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孫怡專訪-失敗?那就爬起來就好啦!”


Wazaiii

2020-3-7

|Wazaiii專訪|首位時尚名媛總編輯!《VOGUE》全媒體總編輯孫怡的「屁孩」哲學

「有上百萬個女孩想搶這份工作。」《穿著 Prada 的惡魔》裡,一句話道盡時尚界的窄門之況,而這些女孩殊死廝殺的職位,只是食物鏈最底層的「總編輯助理」。但世界多奇妙,你可以沒有受過正規的打版訓練,卻打造出全球當紅的服裝品牌(望向同樣是屁孩的設計師 Jacquemus );你可以沒有做過一天的時尚編輯,卻空降台灣版的《VOGUE》總編輯。也許在這個充滿「美」與「感知」的產業裡,那個還未套上規則的、看世界的單純眼光,正是每個人都在追尋的桃花寶地?也許在時尚的領域,從來就沒有所謂外行?

2020年,《VOGUE》所屬的康泰納仕集團,大動作迎來了新任「全媒體總編輯」—孫怡,她是時尚名媛、是精品寵兒、是複合式家飾用品店「Sunset」創辦人(現已轉型為藝術製作 Agency),也是台灣業界第一位「明星級」時尚總編。

一改過往高層的低調作風,孫怡的上任,是業界「編輯 KOL 化、KOL 編輯化」的極致展現。究竟這位眼神銳利、頂著一頭帥氣短髮、連吸個氣都時髦到不行的「全媒體總編輯」孫怡,是如何從編輯體系之外「空降」高位?新改版《VOGUE》又將帶來什麼樣的新氣象和自我期許?現在就跟著Wazaiii專訪,搶先認識台灣版的《VOGUE》全媒體總編輯!

 不怕挑戰,只怕無聊! 

「獲得《VOGUE》總編輯的邀請,你的第一個反應是什麼?」

『呃......「我的中文很差耶。」』(這回答夠孫怡,Wazaiii編輯酒先敬一杯)

「有沒有猶豫過接下這份工作?」

『一下下,因為這勢必會改變我原本的生活。』

「決定接下這份工作的原因?」

『第一,我是個非常喜歡挑戰的人,也可以說是害怕無聊。我覺得這份工作肯定有源源不絕的挑戰,是一份不可能讓我無聊的工作。第二,只要你是稍微喜歡時尚的人,就算只有一點點,當別人給你這個機會,你會說不嗎?當然不可能!如果我今天不全力以赴的話,我一定會後悔。』

 
 
 
 
 
 
 
 
 
 
 
 
 
 
 

Leslie Sun 孫怡(@sunles)分享的貼文 張貼


↑孫怡與美國版《VOGUE》總編輯安娜溫圖合影。

「以名人、KOL的形象接下《VOGUE》總編輯,你對於『時尚編輯KOL化』有什麼看法?」

『我覺得很好。KOL 是讓觀眾覺得「時尚沒有這麼遙遠」的重要幕後推手,因為他們的表現方式讓大家覺得比較親民,他們的努力也讓很多追蹤者覺得:這些人不是靠著背後強大的媒體或經紀公司捧紅的,他們是靠著自己的品味、理念、想法而得到喜愛的,所以我覺得這對現在的年輕人是很好的鼓勵、啟發。』

「想進入時尚產業,需要具備什麼樣的能力?」

『耐操......哈哈哈哈哈......耐操!不要覺得這份工作就是每天漂漂亮亮進辦公室,其實時尚產業跟演藝圈有異曲同工之妙,大家覺得這樣的生活光鮮亮麗,但背後的辛苦都不太有人看到,因為你產出的東西都是被非常非常多的專業人士,層層包裝好的產品。

在這行要有一個認知是:你是一個大機器裡面的小螺絲、是其中一個關鍵的零件,團體不能沒有你,但你做的事情,不一定會被大家會看到。』

 空降?這件事不奇怪好嗎 

「過去『總編輯』大多是從雜誌體系內苦熬出頭,請問你對於自己的『空降』有什麼看法?」

『在我之前有一個希臘版的《VOGUE》總編輯 Thaleia Karafyllidou,她上任時才29歲,法律背景出身,所以她更空降吧,哈哈哈哈。

現在整個媒體都在轉變,要怎麼定義紙本?怎麼定義數位?或者當大家都在做同樣事情的時候,你要怎麼在數位時代往前推進,這才是重點。相較之下,我覺得空降這件事情已經不會太奇怪了。』

「覺得總公司看重你的什麼特質?」

『思想多元。

現在的時尚媒體不像以前那麼制式化,而是有越來越多藝術、設計的跨領域合作,可能我在這方面的思想比較沒有被侷限。因為人在一個環境裡久了,太習慣一些模式,會沒有辦法突破現有作法,但是如果從外面來,可能比較沒有包袱、比較天馬行空。

再來是因為現在的《VOGUE》每季會召開一次總編輯會議,討論怎麼在某些全球議題上,去跟每一個國家、每一個版本溝通,怎麼用全球《VOGUE》的聲音去傳達一個訊息。所以可能語言能力跟國際視野對他們來說也很重要。』

 
 
 
 
 
 
 
 
 
 
 
 
 
 
 

Leslie Sun 孫怡(@sunles)分享的貼文 張貼


「希望讀者想到《VOGUE》,會想到什麼?」

『我希望《VOGUE》帶給大家的是一個「reflection of the time」(時代的映照),我覺得它代表著我們這個世代最重要的一些議題,和我們看世界的方式,是當代文化、角度、審美觀的記載。當然「creative of excellence」是我們最大的核心價值,我們希望可以用全球《VOGUE》的聲音,去推廣很多國際上的大議題,像是永續環保、多元文化等。

現在是網路世代,我覺得「文化差異」這件事是很容易打破的,因為大家在網路上其實都可以看到這些東西,但我們要怎麼樣把更多的國際視野納入雜誌、讓台灣的觀眾覺得得到這些資訊很值得,並且真的可以反映出他們的現實生活,這是我們需要思考的地方。一方面我希望我們的內容可以反應重要的時事,另一方面我希望《VOGUE》的影像,可以帶給大家無極限的創意、想像,以及有趣的紙本故事。

另外,雖然我們以前比較少做,但《VOGUE》其實非常積極在推動「New Talents」,希望能藉由這個平台讓很多年輕、有才華的人去發揮他們的想像力。只要你願意天馬行空、我願意把這個平台給你。』

 
 
 
 
 
 
 
 
 
 
 
 
 
 
 

Vogue Taiwan(@voguetaiwan)分享的貼文 張貼

 

 
 
 
 
 
 
 
 
 
 
 
 
 
 
 

Vogue Taiwan(@voguetaiwan)分享的貼文 張貼


↑孫怡上任後的第一個《VOGUE》,大舉翻轉過去23年「藝人登封」的慣例,以四位台灣模特兒:唐熒霜、李晨華、徐蔚晴、黃季勻,帶領讀者體驗台灣之美。

「美感」是數位時代最大的挑戰 

「『視覺美感』的呈現,從紙本到數位,你覺得最大的改變是什麼?」

『唉⋯⋯(仰天一聲長嘆),數位上有視覺美感的呈現這件事情嗎?(笑)

紙本的呈現事先要花很多時間準備,需要企劃、美編、創意總監、造型師、攝影師......等等,要搭景、想提案、構想視覺的安排、做完善的溝通,拍攝中也會花一定的時間去確保拍攝的成果跟美感,是否有傳達出來。

但數位太快,你沒有辦法耗一整天的時間、拍三張照片,就為了一篇數位的文章。不是說不可以,只是你的投資報酬率是什麼?你的讀者會在這篇數位文章裡花多少時間?

雖然我還是堅持不管在平面、數位或任何的平台,美感還是最重要的,但在數位的時代,你很難做到百分之百的美感控管,這是目前為止讓我最困擾的一件事情。』

「在競爭激烈的數位時代,你預期《VOGUE》接下來的最大挑戰為何?」

『品質的控管。不管是視覺也好、內容也好,在競爭激烈的時候大家總想要贏,在想要贏的時候大家就會去做一些群眾導向的事情,或是很符合主流市場的報導,但我們時不時要問自己:這是不是《VOGUE》想要傳達的訊息?

《VOGUE》一直都在想許多創新的方式,去和不同年齡層、不同需求的觀眾接觸。所以不管現在大環境怎麼樣,比歸比,總公司也還是有自己的堅持和步調,當全球26個版本的《VOGUE》都在說一樣的事情,這是非常強大、非常具有影響力的!』

 不計劃將來,人生比較自在 

「2020年有什麼事業或生活上的目標?」

『讓我的三月號好好出刊吧!』

「對於十年後的自己又有什麼樣的期許?」

『我從來不規劃人生,所以我沒有辦法告訴你十年後的我會在做什麼。

我是一個「opportunist」(機會主義者),我後來發現,好好做當下該做的事情,把它做到我能力範圍內最好的狀態,下一個機會就會來,雖然我不知道那「下一個機會」是什麼(Wazaiii編輯:我們知道,是《VOGUE》總編輯!),但是我如果發現一個新的挑戰或好玩的事情,我一定會接受。』

「不規劃未來?所以十年前的你,也不會對現在有所期許?」

『十年前我比較會想要規劃,因為十年前大人會要我規劃。比如父母會說:「你的三年計畫是什麼?」、「五年計畫是什麼?」、「明年打算幹嘛?」、「半年後打算幹嘛?」所以我會逼著自己去想這些事情,但是我後來發現,所有我想的這些事情,都不會實現。

我真的是一個跟著感覺走的人,如果現在做的事情是我自己覺得最適合、最開心的事,我就繼續做,因為我後來發現,一路上當我相信自己直覺的時候,那個成果都會是最好的,然後下一個該來的事情就會來,而且那些事情都是我沒有預想到的。當然也必須說,我是一個很幸運的人,能這樣奢侈地選擇「不規劃人生」。』

「大人希望我們規劃,是因為怕我們會失敗,你會害怕『失敗』這件事嗎?」

『失敗?那就爬起來就好啦!』

 孫怡的「屁孩」哲學 

「人生現階段的重要排序為何?」

『我會把我「屁孩」的特質排為優先,因為不管我在生活、工作上承受了多大的挑戰和壓力,我覺得......這講起來可能很抽象,但這個「屁孩」就是會救我一命的人,我會想說:「就解決啊,有什麼大不了的?」』

「希望十年後的自己回頭看現在的孫怡,會看到什麼樣的人?」

『很勇敢、很有 guts、很屌。(Wazaiii 編輯:你敢說我就敢寫!)

我可能還會想說:「哇塞你這個臭屁孩,是怎麼混過來的!」』

「你有哪個時期不是這樣嗎?」

『我希望永遠會是這樣。我還滿想要一直屁孩下去的。』

「如果可以對十年前後的自己各說一句話,你會想說什麼?」

『十年前,我會說:「相信自己的直覺,就勇於去嘗試吧!相信你的能力是超乎你想像的」。

十年後,我會跟自己說:「你就繼續相信自己吧!」』

後記:

「總編,可以站在這裡,幫我們擺個要影印的 pose 嗎?」攝影師恭敬問道。

「可是這不像平常我會做的事耶,還是,我可以把頭塞進去嗎?」沒等我們答完,孫怡就把頭塞進影印機了。

「總編,我們等下會在這裡這裡、那裡那裡,共拍五個場景。」攝影師伸手比劃。

「喔...那...我不用好好站著對嗎?我可以想幹嘛就幹嘛,對嗎?」然後孫怡就在《VOGUE》辦公室大廳的迎賓沙發上,爽快的躺下來了。

比起孫怡,大家更常叫她 Leslie。她性格爽朗、鬼靈精怪,拍攝過程中,彷彿每一秒腦中都會迸出100個靈感。Leslie身上沒有框架和包袱,她不在乎一位堂堂《VOGUE》總編輯應不應當把腦袋塞進影印機,也不在乎社會或體制告訴她的「該與不該」,比起形象,一個好的創意、視覺,或甚至純粹是「怎麼做比較好玩?」,更是她心中的優先排序。這樣的新官上任,能不讓人期待嗎?

延伸閱讀:

風格名媛的一天:Leslie 孫怡專訪

 

Editor / 責任編輯:武傳樂(@nanawazowski)

◎Photo Via:Adam Tristan(@whereisadamtristan)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