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觀察家

“AI 時代一切都能被方便「劫取」,人類創造力將沉睡還是覺醒?讓 AI 幫忙瑣事,用「寬鬆」的腦袋去創造與思考!”


廖秀哖

2024-5-26

GPT-4o 來了!求新求快的 AI 與社群媒體時代,創造力的沈睡和覺醒,你看得清嗎?|Wazaiii 總編的話|

不論你對 AI 更新多少、令人瞠目結舌的技能知悉多少,這陣子 Open AI 的 GPT-4o 和 Google 的 Gemini 1.5Pro 的叫陣對戰,讓我既對未來的世界感到極度好奇與期待,卻也抱以同等的擔憂!

↑AI 當道

時尚產業的 AI 革命!人工智慧將逐漸取代初階工作,一探高端造型師培育的衝擊與挑戰!

時尚產業的 AI 革命!人工智慧將逐漸取代初階工作,一探高端造型師培育的衝擊與挑戰! 光是2020這個數字的排列組合,就充滿科技感十足的超脫,若回溫1982年的《銀翼殺手》,背景時空即架構在2019年,人們穿著高墊肩的時髦大衣,人類處在與機器人共存的時空。進入5G時代的2020年,2019年充斥對科技的憂愁、焦慮

用 Midjourney、DALL-E 創作模擬梵谷、TeamLab 用 AI 打造沉浸式展覽...AI 藝術創作爭議不斷:著作權歸誰?未來藝術家將死?

用 Midjourney、DALL-E 創作模擬梵谷、TeamLab 用 AI 打造沉浸式展覽...AI 藝術創作爭議不斷:著作權歸誰?未來藝術家將死? 打開 Midjourney,鍵入指令「太空場景、歌劇院演出、文藝復興時期油畫、米開朗基羅的風格」,再點擊滑鼠;不花幾分鐘時間,一幅「類」名家風範的鉅作即在螢幕前

當臉、聲音都可以輕鬆被「劫」走

日前,就在 Open AI 大鳴大放地在社群網絡上公開 GPT-4o 如真人般對答如流的超驚人進展後,好萊塢女星 Scarlett Johansson 卻也驚覺,她在電影《雲端情人》(Her)中飾演虛擬聊天機器人的「聲音」,竟成了 GPT-4o 語音助理 Sky 的「代言人」。Scarlett Johansson 隨即提起法律訴訟並表示,去年九月 Open AI 執行長 Sam Altman 就曾和她洽談關於聲音合作的可能,但是基於個人的多重考量於十一月正式拒絕,結果萬萬沒料到今年五月,她的聲音竟被選用在語音助理 Sky 身上。而即便 Open AI 最後被迫將 Sky 語音助理的聲音刪除,但是此事件無非為一大警示,就是當 AI 分分秒秒地快速進化,我們身為人的臉、聲音,甚至曾經引以為傲的創造力,都有可能因為曝光在大眾或網路世界後,被有心人以技術劫走或不知不覺地流入 AI 的資料庫中。

↑《雲端情人》劇照

你可能好奇,劫走了這些會立即造成人身重大傷害嗎?老實說,截至目前為止都還落在像是侵犯了肖像權、著作權等這類的情境,而人的聲音或臉被偷走後的最糟運用多數是被使壞在詐騙旁人的金錢上。要如1995年電影《網路上身》(The Net)中,主角陷入自己的原生身份被有心人在所有網絡上移除,並嫁接成另一犯罪人而深陷生死逃亡的景象,尚未發生;不過,若大眾網路安全意識薄弱,誰能保證未來不會呢!

↑AI 對著作權、肖像權的侵害

當創意也被輕輕鬆鬆地偷走

我必須承認,當 AI 在2023年有了跳躍式的成長,嘗試運用各式各樣的 AI 工具真是件很開心的事,不但效能事半功倍,還能輕輕鬆鬆在 Midjourney 上生成自己手繪不來的創作,只需要幾秒鐘的時間就能滿足自己彷彿是個藝術家的小小虛榮心。

↑Midjourney

但是,其實所有的生成,都是來自 AI 底層幾億幾兆的資料庫,透過使用者所下的「指令」,快速抓取統合而成,也就是某種程度下,它已經算是擷取(抑或是劫取)既有的內容重新整合出現在使用者面前,只是它的能力超級超級強大,除非是一等一的各領域專家,否則很難看出一設計圖、畫作,或是一篇文章是否來自 AI 私自在資料庫中偷了哪些人的創作而來。尤其想讓作品生成良好,生成式 AI 的專家常會建議帶入敘述風格走向,或甚至丟入某些作品邏輯去生成,這無非讓 AI 更往「劫取」的路前行。

↑由 Midjourney 主要生成的作品《太空歌劇院》

那麼在 AI 上偷點子這件事真的不可行嗎?當然不是的,問題是應該再經過轉化、蛻變,最後成為由自己腦袋融合出來的新樣貌;也就是那個偷,不過是一個點子的催化劑,而不是直接取用、抄襲,甚至不是粗淺地表述這是在「致敬」某位傑出創作者!

↑各式 AI 的擷取(抑或是劫取)可行嗎?

好萊塢罷工 Hollywood Double Strike 獲勝!然後呢?面對生成式 AI,人類如何保有原創性?

好萊塢罷工 Hollywood Double Strike 獲勝!然後呢?面對生成式 AI,人類如何保有原創性? 近年,AI 技術的發展可謂是突飛猛進,如何有效率地學習相關知識,並將之與商業模式結合,進而盈利,成了每個產業的共同課題。而已在各方面廣泛運用此技術,並且引領著全球娛樂產業的好萊塢影視圈便成了最具參考價

AI 的崛起會取代創意工作者?「寶博士」葛如鈞:創意的表達不再侷限於直覺和經驗,學習與人工智慧合作,從思維的改變挖掘每個可能性

AI 的崛起會取代創意工作者?「寶博士」葛如鈞:創意的表達不再侷限於直覺和經驗,學習與人工智慧合作,從思維的改變挖掘每個可能性 在這個信息爆炸的時代,AI 的快速發展為人類的生活帶來了深刻的變革。特別是在創意工作領域,生成式 AI 的出現不只是技術的巨大飛躍,更像是人類文明的一次深刻轉型。從依靠燭光的黯淡夜晚,到

當一切的取得如此便利 創作者的良知與覺醒?

我知道我們都處在一個求快又求量的高 KPI 時代,所以呢,為了求快,為數不少的人已經常性地忽略「求證」的功夫——媒體疏於求證新聞來源真假,設計者疏於考究圖騰、技藝或文化來源隨意採用;如此便宜行事的作為,或許一時半刻間不會被發現,然而我總相信不良的習慣,終有一天在能量俱足後,將會引來翻車事件上身。

↑資訊取得如此便利但別忘了求證

事實上,AI 的快速發展是為了解決現代人生活中琳瑯滿目的問題,希望透過機器的輔助,讓你我能更聚焦在創作或深思維的事物上,不是倒過來生發出投機取巧的心,敗壞我們其實骨子裡原有充沛的創造能量。因為你想想,早在那個物資缺乏的19世紀,人類從零到有創造了第一部相機、攝影機;甚至軟性一點的從時尚方面來看,從20世紀前期的 Elsa Schiaparelli、Coco Chanel、Paul Poiret 到中期的 Christian Dior、Yves Saint Laurent 等各個服裝設計師們,哪個不是在那個匱乏的時代,激發出截至今日為止不僅難以忽視,且跨越時代的穿著創意,這些無非在在顯示人的原生創作力與爆發力是無比驚人的。

我最近很喜歡的一本書《創造力的修行:打開一切的可能》中有一段話:「科學最終趕上藝術,這並不罕見。藝術趕上靈性的事物,也一樣不罕見。」我們一定要對自己的大腦有信心,因為 AI 畢竟也是集眾人的腦才有今天的卓越表現。所以當有了 AI 後,不妨將瑣碎的事情請它幫忙,讓我們能有更「寬鬆」的腦袋去創造與思考;AI 來的點子呢,也努力將其在我們的腦袋瓜中再組合,我相信這將是一種覺醒,覺醒絕對能締造更好的作品力與未來!

↑我們一定要對自己的大腦有信心,畢竟 AI 是集眾人的腦才有現在的成就

 

 

◎Photo Via:unsplash, pexels, midjourney, 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