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 Leo 王 x 《落日飛車》國國專訪 ─ 知足常樂,respect each other。”


Wazaiii

2020-9-26

|Wazaiii 專訪|Leo 王、國國音樂路上的邂逅,玩出一位金曲歌王和紅到國外的台灣樂團《落日飛車》

音樂大熔爐可以跨越國界、超脫種族,更可以讓個性完全不同的兩人,因為在音樂道路上的志同道合,激起浪花。

曾經還是學生的 Leo 王邀請樂團 - 《落日飛車》到學校演出,看著台上的主唱國國盡情揮灑汗水,享受音樂,兩人的「志同道合」便有了啟程,從學吉他這件事開始,國國喜歡分享,而 Leo 王總是專注聆聽,帶著滿滿的創作能量,用真性情的表演感動觀眾。

在音樂創作路上認識彼此,透過練團和表演,加深對彼此理解,在對方身上看到更多不同的可能。這次 Leo 王與國國來到 Wazaiii ,分享兩人間「相知相惜」的故事。

 志同道合的開始 

「彼此的關係像什麼?」

Leo 王:『我們都是久久碰一次,一直都算是志同道合,然後教學相長方面,我從國國那邊學得比較多,因為我算是一直看,看國國,一路這樣子。

國國:『我覺得緣分這件事情真的很重要,一個文化的養成,就是彼此分享經驗的狀況,當然 Leo 在做的事情有他的作法,跟我超級不一樣!有的時候我看 Leo 其實是會檢討自己。我很擅長把自我關掉,很喜歡把自我關起來,融合到這個社群,我很擅長去判斷一群人在 hand out,一群人在做事,大家對我的最大期待值的公約數是什麼,接著我會找到那個公約數,讓自己消失並貼合在大家的氛圍裡。』

「分享追音樂夢的過程?」

國國:『我是屬於體制內的抗爭,會幫爸媽建立好心態,讓他們相信玩音樂不代表會變壞,或是荒廢學業。當然,小時候沒有覺得音樂就是我的工作,不過至少我是很喜歡的,是生活的一部分。我對家人的說法是,如果在25歲以前,玩音樂這件事情沒有辦法養活自己,就會去找一份所謂「正常」的工作。也幸運的在那年,當了張懸的樂手,從大人的視角來看:「喔!這真的是一個工作」,也就開始了音樂道路並持續到現在。』


 

Leo 王:『我不會像國國說,像25歲以前,要找到什麼樣的工作,有很長一段時間,都覺得只要活到明天就很爽。「活在當下」,這句話可能很唬爛,但真的沒有多想明天,覺得可能跟社經階級也有關係,不過很幸運在這樣的方式,竟然活到現在,所以其實心裡是很感謝的,所以我還在一個調適的階段。』

「怎麼知道就是喜歡音樂?」

國國:『這題真的滿難的,聽起來滿哲學的,但如果用狀態來說,我會鼓勵大家,當在做你喜歡的事,相對來說會覺得自在,自在是很好起步的一種狀態,當你在做一件事是很自在的,表示可能是你喜歡的。不過這種喜歡也一定會有撞牆的時候,遇到撞牆的時候,首先一定要有耐心,這個時候就要動用一些理性的部分,想想辦法該怎麼樣去克服。

Leo 王:『要確認自己有沒有興趣,感覺上是一路上這個興趣跟著你一起成長,越學越深,一開始只是聽不同的音樂,到學習這樣子,那還要接受不同人,不同的成長,不同文化的碰撞,這樣你才會有樂趣。』

 興趣和工作越掘越深 

「當興趣變工作如何維持熱情?」

Leo 王:『小時候會覺得興趣一定要變成工作,因為我一定要工作,才有錢可以生活,既然工作要花這麼多時間,那就把興趣跟工作放在同一個。首要目標是因為要花很多時間在興趣上,所以只好把工作直接變成興趣才有辦法,但如果不用工作的話,當然是把時間都一樣花在興趣上,不要討論工作這樣是最好!』

國國:『從小就是喜歡音樂,不過也是這五年,音樂真的是從興趣轉移成工作,那我對工作的定義有很多,一個叫義務,一定要對它負責任,但以前興趣的時候,常常會比較活在一個純粹,只要滿足自己的創作慾望,或是對藝術的期待就好,但是如果變成工作,它應該要有一些,以這個核心發展出來的其他東西。』

「如何讓自己一直處於能量很高的狀態?」

Leo 王:『上台不只是一個沒來由的情緒釋放這樣子,那個就會無法控制,所以到後來變成是,要真的很相信在唱的歌詞,我在講的話,是真的想跟觀眾分享,這個動機就是很好的開始,因為我在為你表演,有個為你表演的動機出現,那我就要好好把這個歌讓你聽清楚,因此我會更嚴格的在看自己寫的歌,一直反覆的確認,然後把我很多以前寫的歌都刪掉,目的就是要讓每一句唱出來的歌詞,都還是你現在這個狀態,還是會有說服力,說服我自己,也才有辦法說服別人。』

 「創作靈感來自於何處? 」

國國:『我比較多是用開世界玩笑的一種方式,還是希望可以有幽默感,就像蓋橋一樣,知道怎麼蓋了,就要越蓋越漂亮,要跟上世界最新的工法,用越來越好的材料。具體來說,就是從生活實踐上,多看書、多聽,多了解關於創作這件事。當我想到一個好聽的 melody,一定要出現在我的歌裡,這個句子要怎麼被我鋪陳,被我承先啟後的架構起來,變成一首歌,這是我最近在思考創作跟靈感的練習。』

Leo 王:『我覺得寫歌很多時候很抽象,舉例來說我要寫一首關於尊重的歌,有什麼可以來闡述這件事情,往往可能是邊寫邊想,不過我最近歸納的核心是,我寫這首歌我會發表,因為可以幫助到我自己,好像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笑)。我也會告訴自己不要緊張,我最近寫一首歌叫鏡子,make your own choices 但不要 judge 別人,你可以選擇,但不要 judge 別人,有時候人為了判斷音樂,判斷什麼事情,會出現很多 judge ,但其實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多元的,透過寫歌的方式,希望可以幫助到自己,也許其他人看到也對他們有一些幫助。』

 將自己歸零,把心打開 

「如何看待外面的聲音?」

國國:『我跟 Leo 的視角應該會滿不一樣的,我的個性就是比較喜歡溝通,我有很自己私人那一塊,對於藝術的堅持跟品味。但是出來跟這個世界接觸,就是需要有一個介面,剛剛好我喜歡的介面,我喜歡的溝通方式就是透過音樂創作,音樂創作有點像是一個路口。我喜歡用這種方式去讓大家認識我,而不是把我喜歡做的事情,直接完整的綁在一起,然後把溝通橋樑截斷。我蓋的是一座橋,要可以雙向通車,現在這座橋從一開始只有單向,現在可以會車,是雙向的,慢慢的現在四線道了,希望未來可以有很多交流道通往其他的地方,也就可以把橋蓋越大蓋越好。』

Leo 王:『我玩音樂的開始就是唱歌,一直以來我都會很 care 我寫和唱的到底是什麼,剛開始創作的時候,如果寫出自己唱得很不舒服的歌詞,就會很快的捨棄,寧願不要,所以我一直追求說,我唱的是我想唱的東西,就是一個根本。也因為對其他樂器不擅長,基本上我應該是「 last of the musician, more of the writer」,多一點這樣。我其實很照自己的意思寫,結果發現有很多人有共鳴,有喜歡,喜歡我表達的東西,所以我反而不是先想要寫這個東西讓它去受歡迎。』

「有沒有遇過什麼「檻」?」

Leo 王:『對我來講,每次都是一個檻,寫新歌是一個檻,沒有寫出新歌,那接下來可能不知道要怎麼行動下去,另外一個檻是其實我發現,每一場表演前我都還是會很緊張,會擔心害怕。所以這是我需要學習的一個課題,如果說我還是在意表演,如果不是因為在意面子,我是在意我的本質,我的義務,我應該要表演好,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就必須要有更多的練習。』

國國:『因為我一直以來都是很用意志力活著的人,舉例來說,巡迴演出一定是一個檻,絕對是一個不舒服,然後難關很高的,我只要在去之前跟自己說,這絕對是好玩,絕對是超累,可是好玩到爆,我通常就是用這樣的方式過自己的檻,像我現在在錄新專輯,其實我也覺得這是一個超大的檻,但是每天錄我也都覺得,哇!好痛苦喔!好像都唱不好,覺得自己都唱得超爛這樣,但是意志力的關係,會讓我覺得如果過的去,後面的事情就會更好,也就可以證明自己有進步一些。』

「分享彼此合作的過程經驗?」

國國:『我覺得他會比較要求一些,因為我會很追求練習,很追求 play 的一個東西,一而再、再而三的 play,我覺得 Leo 在心態上他可以接受這些事,但他更追求的是一種原真性,一種 monent ,那是沒有辦法被取代的。我覺得全神貫注的練,跟只有身體的練還是有差,但覺得主唱有來大家會珍惜每一次 play 的機會,而不會讓大家覺得有過就過,沒過就沒過,尤其是音樂是要呼吸的,不只是一個執行,音樂不是展現一個技巧,要有呼吸,你的心靈跟你的身體要有一個對話的過程,可是如果說,靈魂跟身體都是進入一個超級疲勞的狀態,當你站在台上完全沒有新鮮感,然後你又有超嚴重的期待,然後第一首歌就直接演壞了這樣,但是如果大家是用一種我覺得今天晚上表演會很刺激,很好玩,然後我們有準備了,我們一定很駕輕就熟,有充分的休息,那你上台就會帶來刺激的感覺。

「對粉絲們說的一句話是?」

國國:『重新愛上鏡子裡的自己』

Leo 王:『知足常樂,respect each other。』

 

 後記 

Leo 王隨性的坐在攝影棚地上和國國聊天,即便是工作中,還是休息空檔,兩人總是有聊不完的話題,分享表演的記憶狀態,創作過程,延伸到生活中的大小趣事。

Leo 王在鏡頭下表情豐富,盡情享受,國國則如溫火般,細膩的融入大家,儘管是久久見面,每當國國開口分享時,Leo 王總是安靜的、專注的聽,眼神中滿滿的尊敬,而當 Leo 王腦中思路快速跳躍時,國國總是能聽出其中之意,一快一慢,一位深思熟慮,一位激情果斷,在一言一語中將兩人友情表露無遺。

謝謝音樂讓兩位才子有緣份相遇,謝謝 Leo 王和國國與 Wazaiii 共度了一個美好的下午,讓我們看到最真性情、有默契的雙人組合。

 

Editor / 責任編輯: 林俊宇(@ya597edw)

Outfit:Sport b、adidas Original

◎Photo Via:Anewchen(@chenanew)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