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生活家

“花兒何其柔軟,而寶石卻無比堅硬,這不就像要堂堂五尺剛毅男兒,去演出百般嬌媚女角那般強人所難嗎?”


Jocelyne Liu 劉宇晴

2017-5-9

在這座花園裡,種子是珍稀寶石、園丁是珠寶工匠…,

而所有花種最終綻放姿態,全只有一個目的…奢華

長年跑線珠寶產業,總覺得這領域當中設計師和珠寶工匠,真是一群瘋子,在他們的血液裡,同時存在著不切實際的浪漫,與過度務實的理智,而在花型珠寶創作裡,最能清楚見到這種瘋狂基因。

人往往害怕失去,雖然心底再明白不過凡事必有盡頭,但關於美好,我們是能有多用力,就多費力的,去讓它的存在時間值=永恆,於是那些稍縱即逝的,成了最珍貴之物,例如 … 櫻花在春季裡才有的盛開,好比…夏日葵只留給夏天的綻放,而這些轉眼就不見,從來不曾向時間妥協的花兒們,卻是珠寶設計師與工匠們一再挑戰題材,從含苞待放到爭鳴鬥艷,都想洋洋灑灑大做文章。

↑BVLGARI

偏偏花兒何其柔軟,而寶石卻無比堅硬,這不就像要堂堂五尺剛毅男兒,去演出百般嬌媚女角那般強人所難嗎?所以我說他們是瘋子,浪漫的做著美夢,卻同時務實的在切磨與鑲嵌工法裡斤斤計較,但又怎能不計較呢?若非如此執念,美麗花兒最終淪為其貌不揚,這可不就愧待了造物者所給予人類最珍貴的好意?

↑BVLGARI

↑BVLGARI

珠寶商皇帝,在珠寶界中人們是這麼稱呼Cartier,當皇帝一出手,想當然而便是“氣勢” ,而這位尊皇也的確從未謙虛過,同樣一類花種,在Cartier栽植培育過後,顏色總是特別濃艷、整體花型也格外豐厚,我常懷疑Cartier所養育之花其實是孔雀化身,一出場必定極盡燦爛之能事,非主角不當!因此在品牌所有作品當中,尤其在頂級珠寶系列裡,尤其能見珍稀有色寶石,往往也不是小家碧玉式的輕輕點綴,而是毫不手軟、氣勢滂礡的組合運用,而有色寶石各有最適合切磨形狀,它們也因為形體差異又得由不同鑲嵌工法定位。於是單只一件作品,光是欣賞Cartier在其中所運用技術,就足以一次看遍各項珠寶工藝,觀後感只有“過癮”、“痛快”能形容。

BVLGARI除了有“ 有色寶石之王 ”美名,也以“ 珠寶界建築師 ”自許,因此在品牌作品當中,「顏色豐富」和「立體層次」會是兩大欣賞重點,因此兩特色若沒有出色的排列組合去支撐,便非常容易淪為俗氣,每次看著BVLGARI創作時,總覺得就像在印象派大師Oscar-Claude Monet莫內的畫作,花園裡開滿了各色花朵,卻毫不爭相競艷,而是彼此協調映襯,最終贏得了整座花園的滿遍燦爛。

PIAGET則是特別情有獨鍾玫瑰,這就要說到伊夫.伯爵(Yves Piaget)先生了,他從小海拔1,100米以上的La Cte-aux-Fes,此地氣候與地形特別適合栽植玫瑰花,而伯爵先生尤其難忘母親親手栽採玫瑰身影,也曾在回憶錄說道:「對我而言,玫瑰等同於我的童年,當時我首度被玫瑰震懾、並激起熱愛的感受迄今仍是那麼鮮明。它是被稱作為香葉薔薇(Sweet Briar或Eglantine rose)的野玫瑰,無拘無束地開綻於海拔1,100公尺高的野地」,於是將這股對於玫瑰花的熱愛轉移到了珠寶鐘錶創作。

 

◎Photo Via:Jocelyne Liu 劉宇晴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