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Roger鄭健國專訪-當你覺得自己是什麼的時候,反而你就什麼都不是”


Wazaiii

2017-8-13

以不變應萬變的人生哲學:Roger鄭健國的“藏拙”信念

不覺得很神奇嗎?有這樣一個人物,讓每個人一開口說出他的名字,總不忘記加個「老師」在後頭,W編記得,小時候(真的很小,大概十幾年前!)打開電視,總能看見他從容優雅的身影。不論是溫柔的與女明星們在廣告中對話,或是在節目中為人加油打氣,只要Roger老師一現身,總能讓現場氣氛回升至最宜人的溫度。

在還沒有「網路紅人」的年代,Roger老師—鄭健國,毫無疑問的是第一代從藏鏡人紅到螢光幕前的幕後工作者。不論是打理明星的全身造型,或者,是為他們化上最適合的妝容,Roger老師不主打「個人特色」,而是為合作對象打造最「適合」他們的樣貌,讓他在這個業界裡長紅了超過30個年頭。

其實在前去訪問的途中,有專訪緊繃症候群的W編一如往常的緊張了起來,這位螢幕中的形象美學大師,究竟是跟電視中一樣平易近人,抑或只是打造出一個形象,其實私下很難親近?這一切就在Roger老師登場時有了解答,他打扮得簡單乾淨,略帶靦腆的跟W編與小W編兩位,什麼咖都不是的人親切的握手寒暄(霎那間有種粉絲見面會的錯覺)。在那一刻W編便了解,是什麼原因讓Roger老師在時尚圈乃至娛樂圈,能夠平平穩穩,同時又屢創驚人佳績的走過30幾年。

來來來,Roger老師開課了,這可不是一般的美妝造型課,而是他字字柔和,同時又鏗鏘有力的經驗與堅持。

 時時把自己放在「空」的位置,廣納百川,隨遇而安 

「老師您已經在業界工作30幾年了,這樣追趕跑跳碰的產業,是否有讓你感到挫敗、無力的時刻?」

『好像沒有耶(笑)!不是說我自己多厲害,而是通常我決定做一件事的時候,我已經把最壞的打算都預設好了,所有的結果,都在我可承受的範圍。如果壞事真的發生了,那可能就要想想是哪個環節不對了?你知道人生中,有很多時候是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但也有時候我們真的做了100分,可是對方就只給你60分的情形。所以有可能是你自己的努力不足,也有可能是大家的tone調不一樣。時尚這件事情不像考試,沒有一定標準,有的時候感覺這件事情很難抓,有時候是人與人之間化學的反應難捉摸。如果不是因為專業上的問題,我覺得就算了,因為那不是你可以控制得了的;但是如果是的話,自己就一定要檢討。不過對於工作,我覺得還是要看得開一些,才能長久。做我們這行業的人維持心靈的純粹很重要,這30幾年來我從學生畢業到現在,個性幾乎都沒變,可能我有一點刻意在保護我20幾歲時的靈魂吧!希望它不要被汙染,不要變不見,那個東西是給我帶來很大的思考跟玩樂跟開心的一個動力。就像我看到一個人的第一眼,一定先看他的眼神,眼神中的靈魂透露著很多關於他的秘密。』

 

A post shared by Roger Cheng (@roger_taipei) on

「想請問老師,如何獲得創作的靈感?」

『我喜歡旅行,旅行時我會觀察很多事情,我覺得若是對美學有興趣,要學會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淨空自己的成見跟經驗值,這樣,在旅行中就能看見很多不同的東西,不是只有看衣服、建築這樣比較表面的事物。哪怕你買個咖啡看人家走來走去,都可以看到很多,但如果先預設好要看什麼的話,反而就看不到東西。像博物館、美術館這種,我偶爾會去,但不是每次旅行都會去,我喜歡觀察行人多過一切。做這個行業若有永遠用不完的好奇心,它就會支撐你用力吸收各種資訊,就連看到一面牆,你都會看到可以拿來做衣服的pattern,或眼影的配色,或者你看到牆面破破舊舊一點點偏藍的灰,會覺得「哇!這個顏色好美。」如果你可以這樣去看,處處都有驚喜,尤其大自然、與有歷史的東西,有些顏色是很容易被忽略,卻也意想不到的。』

 

A post shared by Roger Cheng (@roger_taipei) on

 網路時代讓世界變得狹窄,跳脫框架與自省成了現代人最重要的課題 

「那麼您覺得,歐美和亞洲,之所以有這麼大的美學差異,原因在哪?」

『亞洲人之於歐洲人,審美觀差別是非常大的,為什麼行之多年的流行趨勢,永遠都掌控在歐洲人手裡?我覺得很少人去探究這個問題。對我來說不是只有集團的操盤(但大家都會歸咎於此),當然這是其中的原因之一,可是有很多東西不是金錢換得來的,那就是美學的底蘊和他們成長的環境。像我每一次去歐洲,最大的感觸是他們對於手機,對這些電子資訊的依賴,還是非常、非常、非常小於東方人(W編:老師應該是真的覺得差距很大)。我覺得他們是不願意被網路牽制的,相較之下,他們還是喜歡「真實的接觸」。就像歐洲人會花大部分的時間去維持他們舊的東西,舊有的文化有所延續,就會影響到人的審美觀,他們對匠人、達人這種的「專業的尊重」,也會是環環相扣的,因為那是一種思維邏輯。當然,歐洲也有一些快速消耗的東西,像“快時尚”就是他們發明的,但是“快時尚”在歐洲,只是提供另一個選擇,並不是鋪天蓋地的取代。可是在亞洲,它已經幾乎要取代原來的時尚,變成商業模式去操盤。亞洲人太聰明、太愛賺錢,導致很多東西失去原來的意義。談論KPI並不是一件壞事,擁有高KPI才能支持更多的理想,但當一切都落入數字的戰局時,很多最初的美好都會消失。』

 

A post shared by Roger Cheng (@roger_taipei) on

「那身在亞洲的我們,該怎麼走出第一步去改變呢?」

『我們華人的世界,擁有五千年的歷史,但歷史的悠久反而像個沈重的包袱,就是當我們詮釋自己東西的時候反而太嚴肅了。這也跟我們受的教育有很大的關係,那是一種壓抑的思考模式,被很嚴謹的這樣教育下來,在處理與文化相關的服裝設計,我們通常是形象化,而很少去解構化。我們都知道宋的線條是極簡,而唐卻是富貴、受胡人的影響的,若是要把這些元素納入設計,不是要去照抄或仿造當時的繡花,而是如何去把它解構出另外一個流行的元素。我還是很相信將文化元素化,能夠啟發很多好點子,但我們好像現在都沒有看到很精彩的。歐洲有許多品牌,刺繡美的不得了,但絕對沒有太明顯的古裝影子存在,反而是利用古老工藝去呈現新東西。所以說,改變自己的思維邏輯,多方面的設想,是很重要的。另外一個,就是要希望大家能更尊重自己的文化下的職人、匠人。記得我唸大學的時候,到工坊去打工,那時候每天刺繡,回到家手指上都是被針刺破的洞,但這樣透過手工藝製作出來的舞台服,當真是絕美。那時一個工坊裡會有五到六個老師傅,我跟他們學到很多功夫。但這些匠人在台灣,人們並沒有給予足夠的尊重,導致年輕一代也不想承襲一個優良的傳統工藝。人人都想當設計師,卻沒有人想當裁縫工匠,跟展現自我的網路時代可能也有關係,這個社會若只吹捧擁有表面風光的人,而不尊重傳統文化的守門人,那環境就會惡化下去。』

(W編:平時都是看見老師講解美與時尚的樣貌,沒想到他也有這麼嚴肅的一面,可見他傳達出來的這些訊息,真的需要我們一起好好思考與反省。)

↑為藝人打造舞台造型時,依舊堅持自己動手處理細節的Roger老師

 再多的虛擬表現,都抵不過「真」這個字 

「不論哪一種幕後工作者,在社群媒體上,都很重視「個人風格」,這點老師怎麼看?」

『以前我在做業務的時候是這樣,我們都會討論,要幫合作對象做成怎樣的風格是人家沒有的。會再以這個為出發點找定位,因為要做一個新東西,所以玩得很開心,是不是最流行的絕對不是唯一,應該是最適合這個音樂,或是最適合這個戲劇演出的樣子。所以我以前的作品是落差很大的,可能有人覺得很時髦,也有人會覺得很俗氣,但沒有關係呀!藝人或是那場表演適合就好呀!對我來講,我們以前還是覺得自己是從業人員,是站在藝人後面,把他推出去的那隻手,而不是一看到這個人就說:「喔!他是Roger做的,這個一定是誰做的。」我不是設計師,我是Stylist,如果我是設計師當然就是強調我個人風格,但當我是Stylist時候,就應該做出適合這個人的穿著。』

「我有一件事很感興趣,30年前老師所處的產業,並沒有所謂的“社群媒體”這個東西可以讓自己一夕爆紅,對現在處處是紅人,幕後人員也可以很快竄紅的現象,老師有什麼看法?」

『我還是很喜歡用做菜這件事情來做比喻,就是如果你願意當Fast Food,那是一個選擇,世界上也是有很成功的速食店。但如果你想成為非常會烹飪的大廚,人家提到你總是讚譽有佳,世界各地的人都慕名來到你的餐館,也是一種個人選擇。老實說當社群媒體出現時,人們開始面臨太多不同選擇,剛開始我也不習慣,但現在我已經開始接受這些東西的改變,因為你不能抵擋一些時代浪潮。但我覺得人們還是不要隨波逐流,而是要做個懂得觀察流行的人,若去多做了解,會發現造成這個現象的不外乎兩點:第一個就是媒體改變,第二則是科技的進步。這個現象的產生,讓很多創作者幾乎靠Photoshop在化妝,可是問題是,現在的審美觀改變太大了,或是讓很多人是躲在螢幕後面的,見人的機會其實不多。如果單純經營這種社群網站,在網路上面他就可以賺錢,不需要實際的去面對人家,因此很多東西變成虛擬、變成一種幻想。現在的「化妝」變成一種方法,他只是要滿足那一張照片而已,畢竟現在連臉型都可以靠修圖改變,何必要去學一個粉底去修飾臉型花那麼多時間?但在我那個時代,或是像我們在教學生、帶助理,「打底」是最重要的,因為必須要以“現場”作為出發點,可能是臉部彩妝著墨的重點有毫釐的差距,也可能是為他的服裝立刻修改微調,為合作藝人打造出在現場看來也完美的樣子。我覺得現代人,如果能同時用這兩種心態去經營自己的社群,整合好自己的線上、線下實力,有這樣的實力跟媒介去爆紅,我也會給他一個大拇指。』

↑金馬五十,為舒淇打造全身造型

“紅人”人人皆有機會可當,“紅很久的人”就端看個人造化 

「那麼就您多年的觀察,如果想要做一位像“大明星”般的人物,該有什麼認知?」

『累積以及吃苦當吃補。如果人家問我天份跟後天努力佔比是怎樣,我永遠會說天份只有40%而後天是60%。因為你如果做好後天的努力,儘管沒有得滿分,但只是因為沒有天份的那40%,絕對不會不及格;但如果只靠天份,連及格的門檻都沒有!所以人不能不努力,你看那些站在一線的大明星,沒有一個是不努力的,且他們的自我要求都非常嚴格。假設一個藝人一開始是歌手,他會慢慢去拍戲,去接觸不同的面向,久了他就會進步,因為有很多表演是透過不同的聲音去營造情緒。如何用聲音去表演,若不受正統表演訓練,是沒有辦法幻化成更上一層樓的樣貌的。不妨說個舒淇的小故事好了,她是有懼高症的人,但你知道拍聶隱娘時,她曾經被侯導吊著鋼絲掛在樹上長達兩個小時嗎?因為侯導需要等一陣風,吹過她的頭髮,而以他對藝術的堅持,那種自然風是假不來的。所以“大明星舒淇”也只能掛在樹上等,又痛又怕也要撐住,隨時要Take了還得立刻進入狀況,因為只有一陣風的時間。李奧納多在神鬼獵人裡,幾乎有一半的時間都趴在地上吃土,在雪地裡滾來滾去,其實這些都是對自我的挑戰,人要把自己逼到一個極限才會晉升到另外一個層次。所以,想成為大明星,並不是靠美貌與粉絲數目,而是先想想自己吃不吃得了苦,跟願不願意不斷的努力。』

↑獲獎無數的聶隱娘,誰想像得到為了藝術的堅持,舒淇竟願意被掛在高處長達兩個小時?

↑又有幾個人能像李奧納多,幾個月的拍攝期間,幾乎都趴在泥淖跟雪地裡?

「沒想到老師對產業現況的體認,著墨在經驗與知識的累積不同以往,而不單單是淺談時尚!」

『哈哈,對呀!之前出版社問我是否有出書意願,我就跟他說,可以不要出工具書嗎?我想寫些講觀念跟態度的書,雖然別人可能覺得我身為一個造型師,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但我也老大不小了,真正想教給年輕人的,不是什麼速成化妝術或穿搭方式,而是我這幾年學到的一些處世觀。』

 這是一個敢秀,不代表就能贏的時代 

「“藏拙”就是這樣的書嗎?」

『對,其實這本書名是我自己想的,我總覺得現代鼓勵大家表現自我,勇敢就要Show。但我的觀念剛好相反,你如果沒有準備好的話,就應該要多花點時間準備,把自己拙劣的一面藏起來。機會是稍縱即逝的,儘管人生中不會只有一次機會,且機會永遠會延伸出更多機會,但是如果浪費掉一個機會,就很有可能把自己的路給斷了。所以如果好好“藏拙”,還是會有機會。畢竟當機會找上你時,並不代表它是從天上掉下來,所以你一定不要令人家失望,這個是我的想法。還要提到的是,我的職場人生哲學是有點像爬山,每個人都有著一樣的氧氣、一樣的裝備,為什麼有人可以攻頂,有人卻半途就陣亡?端看你有沒有計劃人生嘛!有的人是快速想要攻佔一個地方,一開始就要領先人家很多,但很快就把他的能量氧氣用完。但就像龜兔賽跑一樣,有的人可能不是速度最快的,卻是成功攻頂的。所以我們都應該把眼光看得更遠,將自己的時間軸拉長,儘管網路世界匆匆,也要堅定自己的陣腳,往最遠的地方走去。』

 美是一件有瑕疵才美的事 

「那我很好奇,老師為什麼不想出工具書呢?」

『因為我覺得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告訴你正確的比例是怎樣,每個人都長得不一樣,該怎樣拿尺來量?美這件事情是有瑕疵才美,若可以制定出一定的規範,就不好玩了。那當一件東西不好玩,它也就不美麗了。』

「但我還是想問,如果說一個女生只能擁有一個化妝品,你覺得什麼會是最需要的?(W編還是私心想知道)」

『我會先看這位女生的輪廓重點在哪?但大致上可以分成兩種:選擇口紅,或選擇眼線筆。因為口紅還可以當腮紅,也可以當眼影,有比較多的功能性可以用;而眼線筆,因為它可以畫眉毛,也可以畫眼線。看你自己的狀況,如果你眉毛比較淡,希望突顯眼睛輪廓的話,那眼線筆就比口紅重要。如果你本身眉毛比較濃的,那你就可以帶口紅,先從這個判斷起。另外教你們一個小技巧,就是將口紅塗抹在手背上抹勻,加一些乳液、護手霜進去,可以當成帶有光亮自然感的腮紅使用,淡淡粉紅的光澤在臉頰上會很漂亮。』

(W編與小W編埋頭筆記中)

「男生如果他今天想要開始注重他的穿著打扮,他要從哪個地方先去下手?」

『頭髮!台灣男生太不注重髮型了,但是通常髮型剪對了,人就帥了大概30%!因為大家都覺得:「蛤?我要花這麼多錢剪頭髮?」,我們必須先把這個觀念改過來,因為當你得到讚美,就會覺得自己可以再進步一點,不然連你自己都放棄了,人家也沒辦法救你啦!哈哈!』

 

A post shared by Roger Cheng (@roger_taipei) on

 期許自己,做一輩子的「白紙」

「對想要成為造型師,或是幕後工作者的年輕朋友,您有什麼建議呢?」

『我會覺得先忘記成為“知名人物”這件事情。因為那不是一步就可以達成的,我到現在出去工作,還是自己拿東西,原因是我覺得以前可以為什麼現在不行?當你覺得自己是什麼的時候,反而你就什麼都不是。做一個造型師的第一件事情,得先要有體認我們是“幕後工作人員”。雖然大家一定會講“Roger你還不是一天到晚在螢幕前”,但那個心態是不一樣的,而且對我來說,都是工作。儘管到現在,我還是認為自己是一個幕後人,當我在執行專業的時候,我還是可以跪在地上幫人家綁鞋帶的,因為那是我的工作,有什麼關係?如果沒有這種心態的話,就不要做這個行業,因為這個行業絕對不是每天穿得漂漂亮亮拿名牌,好像永遠光鮮亮麗,它依舊是一個專業,如果你不這樣去尊重自己的專業,那它就不會是一個專業。』

後記:

結束訪談時,W編恍然大悟,Roger老師在時尚產業工作的時間,甚至遠在我出生之前!而那時他的產業環境與現今大不同,但他靠著對作品的要求,以及踏實的態度,依舊讓他在亞洲各大城市為人景仰。重點是他說出了許多有深度的嚴肅觀念,是不是也讓你對他螢幕前的印象有些改觀?

W編覺得,我們時常迷失在這個快速的文化潮流裡,要求最新、最刺激的資訊分享,或是不斷尋覓「爆紅」的機會。但這次和Roger老師當面聊天,除了被他令人如沐春風的Charisma感染外,句句有力的訪談內容,也讓我陷入一場自省。訪談中他提到的“成就這條路就像登山”,讓W編覺得在職涯以及追求成就這條路上,真的可以像他所說的:「若期盼自己能夠走得更高、更遠,需要的是判斷自己的能力範圍,以及放慢腳步。」

Andy Warhol說,“在未來,每個人都能爆紅15分鐘”,但如果要給W編輯們選擇,我們絕對選擇像Roger老師這樣穩穩的,讓專業細水長流的走過30年。

 

 關於Roger鄭健國 

亞洲著名頂級造型彩妝大師。至今在造型界已累積超過30年的豐富資歷,除了深受名人藝人的愛戴之外,更是各大時尚精品爭相合作的對象。長時間的專業經驗累積,Roger老師對於捕捉時尚風向的敏鋭度和洞悉潮流的品味能力,無人能出其右!已成為無可取代的時尚指標性人物。

 

◎Photo Via:Roger鄭健國粉絲團, 育嘉, INSTAGRAM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