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對於愛錶人來說,它,就像是一種儀式,一種每年戒不掉的癮頭”


Ted Yang

2018-5-4

Basel錶展

聯絡人說要一篇關於看完Basel Watch Fair錶展後的感想文字,坦白的說,真的難寫,加上篇幅有限,更無法盡數參展品牌的產品特色與市場趨勢。想了想,或許說說自2013年來中國行禁奢政策後,對於瑞士製錶產業所帶來的影響與衝擊好了。

敝人從1999年入行以來,迄今已近20年,扣除掉中間10年,因為任職非專業類手錶雜誌的編輯工作沒來巴塞爾錶展的次數,仍有14次!回想起初入行時的頭幾年,在Basel Watch Fair即將到來之時,便會開始處於一種興奮的狀態。因為能看到許多鐘錶品牌推出的最新錶款,它們,都是製錶師們展現自家品牌精神與技藝的最真實作品,對於鐘錶愛好者來說,能夠親臨現場都是一種虛榮。Basel World在歷史上可以追溯到最初舉辦於1917年的Schweizer Mustermesse Basel(MUBA)瑞士巴塞爾樣品博覽會,經過100年後,現今的巴塞爾錶展在時代中有它自己的定位與面貌,但未來呢?它還會擁有如此的重要性嗎?我不知道,那得用時間來證明。我自己的看法是,以近代的鐘錶歷史來看,2001開始到2010年這10年,可以說是瑞士製錶的另一個黃金10年,前一個黃金10年,我覺得是1951-1960年。這兩個時期的腕錶作品,百花齊放,各樣風格迥異的設計與對功能結構的細節極為講究;再者,當時製錶產業鍊的上中下游企業合計約有1500間,從業人員共約9萬人,對比現代的500間企業,以及約57,000人的從業工作者尚且更多,若市場不夠蓬勃,不可能有這樣的規模。

 

A post shared by MCH Group (@mchgroupnews) on

↑1917年的Schweizer Mustermesse Basel(MUBA)瑞士巴塞爾樣品博覽會宣傳文宣。

↑在Basel World展覽上也能看見LVMH集團鐘錶事業群總裁-Jean Claude Biver的身影。

回到現在,自從2011年以降,高級鐘錶的銷售便受到世界經濟發展減緩,以及對於高級鐘錶品牌來說最大的消費市場-中國,於2013年國內經濟發展趨緩,並且同步實施「打奢」有著決定性的影響。為什麼會有那麼大的影響呢?早在2006年左右,瑞士多數高級鐘錶商便嗅到了中國市場經濟發展迅速,以及對於高端品牌亟欲渴望的心理,大舉進駐中國,並積極進行marketing & communication,以建立品牌高度暨形象,進而增進銷售。這些舉措確實讓這些高級鐘錶商賺得盆滿缽滿,也對中國市場未來的表現信心滿滿。的確,以當時的消費者實力雄厚,加上政商界中崇尚送禮這兩個重要因素,讓高級鐘錶作品有了一個不可不存在的理由。銷售量與業績大增的結果就是製錶品牌們加碼投資在製造上,購入廠房與設備、招聘更多的專業人才來因應這個商機無限、龐大市場的需求量。但天算不如人算,在中國這個以政治主導的經濟市場中,最不可控制的就是政策的下達。2013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任後所實施的「打奢」,讓原本消費鏈中的政商界「送禮」這個消費行為幾乎根絕,加上整體社會對於奢侈品消費的觀點多帶有批判角度,讓所謂的「高端產品」在實際的銷售上產生了重大影響。

↑Basel World上展示的高級鐘錶。

此外,北美以及義大利市場的銷售狀況也相對保守的狀況下,對於品牌而言,從2013年開始迄今的5年可以說是最難熬的時間。雖然近幾年,為了因應世界市場局勢的變化,所有的高級品牌紛紛推出entry-level入門錶款,期望以較低的售價讓鐘錶愛好者有機會能夠進入品牌殿堂,但效果究竟如何?只能說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具悉,今年參加巴塞爾錶展的品牌(包含零配件類的品牌)從2017年的1300多個,遞減為2018年的600多個,降幅幾乎達到50%!而參展媒體以及店家的人數,據我實際詢問場內的咖啡業者,負責人更是跟我說據他估計,比起2017年少了45%左右的人潮,這遞減將近一半的人潮代表了什麼?我的看法是體現了消費者對於是否擁有所謂的高級鐘錶已經無甚重要,進而導致現在鐘錶市場的疲弱。未來,每年舉行的Basel Watch Fair會有什麼變化?很難說,畢竟現今的改變速度太快,誰也無法確定明天是否有新的發展。只能真心希望,這個已有100年的國際性高級鐘錶與珠寶展,未來仍能夠風風光光的舉辦。因為,對於愛錶人來說,它,就像是一種儀式,一種每年戒不掉的癮頭。

 

◎Photo Via:達志影像, Instagram, Ted Yang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