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觀察家

“活在這個時代的我們,或許更該學著“The mind has to open!””


A.view

2018-10-23

The mind has to open!

偶爾會在某些時尚媒體裡看到「時尚已死」這類批判當代時尚圈的文章,身為一個迷戀二零年代Flapper Girl、五零年代的New Look、六零年代Space Age、七零年代Flower Child的人,其實我以前有段時間也有過類似的想法。但這幾年又出現了點改變,我們現在所處的時尚環境正在經歷質變,這樣的質變當然造成當代時尚比起過去,出現像是缺乏深度、創意停滯、藝術涵養不足、過度商業化這些很常被詬病的問題出現。可是相對的,當代時尚則顯得更為開放、也更為民主,現在設計師們可以自由選擇想作品展出的時間和季別,時尚迷們可以非常輕鬆的接觸時尚圈各種大小事情,消費者們也可以透過各種管道來比價、選購自己想要的單品,這是以前未能做到的。

 
 
 
 
 
 
 
 
 
 
 
 
 
 
 

Vogue Runway(@voguerunway)分享的貼文 張貼

 

 
 
 
 
 
 
 
 
 
 
 
 
 
 
 

Vogue Runway(@voguerunway)分享的貼文 張貼

 

 
 
 
 
 
 
 
 
 
 
 
 
 
 
 

Vogue Runway(@voguerunway)分享的貼文 張貼

 

 
 
 
 
 
 
 
 
 
 
 
 
 
 
 

Nataliya(@toshka_beatrice)分享的貼文 張貼


↑比起過去各年代的經典風格,現今崛起的「壞品味」時尚,是否更吸引你呢?

而在時尚從原本的封閉邁向民主開放的質變下,也影響到美學的多元化。在二十一世紀一零年代快要結束的現在,我們的確沒辦法像上個世紀一樣,統整出一個可以代表這個decade的主要風格,但取而代之的,是各種像是極簡主義、裝飾主義、折衷主義、復古未來主義、高端潮牌、運動街頭等等。不論主流或次文化的交替或並存,這象徵著這個社會對於美的標準不再如此單一,而是以更開放的態度來接受各種派別。

 
 
 
 
 
 
 
 
 
 
 
 
 
 
 

@shop_amomento 分享的貼文 張貼


↑講求單一色系穿搭的Monotone,是近年相當流行的極簡風格。

 
 
 
 
 
 
 
 
 
 
 
 
 
 
 

Supreme(@supremenewyork)分享的貼文 張貼


↑經典名牌Louis Vuitton與街頭潮牌Supreme的聯名,將潮流文化帶往更高端的境界。 

 
 
 
 
 
 
 
 
 
 
 
 
 
 
 

Alpha Industries(@alphaindustries_russia)分享的貼文 張貼


↑將運動元素的單品帶入日常穿搭,舒適又不失帥勁,是街頭男女間最有人氣的風格。

其中,這一兩年突然竄起的“Ugly Beauty”,更是美學多元化非常直接的證據,畢竟以往人們認為醜的、怪的、庸俗的、瘋狂的、沒質感的,都可以成為一種美,那真的代表更為寬廣的接受和接納度。在以醜時尚為大主題的月份裡,我選了三個或許瘋狂、或許爭議、也或許需要時間消化的三個品牌和大家分享!

Charles Jeffrey Loverboy

雖然在A. view那兒主要是以女裝的評論和分享為主,但Charles Jeffrey Loverboy是非常少數我會主動追的新銳男裝品牌。最主要的原因是在他的作品中,有非常豐富如像是荷葉邊、迷你裙、蓬裙等女裝的元素在裡頭,在這個女裝從男裝裡擷取元素早已成為常態的時代裡,他以逆行的方向開發著男裝在未來的可能性。

就跟其他英國設計師一樣,Jeffrey也承襲著瘋狂的基因在他的作品中,雖然作品的數量還不多,但包含’19春夏將模特兒漆成一身的螢光綠,’18秋冬大到還需要其他人扶著、宛如廢棄建築一隅的巨大頭飾,’18 春夏像是重現伊莉莎白一世的形象,’17 秋冬幾個帶著政治指涉的紙糊生物,都引發過很大的討論和話題。曾經看過BOF的Tim Blanks將Jeffrey比擬成Alexander McQueen,看得出來在他創意中對現代時尚的衝擊性,很推薦把他加入以後的追蹤名單中。因為相信不論是女性或男性的時尚迷,都可以在他的作品中找到超脫現實的啟發及刺激。

↑2019春夏,Charles Jeffrey Loverboy將模特兒漆成一身酒紅及螢光綠。

↑2018秋冬,Charles Jeffrey Loverboy如建築般的頭飾設計,大到需要其他人幫忙扶。

↑2018春夏,Charles Jeffrey Loverboy經典重現伊莉莎白一世的形象。

↑2017秋冬,Charles Jeffrey Loverboy秀場出現影射政治的紙糊生物,引起相當大的討論。

Palm Angels

Palm Angels的成立十分有趣,身兼Moncler藝術總監的Francesco Ragazzi先是在2014年時,出版了一本以美國洛杉磯滑板文化為主題的黑白攝影集《Palm Angels》,接著持續的受到啟發,在隔年正式成立了這個與攝影集同名的服裝品牌。


↑Francesco Ragazzi出版了以美國洛杉磯滑板文化為主題的黑白攝影集《Palm Angels》後,便成立同名服裝品牌。

跟攝影集的主題一樣,Palm Angels也同樣帶著很濃厚的美國西岸的悠閒調調,又加上Ragazzi自身義大利服裝文化的背景,這樣歐洲與美國、精緻與閒逸的混雜,讓Palm Angels顯得又更為高端也特別。在這次三個品牌中,Palm Angels並不像另外兩個一樣走高度爭議、極度瘋狂的路線,但我還蠻喜歡欣賞他家作品中的一些配件和細節,像是’19春夏和Under Armour合作,以泳鏡為雛形的鬆緊頭帶式的眼鏡,’18秋冬直接把防盜感應條當成裝飾品,’18 春夏安全扣頭式的加長腰帶,都是從生活片段中擷取而出的小小古怪。

 
 
 
 
 
 
 
 
 
 
 
 
 
 
 

Studio Paris(@studio_paris_mgmt)分享的貼文 張貼


↑2019春夏,Palm Angels與Under Armour合作推出如泳鏡般的造型眼鏡。

↑2018秋冬,Palm Angels將防盜感應條製成裝飾品。

↑2018春夏,Palm Angels的加長腰帶也掀起了一波熱潮。

Thom Browne

和前面兩個成立於2010年後的品牌相比起來,相信大家對Thom Browne絕對熟悉很多。從2001年成立後,不論是早期只有男裝的時期,或者是2011年後開始的女裝支線,Browne以一向對於概念及執行都十分完整的模式,讓他留下了一次又一次精彩的畫面,算是現代時尚圈設計及深度上的一盞明燈。

而有趣的是,在某些時裝週後盤點當季最醜怪的設計或單品的文章裡,Browne也是常客,也的確在像是’19春夏男裝比例刻意放大了的大衣,’18秋冬像是變形了般的人體雕塑,’18春夏的彩色蟲蛹,’17秋冬巨大的平面人字格紋外套,都曾經被網民拿來戲謔和評論過。但在這商業利益遠遠重要過創意突破的年代裡,與其一味的去針對日常生活可行性,或者實穿實用性的批評,其實我們更可以珍惜Browne不顧一切的瘋狂。畢竟實穿的衣服放眼望去滿街到處都是,可是像他一樣勇敢的卻十分稀有。

↑2019春夏男裝,Thom Browne刻意放大比例的大衣。

↑2018秋冬,Thom Browne將雕塑藝術融入服裝。

↑2018春夏,Thom Browne如彩色蟲蛹的設計,相當引人注目。

↑2017秋冬男裝,Thom Browne製作巨大的平面人字格紋外套,誇張的設計曾被網友戲謔評論。

時尚很大的本質和作用,就是反映社會的變遷和脈動,而在這民主也自由的時代裡,時尚走向自由多元,也是十分可以預期以及理解的事。比起過度耽溺在套上玫瑰色濾鏡的過去,而排斥或批評現狀,其實可以用更開闊的態度來接納、試著理解,包含時尚圈這整個世界的任何改變,以之前Diana Vreeland紀錄片的片名《The eye has to travel》來造樣造句的話,活在這個時代的我們,或許更該學著“The mind has to open!”

 

◎Photo Via:達志影像, INSTAGRAM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