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我們需要的不是撕掉標籤,而是學著不以單一的標籤去理解他/她。”


S.

2021-6-12

Natalie Westling、 Hanne Gaby Odiele⋯跨性別模特兒告訴我們:「性別重置」只是標籤

性別跨界,男女混走,今天的時尚圈可能是最直接反應性別議題的產業,並且樂於在其中細細琢磨。無畏改變、以新鮮想像力衝撞傳統審美觀,一直以來是時尚的本質,也因此現身許多伸展台上的美麗身影,包括 Natalie Westling、Hanne Gaby Odiele、Rain Dove,當然還有 Andrej Pejic 等等,她/他們的時尚故事不只是跨性別名模,她們也是藝術家,社會運動推動者,不在社會框架裡展開人生故事,他們選擇走的路,我們鮮少人敢走。

↑由左至右分別為跨性別模特兒 Hanne Gaby Odiele、Natalie Westling 和 Rain Dove

西蒙妮塔韋斯普奇:只活了22年的史上第一位名模|當代時尚女子圖鑑|

西蒙妮塔韋斯普奇:只活了22年的史上第一位名模|當代時尚女子圖鑑| 首先,這是一個連載。再來,這是一個談論關於時尚、關於女人的文章。世間女子百百款,唯有列入圖鑑中的才是傳奇。 如今,我們對於模特兒這個職業或身分早就不陌生,「名模」兩字隨著時代變遷,從一個充滿榮耀的稱呼,變成有點過度濫用的廉價形容詞。即便如此

才貌兼具的精靈超模,女權藝術家Sasha Pivovarova

才貌兼具的精靈超模,女權藝術家Sasha Pivovarova 如果只用「超級名模」這四個字概括Sasha Pivovarova這位奇女子,就實在顯得過於膚淺。她現為人母,兼具藝術家、名模與演員等多重身分,除了是傳奇性名模,更在淡出時尚圈時,用藝術家身分活躍於紐約藝術圈。2005年還是藝術歷史學生的Sas

重新標籤 Natalie Westling「我花了十年成為自己。」

一頭著火般的紅髮,2017年被視為 rising star,從 Jil Sander 到 Tiffany,從 LOUIS VUITTON 到 CHANEL,憑著外型優勢幾乎沒有他不能駕馭的設計,也因為內在涵蓋了女孩與男孩內心世界的多樣性,游移在性別光譜上,像 PRADA 男性化線條套裝也駕馭得令人驚豔,甚至覺得 runway 上眾多 collection 最精彩的那套都被她穿了。

 

 

停工兩年後再次出現,她以新名字 Nathan Westling 昭告天下她的新身份,以跨性別模特兒的身份回歸。今年24歲的 Nathan Westling 說:「我還在逐漸適應成年男性的身體。最一開始的兩個月特別難熬,但隨著我的身體改變,過去一直需要用藥物治療憂鬱症的我在精神上好像瞬間甦醒了過來,現在我終於感覺自己真正的活著,我很開心終於拿開了那個戴在我身上10多年的假面具。」曾經事業如日中天,即使回到時尚產業後可能浪頭不再也在所不惜。

 

 

並置標籤 Hanne Gaby Odiele 「你不需要跟隨典範。」

出生時是雙性人,身為一個沒有生理期的女孩,經歷了非自願醫療、找到雙性人團體後才真正知道如何活。「我可以成為任何我想要的,更像我自己,不用跟隨性別規範,因為我從來就不在那個常態典範裡。」來自比利時的名模  Hanne Gaby Odiele  有著冷淡的神情,人味淡薄、精靈一般的樣貌絕對稱不上美豔卻仙氣十足,曾經橫走時裝周,是 CHANEL、Dior、PRADA 和 Alexander Wang 等品牌的愛模,公開雙性人身分後便顯少再現身。

 

 

Hanne Gaby Odiele 有天生雄性激素不敏感症候群(AIS),她從十歲起就開始接受導正性別的手術,這段被認為是「正常化」——把雙性人導正為單一性別的手術過程,卻讓她身心受創,痛苦無比。這也讓 Hanne Gaby Odiele 決定公開身份,呼籲父母與醫生將決定權交付孩子,停止將保守觀念加諸於小孩的痛苦上。她長年與非營利組織 InterACT 雙性青年倡導協會(InterACT Advocates for Intersex Youth)合作,用積極正面的態度傳遞訊息。「我想喚起大家的重視,曝光那些無法逆轉、不必要、未經同意的痛苦手術。」希望自己的影響力能讓大眾瞭解雙性人,「就像頭髮顏色一樣,這只是我身體的一部份,無法就此定義我,而我也為此感到驕傲。」

 

從「The Big Five」超模 Naomi Campbell 到 Kendall Jenner,看不同世代的美麗佳人如何影響世界

從「The Big Five」超模 Naomi Campbell 到 Kendall Jenner,看不同世代的美麗佳人如何影響世界 要成為一位超模,外表上的美絕對不是唯一條件。在《那些伸展台上大放異彩的傳奇》系列專欄中,或者是Wazaiii上任何一篇關於模特兒的文章內,相信各位讀者在閱讀內容之後,皆能明顯體會到

︱那些伸展台上大放異彩的名模傳奇︱Coco Rocha永遠是伸展台上,出其不意的驚喜

|那些伸展台上大放異彩的名模傳奇|Coco Rocha永遠是伸展台上,出其不意的驚喜 無論是經典雋永的傳奇超模,抑或是擁有萬千追隨者的網紅模特,他們皆是世代的靈魂,是伸展台上不滅的鋒芒,更是時尚洪流中,最完美的存在。 Coco Rocha永遠是伸展台上,出其不意的驚喜 Jean Paul Ga

流動標籤 Rain Dove「比起被認知為女性,大家更能接受我看起來是 gay。」

Rain Dove 是天然的生理女性,她188的體型和完美比例,因為外型條件比大部分「男性」來得理想與夢幻而走紅,衝突的是她的女性曲線也同樣明顯,打破許多人對於性格的刻板印象。

 

她 model 事業的起點,竟是某次了誤闖男模內衣秀的試鏡,而秀導表示他比在場所有業餘「男模」表現得都要來得好。Rain Dove 一層一層解釋:「打扮成白種男人的樣子,是我所能做的最安全的事,再來是白人男同性戀,比起被認知為女性,大家更能接受我看起來是男同志」,接下來才是女同志,再來是變性男性。現在她同時為男裝和女裝走秀,「我遇到的人幾乎都會把我認定為男性,我已經習慣不去糾正他們。」

 

「別人稱我為 super model,但我視自己為『movement』,我想透過自己的 IG 和社群媒體教育那些不懂得性別議題的人,告訴他們,我們都值得成為自己,而不管成為怎樣的自己,都可以是安全的。」作為跨性別 model,她積極發聲,推動理念,對於自身的故事、關於性別的多元、關於「認同」的社會議題,時尚世界還沒聽見的價值,她顯然還有更多事情要說。

 

重寫標籤 Andreja Pejić「自信就像一座房子,需要一磚一瓦的蓋起來。」

18歲出道,22歲變性,Andreja Pejić 啟發了許多跨性別 model。來自澳洲的 Andrej Pejic 被當時《Vogue》法國版總編輯 Carine Roitfeld 發掘,把他雌雄同體、跨性別特色拍成時尚大片,很快 Andrej Pejic 雌雄莫辨的風格魅力就在時尚界圈發酵。他首開先例,以男模身分入榜《FHM》百大性感女星、代言 HEMA 女性內衣、走 Jean-Paul Gaultier 高訂,謎樣生物的冶豔氣場令人難以招架,她影響了主流時尚界多大,就也引發多大的爭議。

 

七年前,透過社群公開他已完成性別重置,並將自己的名字改為女性化的「Andreja」,放棄再走男裝秀。「透過這次變性我學到了很多,也認識了真正的自己。」她說,「自信就像一座房子,需要一磚一瓦的蓋起來。」強調每個人都應該接受真正的自己,而且有權利受到和其他人一樣的尊重。29歲,Andreja Pejić 已經開始書寫新的人生故事 。


前代模特兒、現年69歲的 Tracey Norman 是首位黑人變性時尚 model,還在性別保守的年代,身分曝光,就形同宣告事業的死刑,在她的跨性別身份被發現後,當場正在攝影棚執行的拍攝內容就被直接喊卡,之後也沒有工作上門。隨著時代推演,人類的完美與不完美持續進化,而標籤,從一個形容詞到一張生死牌,或許我們需要的不是撕掉標籤,而是學著不以單一的標籤去理解他/她——那可能只是一百個標籤其中的一個。

 
 
 
 
 
 
 
 
 
 
 
 
 
 
 

 

↑首位黑人變性時尚模特兒 Tracey Norman

 

◎Photo Via:TFRV, FASHION GONE ROGUE, POLYESTER, INSTAGRAM (@bonbonzhangfan, @lena_bodet, @nathanwestling, @behindtheblinds, @modeladdict_, @poesie.club, @johncedmonds, @raindovemodel, @andrejapejic, @blackgirlsguidetomenopause)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