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觀察家

“不論你相信性別是固定還是流動的、婚姻是異性還是同性的、家庭是傳統或是多元的,最重要的是尊重不同的聲音”


A.view

2018-12-4

不斷流動的服裝性別

拜科技所賜,我們現在所處的生活非常進步,但在如此進步的環境中,仍然有許多傳統的觀念存在著。從服裝的角度來看,還是會出現哪種服裝是屬於女性、哪類衣服屬於男性,這樣將性別觀念放入服裝的想法。而當有人不照著這種主流性別觀在穿著時,就很容易引起社會的輿論甚至抨擊。

但服裝真的有性別之分嗎?其實本質上來說是沒有的,跟婚姻及家庭一樣,這是人為所給予的定義,但有趣的是,服裝的性別定義不是一向如此,而是在不同時空背景的更迭、各個社會文化變動之間,不斷的被改變、推翻,並重新定義著。高跟鞋是個非常完美的例子,或許絕大部分的人並不知道,我們現在認為專屬於女性的高跟鞋,在十七到十八世紀、路易十四國王執政時期的法國,曾經是男性為展現社經地位而集體推崇的單品,國王本人更曾穿著高跟鞋讓畫師留下歷史紀錄。

 
 
 
 
 
 
 
 
 
 
 
 
 
 
 

Katrina, Duchess of Kansas(@_lady_katrina)分享的貼文 張貼


↑現今女性愛不釋手的高跟鞋,是法國國王路易十四所推崇的時尚單品。

而這幾年台灣以性別為基礎,對於婚姻制度、家庭結構、學校教育等議題的討論越來越熱烈,今天A. view挑了幾個打破性別藩籬的過去完成式或現在進行式的例子,希望以服裝作為切入點,讓大家對性別的定義有更多的思考,也更開闊的去接納超越男女二元分別的更多面向!

Coco Chanel

若要聊打破性別藩籬的例子,第一個要提的絕對是Coco Chanel,讓我們先把時空拉回到十八世紀末到十九世紀初這段時間。當時的女子被稱之為「Gibson Girl」,服裝最大的特點就是使用馬甲及束腹努力將腰際收細,並強調出胸部和臀部的線條,整個人從側面看似呈現一個「S曲線」,是當時女人們最為追求的美感。

 
 
 
 
 
 
 
 
 
 
 
 
 
 
 

Gilded Age NYC(@gildedage.nyc)分享的貼文 張貼


↑Gibson Girl的穿搭特點就是使用束腹與馬甲,強調出女性腰臀呈現的S曲線。

而Chanel徹底打破這個規矩,將女人從馬甲、裙撐這些緊綁身體的單品中解放,並以直筒的寬鬆線條賦予女性身體上的自由。而另一點同樣重要的,就是她從男人的衣櫃中直接擷取靈感,把長褲第一次引渡到女性的穿著裡,開啟即使到了現在仍然持續著各種男裝女穿的趨勢。時至今日,寬褲仍是Chanel每季作品會出現的定番元素,像在九月釋出的’18秋冬系列形象廣告中,更有一張模特兒們裸露上身,將重點放在下身寬褲的照片。

↑寬褲幾乎是Chanel每季皆會出現的元素,寬鬆曲線賦予女性身體上的自由。

 
 
 
 
 
 
 
 
 
 
 
 
 
 
 

Esprit de Gabrielle(@espritdegabrielle)分享的貼文 張貼


↑在Chanel 2018秋冬系列的形象廣告中,模特兒們裸著上身,將整體重點放在下身的寬褲。

Yves Saint Laurent

在Chanel之後要聊的則是Yves Saint Laurent,就像他的長期伴侶Pierre Bergé曾說過:「Coco Chanel給予女人自由,Yves Saint Laurent則賦予女人力量。」一樣,YSL在打破性別隔閡這件事上也有著非常大的貢獻。

在1966年首度問世的「Le Smoking菸裝」,對當時出生於五零年代戰後嬰兒潮的年輕族群,與固守所謂傳統美德的上一代之間,激烈抗爭的社會背景中,是個很具革命性的服裝輪廓。這個同樣擷取自男裝,但又順應著女性身形而做了點調整,在線條上顯得更為纖長的菸裝,除了將男裝女穿重新帶回時尚趨勢、提升到另一個層次外,也間接影響到之後八零年代Giorgio Armani的「Power Suit」,以及往後女性藉由服裝來表達女權意識的一大媒介。

 
 
 
 
 
 
 
 
 
 
 
 
 
 
 

florenceemmanuelle(@sorry____iam_french)分享的貼文 張貼


↑Yves Saint Laurent這套設計靈感來自男性西裝的Le Smoking菸裝,被稱為賦予女人力量的象徵。


↑Le Smoking菸裝也間接影響到Giorgio Armani的「Power Suit」,服裝漸漸成為時尚界傳達女權意識的重要媒介。

Alessandro Michele

從Coco Chanel開始,在過去百年的時尚史之中,我們看到了男裝女穿幾次的興起與進化。當我們已經習慣這樣的手法,Alessandro Michele在2015年接手Gucci後,更提出了「男女共穿」的嶄新概念,將男女裝之間的界線抹得更為模糊。

在男女共穿的概念引導下,不免俗的仍延續了男裝女穿、展現女性率性形象的手法,但同時間,Michele將蝴蝶結、荷葉邊、蕾絲、綢緞、粉嫩色彩、珠飾刺繡等過去屬於女性服裝的元素,放到男裝上頭,非常大幅度的減弱了以往男裝的剛硬氣息。這不但扭轉了我們原本早已熟悉的男裝女穿的方向性,更連帶引領到現在,仍然持續演化的無性別風潮。

↑Alessandro Michele推出「男女共穿」概念,(上圖)將花朵、綢緞、刺繡等女裝元素帶入男裝,(下圖)又把男性西裝的剪裁設計成女裝,完美消弭男女裝的界線。

Charles Jeffrey Loverboy

十月我在另一篇主題為「Bad Taste」的文章中,有提到關於Charles Jeffrey這位英國的新銳男裝設計師,但當時是把重點放在比較破格、瘋狂的創意上,今天來看他對於性別界線的處理。

從拼盤式的Man ( 由Topman以及Fashion East共同合作的展出平台 ) 裡的崛起初期,他就已經端出過像是長度落在大腿上段的荷葉迷你裙、強調腰身的大衣式洋裝,甚至是把馬甲直接套在男模身上的設計。來到之後獨立辦秀的時期,他仍持續的將女裝元素放入男裝裡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則是2018春夏系列的最後壓軸,那套彷彿將男模形塑成女王一般,又是抓蓬的袖子,又是平口式低胸,又是荷葉裝飾的白色大禮服真的太難忘!

↑Charles Jeffrey在創立品牌後,便好幾度跳脫性別界線,將女裝元素帶入男裝設計。像是(上圖)大腿以上的荷葉迷你裙、(中圖)強調腰身的洋裝與馬甲、以及(下圖)如女王般的抓蓬袖大禮服,在在顛覆男裝較為陽剛的刻板印象。

Palomo Spain

由Alejandro Gómez Palomo創辦的Palomo Spain,是個非常新銳的品牌,從2015開始到現在才差不多三年的資歷,對時尚圈的衝擊卻十分強大,因為在他的眼裡似乎完全沒有性別的隔閡。

隨便點開Palomo Spain的任何一季作品,隨處可看到的是像中世紀鎖子甲風格的金屬長洋裝(‘18秋冬)、袖口綴著羽毛的閨房式睡袍(‘18春夏)、七零年代風格的喇叭袖型的紅色蕾絲小洋裝(‘18早春)、帶著Dior的Bar Jacket收腰線條的外套式短洋裝(‘17秋冬)、在薄紗夾層中放入花朵裝飾的綁帶式大衣(‘17春夏),到處都是從女裝擷取而出的元素。而就像他為初登場的2016秋冬系列,取了和Tilda Swinton主演的電影「Orlando∕美麗佳人歐蘭朵」相同的名稱一樣,對他來說性別並非總是固定,而是有著流動的可能性存在!

↑Palomo Spain在初登場的2016秋冬,以電影「Orlando∕美麗佳人歐蘭朵」為設計主題,此後每季系列皆跳脫性別的框架,男女裝無別。

 
 
 
 
 
 
 
 
 
 
 
 
 
 
 

Palomo Spain(@palomospain)分享的貼文 張貼


↑2017春夏,Palomo Spain讓男模特兒們穿上爬滿花朵元素的露肩上衣與大衣。

↑2017秋冬,男模特兒穿上收腰短洋裝與長靴。

 
 
 
 
 
 
 
 
 
 
 
 
 
 
 

Palomo Spain(@palomospain)分享的貼文 張貼


↑2018早春,喇叭袖形的紅色蕾絲小洋裝,在男模特兒身上卻毫無違和感。

 
 
 
 
 
 
 
 
 
 
 
 
 
 
 

Palomo Spain(@palomospain)分享的貼文 張貼

↑2018春夏,男模特兒身穿繡口有著羽毛墜飾的睡袍,別有一番風味。

 
 
 
 
 
 
 
 
 
 
 
 
 
 
 

Palomo Spain(@palomospain)分享的貼文 張貼


2018秋冬系列,Palomo Spain讓女模特兒穿上如中世紀鎖子甲風格的金屬長洋裝,讓女性也能展現王者風範。

最後,不論你相信性別是固定還是流動的、婚姻是異性還是同性的、家庭是傳統或是多元的,最重要的是尊重不同的聲音,也尊重各種不同人事物的存在。開放的思想不會使得世界崩壞,盲目的封閉才會造成社會的分裂。

 

◎Photo Via:達志影像, INSTAGRAM, Twitter, CHANEL, GUCCI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