夢很小,讓我可以去做更多的事情,所以知足真的很重要。』

「你聽過網友令你印象最深刻的評價是什麼?當時自己的反應是什麼?這句話現在還會影響到你嗎?」

『那天我們去看電影,在取票的地方遇到有人要跟我合照,然後在我拿著鏡頭要自拍下去的時候,對方就在我耳邊講說:「我從小看你的電視長大的。」然後我就覺得:「咦?」(妮妮歪頭)。我以前好像也跟某位藝人講過這種話,那時候剛出道很興奮,就跑去跟人家說:「好開心今天看到你!我從小就看你的電視長大的!」然後她的臉就跟我那天有一樣的表情,這個讓我印象滿深刻的。

所以出道早,這件事會來得比較早(笑)。』

「雖然妮妮現在年紀還是很輕,但在演藝圈中也不知不覺來到了「姐」字輩的地位,請問您怎麼看待自己這一路的變化?還記得當時當新人的感覺嗎?」

『我記得我出道第二年吧,那時候公司開工,有一個年紀比我資深的姐姐跟我說:「妮妮姐,新年快樂。」那時的我也才十幾歲,當場就傻在那邊。所以其實有沒有被叫姐這件事,我沒有很把它放在心上,那就是一個稱謂,一個人與人之間的開場白。我都會覺得被叫「姐」很害羞,大家還是叫我妮妮就好了。

雖然這麼說,不是說我要倚老賣老!但我覺得在這個圈子,禮貌還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在前輩的身上可以學習到很多很睿智的事情,所以拍戲的時候我也很喜歡跟前輩演員聊天,從他們的言談、眼神中,都可以教導我很多,這是我們晚輩的隱形財。所以也會期許有一天自己變成那個等級的時候,也可以跟小朋友們分享我的經驗,但那是很未來的事了,現在還太早了。』

「會希望自己未來可以對台灣的時尚產業盡一份心力嗎?」

『這樣講壓力好大喔!』

「就是多分享自己的經驗給想踏入這個產業的人?」

『我自己是時尚圈長大的小孩,我發現大家很容易覺得時尚就是一種商業行為,「為什麼你一個包包要賣十萬、二十萬?」、「那個設計韓版也有啊,為什麼這要那麼貴?」可是大家都忘了這個設計、剪裁,在很久很久以前是由這些品牌創造出來的,沒有他們的努力與創意,這些韓版或快時尚,是沒有辦法去複製的。所以時尚其實是一個藝術品,我們常常都忘了品牌背後是有很深的歷史,他們是怎麼從家族企業轉變而來的?那些手工的珠寶為什麼這麼貴?為什麼皮革可以做成一件百褶裙,壓紋還那麼細緻?這些都是很多很多的細節,這些都是藝術,所以時尚才可以那麼有價值。

但講這個不是要告訴大家說:「因為喜歡,所以一定要擁有」,這比較像是我們去到美術館,可以用眼睛欣賞,可以了解到它的美、它的歷史,至於要不要帶回家,就量力而為。但不需要覺得「時尚」這件事離我們很遙遠。每個人都可以從生活中去品嚐時尚藏在魔鬼裡的細節。』

「請問對您來說,時尚是什麼?」

『我覺得時尚是一個「美」的結合。像我第一次去巴黎時裝週的時候,我看的第一場秀,我有偷哭。當時是一場Valentino的秀,他們請了一個鋼琴家在秀場的中間,沒有其他多餘的音效,僅僅是鋼琴搭配燈光,就可以帶給我們很純粹的感動,而在模特兒出場的那一剎那,我全身了起雞皮疙瘩,看到那麼美的衣服,搭配燈光和所有的細節,呈現在你眼前,那真的是一個五官都被衝擊到的震撼,當下我就哭了。

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當過模特兒,所以這件事對我來說這麼的獨特。但我覺得現在的「快」有一點把這個感覺消磨掉了,因為你轉頭看看身邊的人,每個人都拿著手機直播,每個人都在努力找到最好的拍攝位置,讓人變得沒有辦法享受那個當下,但其實每一場秀的每一個環節都要排練非常多次,才能共同成就這個作品,就連工匠也要手縫幾百個晚上才能把服裝縫起來。未來希望在時尚產業,大家可以一起享受這美好的構思。』

後記:

老實說陳庭妮的專訪並沒有那麼好寫,原因是大家實在太容易天南地北的聊開了,經紀人、助理、造型師、Wazaiii編輯、攝影師...,現場一整群女生,講起什麼都好開心,剛剛亂聊了什麼,又瞬間忘記。大家你一言我一語,Wazaiii編輯從回放的錄音檔裡才發現我們聊了那麼多的食物、年紀、新生代學生用語......真的是好險我麥克風放得離妮妮最近,不然「噪音小隊」一發威,聲量足以掀開攝影棚的屋頂,最後陳庭妮只好熱情宣佈:「歡迎大家加入我們的噪音小隊!」

Wazaiii編輯遇過不少藝人團隊,其中有戒慎警備、一來一往幾乎都靠經紀人傳話的森嚴,有極懂利用時間、中場休息也不忘來錄一下另一攤宣傳影片的忙碌,當然也有輕輕鬆鬆隻身前往,選擇不帶經紀人的悠閒。但是陳庭妮的團隊好特別,就是一種很「Chill」的氛圍,大家都好輕鬆,卻也都好專業。於是我想起了陳庭妮說的:「想要呈現好的作品,不是你一個人好就好,是整個團隊的功勞。」這句話或許適用於社會上的任何一個行業,或人際間的任何一種關係,但在鎂光燈如此聚焦的演藝圈裡,能像陳庭妮這樣,時時刻刻將這個信念惦記在心,並親身力行的,還真不容易。

出道12年,大家總說陳庭妮是幸運的,外型好、星運好、人緣好、什麼都好,到最後,連陳庭妮都深深覺得「對,我一直以來都很幸運。」但仔細想想,真的有人能手握一把幸運魔粉,一灑就是12年?我會說,那是你小看了她一直以來,笑著付出的萬分努力。看看她歡樂(吵鬧)、自在(微瀕臨失控卻從來沒有真的失控)的團隊就知道,這其中藏不了半點虛假,陳庭妮用她對時尚、對演戲和對工作的熱情,感染了現場所有的工作人員,為我們帶來一場愉悅的專訪,也為所有看完這篇文章的讀者,帶來滿滿能量。

 

Editor / 責任編輯:武傳樂

Makeup & Hair:好容羿工作室-瑤瑤Ara Wu

Outfit:CERRUTI 1881

Shoes:HOGAN

◎Photo Via:余惟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