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生活家

“女性主義是機會的平等,如果說我要支持什麼,我會說我贊成女性在人生中應當擁有這些機會”


趙一飛

2018-3-8

給我一個品牌  一座T台  我將舉起女性主義

去年底,權威《韋氏大字典》公佈了2017年的關鍵字—女性主義(feminism),在韋氏官網上,該字被查詢的次數,比2016年高出70%。這個結果,是去年被公認最不尊重女人的兩個男人,美國總統川普和好萊塢製片哈維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共業,他們的惡行惡狀,不但掀起一波波聲討男性霸權的抗爭,甚至引發女人之間的口水戰。

然而,當女性主義已邁入第四波的此刻,仍註定陷入異性對立與同性內鬨的困境?

 

A post shared by MICHELA ✨ (@michi.lucciolo) on

並不是,在女性主義一詞的發源地巴黎(*法國烏托邦社會主義學者傅立葉Charles Forrier率先於1837年定義並倡議féminisme。對,是個男的。),一位來自羅馬的五十四歲職業婦女,靠著一個品牌,一座T台,舉起了女性主義的沈重包袱。

2016年7月,服裝設計師Maria Grazia Chiuri離開了效力17年的Valentino,入主Dior,成為品牌七十年來首位女性創意總監。名利最多的地方,是非就多,在時尚圈,「恭喜妳!」和「妳行嗎?」,肯定是一起來的。Maria Chiuri從第一個系列到最新的2018秋冬系列,業界罵聲沒停過,最嚴厲的負評,是她如何以一件印有「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 我們皆應女權主義者」口號的白T,「消費」了女性主義。

↑「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我們皆應女權主義者)」slogan tee 後續話題不斷

↑Dior 2018春夏系列中,再次推出標語tee:「Why Have There Been No Great Women Artists?」

為什麼老佛爺的香奈兒模特兒可以在謝幕時舉牌,標語還更激烈—「Boys should get pregnant too男人也要懷孕」;碧昂絲可以打著巨大Feminist招牌的舞台上唱歌跳舞,性感的一塌糊塗,Maria Chiuri就不行?問題可能出在,Dior多年所營造的形象,從來不是高唱女權的品牌,加上Maria Chuiri在Valentino和第一個東家Fendi任職時,也從未擺出強勢捍衛女權的姿態,以至在這#metoo運動的風頭上,被懷疑便宜行事。

我們撇開剛剛發表,沒有Bar Jacket、沒有所謂Dior DNA的2018秋冬系列,撇開她把手拿包上的招牌變大、把戴妃包變龐克或脫不去的Valentino簽名風格,來談談Maria這個女人。

「我一直到48歲,才意識到女性主義。」這是英國衛報去年11月為一則Maria Chiuri報導所下的標題,她今年53歲,意思是她的女權覺醒,直到六年前才開始。

對也不對。訪談中,Maria表示:「我成長於一段義大利的黃金時代,從小被灌輸的觀念,是女人可以隨心所欲,那是前貝魯斯科尼的時期。」(*Silvio Berlusconi,曾三度擔任義大利總理,以歧視女性惡名昭彰,更曾捲入性醜聞和詐欺案件,任期分別為1994~1995年、2001~2006年、2008~2011年。)接著,她說自己在Fendi那十年,更壓根沒思考過女性主義這檔事,因為品牌由五個親姐妹掌管,向來是女人當家。本來就有的東西,幹嘛爭取?這叫人性。

2013年,奈及利亞女作家Chimamanda Ngozi Adichie在TED Talks發表「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演講,正是Maria Chiuri所提,「自己開始意識到女性主義」的同一年,而為何等到掌管Dior才在設計中強化女性主義?答案也不難猜,因為在Valentino,必須顧及拍檔Pierpaolo Piccioli,時機未到。讓Maria Chiuri一炮而紅的口號白T,售價近兩萬台幣,被罵搶錢,照樣賣光光。除了大牌明星和KOL加持,最令Maria無後顧之憂的,是女作家本人力挺,出席了兩場秀。其後許多潮流街頭品牌也推出倡議女權的口號白T,Maria大方表示樂見其成,「因為那代表訊息本身比品牌更重要」。

奈及利亞女作家Chimamanda Ngozi Adichie身穿Dior的slogan tee

↑眾多名人響應女權議題,蕾哈娜也曾穿上「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我們皆應女權主義者)」slogan tee。

↑Jennifer Lawrence曾穿上標語slogan tee登上德國版《Harper's BAZAAR》雜誌封面

在時裝圈打滾超過三十年,Maria Chiuri曾為Fendi設計出It Bag「Baguette」,為Valentino設計了標識的「Rockstud」鉚釘高跟鞋,她大可按照成功方程式,穩當地走下去,卻在五十二歲那年,毅然走出舒適圈,離開家鄉羅馬,過著週間在巴黎工作,週末(儘量)回羅馬陪伴先生的新生活。現在Dior從服裝到配件、到專賣店設計,由她全權管理,也非以往習慣的工作模式,但瀏覽各大媒體報導,絲毫感覺不出她有任何適應不良。「對我而言,女性主義是機會的平等,如果說我要支持什麼,我會說我贊成女性在人生中應當擁有這些機會。」

↑Dior 2017秋冬高訂系列,Maria改造Dior先生的Bar Jacket。

↑川普老婆也曾穿上Dior的Bar Jacket

那麼在銷售成績上,女性主義為這間超過71年歷史的時裝屋,帶來什麼變化?依照時尚奢侈品集團向來不公佈個別項目營收的慣例,我們無法得知確切數字,但據衛報去年五月指出,一位內線人士透露,由於ready-to-wear賣太好,高層為避免專賣店因被掃貨而看起來太空,要求員工不得使用優惠折扣購買熱銷品項。

2月28日甫發表的2018秋冬系列發表會現場,牆面上貼著women’s rights are human rights女權即人權的斗大標語,Maria Chiuri總結了Chimamanda Ngozi Adichie的演講,這是女性主義最積極的意義,要將女性和男性自原先被設定的性別角色中解放,也是Maria Chiuri既柔軟又強硬的表態。

↑Dior本季2018秋冬大秀上,秀場貼上「women’s rights are human rights」標語

 

◎Photo Via:Dior, INSTAGRAM, Twitter, 達志影像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