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生活家

“施曠專訪-每個舞者都是連接過去及現在,並且創造未來的一個點”


Wazaiii

2017-3-16

當街舞不再只是街舞:台灣街舞傳奇神人-施曠專訪

對台灣跳街舞的人來說,他就像神一般的存在。

當初以一封自薦E-mail即勇闖美國,向Boogaloo Style的創始團員Pete拜師學舞,加入街舞創始團體家族「electric boogaloo」,是世界上首位獲此殊榮的華人,也是台灣第一位走出國際的街舞舞者,憑藉著就是要跳的比別人強的意志力,舞出自己的新人生,更成為將Boogaloo Style風潮帶回台灣街舞圈的第一人。

而喜歡跳舞、愛看跳舞的人到底有多少?跳舞,會是台灣尚未被挖掘的熱門產業?

2016年10月,一支20所高中的學生穿著各校制服,在中正紀念堂聯合跳街舞、一鏡到底的街舞影片,一釋出即造成網路洗版、攻佔媒體版面!幕後統籌策劃的藏鏡人就是他-台灣街舞之神 施曠(KWON)。

↑一同回顧這段年輕熱血的影片

「對施曠來說,街舞是什麼?」

「李小龍曾經說過『武術like a water』,這句話很精準,我覺得也可以套用在街舞上,如果要定義街舞是一個什麼的話,就像拿著一個容器裝水,你可以定義那個容器,但水會隨著容器做改變。從街舞的歷史去看,它的源頭沒有一個特定的形式,唯一的關鍵是與音樂的連結性,每個年代的音樂會改變,舞蹈必須跟音樂的結合度是高的,而其中包含的創意、特色、自己的Style,則是從生活中獲得啟發而延伸出去的。」

↑施曠與創始人、恩師合影(中間為創始人;左三為恩師)

 遠赴美國進修拜師學舞,對我來說是理所當然的行為。

在街舞圈,大家都知道施曠是把Boogaloo Style帶回台灣的先驅,起先只是看錄影帶自學Popping,卻還是無法滿足施曠的求知慾,於是發出一封E-mail,讓施曠的人生就此出現了轉捩點。

為何會有這樣的衝勁,施曠果斷的說:「當你真的渴望一件事的時候,它其實不會被限制,會是很直接的,完全迷住你,當時台灣的環境沒有Popping,所以我付諸行動去學而已。雖然那時唐突得直接寫mail到美國後直接登門拜訪,我的恩師Pete以為我是神經病(笑)。」

「為什麼越來越多年輕人喜歡接觸跳舞?」

「街舞是代表流行的一個元素,年輕人覺得跳舞比較帥、比較酷,這個想法其實一直都沒有停過。我覺得現在跳舞圈人口裡,非熱舞社族群增加了,比如說像沒有加入社團的小孩子、上班族,或是從MV開始接觸舞蹈的,尤其韓國MV刺激了整個亞洲,因而讓更多人想去學舞。這裡也反映了台灣的一個現象,台灣很喜歡二手、三手,不喜歡源頭,源頭在台灣好像會死得很難看(笑)這種個性其實很不好,我們國家是小的,越小的國家創造力應該要越強,越是Follow的話其實會越玩不過別人,我們這個世代的人永遠不懂為什麼台灣的學習能力好像不是很強,過去學習能力不強的話情有可原,但現在是互聯網的時代,你還不會學習的話,真的是需要被毀滅耶!」

 為什麼不加入熱舞社?因為不帥啊!

跳舞的人口逐年增加,這件事情卻沒有反映在高中熱舞社的招生上,許多學校的熱舞社甚至面臨了廢社危機,在街舞圈走跳多年的施曠,其實老早就注意到這個狀況。

「最主要是因為根本不帥啊!現在高中熱舞社裡,有些人比較宅,並不是指服裝,而是這個人的態度、散發的氛圍,當這些學長姐沒有個人魅力的時候,自然不會吸引人去Follow。以前的熱舞社不一樣,在高中時期是風雲人物、比較特立獨行,教官會盯的那種,現在就是很乖,我覺得時代真的變了(笑)。其實問過很多不只街舞圈的人,大家都說現在的人沒有以前有個性,那麼叛逆、敢衝、有想法,現在比較畏畏縮縮的。」

 不對的人在不對的位子上,做了不對的事,卻持續做下去。

韓風當道,許多年輕人會模仿韓團的風格、舞蹈,不再是歐美音樂當道的世代,舞蹈教室也都紛紛開班授課韓國當紅的MV舞,施曠也親身參與這世代的改變:「就和以前L.A. Boyz、Michael Jackson的風潮一樣,行為邏輯沒有改變過,唯一改變的只有變成了韓風。但我覺得這個現象主要也是因為台灣這國家很奇怪(笑),因為從街舞的角度來看,有個很強大的DNA叫Battle,我們對抗的概念不是膚淺的尬舞而已,其實我們是「拒絕飼料」這樣的邏輯,我們覺得不好、不滿的,一定會據以力爭,直接表現出來,不會盲目的follow,現在很多說到韓風長輩們會搖頭的,我都覺得奇怪,這些飼料難道不就是你們餵給大家的嗎?讓年輕人不斷地去吸收到這些資訊,卻又不從中學習去改變,這幾年就是不對的人在不對的位子上,做了不對的事,然後持續做下去

 還是多充實自己吧!

「年輕舞者們常常會說:『跳舞開心就好。』我會想反問他:『你沒有到達另外一個程度,沒有成長,這樣你開心嗎?』,用我走過20多年的經驗來告訴你『你所謂的開心,非常的沒有價值』,街舞圈那些留名的傳奇舞者們,沒有人是單靠開心就能走到現在這個位子的。」

「『當你被限制的時候,你的思想就會澎湃;當你自由的時候,你的思想反而是會受限的。』這個理論很適合形容現況。年輕世代們學舞的心態也和以往大不同,現在Youtube影片這麼普及,在這種環境下,一堆素材可以看、可以學,總是無止境的有新東西出現,但心態卻沒有我們以前積極,我覺得他們不是不珍惜資源,而是沒有學到看這些影片的技巧,當然也沒有我們過去那麼衝。」

「有些台灣舞者很可惜是只活在跳舞圈內,有時候與他們閒聊,會發現聊不到有深度的話題,街舞圈很大的人口是年輕人,在你剛起步的時候,思想可能比較符合你當下的年齡,但是等你長大以後,就會發現思想沒有進步,如果思想沒有進步的話,就會無法和任何東西做結合。常常會有人拿『這東西很主觀』、『喜好問題』當藉口,但我覺得主觀意識是會進步的,而喜好這件事情跟feeling一樣,是很多東西的整合,才能夠慢慢感受到的。」

 

LKB Swag brother !!!!!! ~~~$$$wzup!!!!!

Kwon(@kwonbadass)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國外與台灣的舞者們,呈現一場舞蹈表演時,兩者之間著重的點有什麼樣的差別?」

「厲害的舞者其實都差不多,但有一件事情是有先天上的差異,外國畢竟是使用他們母語的音樂,我們使用他們的音樂,在詞意的感受上其實會差很多,所以為什麼現在會推中文歌的Party,因為我們協會發覺在國外跳舞的時候,DJ把一段Rap的音樂拉掉,全場都會唱,那氣氛真的很High,我們在台灣也試了一次,周杰倫的歌一放,真的全場都會唱,那才是Party真正的共鳴!所以我想藉由這個點去激發年輕人,我們真的需要有母語的音樂,因為不管再怎麼樣使用國外的音樂,都是別人的語言和文化,很難從中吸收,比較沒有共鳴。另一個是上台表演時的狀態,你會看到他們的表情、態度都很到位,有一種我迫不及待要表現給你看的感覺,可是東方的會比較內斂,沒有沉浸在音樂的氛圍裡面,當表演者沒有被感染到的時候,台下的觀眾自然也就不會被感染。」

「Wazaiii是一個討論時尚觀點的網站,你覺得時尚是什麼?」

「時尚是One of a Kind,獨一無二、無法被取代的。一個人一定要有人格特質,再來他一定要對某樣事物是很追求的,我發現通常具備這樣要素的人,都滿有自己的Style,會散發出個人魅力,讓人想去注意他

 街舞與時尚其實息息相關。

「當一個最新的流行音樂產出的時候,它包含了idol、周邊的服裝、整個視覺,基本上就是全新的定義跟整合,我們時常需要大量地接觸到新的MV,呈現的視覺就是最新的流行潮流。而在穿著打扮上,我覺得在過去的年代,街舞人有『你買這件,我打死不買』這樣有趣的心態,不管這件多流行,我絕對不買,就是想要獨一無二,不想被認為你的造型是學誰,到了現在,反而會覺得穿出屬於自己的樣子就好了。」

「以年代來區分,各舞風流行的元素分別是什麼?到了現在有著什麼樣的轉變?」

「60、70年代初是Locking,穿著像是小丑一樣,條紋服、高襪、背帶,起源是那個時候一位傳奇人物-Don Campbell帶動了Locking,當時他表演的服裝造型就是一個Classic,所以延續影響至今,現在很多Locker還是會使用這些經典的元素,但不會穿得跟過去一樣,其實這跟時尚的邏輯是一樣的。70年代中後是Popping,同時間東岸盛行的是Breaking,Popping的話就是因為希望自己穿的gentleman一點,穿西裝比較正式,當時對西裝款式的要求是非常講究的。80、90年代開始是Hiphop的文化,加上Disco的元素。現在的舞者的確是比較多元不受限,但可能也是因為他們沒有找到過去的經典元素,沒有與時俱進的把那些元素融會貫通,他們的認知只是表面,並不太了解背後的歷史。」

「外界會把舞者和潮流畫上等號,而舞者自己本身所定義的時尚潮流,是否與大家所想的不一樣?」

「多少會有點不一樣!畢竟街舞本身是有歷史文化的,這個文化裡本來就有一些不一定是當代的潮流或者是大眾所知道的流行,如果你沒有接觸過這個文化,外行的是會看不懂的,像是Locking、Popping、Breaking、Free Style,到後來80、90年代的hip hop,其實都有當年流行的元素和舞步,使用的音樂跟服裝造型是有整體感的,一般人沒有跳舞就不會去了解那背後的含義,而且其實學跳舞絕對會耳濡目染的漸漸地影響到自己的穿著打扮。」

 每個人都必須擁有跳舞的DNA 

「在美國大家把跳舞視為生活裡的DNA,但在台灣跳舞很悲慘的被歸類為才藝,它不是日常生活中的行為,這樣是不會有更深層的發展,它只會有追隨者,不會有創新。我們要的是這個源頭先產生,並不是說要大家跳得多好。」

「跳舞在未來真的會是一個非常龐大的產業,只是還沒有被挖掘,我覺得大家會討論的是”跳舞的人口”,我以前沒有意識到其實這是非常錯誤的,你應該問的是『喜歡看跳舞的人口有多少?』喜歡觀賞跳舞的人有非常多,這件事相對重要。」

 台灣街舞要更強 

「台灣街舞協會的出發點其實只有很簡單的一個字,那就是我想要”強”,我是舞者出身的,當然想要我們國家的街舞很強。以前還小的時候,我總是好奇到底要如何才能變強,開始一直研究,卻始終得不到答案,直到有一天,和許多街舞圈的傳奇人物交流時,我問道:『你們都什麼時後開始跳舞的啊?』我以為會跟台灣一樣,可能從高中開始,他們卻回答:『喔∼大概是五歲∼七歲吧』裡面有黑人、波多黎各人、白人,當下得知真相後非常震撼,覺得好像找到了一塊遺失已久的拼圖,我才驚覺到,如果跳舞是論舞齡的話,那他們真的是領先我們太多了!那陣子我一直思考到底為什麼他們可以五六歲就開始接觸跳舞,後來我發現其實不是街舞的問題,而是跳舞這件事情是已經存在於他們的DNA裡了。當每個人都在追求強的時候,這國家一定會進步,這種信念跟行為每個人都需要具備。我們的邏輯其實就是希望生活裡注入了這個DNA之後,再慢慢讓它成長茁壯(笑)

「最後,請你給年輕世代的舞者們一些建議吧!」

「我完全無法接受年輕人不熱血、不瘋狂!年輕人因為資歷淺,還處於不斷的燃燒、秀自己的火焰爆炸時代。現在是資訊爆炸的時代,正是因為在這樣的環境下,要在這麼大的平台上受到關注,他們這一代的競爭其實是越大的,應該趁年輕的時候爆發該有的能量。」

「從以前到現在,那些在跳舞圈留名的舞者們,我覺得都有一些相同的底蘊,可以從很經典的東西去拿到很重要的元素,懂得融會貫通,結合自己的觀點。我的老師說過:『每個舞者都是連接過去及現在,並且創造未來的一個點。』我覺得通常具備這種特性的舞者才會是最強的,且能夠走得長遠。我鼓勵現在的年輕舞者們可以從以前的經典去提煉出新的東西,才不會成為曇花一現的舞者。」

後記:

其實在W編還是青澀高中時期,施曠的名字早已響徹雲霄,那時就像是偶像一般的存在吧,身邊跳舞圈的朋友們看到他都會不自覺的肅然起敬。一位朋友曾和我說過,施曠是他的啟蒙恩師,在心中是無法被取代的地位,不論是跳舞的實力,還是做人處事,都以他為借鏡。

這次採訪的言談之中,不難發現施曠是一個對自我要求很高、想法源源不絕的人,做事態度不苟言笑之餘,其實內心藏著一個大男孩,喜歡跟學生輕鬆打鬧嘻笑,但同時又是有邏輯性的把觀點帶給現在的年輕世代們,如果要說施曠是街舞圈的「神」,真的是一點也不為過。

 

 關於施曠 

台灣街舞藝術協會創辦人,同時也是Lumi舞蹈教室負責人。於1995年從事街舞工作至今,2001年前往美國學舞,受到街舞創始團體「electric boogaloo」青睞,加入該組織家族成員,是世界上首位獲此殊榮的華人,也是台灣第一位走出國際的街舞舞者。目前受邀至世界各國教學,積極推廣台灣街舞藝術,期許將舞蹈變得更自然,融入大家的生活。

 

◎Photo Via:Wazaiii, KWON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