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從來沒有人誇我漂亮,他們只誇我有魅力,我知道這是對一個長相不美的女人所說的委婉的讚美,我唯一能做得就是比別人穿得美”


凱特王

2017-9-1

| 當代時尚女子圖鑑 | 

首先,這是一個連載。再來,這是一個談論關於時尚、關於女人的文章。世間女子百百款,唯有列入圖鑑中的才是傳奇。

願意為妳放棄江山的男人妳敢要嗎?

美國《時代》雜誌自1923年創刊之後,從1927年開始啟動年度人物的評選。這個年度人物的候選人概念由編輯部提名和決定,並且並不限定為一個”個人”。它可以是一對夫婦、或一群人,是一個地名或事件,甚至只是一個”概念”性的東西。從1927年開始迄今的90次評選中,僅僅有四位女性以「個人名義」上榜,其中一位,也是第一位上榜女性,就是我們今天要討論的:Wallis Simpson,人稱「溫莎夫人」。

↑溫莎公爵夫人配戴Van Cleef & Arpels珠寶

1936年,讓Wallis Simpson成為當年時代雜誌年度人物的理由該要感謝當時的英國國王愛德華八世(即後來的溫莎公爵)。若不是他的「只愛美人不愛江山」,透過廣播向全世界昭告放棄王位迎娶辛普森夫人一舉,Wallis Simpson終究不過是一個頂級社交名媛外加國王的情婦罷了。但愛德華八世卸下英國王位此舉卻將Wallis Simpson推上風口浪尖,讓她成為當年佔據報紙頭條最多,被世人討論最多的「美國女人」。

寫溫莎夫人該從哪個視角落筆才不流於俗套?即便是這篇文章的主旨確定後依然讓我頗為猶豫與動搖。一個根本不在乎政治的女人卻改變了一個國家的政治方向,只因她愛上一位國王,而國王也非要她不可,對一向從女性自我覺醒角度出發書寫文章的我來說,「以愛之名」確實是有點薄弱的女權表態。一生追求極致的愛情不問其他,放在現實社會實在不值得鼓勵,但如果硬把愛情從溫莎夫人身上抽離,也頓時讓這位人物顯得單薄無力。於是,反過來思考,或許是時候藉由她來跟大家談談女人一生中最在乎的兩件事了:愛情與愛美。

誰叫這兩件事對女人而言都源自於「本能」呢?

而身為女人,為「本能」所付出的代價,又可以是多麼地巨大?

↑時代雜誌1936年的年度人物是一位39歲,離過一次婚,並在第二次婚姻關係中,婚內出軌與英王愛德華八世相戀的Wallis Simpson。追溯起來,她應該是美國史上第一位國際時尚偶像。

一肩扛起「20世紀最浪漫動人的愛情童話」需要多強大的內心?

世人對於Wallis Simpson的評價是很兩極的,尤其在愛德華八世為她捨棄英國王位之後,她便被媒體冠上各種莫須有的罪名,尤其是遭受到英國人民的痛恨。翻閱各種溫莎夫人的資料,即便被誇獎為是一位極具品味與智慧的女性,在形容她如何擅長抓住機會上位這一點來看,也多少帶有背後貶損的意味。

這是一個值得玩味的切入點:如果男人為妳放棄了人生中最重要的東西只為了與妳長相廝守,即便行為多麼地不負責任,也會受到多數人的原諒甚至是贊許。而女人呢?為這場轟轟烈烈的愛情所放棄的自由、名譽、隱私等等代價是否就沒有男人所放棄的來得珍貴?

Wallis不是傻瓜,她知道接受了愛德華八世的求婚等於把自己變成英國的千古罪人。他們婚後的35年中,除非英國政府允許,否則退位後受封為溫莎公爵的愛德華八世將永遠無法入境英國。溫莎公爵淪為被自己國家遺棄的前任國王,長期處在一種內心失衡的狀態之下。試想一個為了妳失勢的權貴把一切寄託都交付在妳身上時,妳似乎除了愛他也別無選擇了,這也注定了往後一起面對任何的問題,妳要比他更堅強才可以。難怪Wallis在寫給親人的書信中不免要這麼提起:「他為我付出了、放棄了一切,倘若我稍微承認有時覺得疲憊,也將會為有這個念頭的自己感到羞愧。」

時間推回1931年Wallis初識愛德華王子之時。那個即使身為人妻也要在社交場合引起王子注視的她,如果知道為這一刻的傾慕需要支付一生的時間與心力,是否還能使出渾身解數與王子翩翩起舞?

愛德華八世對眾人是這麼宣布的:「雖然我希望能夠繼續承擔起身上的重任,履行國王的義務,但如果得不到我所愛的女人的幫助與支持,那這一切將是不可能的。」

每個女人聽到這段宣言後都瘋狂了,卻忽略浪漫多情的王子捨棄江山後的軟弱需要依賴多強大的伴侶才足以支撐?如果愛德華八世真如世人所形容視王位為他百般珍惜的東西,又豈會為一個已婚的女人放棄所有?為了逃避皇室的種種禁錮,「以愛之名」是多麼高尚的理由,於是在溫莎夫人的華服與珠寶背後,我看到了與之同等重量,甚至是超越這些繁華的寂寞與苦澀。而且還是……..兩人份的。

↑溫莎公爵夫婦成就了偉大的愛情童話被載入了歷史,這樣的定位使他們一生都要「相愛」。

↑愛德華八世送過各種華美的珠寶給Wallis 。這條在Cartier定製,由九個鉑金十字架吊墜組成,分別有海藍寶石、祖母綠、紅寶石、黃色藍寶石、紫水晶及長方形切割鑽石鋪鑲的手鍊是我覺得最值得介紹的珠寶。這九個十字架吊墜分別在不同時期送出,每個都有愛德華八世寫給Wallis的愛的箴言,以紀念他們每一個重要時刻。

Wallis熱愛這條手鍊,不僅日常配戴,甚至在婚禮當天,也是戴著這條手鍊結婚的。

至於他們的戀情,是否也如同這條手鍊一樣,是背負在身上的十字架呢?

我長得不美,但我肯定是穿得最好看的那個!

溫莎夫人還不是溫莎夫人的時候,她的時尚品味就已沸騰社交圈。從小便深知自己顏值不高,所以才把整副心思用來打造品味。藉衣裝博得男人眼光是Wallis很早就知道的事,她會願意傾一切所有購買高級昂貴的服飾。她說:「從來沒有人誇我漂亮,他們只誇我有魅力,我知道這是對一個長相不美的女人所說的委婉的讚美,我唯一能做得就是比別人穿得美。假如進到房間,人人都看著我,那麼我的他會為我驕傲。男人都是視覺動物。」

任何女權主義者聽到這番話可能都要嗤之以鼻,但比起明知長相沒有優勢,卻拒絕透過打扮提升還視其行為膚淺,而內心其實盼望得到愛情的女人,我覺得Wallis相對真實也聰明多了。透過打扮,她向外人展現的是智慧如何與個人魅力結合。再者,一個能將體重一生維持在”時髦數字”中的女人也絕對不容小覷。

有人這麼形容過溫莎夫人的時尚品味:「節制的分寸感帶來的簡潔,而非簡潔本身;神秘性情帶來的低調,而非低調本身。」

成為溫莎夫人後她擁有來自Cartier、Van Cleef & Arpels等高級珠寶品牌所特製的名貴珠寶不勝其數,都是她與溫莎公爵愛的見證。為了讓這些珠寶在身上得到更好的展示,她很懂得善用剪裁簡潔,但設計不一般的服飾來襯托。歷史照片一搜,那些溫莎夫人日常出行的穿搭,隨便都是足以仿效的復古造型教學。

而從溫莎夫人最鍾愛的服裝品牌中也能窺見她的格調,諸如Elsa Schiaparelli、Givenchy、Dior、Mainbocher、Madeleine Vionnet都是她的心頭好。

 

A post shared by Sienna Amos (@siennatgirl) on

↑溫莎公爵夫人配戴Van Cleef & Arpels胸針

↑1946年溫莎公爵委託Cartier訂製了一枚胸針送給她。小豹子站在一枚152.35克拉的光面藍寶石之上,從此成了溫莎夫人的造型代表之一。照片中可以看見溫莎夫人將這枚胸針配戴在腰際。溫莎夫人過世後,Cartier在1987年蘇富比日內瓦拍賣會上以154萬瑞士法郎買回這件作品。

 

A post shared by Jeffery Rhodes (@jbrhodes00) on

↑1937年,溫莎夫人為Vogue所拍攝的大片。所穿的晚禮服由Elsa Schiaparelli所設計,上面的龍蝦印花是由超現實藝術大師達利繪製的。Elsa Schiaparelli是當年唯一能跟香奈兒女士齊名的女性設計師,而我始終相信溫莎夫人的鍾情其實別有一番用心。

 

A post shared by What A Rose Knows (@20throse) on

↑溫莎夫人結婚時的禮服由美國設計師Main Bocher操刀。這件禮服展現了一件胸衣式設計與禮服的完美融合,讓這位設計師一下子聲名大噪。而選擇這件禮服結婚的溫莎夫人只能說慧眼獨具,也凸顯了性格中絕對自我的那一面。Main Bocher日後甚至把一種溫莎夫人喜愛的灰藍色直接命名為「Wallis Blue」。

↑60年代後,溫莎夫人多以Givenchy的禮服出入社交場合。圖中為1970年,陪同溫莎公爵在美國白宮與總統尼克森共進晚宴。當天所穿的這件白色禮服便是來自Givenchy。

《後記》

2012年,由女權主義色彩濃厚的瑪丹娜所執導的電影《溫莎公爵的情人W.E》上映。這部講述溫莎公爵夫婦戀情的電影企圖透過女性視角來探討我們可能忽略的真實。說來有趣,向來大女人形象過硬的瑪丹娜,解讀起這個愛情童話竟也帶有某種女人的柔軟卻依然警世意味十足,似乎是想告訴我們:「為妳放棄一切的愛情在盪氣迴腸中確實瀰漫著某種”恐怖”,很多時候,兩人之間,僅僅有”愛”是不夠的。」這段戀情隱藏了太多內幕,以至於每一次被提起都有新的版本,而溫莎夫人注定是每個版本中的傳奇。

電影也將當年Elsa Schiaparelli、Givenchy、Dior、Mainbocher、Madeleine Vionnet的服裝以及Cartier所設計的珠寶首飾進行了全方位的再現,讓我們彷彿親眼看到溫莎夫人的風采,並心神嚮往之。

電影中飾演溫莎夫人的英國演員Andrea Riseborough是目前我見過的版本中,最活色生香,最讓人離不開眼的一次詮釋。

↑《溫莎公爵的情人W.E》電影預告。

【延伸閱讀】當代時尚女子圖鑑系列:

只活了22年的史上第一位名模

哪個女人會在自己的墓碑上刻上三圍?

斷頭台後,她的影響力便就此戛然而止?只能說你太天真

進擊的的王妃:我向世人展示了一場無與倫比的逆襲

我侍奉的真理就是將獨身主義進行到底

 

◎Photo Via:達志影像, Van Cleef & Arpels, Cartier, INSTAGRAM, Wikimedia Commons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