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人體本身就是一種自然之美,且獨一無二,同時象徵著性與純真,要如何解讀,就看你對身體的認知為何了。”


K

2020-7-29

讓身體為主角—裸體時尚廣告的流變

「裸體」在時尚圈的廣告中雖然已不是什麼新鮮事,但這些最接近「真實」的畫面,卻總是能帶來新鮮的賣點和觀點。時尚攝影自1960年以來,隨著攝影科技發展與女性解放運動的盛行,也變得更加大膽,而最早將時尚攝影從服裝中解放開來,讓身體不再只有「衣架」作用的攝影師,就非傳奇大師 Helmut Newton(1920-2004)莫屬了。

↑裸體廣告從禁忌變成了時代的代表作。

他讓看似禁忌的裸體成為時尚影像中最具衝擊力的主角,介於情色與藝術間的表現手法,挑戰著社會道德的接受度,如同時尚不斷在挑逗消費者的慾望。在 Helmut Newton 鏡頭下的女性雖然裸著身子,卻比穿著衣服時更自信、驕傲、鋒利,甚至更帶有一種「壞女孩」的氣質,也反映著六、七〇年代社會大張旗鼓的反叛與革命性氛圍,他在1975年發表的作品《 Big Nude 》即是最佳代表作。

 
 
 
 
 
 
 
 
 
 
 
 
 
 
 

@uteschulz2086 分享的貼文 張貼


↑ Helmut Newton 拍攝出反映出六、七零年代的叛逆。

自八〇年代後,時尚攝影開始以全新的方式看待世界,不僅藝術與時尚的界線越來越模糊,走向日常的「紀實性」攝影也開始在時尚圈流行起來,裸體攝影不再僅是強調反叛、女權主義或藝術形式的展現,更多是追求一種自然主義或純粹的感官愉悅。

英國攝影師 Corrine Day 在1990年為15歲的 Kate Moss 拍攝了一組發表在《 The Face 》雜誌上的半裸大片,也成了九〇年代最經典的作品之一。這組照片使她名聲大噪,並在三年後登上 Calvin Klein Obsession 的香水廣告, Kate Moss 在攝影師男友 Mario Sorrenti 的鏡頭中裸著身體,卻不會讓人感到色情,僅有充滿迷戀的凝視。

 
 
 
 
 
 
 
 
 
 
 
 
 
 
 

Tom Petkus(@tompetkus)分享的貼文 張貼


↑讓 Kate Moss 成名的經典大片,半裸著身軀但不會顯得色情。

Calvin Klein 的廣告在九〇年代即以大膽的作風著稱,裸體、性暗示等挑戰社會道德極限的元素,經常引起特定宗教和家庭團體抗議,卻也為時尚廣告帶來一股裸體風潮。

 
 
 
 
 
 
 
 
 
 
 
 
 
 
 

CALVIN KLEIN(@calvinklein)分享的貼文 張貼


Calvin Klein 的時尚廣告在當時迎領一股裸體風潮。

影像的美感或許因人而異,但利用裸體創作的時尚廣告,確實比任何方式都容易在瞬間造成衝擊。1971年,聖羅蘭先生曾親自擔任 Yves Saint Laurent 首支男性香氛「 Pour Homme 」的模特兒,也是有史以來第一位為自家廣告全裸的設計師,此舉不僅對當時的同性戀群體造成極大影響力,也有意無意地為他所主張的「性別平等」發聲,可惜這張唯美的裸體黑白照在當時被大眾視為不雅之物。

 
 
 
 
 
 
 
 
 
 
 
 
 
 
 

LE CABINET DE CURIOSITÉS(@fashionasfantasy)分享的貼文 張貼


↑由聖羅蘭先生擔任模特兒為 Yves Saint Laurent 首支男性香氛「 Pour Homme 」拍攝的廣告。

其後, YSL 在2002年推出的鴉片( Opium )香水廣告又引起一波爭議,請來名模 Sophie Dahl 全裸上鏡,撩人的姿態被認為帶有猥褻的性暗示,也曾被英國廣告標準管理局( ASA )列為十大最具爭議性的廣告之一。

 
 
 
 
 
 
 
 
 
 
 
 
 
 
 

@stickstudios 分享的貼文 張貼


↑ YSL 在2002年由名模 Sophie Dahl 全裸上陣的廣告。

搖滾樂:恐懼與暴力的符號

搖滾樂:恐懼與暴力的符號  金屬的老梗  瑪莉蓮曼森Marilyn Manson或許是當代流行搖滾音樂中,極具爭議的一個形象:操弄著偶像與符號,從「瑪莉蓮夢露」與「曼森家族」取其名與姓;身著馬甲、吊襪帶搬演舞台表現;在充斥著憎恨LGBT族群人們的演唱會中,對著朝他叫囂的歌迷說:「若我是你口中他媽的臭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Kim Kardashian是點石成金的行銷總監,或許也是相夫教子的超完美嬌妻。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Kim Kardashian是點石成金的行銷總監,或許也是相夫教子的超完美嬌妻。 希爾頓酒店集團繼承人Paris Hilton曾經說過:「我創造了一個名流的新類型。」對於一個行為脫序,形象極差的名流來說,她這句話確實說對了。千禧年後,Paris Hilton那種挑戰大眾道德觀的無腦自我

有趣的是,這些大尺度廣告越是被禁,商品似乎就越是暢銷,曾在1992年瀕臨破產的 Calvin Klein 就成功藉由爭議性的廣告挽回局面,而 YSL 的 Opium 也是品牌至今最著名且最熱賣的代表作之一。

 
 
 
 
 
 
 
 
 
 
 
 
 
 
 

EauxLove(@eauxlove)分享的貼文 張貼


YSL 的熱賣經典香水 Opium 。

有了 YSL 和 Calvin Klein 等品牌和攝影大師們開創先河,2000年後隨著逐漸開放的社會風氣,拋開服裝束縛的廣告雖然仍常被禁止,在時尚圈卻變得越來越習以為常,如 Tom Ford 、 Marc Jacobs 、 Dolce & Gabbana 等皆是帶起「裸體熱」的時尚巨頭。 Tom Ford 在2007年與2011年的男香廣告即以大尺度的拍攝引起軒然大波,而 Marc Jacobs 在擔任 Louis Vuitton 創意總監期間也曾親自裸體上陣,如今受到#Metoo 運動波及的 Terry Richardson 皆曾為兩人的廣告操刀。

 
 
 
 
 
 
 
 
 
 
 
 
 
 
 

Gary Beuses(@garymkting)分享的貼文 張貼


Tom Ford 品牌所拍攝大膽的時尚廣告。

 
 
 
 
 
 
 
 
 
 
 
 
 
 
 

MinTee 44 Avril(@mintee.perfume)分享的貼文 張貼


↑完美的拿捏尺度,讓裸體也能拍出時尚感。

 D&G 在2009年也曾邀請到 Naomi Campbell 、 Claudia Schiffer 以及 Eva Herzigova 等超模一同為「 Fragrance Anthology 」香水廣告全裸,沒有 D&G 廣告中一貫充滿性暗示的意味,反倒散發一股自然、清新的氛圍。

近三年,以身體為主角的時尚廣告似乎不再以「性」或「挑逗」為訴求,反倒成為設計師們訴說真實、純粹、個人獨特性甚至是種族文化融合等議題的強力手法,如 Gigi Hadid 為 Stuart Weitzman 2017春夏所拍攝的廣告,以及 Cara Delevinge 和 Olivier Rousteing 一同為 Balma in 2019春夏出鏡的黑白大片,皆傳遞出一種自在、自信,將一切回歸基礎的極簡主義。

 
 
 
 
 
 
 
 
 
 
 
 
 
 
 

ᴄᴇʟᴇʙʀɪᴛᴇᴀ ᴍᴀɢᴀᴢɪɴᴇs(@celebritea_magazines)分享的貼文 張貼


↑2019 Cara Delevinge 和 Olivier Rousteing 為 Balmain 所拍攝的廣告。

在武漢冠狀肺炎肆虐的2020年,Bella Hadid 透過 facetime 與攝影師 Pierre - Ange Carlotti 線上合作,為 Jacquemus 春夏系列拍攝了一組《 Jacquemus at Home 》居家畫報,Bella Hadid 以近乎素顏的臉龐和姣好的裸身在網路上引起話題,也鼓勵大家一同在這艱難的時刻挖掘日常生活的創意與快樂,可見性感十足的裸體廣告,也能成為時尚注入正向的力量。

 
 
 
 
 
 
 
 
 
 
 
 
 
 
 

Pierre-Ange Carlotti(@blackpierreange)分享的貼文 張貼


Bella Hadid 跟 Jacquemus 的合作,居家日常的風格也引發討論。

法國攝影師 Dominique Isserman 曾說過:「裸體攝影對時尚攝影來說是很重要的一部分,若你將1910年拍的照片和現在相比,無論身材或妝容都一定有所不同,其中的態度也會反映著年代的樣貌。」藉由裸體吸睛的時尚廣告已不勝枚舉,但無論色情與否,人體本身就是一種自然之美,且獨一無二,同時象徵著性與純真,要如何解讀,就看你對身體的認知為何了。

 

◎Photo Via:INSTAGRAM, Unsplash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