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即時受傷了,也能優雅以對,保有自愛與愛人的能力”


oopsWu

2020-4-26

致我們的愛情 卑微並不能贏得真愛

前言

面對生活隨著年紀漸長,我們明白「委屈不能求全」,而在愛情裡,那種盲目去愛的感覺太美好,以致於我們經常忘記自我,越愛的人越迷茫,仰望愛情,不惜踮著腳尖去愛,穿球鞋墊腳還舒服些,若是穿高跟鞋踮腳尖,只是換來傷痕累累,但誰不是在愛裡學習去愛自己,然後才有能力去愛別人?

克服孤獨的恐懼 那就去愛吧

心理學家阿德勒說:「幸福的人用童年治癒一生,不幸的人用一生去治癒童年。」我們的愛情觀也許從小時候就開始建立,從家庭關係到親密關係,我們一生都在追求偶像劇,卻不小心常常成為八點檔苦情劇。既然回不去童年,我們也犯不著拿一生的幸福去治癒童年,人生太短,愛情也不長,這不是告訴我們就不去愛,而是就去愛吧。

然而愛也是有程度之分,「癡愛與瘋狂只是展現原先孤獨的程度。」愛情心理學大師佛洛姆寫下《愛的藝術》,他認為,愛情的終極目標是「克服人的孤寂和實現人與人的結合」,因為孤獨感是恐懼的根源,我們清除恐懼的方法可以透過「愛」去達到。

↑去「愛」能讓人忘卻一切恐懼,且能更加堅強的面對所有未知

正視愛情 需要梁靜茹的勇氣

我們常說梁靜茹給的「勇氣」可以讓人做出瘋狂的事,這首情歌不知撫慰多少人心,誠如歌詞所說的「愛真的需要勇氣」。有好長一段時間,總是在關係裡感覺到不安,也許是起因於童年,我與家庭的疏離,成長於重男輕女的家庭,那種不被愛的感覺一直存在著,直至我罹癌,感受到家人之愛,治癒了心中那個渴望愛的小孩,過去在愛情裡總是渺小的我,好似也長出了一點力量,有能力去承接自己的情緒,去正視愛情。

當然並不是每個人都必須歷經這樣的生命困境才得以換來「愛」的能力,心理學大師佛洛姆建議,面對愛情,專注地活在現在,活在此時此地,正在做這件事的時候不去想下一件要做的事,在愛情裡要專注,學習互相親近,而不是在面對困境時以慣見的方式做心靈遁逃。

↑《Westworld》裡的 Teddy 為愛全然付出,但卻疏漏了「愛情裡,重要的是學習互相親近」。一味的栽進愛情裡,但這卻不是一個健康的關係。

而專注的前提是要對自己的感受有足夠的「敏感度」,面對身體上的受傷,痛覺是相對敏感的,心裡的傷,當真正感受到痛的時候,往往已經是痛到失去自我了。當我們把愛情的希望都寄託在他人身上之時,其實也是把自己完全地交付出去,把愛的主控權讓出。

這不只是把愛的所有權交給對方,也是逃避了內心真正的聲音,我們只是希望對方能接住我們,去達到我們想要的愛,但我們是人,不是神,沒有人能完全洞察對方的心意,愛是兩個人的事,一個不快樂,另一個人自然也沒辦法在愛裡得到愛。 

別再踮著腳尖愛 學會自在自適的相處之道  

20歲的愛情是最容易踮著腳尖愛的年紀,因為以為那樣就能達到愛的高度,對愛的想像總是仰望,30歲的愛情開始想要站穩再去愛,追求一段穩定的關係,站的舒服就可以,40歲的愛情更是灑脫,可以赤腳去愛,也可以說不愛就不愛。

我們常常害怕對方不愛了,但其實更深的恐懼是我們害怕去愛。從此時此刻開始,別再踮著腳尖愛,學會自在自適的相處之道,即時受傷了,也能優雅以對,保有自愛與愛人的能力。

 

◎Photo Via : IMDb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