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Wazaiii觀點-珠寶真正的價值是它背後的故事與情感,或是在不同時空背景下所被賦予的特殊意義”


Wazaiii

2017-9-13

專家帶路!帶你從情感層面,看懂珠寶的工藝與藝術!

不同於服裝的時裝秀,珠寶較難透過展演的方式呈現精緻之美,因此,每年定期舉辦的知名珠寶展,如巴黎的Bijorhca、義大利的Vicenzaoro展、美國的Tucson展,成了讓人近距離欣賞珠寶的色澤、切工,感受它價值與美麗的最好機會。

平常我們只能在紅毯的明星身上,看到價值連城的頂級珠寶,所以容易覺得珠寶世界遙不可及,彷彿天上銀河與地球人間的光年距離,沒有專業知識或財力便難以親近。但今年,在台北的我們很幸運地能透過不同的展覽,深度認識品牌的經典之作,如Zaha Hadid建築展中,我們看到寶格麗B.zero1不同於一般珠寶的設計結構、Tiffany 台北101旗艦店展出19、20世紀中葉的古典珍品,讓人了解對美的追隨藏在生活的各個角落,當然還有Van Cleef & Arpels在台北光點展出的《Art of Clip胸針藝術展》,透過敘述不同年代女性的生活方式,讓貴重珠寶更加貼近我們的生活。


珠寶界極為有名的百年世家Van Cleef & Arpels,品牌的成功可說是建立在愛情及親情上。十九世紀末,一位寶石商的女兒艾斯特爾•雅寶(Estelle Arpels),邂逅了寶石切割師之子阿爾弗萊德•梵克(Alfred Van Cleef),同樣熱愛珠寶的這對戀人結為連理後,兩大珠寶世家就此結合成為Van Cleef & Arpels,並在1930年代他們女兒Reneé就任品牌藝術總監後,將獨家的隱密式鑲嵌技術發展到極致。隨後,因愛而生的Van Cleef & Arpels也見證了歷史上,許多動人的偉大愛情故事。

↑1943年Ballerina胸針,為了向女性形象致敬,在美國創作出芭蕾舞者胸針,是歡樂與回憶美好時光的象徵

 ↑1941年的Spirit of Beauty fairy胸針,展現俏皮姿態,原為豪格維茨雷芬特羅夫伯爵夫人,也就是廣為人知的芭芭拉•赫頓所收藏

為了讓人們更了解珠寶工藝,Van Cleef & Arpels精心策劃了一場蒐羅了歷年作品的胸針展。在我們印象中,胸針或許只是一個造型配件,但早期在鈕扣尚未發明之前,胸針其實是用來固定服裝的重要角色;注重儀態的富貴人家,甚至會特別找來珠寶工匠,訂製與華服相得益彰的寶石胸針。隨著人類的歷史變遷,胸針在用料以及設計呈現上,也扮演了時裝史上重要的角色,看著這次難得來台展出的91件作品,都忍不住想像這些珠寶的曾經擁有者,是什麼樣時空背景的時髦女子呢?而每件訂製珠寶的背後,又有什麼樣的獨特意義呢?

藝術收藏顧問-陸潔民

你們看過《The Best Offer寂寞拍賣師》這部電影嗎?別以為電影中的職業只存在於螢幕裡,台灣也有一位極為了解古董的藝術拍賣官-陸潔民老師。這項工作必須由對藝術價值瞭若指掌的人勝任,貫通藝術品的歷史背景,使世人了解它值得被收藏的意義。陸老師本身也是藝術品的收藏家,喜歡跟年輕人暢談藝術史,如果擔心自己看不懂頂級珠寶,不妨先聽聽老師怎麼說,陸潔民透過藝術畫作中的珠寶,帶我們了解如何感性的欣賞珠寶的美。

『我們經常可以在藝術畫作中看到珠寶的呈現,有時純粹,有時完美,有時富滿情感,有時帶點憂鬱。像是維梅爾《帶著珍珠耳環的少女》,我們便在畫作中,看到父親對女兒的關愛,畫作中他的長女所配戴的「珍珠耳環」,不僅象徵著她是掌上明珠,「珍珠」也有在牡蠣中慢慢被孕育養成的意義,透過欣賞這幅畫,便能了解傳承的意義。』

1930年代,這件獨特的珠寶珍品為著名歌劇演唱家伽娜•瓦斯卡所擁有。到了1972年時,這顆非凡寶石的新主人為了慶祝兒子出世,委託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寶將它設計成送子鳥的造型

我們可以從陸老師所舉的例子了解,珠寶的價值其實是凌駕於物質之上的。Van Cleef & Arpels的工藝與設計是眾所皆知的,為什麼它還要大費周章辦這樣一個展?因為珠寶真正的價值是它背後的故事與情感,或是在不同時空背景下所被賦予的特殊意義。「藝術」重視的是情感層面,而當一件珠寶有了情感,它才能真正擁有藝術創作的價值,並且與觀賞者或是配戴者產生連結。

↑1951年羅密歐與茱麗葉的造型別針

『如何定義藝術一直是熱門的話題,我覺得最經典的一句話就是畢卡索說的:「我不知道什麼是藝術,但我很清楚什麼不是藝術。」我想藝術創作的本質是來自生活,在平凡的生活中發現不凡,把不凡創作出超越生活的作品,這才是藝術創作的本質。美學其實是一種審美標準,透過物品的線條、構圖、色彩等等去感受,所以說藝術創作與珠寶設計沒有一定的界線,而是當兩者達到一定高度的時候,便形成了共通的美學。』

Wazaiii達人-AKEMI WU

雖然W小編從未親眼見過這位達人AKEMI WU,但是從她的文章中,可以感受到她是位發自內心喜歡時尚的時髦女子。見過許多絕世珍藏好物的她,現在就跟大家分享她欣賞了Van Cleef & Arpels的《Art of Clip胸針藝術展》的觀後感!

『將珠寶視為藝術品是合宜的理解,無論是它反映歷代工匠技術演變或審美,還是珍稀物質在社會價值中無庸置疑的權威,它是古老的煉金術遺傳,富有哲學與政治意涵,甚至能作為夢和現實的承載。

和一般偏見相反,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寶選擇了Playthings大小的胸針做為展覽主題,而不是隆重強勢的大型物件。非一般人日常使用的Accessories,不講實用功能與常規,胸針需要更深品味與能駕馭的創意,正說明Van Cleef & Arpels低調卻自豪的性格。世家這次選擇了較精巧、自然主義與歡快的物件,也讓展覽增加親切的特點。

↑1933年註冊隱密式鑲嵌法專利,隱藏金屬鑲爪的革命性技術,使有色寶石獨占風采

其中我覺得值得觀眾注意的,一個是Van Cleef & Arpels擁有專利的隱密式鑲嵌法,雖然沒有辦法看到背後的密線網格,能更明白這個鑲法的工藝要求,但實際觀看作品時,能發現因為光線進入的空隙減少,使得寶石的光澤呈現獨特低調雅致的感覺,與一般的珠寶作品在光澤上有很大的不同,通常都是以有色寶石做mystery set襯托白鑽做出對比,增添了作品古典的韻味。

↑1971年的Indian inspiration項鍊,可拆卸成兩條手鍊與一只胸針,原為阿迦汗王妃所收藏

另一件不可錯過的作品,則是原為印度阿迦汗王妃私人訂製的雕刻祖母綠與鑽石套件。從19世紀末開始,即使因為交通不便,但印度豐富的礦藏,和富裕豪奢的土邦大公、貴族們,就吸引著西方珠寶商絡繹不絕地前來,梵克雅寶就是其中一個與印度君主關係深遠的珠寶商。

Van Cleef & Arpels有兩件令我印象較深刻的祖母綠作品,一個是原為埃及Faiza公主所有的項圈,在2013年的日內瓦Christie’s拍賣會上出現,那個項圈的祖母綠全部以瓜形垂吊成流蘇狀,打磨的光艷深邃。另一條就是這次展覽的Indian Inspiration,以難度較高的圓形蒙兀兒建築式的槽紋打磨,稀罕的原因是正圓形寶石需要消耗較多原石無法另作使用,而且這個作品所使用的祖母綠,很可能是少有的印度產祖母綠,是18世紀的舊礦藏,有黑雲母片狀包體使得整體的顏色更為暗沉,呈現濃烈的東方色調。』

看完是否也覺得珠寶領域不再遙不可及?只要帶著一顆觀賞的心,誰都能走進珠寶的世界,就當作是參觀藝術展覽長長見識。更何況這次展覽不用門票,簡直是佛心來的!快趁展覽期間9月2日到9月21日期間,來台北光點欣賞一下《Art of Clip胸針藝術展》吧! 


◎Photo Via:Van Cleef & Arpels, INSTAGRAM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