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微笑中隱藏殺機,墨鏡掩蓋一切眼神所能透露出來的訊息”


凱特王

2017-11-3

我高冷我不近人情,但我知道我是時尚好編輯

是不是巧合?

11月3日是美國版《VOGUE》總編輯Anna Wintour安娜.溫圖的生日。當Wazaiii致電邀稿要我寫寫她時,幾乎是第一時間就答應了,因為我的生日也是11月3日(滿滿的私心)。

有故事的女人從來不怕被寫,寫她也確實很有趣。至截稿前,在網路上能搜索到最近一則關於安娜‧溫圖的消息是來自於James Corden的《The Late Late Show》節目。她登場參加了邪惡遊戲《Spill Your Guts or Fill Your Guts》,規則是雙方互相回答對方提出的難題,答不出來就要吃掉桌上的噁心食物。

將近9分37秒的影片中,我看到一位在當今新媒體浪潮中不得不親自走下神壇的安娜.溫圖,距離她第一次曝光讓大家集體圍觀已過去11個年頭。2006年,電影《穿著PRADA的惡魔》是否依舊讓你記憶猶新?是的,那部電影就是讓安娜從幕後走至幕前的推手。

 

A post shared by Scoop Charlotte (@scoopcharlotte) on

↑這是你印象中霸氣外露的Anna Wintour安娜.溫圖。微笑中隱藏殺機,墨鏡掩蓋一切眼神所能透露出來的訊息。

↑這是最近的Anna Wintour安娜.溫圖。節目中,當被問到:「哪一個設計師是妳的最愛,哪一個妳最討厭?」 時,安娜只答了她最愛 Tom Ford,說不出最討厭的那個。於是只好吃下滿滿都是培根的披薩。這畫面還是你印象中高冷的時尚女魔頭嗎?

被英國《衛報》稱為“紐約非官方市長”的安娜其實沒有上過大學

算一算今年68歲的安娜在美國版《VOGUE》工作已經將近27個年頭。當年16歲輟學的少女安娜一頭栽進時尚編輯工作一幹就是一輩子,一做就做到頂尖。先遑論她背負多少輿論批評,光「勵志」這一點,她本人的奮鬥史就是一帖標準的心靈雞湯。在她身上不僅能看見什麼叫做"對時尚充滿熱情",還能看見什麼叫做"擁有自我風格"。這兩者正是成為時尚界無可取代的靈魂必須具備的、最基本的條件。

安娜其實是英國人,生於一個高級知識分子家庭,父母都是劍橋畢業生,兄弟姊妹也都分別畢業於劍橋或牛津。在2009年上映的紀錄片《時尚惡魔的聖經》中,安娜談及親人對自己職業的看法時曾戲謔自嘲:「我想他們一定覺得我的工作很好笑吧!」在書香門第中長大的叛逆少女,第一次對著鏡頭表露出內心的自卑,以及對家人無限的崇拜與自豪,讓我無法再把她對時尚的熱情誤會成刻薄,把堅持誤認為霸道,因為那句自嘲的話已經充分展現出她對於眼前所有偉大事物都懷抱一顆謙遜的心。憑著這顆心,她提拔過無數個年輕但具有設計才華的設計師,也奠定了自己獨一無二的地位。

這樣一個自卑卻又無畏的少女在離開家鄉英國多年後,憑藉自身在時尚界的成就,曾兩次受邀到牛津大學演講。在2015年3月的那一場演講中,安娜坦承有時還挺後悔選擇輟學,因為她看見自己的小孩在大學結交了摯友,也看到了大學階段對了解自我的重要性。但人生沒有白走的路,她依然對底下聆聽演講的學生們,貢獻了自己在工作中有別於英國高等傳統教育的觀點。不管你將來是不是想踏上時尚產業,演講內容都值得一聽。看完文章,記得點開來看。

 

 

A post shared by underdog '93 (@thepopculturelife) on

↑少女安娜難得一見的長髮時期。之後短包鮊頭就變成她最著名的標誌性髮型。

↑1970年,少女安娜正式進入時尚雜誌工作。在倫敦的《Harpers & Queen》雜誌社擔任助理從最基層做起。

 

A post shared by A.I. MEDIA (@a.i.media) on

↑關於那些流言,安娜曾說:「對,那都是真的。」1982年她去美國版《VOGUE》面試,當時的總編輯Grace Mirabella問她:「你來這裡最想做什麼工作?」33歲的安娜對她說:「妳的工作。」6年後,她真的成為《VOGUE》總編輯。

↑紀錄2007年9月刊出版過程的影片《時尚惡魔的聖經》,輕巧地揭密了一個時尚帝國的眾生相。雖有粉飾,但整體來說已非常真實。

立足時尚產業,全美最有權勢的女人之一

無庸置疑,《VOGUE》是當今全球最有影響力和最具經濟價值的時尚雜誌。安娜對《VOGUE》的定位很全面,她說:「時尚和政治息息相關,在任何一期《VOGUE》的封面上,你都可以嗅到當代經濟、政治的發展方向。」

她很早就明白時尚不能只是奢華時髦的事物,時尚是經濟政治的折射,是文化的濃縮,只是用一種美的方式去呈現。她的人脈遍及政治圈、金融圈、媒體圈……,安娜用個人影響力去推動並建立起《VOGUE》這個時尚帝國。

安娜的野心,以及毫不掩飾對於權勢的渴求曾經讓她飽受批評,但如果從另一個層面切入,或許可以多少理解她為何如此。

來說說當年吳季剛是如何橫空出世的吧!

享譽國際的台灣之光吳季剛是美國前總統夫人蜜雪兒的御用設計師,為他們牽線的中間人是安娜.溫圖 。身為美國第一夫人的好友兼閨蜜,安娜將自己欣賞的設計師介紹給對方,讓他為第一家庭打造形象。吳季剛從一個默默無名的設計師,一下子躍升為設計界金童,安娜功不可沒。而諸如此類的提拔,吳季剛並非第一人,許許多多在時尚界叱吒的設計鬼才如Alexander McQueen、Marc Jacobs、John Galliano…….等人都受過安娜的幫助。甚至有媒體指出,如今活躍在時尚圈的年輕設計師,有一半都受過安娜的恩惠。

有人曾開玩笑:「在時尚圈,凡和安娜沾點邊的人都會賺錢。」這句話乍聽之下是在說安娜擁有無與倫比的影響力,但是不是也證明了唯有安娜自身強大了,才能保證身邊有才華的設計師都能擁有光環。

2011年,一場醉後污辱猶太人事件讓John Galliano丟了在Dior的烏紗帽。當時,時尚圈一片譁然,許多人深怕受到連累,紛紛與John Galliano劃清界線。只有安娜每天一通電話鼓勵他,還為他的復出搭橋引薦。

她對時尚產業的熱愛用一層層的野心與權勢包裹起來,她熟悉並且認清這個資本世界運作的規則,把現實主義徹底地用在經營《VOGUE》。因為她深深明白,唯有如此才得以保全浪漫主義的創作被世人所看見。

歐巴馬第二次當選美國總統後曾力邀安娜.溫圖擔任新的駐英大使。因為在選舉期間,安娜不僅個人出資捐款支持歐巴馬,甚至為他舉辦籌款晚會,募得了將近400萬美元的競選資金,自此成為奧巴馬最大的助選籌資者之一。但這個邀請最後還是被安娜婉拒了,她說自己從來沒想過離開時尚圈,時尚才是她最擅長的領域。

放眼時尚界,從個人出發進而影響整個行業的人,除了安娜.溫圖,似乎再也找不到第二個。

↑號稱「時尚屆奧斯卡」的Met Gala在安娜.溫圖的推波助瀾下越來越受世人關注。我就是在看完這部紀錄片後明白安娜·溫圖「實現浪漫的現實主義」所謂何物。

敢於做決定的前衛女人

安娜.溫圖為近代時尚雜誌產業貢獻了許許多多精彩瞬間,有些改變甚至是創舉,非常具有前瞻性。老實說,她真的替時尚開創了一個又一個新局面。以下就舉出兩個例子來做說明吧!

 

A post shared by Carmen Hache (@lacarmenhache) on

↑這是安娜最喜歡的封面,拍攝於1988年她新官上任時期。照片中,以色列模特兒Michaela Bercu眼睛半開的露齒微笑,甚至腰部還有一點渾圓。太過"生活化"的形象打破了以往追求精緻的封面要求。模特兒身上的穿搭則是一條50美元的Guess牛仔褲加上Christian Lacroix的高級訂製服,"high x low混搭"從此正式登上檯面,被許多人高高舉起奉為圭臬。而安娜.溫圖的想法呢?她說:「這是將傲慢自大的高級訂製服,戲謔地扔進真實生活中的寫照。」

 

A post shared by Vogue (@voguemagazine) on

↑明星雜誌封面很平常啊!但也許你不知道在 1989年之前,雜誌封面一直都是由模特兒擔任拍攝的。安娜靈敏的查覺察覺到比起模特兒,明星更能激起粉絲們群起仿效追逐的慾望。於是,當年全球最紅的女偶像歌手瑪丹娜,便成為《VOGUE》第一本由明星擔當的封面人物,徹底終結了由模特兒詮釋的年代,進入一個更具商業價值與社會政治導向的模式。回到前文所述。安娜從上世紀就在貫徹她所說的:「時尚和政治息息相關,在任何一期《VOGUE》的封面上,你都可以嗅到當代經濟政治的發展方向。」的理念。所以每一次的封面都是那一年、那一個世代的社會價值縮影。她企圖讓時尚與生活接軌,卻也用盡心思不讓它失去原本該有的高度。瑪丹娜的封面賣翻了,她再次刷新人們的眼界,締造了一個經典。

也許,是天蠍座天生招黑的體質吧!安娜.溫圖屢屢登上最令人討厭的時尚人士排行榜,既是女王也是女魔頭的她也許早就習慣了毀譽參半的評價。但無論如何,我是喜歡她的,她就是那種我最喜歡的,亦正亦邪的女人。

 

A post shared by Yesenia Monroy (@y_monroy) on

 

◎Photo Via:達志影像, INSTAGRAM, Twitter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