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就算你有錢買得起一張近 3 萬美元的門票,若只是有錢的閒雜人等,仍不足以踏上 Met Gala 的高貴紅毯。”


K

2017-4-24

身價暴漲600倍?Met Gala 為什麼被稱作時尚界的奧斯卡?

時尚盛宴 Met Gala 的前身

約莫6、7年前,當博物館和藝術學者們再度於媒體上拾起「時尚是否進得了藝術殿堂?」這項議題時,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MET)策展人 Andrew Bolton 為已逝英國設計師 Alexander McQueen 所策劃的《Savage Beauty》設計回顧展,吸引了超過66萬的參觀人次,據說當時的排隊人龍甚至綿延至一旁的中央公園,想踏入展覽門口至少要等候4小時以上,空前盛況讓保守人士的見解也難以守住博物館的純潔。自此,由博物館主導的時尚展,有如票房保證般在各地上演,重新點燃博物館欲親近大眾,甚至免於財務危機的希望。

↑已故英國鬼才設計師 Alexander McQueen《Savage Beauty》設計回顧展

關於美國時尚設計師協會CFDA,你該知道的事

關於美國時尚設計師協會CFDA,你該知道的事 對新銳時尚設計師而言,能得到CFDA大獎的肯定與認證,甚至只要能入圍CFDA的決審,就幾乎能改寫他們的職業生涯,讓他們從默默無名、初出茅廬的學院畢業生,躋身產業裡炙手可熱的設計新秀,讓原本就已十分著名的設計師,更享名利雙收。美國時尚設計界的龍頭大老CFDA的獎項,不只

|Wazaiii Met Gala零時差|一樣走在「粉色紅毯」上,誰贏得了掌聲和鎂光燈,誰又相形失色?

|Wazaiii Met Gala零時差|一樣走在「粉色紅毯」上,誰贏得了掌聲和鎂光燈,誰又相形失色? 還不知道Met Gala今年主題的讀者,先賞自己屁股三下,然後到這裡看看:Camp: Notes on Fashion,我先不破梗。        

不可否認,時尚設計師成為博物館展覽主題,或將服裝視為藝術品般的策展概念,確實是繼大都會這場 McQueen 展覽的成功後,才成為全球性現象。但其實,早在1971年,《Vogue》傳奇編輯 Diana Vreeland 接任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服裝學院(The Costume Institute)特別顧問之時,便以她專業的編輯之眼和對時尚圈的影響力,應用於策展概念之中,才真正有了以設計師本身,或時尚視覺、造型美學的策展概念,而非單純以歷史性角度切入的服裝展覽。

 

A post shared by Diana Vreeland (@dvdianavreeland) on

↑傳奇編輯 Diana Vreeland

訂於每年5月初舉辦的 Met Gala(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慈善舞會)又名 Met Ball,發起於1948年,由知名的時尚公關人士,同為 CFDA(美國設計師協會)創辦人的 Eleanor Lambert 所舉辦。為了籌措展覽資金、藏品購買費,以及館內三萬五千多件時尚藏品的維護費,她會在每年12月,邀請紐約的上流社交圈與知名人士共進晚宴,並支付這些貴婦名媛每人50美元,請她們穿上服裝學院蒐藏的禮服出席典禮,如同品牌會付錢給明星或 KOL 走紅毯或出席活動的公關作法。

而每年的 Dress Code 著裝主題要求,則是自 Diana Vreeland 接手擔任顧問後才有的傳統。1983年,她為 Yves Saint Laurent 舉辦的25年設計回顧展,吸引了各國時尚人士參與活動,這是博物館第一次為仍在世的時尚設計師辦展,在當時引起相當大的爭議,卻也讓 Met Gala 自此聲名遠播。

 

將 Met Gala 推至「時尚界奧斯卡」的推手

但讓這場晚會真正成為時尚菁英份子專屬派對的推手,還是得歸功於總編輯 Anna Wintour 和她主掌的《Vogue》雜誌,當受邀舞會的主持人、好萊塢嘉賓名單,等同間接獲得登上雜誌宣傳甚至拍攝封面的機會,她幾乎是把這場舞會當作《Vogue》本身所延伸的實體活動在經營,在雙贏的合作下,也讓場傳統的博物館舞會,注入全世界的媒體鏡頭皆不會放過明星、紅毯、娛樂等元素。

Anna Wintour 談 2020 Met Gala:延期事小,體認到互助的意義才重要

Anna Wintour 談 2020 Met Gala:延期事小,體認到互助的意義才重要 2020年五月的第一個星期一,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沒有鋪上紅毯、沒有摩肩擦踵的人群和媒體記者,也不見名人在鏡頭前各角度擺拍、不見 Anna Wintour 在台階上迎賓的身影。過去誰能想像,屬於「時尚奧斯卡」Met Gala

一年一度瘋狂被洗版的Met Gala群魔亂舞 今年不一樣(吧?)

一年一度瘋狂被洗版的Met Gala群魔亂舞 今年不一樣(吧?) 一群大明星,一身唯恐媒體不亂的驚人行頭,走上紅毯、享盡鎂光燈的洗禮,自拍、被拍、無止盡的轉發......然後用一句to die for結束每年五月的第一個禮拜一。 這是你看待Met Gala的方式? 在看過以Anna Wintour為主

當然,總編輯為了掌控《Vogue》出品的品質保證和絕對權威,就算你有錢買得起一張近3萬美元的門票,若只是有錢的閒雜人等,仍不足以踏上 Met Gala 的高貴紅毯。畢竟這場舞會,所有細節都必須得經過 Anna Wintour 點頭,小自餐桌擺盤、食物味道、裝飾花束、牛排要切塊狀還是條狀、座位安排,甚至連參與嘉賓講手機的時間...,都跟決定主持人選同等重要,也難怪紐約時報會出現以“It’s Called the Met Gala, but It’s Definitely Anna Wintour’s Party”為題的評論報導。但 Anna Wintour 的用心並非無謂,由於她每年都為服裝學院募得龐大款項,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為表揚她的貢獻,便在2014年將 The Costume Institute 更名為 Anna Wintour Costume Center。

Anna Wintour 驚人的影響力

若不多談 Met Gala 的轉變如何反映 Anna Wintour 在時尚圈的地位,單看這場以慈善為目的的精英舞會,究竟是否對博物館本身有實質幫助?這答案絕對是肯定的!2015年,Anna Wintour 與大都會博物館策展人 Andrew Bolton 與藝術總監王家衛共同打造的《China: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展覽,破紀錄吸引超過80萬的參訪人次,遠超過 McQueen 的《Savage Beauty》,此場開幕晚會也為時裝學院募得了超過一千兩百萬美元的資金。而過去8年來,Anna Wintour 所統籌的慈善晚宴,已為時裝學院募得的捐款已超過一億四千萬美金。

眼看如此驚人的成果,再反觀 Anna Wintour 在《The First Monday in May》開場白所提出的疑問:「時尚可以創造夢想、打造夢境,但時尚適不適合 MET 這樣的藝術殿堂,這點還有待討論。」若撇除藝術評論家們的接受度,這答案看來,已毋庸置疑。

↑紀錄片《The First Monday in May》

 

◎Photo Via:IMDb, INSTAGRAM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