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藝術拍賣,讓有能力的人去擔心吧。奈良美智單純喜歡創作,絕對不會變。”


Oshare Otaku aka 鬼鬼

2020-12-4

是藝術還是流行?奈良美智的畫作屢創天價

要說藝術是陶冶性情也好,或說是投資也行,當代藝術卻是目前全世界最受到討論的現象之一。好比說,神秘的塗鴉藝術 BANSKY,或是什麼都被搶翻天的 KAWS。若是講到日本當代藝術家,草間彌生、村上隆,再來還有奈良美智,肯定是大家最耳熟能詳的人物了。不過,奈良美智的作品,不斷地重設交易天花板,像是〈背後藏刀〉在 2019 年時以台幣 7.6 億創下紀錄。在 1995 年創作的〈溫室女孩〉,則是以約 1.8 億元起標。說實話,在 20 多年前,實在想像不到,這些小女孩畫作居然能夠如此值錢。撇開金錢跟投資不談,奈良美智的作品,不僅辨識度極高,也廣受到普羅大眾的喜愛,至今仍是如此。

↑奈良美智的〈背後藏刀〉在 2019 年蘇富比拍賣會上,以台幣 7.6 億創下紀錄。

 

 

↑上圖為〈背後藏刀〉,下圖為〈溫室女孩〉。

對東京熟悉的人會知道,六本木之丘有森美術館,裡面不但官方商店,六本木之丘也特別開設設計藝術店鋪;另外還有在銀座的 LAMMFROMM,是表參道同潤館閉店之後,到東京旅遊時,最能購入奈良美智官方商品的地方。當然,村上隆、草間彌生,以及像蜷川實花、Yanobe Kenji 等藝術家的周邊商品,也都有售。為什麼要提到這個?因為這是最直接、簡單、方便,能夠「沾」到當代藝術家的方式。除了原作之外,大多數當代藝術家,都有著授權的周邊商品;因為這也是普普藝術的本質之一,也是我們「擁抱」當代作品的途徑之一。知道為什麼中正紀念堂 KAWS 展時,大家都搶著要那些限量瓷盤嗎?因為奈良美智曾經在 2015 年時在香港舉行個人大型特展《無常人生 Life is Only One 》,當時推出三件一組的瓷盤,後來拍賣價達到 30,000 港幣之高啊!

 

大多數當代藝術家,都有著授權的周邊商品,而這也是普普藝術特色之一。

奈良美智,雖然作品拍賣出了天價,但是他就跟你同學的親戚一樣,其實就活在你我身邊,平常跟普通人一樣。說白了,就是個瘦高頭髮亂亂的大叔。關於奈良美智,網路上有非常多文章,坊間也有書籍,也有紀錄片,還有很多 YouTuber 介紹他。事實上在 2004 年時,奈良美智受邀參加台北當代藝術館的《虛擬的愛》,當時他本尊有專程到台北。或許當年知名度並沒有後來那麼高,也加上他不外放的個性,媒體並沒有特別青睞這位藝術家。畢竟,他跟平常一樣,穿著樂團 Thee Michelle Gun Elephant 的 T-Shirt,捲起的牛仔褲,還有低筒 Dr. Marten’s,就像任何讀藝術學院的人一樣。把時間拉回 90 年代的台灣,當時「文青」這個名詞還沒出現,但當時 2、30 歲左右的年輕人,因為兩件事情而認識了奈良美智。其一是作家吉本芭娜娜,其二是樂團少年小刀(Shonen Knife)。

↑少年小刀1988年的單曲〈Banana Chips〉。

吉本芭娜娜當時許多作品的封面,都是由奈良美智操刀繪製。他們倆的合作關係,在奈良美智圖文集《小星星通信》中有提到。而少年小刀呢,是個日本的三人女子龐克樂團,1998 年推出的單曲〈Banana Chips〉,是以奈良美智繪製的團員,製作成 3D 動畫作為 MV。少年小刀是少數在歐美活躍的日本樂團,雖然英文很不標準,卻也成了她們的特色。這首〈Banana Chips〉就隨著 MTV 在全球播放,當時,KAWS、Futura 等人都還沒有「大師」的頭銜,當時,他與村上隆共同在加州 UCLA 擔任客座講師。連續幾個作品都跟女性創作人合作,在網路還不發達的年代,很多人誤以為,奈良美智是個女性。千禧年時在倫敦及東京舉辦的《 JAM 》聯展,集合英日兩國的新一代創作人,像是影像創作團體 groovisions 也在其中,當然,奈良美智沒有缺席。接著的幾年,奈良美智在日本各地,以及美國好幾個城市舉行個展,後來 2007 年的紀錄片《跟著奈良美智去旅行》,也紀錄了許多創作及佈展的影像。他的作品,從平面繪畫延伸到立體雕塑,越來越多媒體有著他的報導,坊間也開始出現作品的周邊商品。雖然沒有跟 LOUIS VUITTON 合作,但是他的名聲絕對不下於村上隆、草間彌生,成為日本當代藝術家的代表之一。

 
 
 
 
 
 
 
 
 
 
 
 
 
 
 

@happinessmarisa 分享的貼文

 

奈良美智幫吉本芭娜娜所繪的其中一本作品《雛菊的人生》。

非常推薦紀錄片《跟著奈良美智去旅行》,除了奈良美智的訪談、創作及佈展畫面之外,很重要的是與韓國小女孩 Sehi (音譯賽荷)的關係。他在參加完粉絲見面會後,由衷地說出「唯一真心在看我畫的人,就是那個小妹妹」這番話。後來他把賽荷寫的信,釘在牆上開始創作(這封信後來展覽時,也重現在現場當中)。奈良美智一直都獨來獨往,就像當年到台北參加聯展的開幕記者會,他默默地站在旁邊不吭一語。他在創作時也總是一個人,挑好喜歡的音樂、點支煙,對著牆似乎在思考著什麼。但是來自賽荷媽媽的那封信,或許能讓我們摸索出什麼。她說,奈良美智在見面會時,唸出了賽荷信中那句「悲傷時我好想喊你的名字」。這段故事不禁讓人開始聯想起奈良美智的內心世界。也有人認為,在遇見賽荷之後,奈良美智的作品有了些變化,有些說是女孩的眼睛,也有人說是風格。但是奈良美智從來沒有證實過任何的說法,他還是一樣聽著搖滾樂,一樣關心著這個世界,一樣地繼續著創作。

 

↑奈良美智。

↑一樣聽著搖滾樂,一樣關心著這個世界,一樣地沉浸著、繼續著創作。

奈良美智的 Instagram 標題寫著:沒有戰爭、沒有核能、愛與和平,他將作品回饋給故鄉青森縣,他在 311 震災後積極參加當地的活動,即使在疫情嚴峻的今年,他也透過社群感謝台灣提供的口罩。奈良美智並沒有因為作品賣出天價,而改變自己太多。即使是位在櫪木縣的個人美術館 N’s Yard (https://www.nsyard.com),也是精緻樸實的風格。長期與奈良美智合作的創作團體 graf,當年隨著特展《A to Z》,在東京南青山開設了間 A to Z Café 作為宣傳用,並且由奈良美智親自佈置。當展期結束後,A to Z Café 被保留了下來常態營運(但非由奈良美智本人),除了熟悉的奈良美智風格及作品之外,店家使用的食材及料理,也都採用日本食材及健康天然路線,而且還非常美味呢。

「第二個安迪沃荷」村上隆

「第二個安迪沃荷」村上隆 一直以來,藝術家對於商業總是避之唯恐不及,深怕自己的藝術和商業及金錢沾上一點邊,自己就不再是個藝術家,而是個靠藝術賺錢的商人。然而,在當代藝術家中,卻有一位毫不避諱的談及商業,並強調藝術本身正是一種商業行為,而他就是被稱為「第二個安迪沃荷」的日本藝術家-村上隆。

諾貝爾文學獎呼聲最高的落選者:當代文青教父村上春樹

諾貝爾文學獎呼聲最高的落選者:當代文青教父村上春樹 「我一直以為人是慢慢變老的,其實不是,人是一瞬間變老的。」——村上春樹《舞·舞·舞》 「哪裡會有人喜歡孤獨,不過是不喜歡失望罷了。」——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 每個對於文化與文學有興趣的人(講文青太籠統了,再說文青現在已經快淪為一種貶義詞了),絕對能

以奈良美智目前的身價及地位,做任何商業行為,都會是穩賺不賠,而且肯定是非常轟動的。到底他筆下的女孩及動物們,到底想傳達什麼訊息?到底反映著他什麼樣的內心及情感?或許就像他所言,知道他作品的人,遠比真正理解的人來得多。或許也是因為這樣,他並沒有大肆地接受商業導向的合作,而是維持著他的初衷。像是今年與樂團 Yo La Tengo 合作推出的 E.P.  專輯《 Sleepless Night 》,除了一首新歌以及奈良美智繪製的封面之外,收錄了五首由他及團員挑選的翻唱歌。事實上今年四月時,洛杉磯郡立美術館的奈良美智特展中,不僅有著他珍藏的黑膠唱片,限量畫冊也與 Yo La Tengo 合作樂曲(畢竟在洛杉磯展出,限量滑板已經被搶購及炒作了)。對於音樂的喜愛,從他的作品,以及影像、書籍中可以窺見部分,如果你也喜歡那些歌曲的話,或許能夠更接近他的內心世界也說不定;至少,在看到某些作品時,會露出會心微笑。

 
 
 
 
 
 
 
 
 
 
 
 
 
 
 

nao(@helenafrog)分享的貼文

 

↑奈良美智與Yo La Tengo 合作推出的 E.P.  專輯《 Sleepless Night 》。

原本奈良美智預定在台灣舉行大型個展,但因為種種原因已經取消(社群相關文藝大多數已經刪除),但他有強調是對事不對人,奈良美智對台灣是很有好感的。期待疫情結束後,能夠在台灣欣賞到更新、更完整的奈良美智。至於藝術品拍賣會,就讓有能力的人去擔心吧。單純地去喜歡自己有興趣的事,這是絕對不會變的。就像是那句「 Thank You For Making Me Happy 」,珍惜身邊的一切吧。

 

◎Photo Via:Instagram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