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吳慷仁專訪-踏出那一步,你的人生才會開始變化,才會開始改變”


Wazaiii

2020-1-19

|Wazaiii專訪|脫下名為角色的外衣,真正的「吳慷仁」在哪裡?

十年之前,我不認識你。

十年之後,我會在哪裡?

跟著Wazaiii的「2020特別企劃」,一起探索,十年光陰能帶來的成長、遺憾、苦澀與榮光。

你眼中的吳慷仁,是什麼模樣?是《下一站,幸福》裡癡心守候的花拓也、是《我們與惡的距離》裡的正義律師,還是《一把青》裡擁有漂泊靈魂的郭軫?

出道前的吳慷仁,做過各式各樣的工作,走過餐廳、工地、超市、酒吧,在每一段經歷裡成長蛻變;出道後的吳慷仁,參與過各類戲劇作品,在每一個角色身上看盡人生百態。闖蕩演藝圈13年,從追求功成名就到回歸樸實無華,究竟下了戲的吳慷仁如何面對自己?褪去明星光環的吳慷仁怎麼看待快樂?這次Wazaiii編輯部就要衝破吳慷仁的心牆,帶你深究他最真實的樣貌。

 原來最初擁有的東西最珍貴 

「十年前的您,覺得『成功』是什麼樣子?」

『收入很多、拿個獎、家喻戶曉、長得再帥一點、髮質再好一點(笑)。其實十年前的成功還是比較表面的,希望得到很多物質上的肯定。』

「現在覺得自己成功了嗎?」

『現階段在物質方面很容易滿足。這十年來,嘗試過很多事情,有畫過很漂亮的妝、穿過很高級的衣服,有被人禮遇過、被照顧過,反而回到下了戲的吳慷仁,會比較想去尋求「生活的樣貌」,那些曾經擁有過的東西,很樸實、很簡單,現在看來格外珍貴。或許把以前無所畏懼的勇氣找回來,會更靠近我想要的成功。』

「十年前的您覺得『快樂』是什麼?」

『經濟獨立吧。錢、名、利會帶來快樂,它們能讓我在別人面前證明自己。所以剛入行的時候很努力爭取機會,不斷的表演、不斷的演戲,沒有休息,也不會覺得苦。』

「現在,您快樂嗎?」

『現在有了知名度,多了肯定,心境也成熟許多,雖然錢、名、利都有了,但未必比較快樂。現在的我,對金錢、物質的慾望已經不再,可能只要把一直修不好的車子修好,就會讓我覺得很快樂。』

「自己」才是最難搞定的 

「現階段對於人生的重要排序為何?」

『自己、家人、我的車跟貓。

因為成長背景的關係,我很喜歡幫助別人,付出是一件很簡單的事,過程能讓我得到成就感與存在感。但,誰來幫助我?

我覺得「自己」是個一直沒有搞定的東西。我們經常消耗自己的能量,去實現自己以為想要達到的目標,甚至用「幫助別人」來感受自己的存在、證明自己很有愛心,可是最後還是得回歸「自己」,要自己回家、搞定自己的情緒、找到自己人生的方向,才會真正踏實。』

「下了戲、收了工,要回家面對真實的『吳慷仁』時,心情是什麼?」

『有時候回家會莫名的惆悵,但我挺享受這段過程。我會去思考自己為什麼感到惆悵。

有時收工回家後,就是放空,但那個「空」的背後代表什麼?是要「謝謝」今天的自己?還是「不放過」今天的自己?人的身體帶有記憶,有時候過得太好,會沒有安全感,你一定要在克難當中,才會感覺到自己存在。我曾經說過:「也許我不是最有天份的,但我可以當最努力的那個人。」因為帶著這樣的觀念成長,做過各式各樣的工作,卻產生副作用,它讓我的身體一直處於很疲憊、緊繃的狀態,而我卻覺得理所當然,這也是我目前想去深究的問題。』

 從過去找答案,往未來尋突破 

「過去十年,影視產業歷經了什麼最劇烈的變化?」

『十年來最明顯的變化,就是你不用一定要長的很帥才能當男主角。

我從偶像劇時代的末期入行,到現在偶像劇已非主流,戲劇的類型越來越多元,滿足了廣大的觀眾群,也造福了許多「非商業」演員。近年來,長集數的戲劇越來越少,國際平台的加入讓我們的影劇形式逐漸趨向歐美劇、日韓劇,但是在全球的戲劇產業鏈裡,台灣還是偏向「代工」的角色,台灣演員仍會被以「機能性」的角度看待,因為台灣演員沒有「巨星」。五年前戲劇產業確實很委靡,現在有國際平台的投資讓我們擁有更多資源開拍,當然我們也得拍出能「說服」觀眾的作品,才能在各方面掌握主導權,不論是劇本、執行、剪接、後製或宣傳。

以韓國為例,韓國戲劇成功做出自己的品牌,他們有足夠的力量站上國際舞台,國際片商也會買單,但講到台灣,有哪些片子成功做出「台灣品牌」?這是值得去省思的問題。早些年,台灣的侯導、蔡導,片商是不用看片就會買單,然而現在台灣比較沒有這樣的導演,但起碼台灣的類型片已經努力在嘗試與轉型了。
想要進步必須先正視自己的問題,從過去找答案,在歷史的錯誤中學習,才能避免重蹈覆徹,跨越那條線,才能突破,拍出扣人心弦的作品。』

「隨著網路世代興起,它衝擊影視產業,包括戲劇呈現的方式與觀眾收看的模式,您覺得這對演員有影響嗎?」

『有很大的影響。不僅如此,製作方的汰換、新導演的加入都為台灣戲劇產業帶來一些變化。大多數的新導演是看國外影集長大的,甚至曾在國外生活過,他們從什麼樣的環境長大、擁有哪些資源,都會反應在拍片風格上,這對於線上的資深演員來說是很好的東西,從他們剪輯的角度、說故事的方式,可以激發演員的創意。除此之外,這對新生代演員也有很大的幫助,因為新演員沒有演過偶像劇,他們不會學到太多的「壞習慣」,偶像劇對演員而言,並不是良好的養成過程,而是提高知名度的媒介。過往的偶像劇經常在導演、編劇、演員都尚未準備充足的狀況下開始執行,導演只是在「解決問題」,而非「創作作品」,這樣如何拍出有新意的戲劇?演員若只是「認領角色」,如何演繹耐人尋味的故事?現在已經很少讓人感受深刻的偶像劇了。取而代之的是新類型戲劇──不再只講情愛,更增加了家庭劇、人生劇展等等。以前一部電視劇最少要播三、四十集,現在有了「影集」、「季度」的概念後,先拍六到十集吸引觀眾,再以「下一季」的方式延伸故事,不論是從創作或行銷的角度來看,都比較好。』

「您對這些變化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態?」

『一定要抱持開放的態度,也要督促自己改變。演員在生命不同階段會有不一樣的感觸,「表演」這件事不需要著急,隨著時間、歲月的累積,會帶來不同的體悟。但演員要強迫自己改變,對於一個成熟的大人來說,最難的事情就是「改變」,然而當你願意跨出那一步,才有辦法突破,做出不同以往的表演。

新生代與資深演員的差異在於:年輕人有時候容易想太多,資深的人會覺得「可以簡單就不要複雜」,但年輕人的「複雜」,也許是我們沒想過的方向。』

 演員是個很病態的職業 

「目前有沒有最想挑戰的戲劇類型或角色?」

『我認為演員是被動的,也不相信「心想事成」這件事,還是會先專注在豐富表演的底蘊,讓自己有更多不同的思維角度去詮釋角色。

我認為自己在表演上還是蠻笨拙的,會希望找出一些線索去輔助,比如說身體樣貌的改變:瘦身、增重,透過一些外在的變化來幫助表演的內涵。演員一直都在學習的道路上,年輕的時候學著演好一個「帥哥」,隨著經驗累積、歲月增長,開始接觸不同面貌的角色,例如:警察、律師、父親……,但我的人生未必經歷過這些,所以每個階段要精進的東西確實差蠻多的。』

「您如何從生活中尋找表演的靈感?」

『多聽、多看。這一年來,我滿喜歡問別人的意見,並不是要問「我演的好不好」,而是去吸收別人的想像力,人的反應是多元的、才華是無限的,你可以快或慢或天馬行空。我最近很喜歡跟身邊的工作人員聊天,像是燈光助理、髮型助理、化妝助理……,有時他們會說出很「不上道」的話,這裡的「不上道」指的是跳脫專業人士習以為常的邏輯,從中獲得新的視角,用全然不同的思維看事情。』

「您覺得角色會為自己帶來新的個性嗎?」

『我不會用「入戲」來形容這樣的狀態,因為下了戲就是「出」,如果帶著「角色」生活,太殘忍了。有些演員可能會「出不來」,所謂「出不來」並不是說多憂鬱,而是角色的狀態仍舊活在身體裡,但我覺得還是要適時地讓自己Out。

演員是個很病態的職業,我指的「病態」是受傷。你越用心,越受傷。有時候演員會奢望演到一些奇奇怪怪的角色,但通常那種角色不會讓你好過,除非有個很有高度的導演,看得比你更遠、更深,試圖把你拉回來,否則這是個很勞身傷心的工作。』

 生命中出現的「人」別具意義 

「過去十年,您最感恩的一件事是什麼?」

『最近這段時間我約了很多朋友吃飯,碰到很多以前的老朋友以及曾經影響我的人,例如:找我來台北工作的朋友、第一部電視劇的導演、第一部電視劇的化妝師,甚至是曾經罵過我的廣告導演等等。人與人之間的緣分是環環相扣的,與每個人的相遇也都是有因果關係的,「人」在我的演藝事業中佔了很重要的部份,沒有他們,就沒有今天的吳慷仁,我很感謝。』

「過去十年,最遺憾的一件事又是什麼?」

『如果有機會,想跟我曾經無心傷害、故意傷害過的人説,對不起。』

 放下世故,回歸初心 

「如果您今天走在路上,遇見粉絲說想跟吳慷仁一樣當個演員,您會對他說什麼?」

『雖然我知道這段路很苦,但還是會鼓勵他。

我很欣賞勇於嘗試的人。年紀越來越大,我們越來越不敢許下願望和夢想,其實這是一件滿悲哀的事情。想想以前國小的時候,我們在填寫志願表,會期許自己成為一名消防員、警察、律師、醫生、總統,甚至有些同學會寫超人。小時候只知道當法官很厲害、當警察很帥,不會去想背後需要付出多少代價。然而長大後,我們不再對自己許願,好似未來已經在某種軌道上,已經決定好了。現在會覺得,應該努力的想、大膽的想,甚至臭屁的想,放在心裡的夢想,是對自己的交代。但你要真的要去做,踏出那一步,你的人生才會開始變化,才會開始改變。』

「『英雄』對您來說,是什麼樣的存在?」

『年輕時,我也曾經想當行業裡的英雄,想幫助別人,卻常常把初心搞砸,在工作上不斷衝撞、磨掉很多稜角。現在的我,還是會希望當別人的榜樣,但不再是像年輕的時候,覺得自己一定要站出來保護大家,反而希望當別人的後盾。默默付出、持之以恆地做一件事,我覺得那就是英雄。』

「放鬆」是需要學習的 

「2020年有什麼事業上或生活上的目標嗎?」

『希望可以把我的老車修好。再來,希望身體和心境都能找到平衡,讓身體可以休息、心裡感到舒服,而不是我強迫身體休息,心裡卻不舒服,我想學習讓自己放鬆。』

「如果可以穿越時空,您會想對十年前、十年後的自己說什麼?」

『十年前的自己比較自卑,可能會叫十年前的自己抬頭挺胸,給自己一些鼓勵,告訴自己:「不要害怕、不要懷疑,你正在走的路,是對的。」讓自己對未來感到安心、踏實。

十年後會不會比較接近成功?我不知道,但那時候的自己應該會想跟十年前的吳慷仁說:「不用這麼累,放自己一馬吧!」』

後記:

「你們會覺得吳慷仁很難搞嗎?」想必是知道江湖有這樣的傳言,訪問尾聲,慷仁哥自己問出了這句話。「不會啊。」同事正擺出親切又不失禮貌的微笑,可是編輯我本人頭已經大力的點下去,覆水難收。現在想想,難怪老闆一直叫我要長大、要社會化。

吳慷仁是業界罕見的「沒有經紀人的藝人」,所以在專訪前的聯繫階段,少了經紀人的居中協調,慷仁哥會坦蕩直率的對我說出他內心的想法,像是「我不要」、「這個好麻煩」、「累了」等等,編輯在溝通的過程中,無數次放下手機、深吸一口氣、唸一段波羅蜜心經,然後再繼續與慷仁哥作無謂的奮戰。(我總是輸)

到了拍攝現場,原本打算一切從簡的慷仁哥,最後還是配合地拍完了攝影師熬夜到當天清晨、用心架出的100個佈景。問他為什麼這回會乖乖就範?他說:「因為『人』,我看到這裡有這麼多人辛苦的工作著。」大多數的藝人在拍攝現場通常忙著顧畫面、顧妝容,但吳慷仁還真的一眼都沒看螢幕,只在聽聞編輯抱病上陣後,默默從包包裡拿出一包胃藥遞來。

吳慷仁是一個很複雜的人,他身上有太多角色殘留的影子,讓人有點難以看見他真正的色彩,又或者,他自己都也還在看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吳慷仁是一個終生的演員,註定要在形形色色的角色世界中流連。他看見了所有的「人」,卻還在找自己在哪裡。

吳慷仁是一個很簡單的人,他ok的時候就說「好」,不要的時候就說「不要」,明明當日工作很累,卻還是硬撐上場,還是給了Wazaiii情緒相當濃烈的一組拍攝作品。他在現場的表現看似輕輕鬆鬆,實則一點都不容易,嗯,還真的是再累都不懂得放過自己。

「所有對自己要求很高的人都很難搞。」我想起了曾經聽過的這句話。慷仁哥辛苦了,謝謝你給我們的過去十年,未來十年,也請再多多指教了。

【延伸閱讀】Wazaiii「2020特別企劃」

|Wazaiii專訪|從幕後紅到幕前,關韶文:我是人生努力組

|Wazaiii專訪|從時尚KOL到暢銷書作家,凱特王的十年養成之路

|Wazaiii專訪|從「奇怪」到「獨特」,時尚造型師Judy Chou的築夢歷險記

 

Editor /  責任編輯:紀思婷(@chimomocst)、武傳樂(@nanawazowski)

◎Photo Via:Adam Tristan(@whereisadamtristan)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