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她的幾句負評就可能影響設計師的聲譽,甚至整季的銷售”


K

2017-12-24

時尚界,只有她能用筆桿殺人—最有影響力的資深時尚評論家Suzy Menkes

當今時尚雜誌界的元老級人物中,有Anna Wintour能用眼神殺人、有Grace Coddington用照片攝人,而能用筆桿呼風喚雨的,就非這位在業界打滾超過五十年的Suzy Menkes莫屬了!在傳統紙媒的年代,等待Suzy Menkes的報紙評論通常是設計師們辦完秀後的第一件要事。就像等待老師打出期末成績那般緊張,她的幾句負評就可能影響設計師的聲譽,甚至整季的銷售。即便在有個部落格人人都是時尚評論家的數位年代,Suzy Menkes的權威性至今仍難有人與之匹敵。

Suzy Menkes和開頭提到的兩位重量級人物一樣並非服裝本科出生,但她自英國劍橋大學習得的歷史與英國文學專業,以及在校刊《Varsity》擔任編輯的經驗(也是當時第一位女性編輯),為她的文字功力紮下深厚的基礎。當然,對服裝充滿熱情的Suzy Menkes也有過設計夢,高中畢業時她還曾至巴黎高等時裝學院修習。但也是這次經驗,讓她認清自己並不適合連一毫米也得吹毛求疵的服設,才決定轉向編輯之路。

大學畢業後,Suzy Menkes順利進入《The Times》成為時尚記者,隨後又受Anna Wintour老爸的賞識進入《London Evening Standard》,以及《Daily Express》、《The Independent》等英國報社工作。在2014年加入康泰納仕集團前,她曾於《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國際先驅論壇報,後改名為國際紐約時報)擔任資深時裝編輯就長達25年,親身參與過時尚歷史上最精彩的六〇至八〇年代,使她能以更廣闊的眼界撰寫時尚評論,而當今許多資深設計大師,可說都是在Suzy Menkes的鞭策和提拔下長大。

 

A post shared by Suzy Menkes (@suzymenkesvogue) on

↑已逝的時尚設計大師Azzedine Alaïa也是Suzy Menkes多年的好友,她曾表示Alaïa是她心中最偉大的女裝設計師。

時尚界眾所皆知,她曾因Marc Jacobs 2008年春夏大秀遲了兩個小時才開始,用筆桿大打Marc Jacobs的屁股,單刀直入地以「一場難看又悲慘的秀」(A bad, sad show from Marc Jacobs)為文章開頭,說他的設計毫無原創性,讓緊張的小馬哥特製了一件印有「Suzy Menkes Kills Marc Jacobs」的 T-shirt,趁著Louis Vuitton發表會放在她的座位上作為道歉禮物,而且自此都準時開秀;她也曾不忍年輕的天才設計師Matthieu Blazy因Maison Martin Margiela堅持低調的傳統而被掩藏在幕後,不顧品牌認同與否,在秀評中直接點名他的身份;不吝嗇地大讚英國新晉設計師Christopher Kane在2006年發表的人生第一場大秀 ” absolutely fabulous” (還不認識這位神童的讀者,快去回顧K寫的2018春夏秀評),說她從沒見過一個人能擁有如此豐富的想法,因此讓這位獨立新銳的名氣在時尚圈內瞬間攀升;2013年,她在紐約時報上發表了一篇極具批判性的文章—時尚界馬戲團(The Circus of Fashion),批評時裝週場外把馬路當紅毯走的部落客們,直說像Scott Schuman這樣的街拍攝影師,在網路世界神化了這些愛現的「孔雀」,人氣部落客Bryanboy還被直接點名。

↑Suzy Menkes與Marc Jacobs

↑Suzy Menkes在紐約時報發表「時尚界馬戲團」(The Circus of Fashion)極具批判性,也成了她的代表作之一。

當然,如今成為《Vogue》國際數位編輯的Suzy Menkes,為順應數位潮流,也不再那麼食古不化,馬戲團評論發表沒多久,她還是在國際紐約時報於新加坡舉辦的東南亞奢侈品會議上敞開心胸,與Bryanboy坐下來面對面討論他在社群媒體上的發展歷程,甚至在訪談尾聲發揮她的英式幽默,問上一句:「我想今天最重要的一個問題是,你今晚會穿什麼?」

↑Bryanboy和Suzy Menkes的對談,片長23分鐘,有興趣的讀者務必觀看。

目前,有關Suzy Menkes的豐功偉業、秀評專欄,在各國的Vogue.com上皆有許多相關的翻譯文章可供閱讀,終於也讓亞洲讀者們離這位重量級時尚編輯的聲音又更近一些,想感受她精闢筆風的人也可直接上Vogue.com開闢的Suzy Menkes專區瀏覽。本篇最後,K想為大家整理出Suzy阿姨在接受各家媒體訪問時,提出的幾個和她瀏海一樣「有點」的犀利看法:(Alber Elbaz曾在《1granary》雜誌中開玩笑說到:Suzy Menkes的瀏海越高就代表她越危險。)

當編輯問她認為時裝秀的未來是什麼?她回答:「我個人不太喜歡在影片或照片上看秀,對我來說,為何偉大的Style.com總是不拍衣服的背面始終是個謎,明明背面就還有很多看頭。」

面對時尚媒體在過去十年的改變,她堅定認為:「文字才是報導的核心。文字曾被刻在希臘雕像的石頭上、被羽毛筆寫在美麗的紙上、印在粗糙的報紙上,現在則是出現在手機裡,但文字本身沒有改變,我還是比較在意自己讀了什麼。」

她也期望現在的設計師們能認真做好衣服,而不只是在衣服上印幾個字。「我認為Maria Grazia Chiuri為Dior做的事很有趣,在T-shirt上印句“we all should be feminists”,然後賣個500歐還是多少。我很欣賞她這個人,還有她為Dior帶來的新氣象,但你絕不會看到我穿那件T-shirt走在路上。」

 

A post shared by Suzy Menkes (@suzymenkesvogue) on

↑Suzy Menkes曾在訪談中表示自己相當欣賞Maria Grazia Chiuri,卻不願穿上她設計的女權標語Tee。

面對當今多變的時尚體系,她認為「換個新的設計師」成了許多品牌用來解決問題的普遍路徑。「Dior開始覺得無聊了,就找來John Galliano,覺得他不行了,就去找Raf Simons,他退出了,就再去找Maria Grazia。所謂的連貫性,就像Chanel 與Karl Lagerfeld這樣長久而緊密的關係,很明顯地這些品牌中根本看不到。」

Suzy Menkes認為,從Kim Kardashian帶動的緊身褲風潮即可觀察到時尚有多大的改變,所謂的「流行」甚至變得很庸俗、不得體。「你可以看到現在每個女人都穿著緊身內搭褲走在路上,甚至希望能和她一樣能向全世界炫耀自己的巨臀,這些流行都不是設計師發明的。當大眾能接受Kim Kardashian的品味後,然後就有了川普。雖然時尚圈的人都會說:Kim Kardashian在紅毯上一定會是穿得最難看的人,但眼看當今廣大的女性們,還不是一個個都想copy她。」

 

A post shared by Suzy Menkes (@suzymenkesvogue) on

↑嚴厲的Suzy Menkes其實也很懂得幽默,她經常在IG上分享和Karl Lagerfeld見面時私下的互動照,她拍下這張可愛的照片開玩笑說Karl為了心愛的Choupette撇頭不理她,但Choupette這麼可愛,誰能怪他呢!

補充

誰發明了Suzy Menkes的招牌瀏海?

Suzy Menkes接受《i-D》訪問時曾分享,大家都說是Alexandre de Paris為她設計這頭招牌髮型,事實上是一位來自倫敦John Frieda髮廊的設計師Pauline Beard的巧思。以前她寫稿時,總是得用兩個梳子固定前額的頭髮以防視線被干擾,又覺得留瀏海本來就不太適合她,所以Pauline Beard就用一支梳子為她發明了這飛機大捲瀏海。曾有人建議她改變髮型,但Suzy說她已經很習慣,甚至在下樓梯時就能輕鬆把頭髮搞定,所以很抱歉,在換髮型這方面她得掃大家的興了。

 

A post shared by Ciudad De Chica (@mcdomiquil) on

↑Suzy Menkes跟Anna Wintour一樣頂著一頭萬年不變的招牌髮型。

 

◎Photo Via:達志影像, INSTAGRAM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