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邱澤專訪-卸下妝容的演員,其實也只是一般人,我們跟觀眾其實是一起成長、學習的”


Wazaiii

2019-6-2

|Wazaiii專訪|不想長大的大男孩:邱澤粉碎後再拼湊的鏡頭人生

你對「邱澤」的印象是?

我的話,從有印象以來,最初的最初,邱澤似乎是個會讓班上女孩流光口水、狂買寫真卡的金髮帥哥,然後他曾短暫消失了一陣子(原因不詳,是緋聞?是特訓?是負面新聞?是轉移跑道?),接著在2008年,他理著一顆平頭重新回到螢光幕前,有時飾演著高富帥,有時扮的是純情男,電視裡、電影中、舞台劇上、唱片裡(對,邱澤還有副好歌喉呢!)處處都能見到他的身影,大抵便是如此。

然而,讓Wazaiii編輯第一次因為邱澤倒抽一口氣的moment,是在電影《誰先愛上他的》中,穿著花不溜丟的花襯衫,總是叼根菸、瞟著眼的「阿傑」,用他愛人的方式,與世為敵。那時我想,奇怪了,這是邱澤嗎?總覺得他變得跟印象中不一樣了?

這世上有多少人,可以單靠顏值就贏下一片江山、一車美人,打了幾年「帥哥牌」的邱澤,現在不但演什麼像什麼,換上「實力牌」繼續贏走觀眾的心,「我想永遠當個大男孩,永遠。」隨著時間推移,邱澤如何在漸趨成熟的外表下,以一顆赤子之心繼續「玩」出屬於自己的戲劇人生?那天下午Wazaiii編輯和邱澤短暫會了面,一聊就是一小時,有一度甚至像在和一個大哥哥互相交換人生經驗,而究竟交換了些什麼?往下看你就知道。

「從《原味的夏天》的青澀「夏日」、到《小資女孩向前衝》的高富帥「秦子奇」,再到《誰先愛上他的》的充滿抑鬱而瘋狂的「阿傑」,戲路漸廣、漸深的您,是否也反映了十多年來的人生經歷?」

『我覺得演員自身的經歷,和他在鏡頭上的表現,兩者是相輔相成的。怎麼說呢?演員經歷了越多、感受也會越豐富,表演自然就越深刻、戲路也就越走越寬。而隨著表演經驗的累積,人生似乎也更為圓滿,說穿了,卸下妝容的演員,其實也只是一般人,我們跟觀眾其實是一起成長、學習的。』

「對您而言,成功詮釋不同風格的角色,是否代表自己必須和角色的性格有所重疊,才能真正說服觀眾?」

『當然。許多老前輩常跟我說,同一個角色設定交給不同演員詮釋,最後呈現的效果一定不盡相同,我有我讀劇本的方式、你有你進入角色的過程、他有他輔佐演出的價值觀,所以我目前演過的所有角色,一定都會有和「邱澤本人」重疊到的部分。』

「那『阿傑』這個角色有哪部分是和您重疊到的?」

『(看向遠方,約莫想了十來秒,Wazaiii編輯靜靜的不敢驚擾。)我覺得,應該是即便生活很辛苦、情緒很辛苦,還是想表現出毫無所謂的倔強吧!』

「把自己攤開來給觀眾看,特別是不那麼光鮮亮麗的層面,我想應該不是很容易吧?」

『這是一定的,我記得當初我和譽庭姊(《誰先愛上他的》導演大人)在排戲的時候,她直接在大家面前打槍我、跟我說她不要我「表演」,當時我心想,我的工作是「表演」沒錯啊!我們磨合了好一陣子,她甚至從來就不讓我看回放,就連鏡頭的尺寸是18-55mm還是18-135mm都不告訴我(Wazaiii編輯:專業演員光是看鏡頭就能決定表演張力呢!),有一度我覺得自己不會演戲了,直到後來我試著把自己交給她,全然相信她身為導演的判斷,幸好我這麼做了,電影裡的阿傑,絕對不是以前的我可以詮釋出來的。』


 

「我特別喜歡您在《滾石愛情故事》裡飾演「李見喬」時的一句台詞:「我沒有辦法再繼續愛了,我只是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愛自己了。」您還記得當時詮釋這句台詞的心境是如何嗎?」

『見喬啊?我也很喜歡見喬。我想他應該是能量耗盡了吧?當他用盡全力做好每一件事,討好世界、討好他愛的人,卻忘了討好自己,我記得當時我在詮釋這句台詞時,好像全身都被吸進了黑洞,下戲後還得花上一段時間回到現實,那樣的孤單、老天那樣的與他為敵,實在太辛苦了。』

「從電視劇轉戰電影大螢幕,您在兩者之間曾遇過什麼樣的挫折?或是轉換心境上的阻礙?」

『每天都覺得很挫折啊!不只是在鏡頭前的表現會讓我感到挫折,就連早上煎了一顆荷包蛋,煎得很醜、邊邊焦了、或是蛋黃溢出來了,都會讓我沮喪,你懂嗎?這可是一天的開始欸!(Wazaiii編輯:我懂,我真的懂!!)但是後來我想,就是這些小小的挫折,幫助我堆砌了生活的樣貌。談回來,因為跨足至另一個領域,剛開始,我幾乎每天睡覺前都會不斷在腦中想著:「今天這一句台詞好像可以說得更好」、「那個表情夠信服嗎?」、「那顆鏡頭可不可以換個站姿啊……」我每天晚上都在後悔,也許正是因為這樣,隔天起床,我就充滿鬥志要表現得更好,然後晚上又繼續陷入思考……這是一個讓人摸不透的輪迴啊!哈哈!』

「許多明星的人生目標是得到金鐘、金馬或金曲的肯定,三棲的您也是其中之一嗎?」

『對我來說,這些都只是肯定自己的獎品,表演的方向實在太多了,沒有所謂的「絕對好」與「絕對不好」,當演員埋頭拼命趕戲時,過程中充滿了自我懷疑和不安定感,而一旦時間被拉長,一切又都成了未知數,比方說十年後的我看自己現在的作品,什麼都沒辦法再改變了,不過如果能有獎項的肯定,我想這就代表我的方向是正確的,而心中所有的懷疑則可以先被放下。』

「您當初為了籌措父親的醫藥費,而在20歲一腳踏入演藝圈,放棄成為職業方程式賽車手的夢想,是否因此而在心中留下了遺憾?」

『其實我一開始是學體育,不過我還沒畢業就開始演戲了,當時家人希望我能當一名體育老師。(Wazaiii編輯:高中少女們少一個帥哥教練可以傳紙條畫愛心了)現在的話,我還是很想多參加幾場方程式的比賽,哈哈哈!坐在賽車裡、綁上安全帶,那是我認為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裡頭平靜到不行,好像地球上只剩下你和那台車而已。』

「演員和賽車手……我從來沒想過有人竟然可以橫跨這兩個領域!」

『欸!其實開賽車跟演戲滿像的耶!因為你所有的判斷,全部都必須在零點幾秒之內做出來,開賽車時,你的煞車、降檔、彎道、加速,都得馬上做出最正確的判斷;演戲也是,演員的情緒、走位、念台詞的口吻、鏡頭的整體感,全部都是一念之間。』

「若可以的話,您會給年輕時的自己什麼建議?」

『(再度陷入深思……)沒有。我覺得人只要保持「五官」敞開,每件事自然有呈現在你視線範圍的面貌,你不用特別去抓、費心去找,該出現的就是會出現,比方說像現在,光照射到我的臉,所以我能被你看到,不過一旦烏雲出現,你再怎麼想找我也不見得找得到,即便我就在你旁邊。所以,我習慣將自己保持在「空」的狀態,不強求、不改變、不抗拒,所以我尊重年輕的邱澤做的每個選擇。』

「雖然外表完全看不出來,不過已經37歲的您,未來還有什麼想嘗試、突破自我的新目標?」

『我想要考飛機執照!也想多比幾場方程式賽事!(立刻露出大男孩般的笑容)其實待在賽車裡,人的心情會異常的平靜,高達兩百七、八十公里的時速,你必須要保持平靜,因為腎上腺素需要你理智得做出最好的判斷,而且一次失誤也不許出現。你最重要的使命就是駕駛這台車、停下這台車,過程中沒有任何人有辦法出手幫你,我蠻享受這種感覺的。』

「您覺得20歲、30歲和40歲的男人,分別應該將什麼視為階段性目標?」

『偷偷跟你說,其實我期許自己即便年紀再大,還是能活得像個小男孩一樣,我一點也不喜歡長大,你不覺得大人的世界很吵雜嗎?(Wazaiii編輯:不只吵雜、還很焦慮!)不過現實還是不斷逼著我們長大。所以我想,20幾歲的男人應該用盡所有的力氣「做夢」,最好是那個夢講出來會被別人笑,因為這表示你的夢夠大;30幾歲的話……你做夢做了十年了,也差不多該看看自己能不能圓夢了,十年的「扣打」夠久了吧!該認清現實了吧!到了40歲,我想各位「大男孩」們,應該可以再做另一場白日夢?不管跟年輕時的夢想相不相同,我覺得機會不只是留給準備好的人,敢做夢的夢想家,或許也能分到一兩杯羹。』

「您在近幾個月才正式使用Instagram,原因是?」

『我不是一個很喜歡使用網路跟電話的人,我享受平靜的生活,網路世界的資訊有點太多,而且來得太快。再者,當一個人沉迷於網路構築的世界,就非常容易被「非現實」給制約,從一個網站滑到另外一個,再連結到另一個APP,莫名其妙兩、三個小時就過去了,而當被問起:「你剛在幹嘛?」我甚至也回答不出個所以然,我不喜歡這種感覺,把這段時間拿去看一場好電影,多好?(Wazaiii編輯:還是我們就先聊到這兒?哈哈哈!)我會開始用Instagram是因為要宣傳《誰先愛上他的》,那時候連討厭社群媒體的譽庭姊都下載了,劇組也用心經營了一個粉絲專頁,看到大家都努力用盡所有的資源,將感染力和宣傳效果達到最大值,我怎麼能因為自己的私心,減少一個讓更多人看見好作品的機會?』

「在社群上保持低調作風的您,怎麼看現今粉絲掛帥的網路世界?」

『這個問題讓我想到Andy Warhol講過的:「Making money is art. Working is art and good business is the best art.(賺錢是一門藝術,工作也是一門藝術,而賺錢的商業是最了不起的藝術。)」不管你今天是以什麼方式吸引到一大群粉絲,我覺得這一點錯也沒有,因為這是你的選擇,不過保持低調是我的選擇,這點我可不會妥協。』

「您在螢幕上的形象可以用壞、痞、高冷來形容,您覺得這是媒體渲染下的結果,還是私底下真實的您便是如此?」

『我沒差欸,哈哈!我應該要有差嗎?媒體描述的我當然是一部分的我,現在接受採訪的我也是一部分的我,像我前面講到的,我在詮釋每個角色時,都會加入一點邱澤的風格,可能這就是別人幫我定型的原因。但私底下的我也很白爛、有時也孩子氣到不行,然而對於路人而言,除非我演過一個白爛的角色,然後那齣戲不小心爆紅,不然在他們眼中,我永遠是活在電視裡的「本名是邱澤的演員」。』

「您覺得對於一個藝人而言,螢幕上和私底下的「形象」應該如何切換?」

『我其實沒有特別切換耶,只是有時候入戲太深,真的會比較難走出來,特別是這兩年工作又一個接著一個來,有時我會擔心自己在詮釋某個角色時,會不自覺保留上一個角色的影子,我很尊重自己的工作,所以會花非常多時間去揣測、去臨摹,我不認為我在演戲,我必須真的「成為」他,所以各位觀眾啊!你看到的是邱澤,也不是邱澤啊!』

「哇,你看事情的方式很像我喜歡的一個哲學家─馬丁海德格。」

『真的嗎!我下戲後很常看海德格的書欸!我很喜歡哲學書,裡頭層層堆疊、相互交錯的思維理論是我的心靈雞湯,而且蠻好喝的,哈哈!(眾人一驚,到底誰說演藝人員平常都不讀書的?)』

「您最近經常出席各大時尚活動,您是個熱愛時尚的人嗎?私底下是否對時尚產業略有涉獵?」

『當然啊!我喜歡新的設計、新的概念,其實我私底下也很喜歡穿花襯衫,跟阿傑一樣,所以我很喜歡今天的造型,不用穿西裝、打領帶真好,謝謝你欸!我也很喜歡你的穿著,很無法形容……(Wazaiii編輯:那就先謝謝囉……)』

「您覺得「時尚」是什麼?」

『我第一個想到的是,在對的時間做對的事情,但我又想到,什麼是對跟不對?』

「您真的很著迷於哲學思維欸!哈哈!」

『對啊!我真的是海德格的書迷!所以我的答案應該是,時尚是勇敢的用自己的角度看世界,不顧左右而言他。』

後記:

記得那天邱澤一碰到Wazaiii編輯,看見我手臂上的帆船刺青時,他打趣的說:「你很渴望自由對吧?我也是。」一支船能聯想到的事情那麼多,他想到的,卻是自由。

邱澤講話時語氣慢慢的,聲音充滿磁性卻格外溫柔。在思考的時候,他會望向遠方、雙眼熾熱;理出頭緒之後,他會看入我的眼睛,非常認真的解釋,解釋著自己身為演員之自省自律、解釋著身為人之渺小、解釋著與內心對話之必要,解釋著「若為自由故,凡事皆可拋」。而初出社會的Wazaiii編輯,只是靜靜的聽,似懂非懂的應答著。

有人說娛樂產業是個相當混亂的圈子,我卻覺得在這個講究效率、凡事快狠準的世界,邱澤的慢速哲學,顯得分外真實。很多人說他痞痞的、外表挺高冷,他是,但他偶爾迸出的笑容真摯到騙不了人;也有人說他是靠臉吃飯,他是,但比誰都拼、都努力的鐵硬底子,比起上天賞給他的外表,更讓人著迷不已。

「人是被拋入世界、能力有限、處於生死之間、對遭遇莫名其妙、在內心深處充滿掛念與憂懼而又微不足道的受造之物。」專訪完邱澤後,我特別去書店翻了翻海德格的書,其中這句話,我特別有共鳴。原來,這個永遠不想長大的大男孩,每天在腦中沒日沒夜的思考的,不是一湧而至的高名氣,而是與自身矛盾共處的終日孤寂。

看到這兒,你對邱澤是否有了新印象呢?

  

 關於邱澤 

台灣演員。2001年6月12日出道,因不習慣演藝圈文化而淡出。2008年復出;2011年在台灣偶像劇《小資女孩向前衝》飾演秦子奇而走紅。2016年以《必娶女人》及《滾石愛情故事-最後一次溫柔》分別入圍第51屆金鐘獎的〈戲劇節目男主角獎〉及〈迷你劇集/電視電影男主角獎〉兩項大獎。2018年以電影《誰先愛上他的》入圍第55屆金馬獎 〈最佳男主角〉 並獲得第20屆台北電影節〈最佳男主角〉。

 

服裝:KENZO

化妝:陳凱文 Chen Kevin

髮型:潘顗仁

場地:W Hotel

◎Photo Via:Crystal Pan 潘怡帆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