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獅子女的世界裡,沒有模糊不清的地方,要嘛喜歡你,要嘛不喜歡你,你走了也無妨,反正她能找到比你更好的。”


郝慧川

2021-7-25

|12星座女人分手失戀園|獅子女,強勢與樂觀是她藏匿悲傷方式

有人說星座是一種大數據、一種歸納,可能也是一種人生經驗的整合。這12篇故事僅不短不長的說了不同的分手故事,只願能喚起你身為某個星座的一點點迴響。它預測不了你的本月運勢,無法告訴你12星座的攻略技巧。但不管星相怎麼變化、行星順行逆行,都要繼續過好你的每一天,即便分手降臨。

「喂,Lisa!」下班前對面的同事突然叫了她一聲,「等等要不要跟我們去喝一杯?最近公司附近開了一家酒吧,評價很不錯耶。」

「喔⋯⋯不好意思,我有約了。」她說。

「喔~約會啊?好啦,星期五留給妳男友啦!」同事邊說邊使了一個識趣的眼色。

「噢⋯⋯對啊,不好意思,下次再跟你們去啦,哈哈。」Lisa 很快的把臉色從尷尬轉化成一貫的開朗。

↑韓劇《春夜》劇照

|12星座女人分手失戀園|巨蟹女的居家防疫(療傷)日記

|12星座女人分手失戀園|巨蟹女的居家防疫(療傷)日記 有人說星座是一種大數據、一種歸納,可能也是一種人生經驗的整合。這12篇故事僅不短不長的說了不同的分手故事,只願能喚起你身為某個星座的一點點迴響。它預測不了你的本月運勢,無法告訴你12星座的攻略技巧。但不管星相怎麼變化、行星順行逆行,都要繼續過好你的每一天,即

|12星座女人分手失戀園|專情不專心的雙子座:生活空了一塊,就努力填滿它

|12星座女人分手失戀園|專情不專心的雙子座:生活空了一塊,就努力填滿它 有人說星座是一種大數據、一種歸納,可能也是一種人生經驗的整合。這12篇故事僅不短不長的說了不同的分手故事,只願能喚起你身為某個星座的一點點迴響。它預測不了你的本月運勢,無法告訴你12星座的攻略技巧。但不管星相怎麼變化、行星順行逆行,都要繼續

在中山站下車後,她獨自走在街道上,一步兩步的,邊看著四周的街景、行人、招牌,像在回顧什麼。走著走著,Lisa 拐進一條小巷,不像其他條通那樣燈火通明和人聲鼎沸,沒有指引很容易就會錯過。

↑韓劇《春夜》劇照

安靜的巷弄裡有間尋常人家,門口點了一盞微弱的燈光。它和比鄰的民宅顯得格格不入:烏鐵色的矮柵門,梳剪整齊的植栽,和大門中間有個兩坪不到的小院子,木頭的地板擺了一張木板凳、一個煙灰缸,入口撒了一地鵝卵石,像是在東京看到的住宅,所見之處都有心思。

厚重的門拉開時發出隆隆的聲響,店裡探出一個年輕男子的頭:「你好,請問有預約嗎?」

「有的,我跟 John 訂了兩個人的位置。」

John 是這間店的老闆,在東京待過幾年,回台北開了這間清酒吧,標準的開店純粹為了興趣。店裡有別家店難見的酒、餐點用心、價錢稍高但一般上班族週末來一次還承受得了,只接預約客。

↑韓劇《春夜》劇照

「嗨 Lisa,妳來啦,老張呢?」吧檯裡對她熱情招呼的男子,看起來四十出頭,梳著定期上 barber 修剪乾淨俐落的髮型、留著工整的口字鬍,身上的白 T 黑色西裝外套找不到一條皺摺。

Lisa 和 John 是多年好友了,總是戲稱她的男友叫老張,其實年紀不到三十,比 Lisa 還小。

「噢⋯⋯他啊?嗯⋯⋯今天他臨時有工作,就我一個人。」Lisa 若無其事的邊說邊坐下。

「這樣啊?好吧。誒我今天店裡剛好有一些新的酒,待會拿給妳試試。」John 興奮的說。

「好啊!」Lisa 笑答。

↑韓劇《春夜》劇照

《慾望城市》Kim Cattrall 金凱特蘿:「時間有限,我只想花在讓我快樂的事上面。」

《慾望城市》Kim Cattrall 金凱特蘿:「時間有限,我只想花在讓我快樂的事上面。」 如果是我這個年代的人,大概是六、七年級生,應該對《慾望城市》非常熟悉。金凱特羅(Kim Cattrall)演活了劇中莎曼珊一角,和莎拉潔西卡帕克(Sarah Jessica Parker)飾演的凱莉布雷蕭堪稱是劇中

「甘蔗男」、「中央空調」退散!訓練自己渣男惡女免疫體質

「甘蔗男」、「中央空調」退散!訓練自己渣男惡女免疫體質 渣男 vs. 惡女 「渣」是一種病,有病就要就醫 迷失是渣男惡女的本質 太宰治在《人間失格》這部傳記小說中,道破渣男和賤女間情愛糾葛的真實情態:「只有活得愚昧、活得無恥的人,才能完全沉溺在幸福之中。」為渣男所困的女性,多半罹患戀愛的斯德哥爾摩症候

她走到吧台旁最靠窗邊的位置坐下,她每次都預約這個位置,老張最喜歡這個座位,燈光剛好可以看得清楚兩人的食物和臉,離吧台近,和鄰桌的客人保持了約一百五十公分,剛剛好的距離感。

John 走過桌邊問:「怎樣,本月壽星,今天想喝點什麼?」

「哈哈,你很煩,我還沒吃東西,也不是很餓,有沒有熱湯之類的東西啊?」Lisa 仰著頭問。

「有,我們今天有四神湯。」

「四神?好啊,沒想到在這裡可以喝到四神湯,哈哈。」

「誒,你先來嚐這支剛到的十四代」邊說 John 已經在為她斟酒。

Lisa 聞了聞「嗯,好香喔!」,她試了一口,「它是不是有個⋯⋯」

↑韓劇《春夜》劇照

「瓜味。」John 很快的接了 Lisa 的話。

「對!哈密瓜,哈哈好妙喔!」說完,她默默的就讓酒杯見底了。

這時四神湯也上桌了,陣陣的氤氳香氣帶著米酒的香氣撲鼻而來,累了一天的 Lisa 聞到這股溫暖的氣味,感動的有點想哭。

「這可是我爸的食譜,跟外面的四神湯絕對不一樣喔。」John 自豪的說。

Lisa 看著眼前的四神湯,清澈的湯體,表面浮著晶瑩的精華,在窗外的的光照射下閃閃發光。嚐了一口,甘甜的湯頭混著芡實的清香,從舌腔入口到順著食道而下,她感覺自己口腔的每一寸肌膚、粘膜都被撫慰了。

「真的好好喝喔⋯⋯嗯⋯⋯John,你可以幫我做一杯 Old Fashioned 嗎?」Lisa 問。

↑韓劇《春夜》劇照

「Old Fashioned?」John 疑惑反問。

Lisa 對酒的取向一向偏甜,只在極少的情況下才會喝威士忌,多半是難過的時候,上次幫她調這杯酒的時候是她和初戀男友分手時。

「喂,妳沒事吧?」John 把臉靠近 Lisa,露出慈父般的擔心神色「好好的不喝有瓜味的酒喝什麼烈酒?」

「沒有啦,今天心情是有點不好,但沒什麼事啦。好啦,幫我調一杯?」

「好啦,跟老張沒關係吧?」

「沒有,沒有~你想太多,真的很像我爸耶你!」Lisa 起身把 John 推回吧台,要他趕快去調酒。

其實被 John 說中,Lisa 和老張分手兩週了。今天本來他們說好要一起慶生,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對她來說,把分手的消息告訴別人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就連對自己最好的朋友與閨蜜也是。

↑韓劇《春夜》劇照

談分手的那天,下著大雨,老張開車來接她下班。到家時,老張說有些話想和她聊聊。

「我之前跟妳說過,要認真思考一下我們的關係⋯⋯」老張叫住了準備下車的 Lisa。

「思考什麼?」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的 Lisa,坐回副駕,關上車門。

「我之前和你說過,我沒辦法再跟妳繼續下去⋯⋯」

「你現在是,確定認真要分手?!」Lisa 終於懂了老張想說什麼,情緒開始激動起來「為什麼?原因是什麼?」

Lisa 無法理解,兩個人之間不是好好的嗎?之前說的分開應該只是說說而已的啊?怎麼可能會是認真的提分手?

↑韓劇《春夜》劇照

「你是在開玩笑嗎?我最近公司的事已經夠讓我煩的,你還來跟我提分手?」看著老張,Lisa 瞪大了眼睛。

「就是因為妳之前太忙,我才想找個比較適合的時間,認真跟妳聊。」老張緊緊的跟著 Lisa 的語速,像要在每一個語音落下的瞬間,插入自己想說的話。

「如果你是因爲我最近忙冷落了你,我承認,等之後⋯⋯」

「不是,跟你的工作無關。」老張斬釘截鐵的回答。

「那是為什麼?太奇怪了吧?」Lisa 越來越激動了。

↑韓劇《春夜》劇照

這是她沒預料到的事,她和老張交往了三年,打算著再兩年兩人就要結婚,他要把工作辭掉,和老張成立一間工作室,做一對創業夫妻。不過,其實 Lisa 最期待的其實還是和老張結婚,她也很意外自己會這麼嚮往婚姻。某個晚上,她甚至在老張熟睡後,偷偷的丈量他的手指,一個人去物色適合老張的戒指。

↑韓劇《春夜》劇照

「我喜歡上別人了。」老張說了,像突然吐出卡在喉嚨的骨頭般。

「你說什麼?」Lisa 的腦子像斷了電,半天說不出話。

「嗯,對。」

「所以你和她交往了嗎?多久了?」

「不,我們還沒交往,我覺得我必須先和你說清楚⋯⋯」

↑韓劇《春夜》劇照

Lisa 從震驚開始轉為憤怒,不是因為覺得自己被背叛了。而是心中充滿了一種她極度厭惡的情緒­­­———輸的感覺,她無法置信,在這個世上有人會比他們更適合在一起,也不相信另外一個女人會比她更懂老張,更能包容他的不足。

「哼。」Lisa 冷笑了一聲「你還真是紳士、有良心。既然你都愛上別人了,好啊,那就分開吧。你以為你是誰?難道我還要纏著你?我早就覺得我們走不下去了,你根本沒辦法跟我一起過我想要的生活,你根本給不起!」說出這些話時,Lisa 看起來極為冷靜,彷彿剛剛那股火已經被撲滅,只留下刺鼻的焦味。

↑韓劇《春夜》劇照

「你再怎樣生我的氣我都可以理解,我希望就算分開,我們還是可以當朋友⋯⋯」

「張俊宇,你聽好了。我們可以當情人、陌生人、甚至是敵人,但絕對不會是朋友。從我下車的那一刻開始,我希望你可以滾得越遠越好。」

Lisa 用力開了車門,大步跨下車,甩上車門逕自往前走。傘忘在車上了,她不回頭拿,也不慌張往前奔跑,只是大步大步的,用自己的速度向前走,頭還是抬得老高。

↑韓劇《春夜》劇照

「小姐,妳的 Old Fashioned 好囉。」John 在桌上放了一塊杯墊,放上酒,輕輕的推到 Lisa 面前。

「謝啦!」Lisa 開朗笑著,拿起酒杯晃了晃,冰塊碰到酒杯發出清脆聲響。

Lisa 突然灌了一大口,John 連忙說「誒誒誒,妳慢點,哪有人這樣喝威士忌啊?」說完趕忙遞上一張紙巾。

「謝謝。」接過紙巾 Lisa 擦了擦嘴。

「唉,味道怎樣?」John 嘆了口氣問道。

「好苦。」Lisa 低著頭說。

↑韓劇《春夜》劇照

「嗯,妳喝當然苦啦。」「眼睛那邊擦一下吧。」John 又遞了一張紙巾。

Lisa 擦去幾滴眼角的淚水「酒太嗆了才會這樣⋯⋯」她順手又擤了鼻涕。

「對啦,一定是因為酒太嗆了。」John 說。

兩人相視幾秒,笑了出來。

↑韓劇《春夜》劇照

獅子女,強勢與樂觀是她藏匿悲傷方式;在她的世界裡,沒有模糊不清的地方,要嘛喜歡你,要嘛不喜歡你,你走了也無妨,反正她能找到比你更好的。

 

◎Photo Via:Twitter(@mbcdrama)、IMdb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