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Yutopia出任務—不妨把人生中所有的意外,都想成一場奇遇?”


Wazaiii

2018-7-15

Yutopia出任務—撕裂美學練習曲

寫在開始......

「痛苦會過去,美會留下。」是身為主編的我,在這次「Wazaiii出任務」中摔斷腿後最大的體悟。

這場任務中,我大膽提出體驗「叛逆」的想法,並延伸到了充滿次文化張力及十足叛逆的「滑板」。那是一個不冷不熱的天,我深入次文化的龍潭虎穴,感受著踏板行進時的微風,不僅我一個人慷慨激昂,全場更是歡欣鼓舞。還來不及反應,失去平衡的0.5秒,徹底打壞了當天歡樂圓滿的節奏。我睜開眼,發現自己橫臥在西門町街頭,工作人員一張張驚恐的臉映入眼簾,我笑著,想撐起身體站好重來......

卻怎麼也動不了。

低頭一看,我的腳踝呈現非常不合邏輯的角度攤向一側,此時,一陣強勁的劇痛伴隨著恐懼直竄腦門。

「斷了?」我說,腦中憶起方才清脆的「啪啪」兩聲。這是那場任務中,我記得的最後一句話。

當你讀到這篇文章時,離當晚剛好過了整整一個月,回想起來,這場「Wazaiii出任務」中,我本該嘗試了新事物、深入了不同的文化,因為這場意外,反而為另一件更深層的事揭開了序幕---「撕裂美學」。

我思考著,用什麼方式告訴你們最好呢?

我決定用還原整件事的方法,將自己一分為二,以主編的第一人稱,帶著你們與Yutopia和任務導師Sky一起回顧整個事件,最後再與你們分享,我所體會到的「撕裂美學」到底是什麼。

因為叛逆,所以活著;因為叛逆,所以聚首

“我們覺得很有趣,你們一位是對「叛逆」心生嚮往崇拜者,一位是把叛逆活成人生實踐家,為什麼二位對「叛逆」這麼感興趣?”

『我有很叛逆嗎?還好吧!我只是從小就喜歡耍帥而已啊!』Sky說道。『我是花蓮人,小時候花蓮沒有什麼事情能做,大家都能認真鑽研自己的興趣,有人跳舞,有人騎腳踏車,我就是那個玩滑板的。』

Sky王,他不僅是中華民國滑板協會的理事,同時也是知名滑板街頭店鋪9CE 主理人,與滑板服飾品牌Dickies的台灣區代理商。溜了20年滑板的他,在台灣滑板界裡,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身邊也聚集了一群滑板少年,每個禮拜定期「街滑」,在台北街頭拍下潮流感十足又真實的滑板影片。他不僅把滑板視為「商業」,更當成「文化」在推廣。

「你是自學滑板嗎?」Yutopia問道。

『對啊!我從17歲開始滑,自己去買錄影帶學動作,跟看雜誌學他們穿衣服。』

Sky邊說邊揮舞著滿是刺青的雙手,我們發現Yutopia看著那些刺青的眼神格外晶亮。

「其實我從小就很崇拜壞小孩,雖然我也不是特別愛唸書的學生,但家裡管得很嚴,我做過最叛逆的事,大概也只有堅持要去米蘭唸時尚而已。」Yutopia說。「那時,我發現其實時尚的源頭都來自於文化,而文化中又有次文化,被次文化所啟發的風格,總多了一份能夠激發觀者想像空間的爆發力。所以我其實一直很羨慕像Sky這樣,用生命活出一種風格的人。」

Yutopia,本名李瑜,曾旅居義大利的時尚部落客。在米蘭主修時尚造型暨影像傳達,留學期間因為不想虛度光陰,便同時兼了攝影助理跟駐外採訪,一邊上學,一邊跟著時尚攝影師學攝影,同時讓專業編輯教她寫文章。在時尚、影像跟文字三樣越磨越踏實後,於2013年開啟了個人網站Yutopia,從時尚的角度看生活。打扮總是華麗霸氣,語感卻輕鬆幽默,逐年累積著熱愛時尚也喜歡閱讀的讀者。

“初次見到彼此的感覺是?”

「那天,我跟著Wazaiii編輯一同前去Sky的公司拜訪。」Yutopia說。「他的公司門口擱著大型電動玩具,和滿坑滿谷準備出貨的商品,工業風的辦公室裡,坐滿全身刺青,面無表情的員工,讓第一次深入次文化潮流界虎穴的我有點震驚,哈哈!」

↑雖然是風格與觀點獨具的時尚部落客,但其實是個乖寶寶的Yutopia。

『沒辦法,我的公司就是放牛班!我們喜歡怎樣就怎樣,愛亂就亂!』Sky笑著說。『但說真的,放牛班歸放牛班,每一個人都很有才華,很棒!』

「看到Sky第一眼時,我覺得他就是個“不良中年”,走在路上肯定不敢跟他說話。」Yutopia說。「但他問我渴不渴,然後轉身拿出楊桃汁時,我覺得這人其實挺妙的,哈哈哈!」

↑可謂之叛逆代表,“不良中年”般的Sky。

『我一直跟大家說,有個網紅辣妹要來拜訪,好緊張喔!哈哈哈!』Sky笑著說。

一個是「不良中年」,一個是「正宗乖寶寶」,但一開口都傻哄哄的,原本八竿子打不著的兩人,突然有了相似之處。

“Yutopia去過Sky的店9CE嗎?感覺如何?”

「為了去9CE一探究竟,這大概是我十年來第一次踏進西門町。」Yutopia回道。「整條美國街都變得不一樣了!地上,牆上都是塗鴉,每間店的店員都有自己的風格,而Sky的店裡所賣的東西,雖然我看不懂,但穿在他們身上,真是太合理了!另外很有趣的是,9CE裡時時刻刻似乎都聚集著一群......不良少年,哈哈哈!」

『我們店裡的小孩就是最帥又最壞的啦!但他們其實都是小屁孩啦!』

「後來我發現,他們都很會溜滑板,還各自有不同的專長,有人會剪片,有人能邊溜滑板邊拿三軸穩定器拍影片,而且每個人對打扮都很有一套!」Yutopia睜大著雙眼說。「平常我認識的多半是時尚圈的人,為了這次任務遇到來自不同圈子,完全不同風格的人們,從他們的對話跟行為上,瞭解不同文化形成的原因,他們都看些什麼東西?聽什麼音樂?聊什麼內容?對我來講都是很新鮮的體驗!」

“那學滑板呢?跟你想像的有什麼不同嗎?”

「我也算是有在運動的人,有輪子的東西也都玩過!」Yutopia說。「但滑板應該是至今最讓我害怕的一個。它不像直排輪的輪子綁在腳上,也不像腳踏車四肢能穩穩的將它箍住,更不像滑板車還有雙手能維持板子的平衡。(Sky:什麼滑板車啦!遜爆了!)滑板完全就是靠自己全部的肌肉控制它,想像自己跟它融為一體才能順利移動。」

↑學習過程中不斷踉蹌的Yutopia

『身體要壓低,但重心放在後腳,需要一點時間習慣啦!』Sky用教練的口吻說道。『可是你蠻有天分的啊!一下就踩上去了!很多人一站上滑板就噴掉了!』

「剛開始我真的超怕的,踏幾步就停下來,踩不上去,想說幹嘛出這個難題給自己!」Yutopia接著說。「後來心一橫,很神奇的就站上去了,雖然我一直從板上掉下來,但滑行的時間越來越長,也越來越快。」

↑重心不穩,滑板不斷飛出去,Yutopia撿到對天長嘯。

『我還有教你轉彎跟煞車啊!往前滑怎麼帥啦!』

「對對對,剛開始我都用撞牆壁或跳車的來煞,多練幾次後,開始能夠慢慢用單腳煞車。」Yutopia興高采烈的說。「第一次轉彎轉過去時,感覺很奇妙,很久沒有學習新事物,透過練習慢慢上手的感覺,還是很讓人上癮。」

『其實我們練習滑板也是,一直摔一直摔,練久了才能想著怎麼樣會摔,怎麼樣不會摔,如果真的摔了,還要想怎麼摔才不會受傷。』Sky說道,『其實溜滑板很需要專注力,所以我溜的時候都不太講話。』(Yutopia:難怪你溜滑板時真的蠻帥的,還是不要講話好了......)

“聽說Yutopia這次除了在練習場練滑板,也體驗了Sky他們的街滑對嗎?”

「是啊!雖然不是什麼厲害又高速的滑行,但在西門町街頭跟這群看起來像混混,實際上很單純的小朋友們一起溜滑板,有那麼一瞬間我認真覺得自己也活在街頭次文化裡!」Yutopia興奮的說。「他們要穿寬鬆但磅數偏高的褲子?為什麼要戴護肘?為什麼要穿某種設計的鞋子?那一刻全都明白了!還有見到夥伴時,要先擊掌再擊拳!」

話說到這,Yutopia突然神情有些落寞。

撕裂所撕開的,不只是傷痛,而是視野

「不過後來玩得太開心,對自己又太有自信了,在一個帥氣的鏡頭下,我摔了一大跤,直接坐在自己的腳背上,」她說。「我聽到自己骨頭斷掉的聲音,乾淨俐落“啪啪”兩聲。」

『沒辦法,因為妳有一點點會的時候,那個腎上腺素一上來,自然會用力往前衝。但她那個時候超鎮定的,鎮定到我們都以為她只是輕微扭傷!』Sky突然高八度說著。『我們走到她旁邊時,她很冷靜的說了一句:“斷了?”那時大家才開始雞飛狗跳,打電話叫救護車......就她一個一聲也沒吭!我當下覺得這個妹真的不得了耶!我看很多溜滑板好幾年的人,光是脫個臼就哭天喊地的臉皺成一團,哪有人骨折還這麼冷靜的啊!』

「倒是你們每個人都很緊張,哈哈哈!」Yutopia大笑。「到急診室後,看到一群不良少年緊張的圍在我的病床旁,鴉雀無聲,我那時真心覺得,這才是“Wazaiii出任務”的真諦啊!」

『妳現在已經正式成為我們的一份子了啦!來西門町永遠有個位子給你!』

「你看你看,是不是這才叫“KOL的生活提案”啊!從練習、實踐、到摔跤全方位都體驗到了,還交到了新朋友!你說這腿斷得值不值得!」(Sky:這女的不是摔斷腿嗎......怎麼像摔到腦子......)

“雖然你看起來依舊開朗,但這次重傷,是否有給你一些啟發?”

「受傷真的很痛,但其實,摔斷這隻腳前跟大家一起溜滑板,認識新朋友,甚至是開始學他們打扮,想像自己是他們的一份子,這樣的經歷真的一輩子只有一次。我還記得第一次在滑板上輕微的蛇行,興奮到直接大聲歡呼,長得像不良中年的Sky在一旁拍手叫好的時刻。」

「人的一生能有幾次嘗試全新的事物,心靈受到刺激、衝擊的時刻?不自己要求、突破、追尋,一定沒有這樣的機會。」

「所以儘管經歷了我人生中最重大的一次意外,我並沒有太怨天尤人,反而覺得,雖然這樣的重傷撕裂了我的身體與心靈,但它同時也撕開了我看事情的視野。想到這,其實是心存感激的。」

“那......Yutopia之後還願意嘗試溜滑板嗎?”

「欸.......」她語氣略帶保留......

『她ok的啦!』Sky笑著說。『其實溜滑板的每個人都是一直摔,一直受傷,然後從這些經驗裡,學習怎麼樣不會摔,怎麼摔不會痛。就算傷到一陣子不能溜,養好後一定會回來,因為對自己真正喜歡的事情,再痛都不會放棄啦!』

「這個道理拿來用在人生上,好像也說的通耶!」Yutopia說。「好啊!那到時候要再跟你借板子了!」

『拜託,早就幫你準備好了!』

接著,Sky與Yutopia先擊了掌,再擊了拳,兩個素昧平生,來自不同領域的人,因為叛逆與一塊滑板,結義江湖。

寫在最後......

我想跟你們分享一個住院時所做的夢。

我夢見自己用手機叫了一輛車準備回家,結果來了一輛檔車,夢裡的我沒多想,坐了上去。

檔車慢慢的前進,搖搖晃晃的我在夢裡睡著了,結果我每一次睜開眼,都看到不可思議的景象:花團錦簇,西邊還浮著一座天空之城的幻境、一整座由不同色階的粉紅色色塊,與玫瑰金的玻璃窗所組成的城市......像進入Wes Anderson電影場景般,令人瞠目結舌,又難以言喻的美妙。但最令我難忘的,是一個司機跟檔車都消失了的場景,我獨自站在一片安靜的黑暗中,往前走,發現腳下踏出一圈圈的漣漪。漣漪延伸的地方,橫臥著一位穿著黃色袈裟的老師父。

在夢裡,本是很難控制自己一言一行的,但那時我格外清醒,用盡了力氣喊了幾次,終於在第三次時,成功的喊出:「師父!」這兩個字,而那位穿著黃衣服的師父也坐了起來。

「師父,我覺得很奇怪,」我問道。「這條路我每天回家都走,但為什麼今天會經過這麼多我從沒看過的地方?」

他靜默了半晌,只說了一句話:「你都有看到,只是沒有看見。」

我的這一生,其實是順順利利,甚至有些玩世不恭的,我是個一有好表現就驕傲,再用這份驕傲,活出一個形象的嬌嬌女。摔斷腿的那一刻,也是我最驕傲的時刻,在情緒最高漲的時候出了這麼大一個意外,對我來說,著實是個當頭棒喝。

或許我真的看到了很多東西,卻從沒把他們看進眼裡。

但當驕傲、光環、甚至是自由,都隨著骨折一起暫時離開我時,我的心裡卻湧進許多過去從沒聽過的聲音。不僅是自我審視,我終於能靜下心感受身邊的一動一靜,就連夢見老師父,對我來說,也是一場奇遇。

不妨把人生中所有的意外,都想成一場奇遇?

如果沒有心碎,梵谷能創作出一幅幅舉世聞名的畫作嗎?如果沒因病痛而服藥,他如何畫出最瘋狂、最飽和的黃色太陽花?如果沒有病痛,舒曼能寫出一首首動人的曲子嗎?如果沒有舒曼的病痛,布拉姆斯如何成為師母克拉拉的精神支柱,讓這場痛苦的三角關係,成就三個音樂史上的偉人與奇談?

原來,撕裂後成就的美,就是「撕裂美學」。

霎時間,我認真感受到感恩,感謝這個意外打開了我心靈的其他窗口,感謝所有在身邊鼓勵我、幫助我的人;也了解未來的路上我必須多一份尊敬,尊敬所有的未知,壓低自己的驕傲;當然,我也理解到,摔斷腿是一件注定會發生的事,是一件註定要讓我在30歲時看清自己,放下糾結的事。

現在的我還在復健,彷彿嬰兒學步,每一步都參雜著劇痛,但我知道我每踏出一步,都能離我最初的位置近一些;我相信每走一步,都能讓「更好的我」回到想去的地方。

說「痛苦會過去,美會留下」或許言之過早,因為在推砌這「美」的路上,我還慢慢前進著。但對於未來,我多了一份無懼,多了一份信仰。

梅莉史翠普在獲得終身成就獎的演講中,說了一句話:「Take your broken heart, make it into art」,中文翻譯就是「化心碎為藝術」,給了我不少鼓舞。

那麼,我會好好的「Take my broken leg, make it into art.」

↑不要錯過Yutopia與Sky的精采訪談影片!

 

Yutopia INSTAGRAM

Yutopia粉絲專頁

 

Editor /  責任編輯:李瑜

◎Photo Via:Chang Yi-Han, Wazaiii, SKY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