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巴黎排在最後是有原因的,不然我們怎麼會現在就開始期待下一季呢?”


Wazaiii

2018-10-4

Wazaiii巴黎時裝週趨勢統整─名符其實的精彩壓軸 論話題、論創意、論浮誇都是本季之最

說句實話,當初主編說要讓我負責四大時裝週的趨勢統整時,我每天都在抗拒巴黎時裝週結束的那天來臨。一,要在24小時內把超過100個品牌濃縮成一篇文章,難;二,年資比路邊積水還淺的我,要在幾千個字以內影響見多識廣的讀者們,難;三,2019春夏的時尚界有太多的爭議與角力,難;四,我太愛某些品牌,也太愛巴黎了!要能客觀的撰寫一篇具有綜觀性的文章,實在難到開花結果落葉再歸根。

就這樣一直處於戒慎恐懼的狀態,直到前幾天我看到崇拜已久的Suzy Menkes在一段訪談中提到:「我不是一名戰地記者,不過時裝週有時候就像前往戰場前線一樣,高效率很重要,特別是當現在的截稿期限就是網路世界本身。」

好吧!如果你能接受以上四點,我們就戴上鋼盔一起往下衝吧!(容易被影響又容易入戲)

服裝

講三次代表最重要?那麼皺褶 皺褶 皺褶

首先,皺褶可以充滿空靈仙氣。Maria Grazia Chiuri本季以舞蹈讚頌女性肢體,揮別形而上的標語宣言,Dior以飄逸的黑、裸色皺褶搭配丹寧與芭蕾舞鞋,馳騁一場浪漫而堅毅的內心歷險。Pierpaolo Piccioli將日常衣著灑入高定迷幻,一套套立體而不厚重的長洋裝魚貫而出,有爛漫粉色有濃郁赧紅,有輕柔薄紗有堅挺皮革,像是走進Valentino的皺褶烏托邦,連完美收邊的裙襬都令人醉心。

↑Dior本季以黑、裸色皺褶搭配芭蕾舞鞋讚頌女性浪漫而堅毅的內心

↑一系列爛漫的輕柔薄紗與皺摺,彷彿走進Valentino烏托邦。

剛下秀的Pierpaolo立刻前來觀賞Giambattista Valli的旅行隨記,如果說他的高定秀像一場浮世繪的歐式長夢,這場春夏大秀則是一段淺嚐回想,印度圖騰結合透視性感的烏干紗,噢當然還有皺褶,螢光粉的加些鉚釘、印花的縫上緞帶,一層一層,引人入勝。Chloé則是領著你踏入伊比薩與摩洛哥的文化交會,波西米亞繩結、金屬扣環、皮革流蘇結合皺褶長袍,陣陣漣漪間是柔美嬉皮。

↑除了透視烏干紗,Giambattista Valli也運用印度圖騰作設計。

↑Chloé本季帶大家踏入伊比薩與摩洛哥的文化交會

再來,皺褶可以比誰都浮誇。Olivier Rousteing這季收起顏色,放開輪廓,Balmain以埃及的卡拉西里長袍為靈感,雕塑出極具份量、甚至有點日本工藝感的皺褶洋裝。Off-White這場秀數不完的亮點之一,就是Adut Akech身上這件極具機能性的晚裝,以白T-shirt搭配超過2米的烏干紗荷葉邊皺褶,沒有螢光色就不是Virgil了,在裙襬潑上亮黃色,兼具手工訂製感與炒得火熱的運動風。

↑Balmain以埃及的卡拉西里長袍為靈感,雕塑出系列皺褶洋裝。

↑Off-White將白T-shirt搭配烏干紗荷葉邊皺褶,相當運動風。

老天,老天,我看到的是一個接著一個的Annemarie Schwarzenbach!這位總是穿戴男裝的瑞士女作家,不假他人的中性風格成為Givenchy本季的靈感繆思,不對稱垂墜洋裝用斜裁保留優雅線條(裙尾像是時髦版的人魚),然深邃打褶的肩線和袖口採陽補陰般,劃破性別二元概念,自成一格。Miu Miu女孩齊喊:「歡迎光臨進入我的萬花筒夢境。」(純屬想像),在西外、襯衫、洋裝上能看到褶了一朵盛大的花在腰際,古靈精怪的定義是……我想答案就在這裡─復古但喜歡創意、愛幻想也愛搞叛逆。

↑Givenchy突破服裝性別的限制,打造了剪裁不對稱的垂墜洋裝。

↑點綴於洋裝上的花朵,歡迎進入Miu Miu女孩們的萬花筒夢境!

聽到了,你想看些比較實穿的?首次登上巴黎行程表的A.W.A.K.E.總讓人想起大衛林區鏡頭下的人物,有點曼徹斯特的遼闊感,同時不失巴黎的率性時髦,粉色的不規則高腰擺褶裙搭配披肩式V領上衣、帶點和服風的綁帶中長褶裙搭配麻質素面背心,正在緬懷Phoebe Philo的你,請多關注這個品牌。beautiful people將兩種廓型解構(拆掉一層棉布或解開一條綁帶)再重新纏繞,呈現眼前的Grunge look,別誤會,它們還是實穿。首次男女合秀的Haider Ackermann的皺褶長裙在裙擺以雷射切割增加花樣,當然,從安特衛普畢業的他剪裁功力更是不在話下。Nehera的Lookbook裡這套淺橘色連身背心紮進裸膚色百褶裙(並沒有完全紮進去,春夏不展現肌膚更待何時),肩線放軟、線條帶點軍風卻用配色補足女人味,如果你還以為百褶裙僅僅象徵嘻嘻哈哈的高中生穿搭,建議你的時尚學分來個暑輔或重修。

↑A.W.A.K.E.、beautiful people、Haider Ackermann、Nehera本季皆重新解構服裝,將多層次穿搭運用得極致完美。

80年代大墊肩回歸 你的堅強必須鋒芒

你曾認為墊肩俗不可耐,它的確是復古,但俗不俗氣得端看個人品味。在地球另一端看完GUCCI大秀直播的我,心裡只有一個字─「瘋」。在蒙馬特的廢棄劇院悄然進行一場目眩神迷的霓虹實驗,接應著復古華麗風格,Alessandro Michele桃紅色墊肩西外配上草綠色高領毛衣和亮片流蘇,夠瘋,70的高腰、80的寬肩與皮革、絨布、金屬交錯,夠瘋,如果時裝有那麼多人試著標新立異,有GUCCI瘋狂的帶領我們回顧時尚史,不也挺好?談到「瘋」,不能不提Maison Margiela的戲謔美學,將性別穿著隨著服裝材質一起解構,女模特套上正裝和紳士帽,男模特換上裙子和刺繡緊身褲,唯一的共同點是有稜有角的肩線,象徵超越表象的無聲強悍,你不禁脫口說出:「這不太合理啊!」聽著,John Galliano一點也不在意,而且不合理正是他的玩心所在。

↑GUCCI將西裝搭配亮片流蘇,復古卻不失華麗。

↑Maison Margiela本季也大玩突破服裝性別的解構設計

這季的Balenciaga讓我想起《駭客任務》裡頭那句「歡迎來到真實的荒漠」。在瀰漫未來主義的LED長廊中,硬朗的肩線設計、高調的風衣剪裁,像是Demna Gvasalia的自我辯證,少了從前的Logo和印花,多了科技迷幻感,前衛跳躍到讓人停止思考,秀上墊的背景音呢喃著,Presence is the key. Now is the answer. Ego is not who you are. (存在是關鍵,現在是答案,自我不是你的樣子。)我特別喜歡保留Alexander McQueen的狂想執念,同時注入自我女性意識的Sarah Burton,以現代女性的一生為題,用41套設計完成女人的出生、姊妹情、受洗、婚姻及葬禮,肩膀的皮革線條(甚至有花紋皮革墊肩外露)、銀製配件、緊身胸衣象徵著強悍外表,對比的印花、飄逸裙襬則是告訴你,偶一為之的脆弱無需隱藏。

↑Balenciaga充滿科幻感的秀場及系列服裝,讓人印象非常深刻。

↑以現代女性的一生為題,Alexander McQueen要傳達強悍外表下的脆弱無需刻意隱藏。

好,這裡我們先放下成見,無論你是挺CELINE或是挺Phoebe(對,請先搞清楚這點),且讓我們平心靜氣的看Hedi Slimane的首發作品,在清一色Dior Homme感的超窄身西裝和Saint Laurent感的夜店風洋裝中,這套抓皺的皮革小洋裝搭配浮誇肩線短版西外,頭頂上綴點網紗、腳下踩著排扣皮靴,毫不費力的脫穎而出,是暗黑美學下的現代版迪斯可晚著。是誰,讓卸下超模身份的Cara Delevingne重返伸展台開秀?是Olivier Rousteing(aka時尚圈Social King)用這套鍛面闊肩西裝外套,搭配埃及豔后式的亮片胸衣,讓Cara哼著歌邁步,哼著剛柔並濟,哼著過目難忘。

↑Hedi Slimane透過擅長的暗黑美學,開啟CELINE的新世界。

↑重返伸展台的Cara Delevingne,穿著Olivier Rousteing設計的西裝外套及亮片胸衣,步伐自信輕快讓人過目難忘。

Anaïs Jourden這套像是純潔版巫師的斗篷,在一系列的斜裁洋裝中顯得時髦,恰巧蓋住上臂、裙尾覆住膝頭,像一首新詩般寫意宜人。何謂「新優雅主義」?Givenchy是唯一解答,駝色、硬挺肩線、西裝外套—男性象徵與淡紫色、緊身風衣、黑色絲襪─女性象徵,兩者合而為一,不再細談哪個性別該穿什麼,時尚之前,男女平等。時尚界的陶淵明Dries Van Noten 先生,本季以美到令人倒抽一口氣紫羅蘭印花、亮面流蘇、衝突色塊,拼接成若隱若現的淡雅花叢,隨性用布料圍住萬壽菊色的風衣強調肩線設計,像是看淡了一切情緒,再平凡不過,也是美的原始真諦。

↑Anaïs Jourden的純潔版巫師斗篷、Givenchy的西裝外套、Dries Van Noten隨性以布料圍住的風衣,個個展現平凡卻優雅的恬淡美。

不規則剪裁是主流 跟Teacher's pet說聲Au revoir

來自日本的Sacai每季都像是一位不甘於現狀的現代女性,一端是崩塌,另一端是存活,然後在謝幕完的如雷掌聲中被引導向後者,本季也不例外。從垂直軸上切割再建構,揉合女性的柔美和男性的剛直,比如風衣變成不對稱的百褶裙和披肩,比如軍裝斗篷變成這一件的領口、下一件的襯裙和下下件的背心,漁夫背心拼上蕾絲,Henri Kvasnevski的復古印花拼上透視薄紗、絲質襯衫、流蘇綁帶、軍裝領口,在幾近崩潰的那刻,阿部千登勢用她的獨到美學,寫出女性新美學。怪出新高度的Ann Demeulemeester本季以L'Inconnue de la Seine(塞納河的無名少女,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為靈感,絲、紗、緞等面料浮現一層濕透的光澤,以及不規則到像是未完成的質地,開襟衫、長褲、長袍輕盈到像是漂在水上一般,圍著不修邊的面紗愈顯詭譎,有點像是本季男裝的延伸,有點浪漫,有點懷舊,有點悲傷,你也拿不準,畢竟這場秀僅屬於設計師Sébastien Meunier個人,且向來如此。

↑Sacai不對稱的百褶裙和披肩、Henri Kvasnevski的軍裝領口拼上透視薄紗、Ann Demeulemeester絲與紗混搭的長袍,不約而同宣誓不規則剪裁才是主流。

首次移師巴黎的GUCCI,本季再度施以最離經叛道的華麗巫術–第一步:不規則裙擺的條紋長裙搭配西裝外套(和一隻白鸚鵡),第二步:皮革與尼龍材質的內褲外穿(可以),第三步:收編我心。為了體現嬉皮現代主義,Chloé用地毯緹花、紗線扎染布、抽絲亞麻布等材質堆疊再斜裁,打造具有份量而不甚規則的赤褐色強烈意象。然後是Guy Laroche半白洋裝、半黑西裝的駭客禮服,Off-White以美國運動員Florence Griffith Joyner為靈感的不對稱連身禮服,還有Y/Project實驗性意味濃厚的奇異輪廓洋裝、窄裙及披肩。

↑Guy Laroche、Chloé、GUCCI、Griffith Joyner、Off-White本季皆出現不規則設計

配件

時尚懶惰者請認命 今年開始流行拿兩個包!

大風吹,吹什麼?吹…巴黎時裝週秀上一次拿兩個包的Look!

GUCCI的Look 7右肩背Shocking pink皮革小包、左手拎亮黃色流蘇包,Look 32右手拿David Bowie會愛的七彩亮片包、左手拿Paris Hilton感覺早已入手的銀色流蘇袋;Stella McCartney的Look 10拿了兩顆環保材質的勃艮地紅小包(Look 7拿了三顆,淘汰);LOEWE的Look 34、37、38、41分別拿一個藤紋編織袋加上一顆Gate Bag或皮革水桶袋。Chanel的Look 22、23、27、42、70分別以輕裸、橘紅、米白、鵝黃、亮黑的雙側手袋,搭配胸前的同色搭扣與金屬鍊條,提供海島度假的高雅新選擇。

↑(上圖)GUCCI、Stella McCartney、(中圖)LOEWE、(下圖)Chanel本季都吹起一次拿兩個包的風潮。

還有呢?

Y/Project的Look 29跟31分別率性甩著黑色和白色的多層手風琴包,包上又掛著一枚方型皮革小袋;Balmain的Look 15、27、30、35、50、55、62遠看模特兒手上或藍或粉的,都拎著兩個包,不過細看才發現,原來是將有鉚釘的皮革小包,鑲嵌在一體成形的壓克力板裡頭,抱歉,淘汰。

↑Y/Project的多層手風琴包與Balmain的鉚釘皮革小包也是本季流行包款趨勢

這場大風吹沒有贏家,畢竟拿雙包還不能算慰為風潮,在我們狠心刷下卡之前,時尚並不是設計師說了算。

唯一崇拜大和風尚 竹編包、帽的崛起

你如何跟夏日豔陽拼鬥?時尚這事來來去去,曾經棄如敝屣的竹編材質,今年重新回歸成為各大品牌的座上賓。繼之前的豪華郵輪,熱愛搬運的Chanel這次把整座沙灘扛進了巴黎大皇宮,竹編圓帽搭配全白連身褲(別忘了腰際金光閃閃的CHA-NEL腰帶),便帽則飾搭配以蕾絲收邊的粉色菱格紋洋裝,休閒中不失高貴氣息。那麼手中該拎什麼包?Jacquemus繼去年推出超大草帽造成轟動後,今年春夏再度以這顆巨型編織包成功登上各大版面,「你不知道我的女孩們是去市中心或去海邊閒逛」Jacquemus在秀後這樣說,嗯,建議各位是先看一下本季的Look7再下評論(別誤會,我還是非常愛他,的上一季)。

↑在2019春夏大秀上,可見Chanel推出的草帽及Jacquemus的編織大包。

Valentino以浮誇雜亂的竹編帽替工藝了得的「訂製成衣」增添不修邊幅的無上仙氣;John Galliano本季以電影《Picnic at Hanging Rock》為靈感(描述受制於嚴格病態的歐式教育,對於愛與性與穿著都墨守成規的女孩們,相約到象徵粗獷、陽剛的岩石懸崖上野餐,渴望自由的本能終能釋放),褶飾邊的圍裙、蕾絲串珠薄衫、復古雪紡紗裙綴以千篇一律的竹編圓帽,是一場對於女性意識的再現搏鬥。

↑Valentino以浮誇雜亂的竹編帽與John Galliano的竹編圓帽,替整體穿搭增添了一股仙氣。

然後是Issey Miyake,永遠那麼前衛的三宅一生本季用竹子做了什麼?他以掃帚沾取顏料,在樸素的平織面料上繪製鮮明生動的彩格印花,接著以竹帚製成極有日式風情的帽款及包款,營造素淨氛圍,這次一切從簡。除了衣服配色一絕,LOEWE充滿奔放靈氣的秀場上,出現義大利藝術家Lara Favaretto的Carwash洗車毛、英國藝術家William Turn Bull的竹編雕塑,Jonathan Anderson分別以Kite編織包的皮革流蘇和經典Gate Bag的稻草編織技藝上呼應。以完美剪裁及版型聞名的Thom Browne,春夏再度大玩服裝重組,黃的鯨魚、粉的海星、紅的帆船服貼在解構後的套裝及風衣上,重拾六月男裝的童趣繽紛,必須遠拍才能照到全部的竹編頭飾也Matchy-matchy的搭上身─黃的竹鳳梨、粉的竹櫻桃、紅的竹西瓜。

↑Issey Miyake、LOEWE、Thom Browne皆可見竹編單品的蹤影,特別是Thom Browne的水果造型竹編頭飾,簡直浮誇藝術的最高境界。

妝容

花花世界或末日春季 隨心所欲

Chanel春夏著重在高彩度的唇色,像被太陽吻過的顴骨與刷黑的上下睫毛描繪細緻的臉部輪廓。草綠是Valentino的愛用色,延伸前兩季高訂的綠色眼妝,本季更將大量花青色的亮片灑在眼眸周圍,營造春日的高貴爛漫。

↑Thom Browne的金箔唇妝、Yohji Yamamoto絳紅色的雙槓眼線、Chanel的高彩度唇色、Valentino的花青色亮片眼妝,營造出迷人的春日氣息。

Yohji Yamamoto今年以絳紅色的雙槓眼線搭配中毒般的墨綠純色,維持一貫前衛大膽的作風,讓人想起電影《人類之子》的反烏托邦末世情懷。最後看到Thom Browne的金箔唇妝,有童趣的成份,卻也談得上奢華。

「巴黎排在最後是有原因的,不然我們怎麼會現在就開始期待下一季呢?」

以上!我們明年見!

【延伸閱讀】Wazaiii時裝週趨勢統整系列:

Wazaiii紐約時裝週趨勢統整─大小品牌共譜的強悍樂章

Wazaiii倫敦時裝週趨勢統整─告別動物皮草 反而更時髦

Wazaiii米蘭時裝週趨勢統整─乖乖牌退散 又瘋又怪才是今年主流

 

◎Photo Via:Google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