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攝影師的地位和相機更不該成為迫人就範的武器,否則就只稱得上是一名藝術流氓”


K

2018-11-28

「色情是理論,強暴是實踐。」當情色攝影師的相機成為武器

自去年十月,《紐約時報》和《紐約客週刊》率先引爆了電影大亨Harvey Weinstein在好萊塢為人所知的「公開秘密」,揭發這位在娛樂圈權高位重的大人物,長年利用權勢性騷擾眾多女星和女性同業,甚至強迫發生性關係,進而催生了「#MeToo」標籤運動,擁有相似運作原則的時尚圈,也才開始正視這條存在已久的「潛規則」。一向備受爭議的名人攝影師 Terry Richardson,以及資深時尚攝影大腕Mario Testino、Bruce Weber皆受到這波#MeToo運動的衝擊,甚至遭合作多年的康泰納仕集團封殺,與 Terry Richardson合作多年的友好品牌們也對他關起大門。

 
 
 
 
 
 
 
 
 
 
 
 
 
 
 

Harvey Weinstein(@the_real_harvey_weinsten)分享的貼文 張貼

 

 
 
 
 
 
 
 
 
 
 
 
 
 
 
 

Terry Richardson(@terryrichardson)分享的貼文 張貼

 

 
 
 
 
 
 
 
 
 
 
 
 
 
 
 

Philipp Strafehl(@taschenscalemodels)分享的貼文 張貼

 

 
 
 
 
 
 
 
 
 
 
 
 
 
 
 

James Maduix(@jamiestyleworld)分享的貼文 張貼


↑由上至下依序是美國電影監製Harvey Weinstein,以及名人/時尚攝影大師Terry Richardson、Mario Testino與Bruce Weber。

在這一連串「以藝術之名,行侵犯之實」的事件下來,不禁讓人開始重新思考這些情色時尚影像的真實意義和道德性:當我們在享受Terry Richardson透過鏡頭所帶來的歡愉和刺激感、讚嘆荒木經惟如何藉由捕捉性來訴說愛之時,是否也成了某種共犯?套用一句女性主義學者的主張:「色情是理論,強暴是實踐。」我想這裡所指的「強暴」,並不只是視覺的強暴或一種強迫,也是一種支配和不對等的權力。

 
 
 
 
 
 
 
 
 
 
 
 
 
 
 

Terry Richardson(@terryrichardson)分享的貼文 張貼

 

 
 
 
 
 
 
 
 
 
 
 
 
 
 
 

Terry Richardson(@terryrichardson)分享的貼文 張貼


↑觀者眼中的裸露色情,在Terry Richardson的鏡頭下是靈感,是藝術,是無法臨摹的模糊地帶。

 
 
 
 
 
 
 
 
 
 
 
 
 
 
 

Terry Richardson(@terryrichardson)分享的貼文 張貼


↑哺乳中的妻子也毫不猶豫的拍下並上傳,引發不少討論。

 
 
 
 
 
 
 
 
 
 
 
 
 
 
 

Fine Art Auctions Paris(@fineartauctionsparis)分享的貼文 張貼

 

 
 
 
 
 
 
 
 
 
 
 
 
 
 
 

WANDERER(@timx_xwanayod)分享的貼文 張貼


↑最具爭議同時代表最具名氣?日本情色攝影大師荒木經惟即便罵聲不斷,還是讓水原希子等女星搶著成為他鏡頭下的寵兒。

今年四月,與荒木經惟合作長達十五年的模特兒KaoRi就在社群平台上發表了一篇文章,控訴荒木經惟打著「私寫真」的名義剝削她的勞動成果,不僅沒有從中獲得報酬,兩人共同創作的影像,也在未事先告知她的狀況下出版成寫真集和DVD。而荒木經惟對這位繆思的回應僅是:「妳是因爲想被拍,才來事務所當模特兒的。」徹底規避他作為專業攝影師該負起的責任,對比他曾經說過:「我作為攝影家的出發點是愛。」、「相機即性器」這樣的言論,實在會令人質疑,難道這真的就是藝術嗎?


↑以「荒木經惟的繆思」之名最為人知曉的KaoRi,年初在社群媒體上發表了一篇文章,描述與荒木經惟合作的種種權力不對等情況─包括 15 年間從未簽約、未獲拍攝酬勞,以及未經她同意發布照片或製作以她為名的攝影集如《KaoRi Sex Diary》等。

 
 
 
 
 
 
 
 
 
 
 
 
 
 
 

Le vent se lève(@tender_hormona)分享的貼文 張貼

 

 
 
 
 
 
 
 
 
 
 
 
 
 
 
 

VIRGINIA ARCARO(@virginiaarcaro)分享的貼文 張貼

 

 
 
 
 
 
 
 
 
 
 
 
 
 
 
 

@leecherrys 分享的貼文 張貼


↑荒木於2015年出版的攝影集「Araki: Tokyo Lucky Hole」,透過捕捉東京的「性運動」,呈現男女交歡時的爭議美學。

仔細想想,在時尚界活躍多年的Terry Richardson,其實也反映著時尚界最諷刺的一面。明明五年前、甚至八年前,就有模特兒指控他的猥褻行徑,時尚品牌、雜誌和大咖明星們卻仍紛紛投懷送抱,更認為那些年輕小模的投訴,也不過是想藉Terry的知名度來炒作話題。而這樣的縱容似乎更助長Uncle Terry的「性」致,讓更多人成為受害者和加害者之一,面對眾多指控,他的回應也僅是一句:「她們很清楚拍攝性質,我從來不會威脅任何人做她們不情願的事情。」再繼續以他的「野獸派」作風為傲。

 
 
 
 
 
 
 
 
 
 
 
 
 
 
 

Terry Richardson(@terryrichardson)分享的貼文 張貼

 

 
 
 
 
 
 
 
 
 
 
 
 
 
 
 

Terry Richardson(@terryrichardson)分享的貼文 張貼

 


↑壞名聲反倒助長了Terry大叔的玩心(和名氣),從Riri、布魯克林到卡卡等一線明星都仍然由他來掌鏡,其中這張Supreme的全裸濕身大片更是成為當年品牌最廣為人知的形象塑造。

看到這兒,可能會有人不禁想問:「所以我們究竟該如何看待這些情色攝影大師的作品?難道我們該全盤推翻他們的美學主張和藝術貢獻?」我認為,重點不在批判這些影像是否為物化女性的低級色情,還是解放靈魂的藝術,而是在產製過程中,被攝者或參與的工作人員是否有被尊重。畢竟時尚和人像攝影,皆不是單靠攝影師一個人就能完成作品,攝影師的地位和相機更不該成為迫人就範的武器,否則就只稱得上是一名藝術流氓。

老實說,帶有情色元素的時尚攝影一直相當令我著迷。K.最喜歡的兩位攝影大師Helmut Newton和Guy Bourdin,皆是在上個世紀將性、女體和情色元素帶入時裝攝影而出名的鼻祖,他們的作品除了情色,更蘊含了典雅、精緻、頹廢、超現實、神秘、冷豔等多種風格面向,並充滿著文化符碼。在女性主義尚未成型的年代,他們的影像卻帶有一種「大女人主義」的角度,你甚至可以從中讀到他們對女性自主權的重視與尊重。

 
 
 
 
 
 
 
 
 
 
 
 
 
 
 

Archive(@helmut__newton)分享的貼文 張貼

 

 
 
 
 
 
 
 
 
 
 
 
 
 
 
 

Archive(@helmut__newton)分享的貼文 張貼


↑Helmet Newton在巴黎Rue Aubriot替YSL拍下的《Le Smoking》時裝大片,蔚為70年代帶領女性脫出傳統性別框架的經典作品

 
 
 
 
 
 
 
 
 
 
 
 
 
 
 

Archive(@helmut__newton)分享的貼文 張貼

 

 
 
 
 
 
 
 
 
 
 
 
 
 
 
 

Archive(@helmut__newton)分享的貼文 張貼


↑來自德國的Helmet Newton以一幀幀的動魄影像,使得女性的狂歡不羈與頹廢拜物不言而喻,他曾在一段訪問中提到:「要拍出好照片,首先要擊破制度」,看來果真如此

 
 
 
 
 
 
 
 
 
 
 
 
 
 
 

Guy Bourdin(@guybourdinofficial)分享的貼文 張貼

 

 
 
 
 
 
 
 
 
 
 
 
 
 
 
 

Guy Bourdin(@guybourdinofficial)分享的貼文 張貼


↑在Guy Bourdin超現實的影像風格中,充滿了一種曖昧、扭曲與法式幽默,他是當時少數會把模特兒和燈光帶到外景,以直射造成反光效果,產生一種怪異與虛實幻境的狂歡/藝術型攝影師。

 
 
 
 
 
 
 
 
 
 
 
 
 
 
 

Guy Bourdin(@guybourdinofficial)分享的貼文 張貼

 

 
 
 
 
 
 
 
 
 
 
 
 
 
 
 

Guy Bourdin(@guybourdinofficial)分享的貼文 張貼


↑以高飽和度的色彩凸顯女體之美,稱霸時尚及廣告界的Guy Bourdin也影響了Steve Hiett、Cheyco Leidmann等歐洲攝影後進。

Terry Richardson的創作風格也常被拿來與兩位先鋒對照、比較,但對我來說,那些站在白背景前被傻瓜相機的閃光燈捕捉下來的性感照,抑或是他以私人性生活為靈感的時尚大片,一直都不是特別吸引我,唯一欣賞過的,大概就只有他為VALENTINO拍攝的廣告。若你和我一樣也是Helmut Newton和Guy Bourdin的粉絲,應該也能理解我對Terry Richardson的攝影集不為所動的原因。


↑最後放上Terry Richardson替VALENTINO拍攝的大片,看官們是否可看出箇中差別呢?

 

◎Photo Via:達志影像, INSTAGRAM, Twitter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