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脆弱、不完美的你,其實也是很有力量去影響這個世界的”


Wazaiii

2019-10-27

|Wazaiii專訪|李淳:先讓自己完整,才會形成一股很真實的力量去影響世界

Wazaiii編輯在專訪李淳之前,又把《目擊者》重新看了一遍,儘管是二刷,我依然再度被李淳精湛的演技吸引,他在劇中的台詞不多,卻用表情、眼神、肢體動作,將「阿緯」陰暗的性格詮釋得淋漓盡致。而在最新作品《陪你很久很久》當中,李淳一甩抑鬱形象,在劇中展現淘氣、可愛,甚至有點調皮的模樣。

提到李淳,許多人會自動套上父親「李安」的光環,但他沒有因此而擺架子。李淳照著自己的步調,腳踏實地的從基礎開始練習,慢慢累積、慢慢成長。透過表演,李淳開始發掘更真實的自我,開始勇於面對、接納心中脆弱的部份,這段過程對要求完美的李淳而言,是種考驗,也是種學習。

究竟,看似成熟穩重、說起話來富含哲理的李淳是如何踏進演藝之路?而他又是怎麼面對父親的評論呢?就趕緊跟著Wazaiii編輯一起來深入了解吧!

 莎士比亞文學開啟表演之路,找到生命的另一種存在感 

「是什麼原因讓您開啟了對表演的興趣呢?」

『中學八年級(國二)時,文學老師要每個學生選一段莎士比亞作品的獨白,並於隔週在課堂上表演,我大概是唯一一個比較認真對待這份作業的學生。那時候我演的劇目是《暴風雨》(The Tempest),它是一部悲喜劇作品。當時,我就把自己的衣服剪得破爛,開心地設計自己的服裝,也是那個時候發現,原來我在別人面前表演很開心,讓我感受到另一種存在感。表演結束後,老師提到高中部有個美國歷史最悠久的少年莎士比亞劇團,我就用課堂上表演的《暴風雨》片段去試鏡,最後順利地加入劇團。考大學時,就報考了表演學校。』

 拋開父親光環,用自己的步調勇闖演藝圈 

「您在戲劇上與父親合作時,會比較有壓力?還是因為熟悉而感到安心?」

『會比較難,因為要把兩個身份分開。一般父子關係中,兒子會有點不想聽爸爸的話,但身為演員,要對導演有一定的信任。』

「意思是,身為一個兒子您有叛逆的權力,但身為演員沒有?

『你可以叛逆,但身為演員,你需要專注地投入自己的角色,所以要把那個反叛的聲音關掉。』

「父親會不會指導您演戲?」

『他有時候會講一些從導演角度出發的觀點,像是這部戲、這個角色需要達到的效果。但其實演戲這件事,別人告訴你該怎麼做,不見得能幫到你,很多時候得在現場找到自己的方式。表演最重要的就是要有勇氣去嘗試,在技巧上才會更熟悉。』

「您覺得自己是敢衝的人嗎?」

『敢吧!我是有那份慾望的,但有時候會放不開。我們家的人比較斯文,比較不那麼大膽、敢嘗試。比如說哭戲,有時候會哭不出來,我覺得是一種心態吧!因為生活中,我們哭的目標不只是「哭」,而是抒發情緒。演戲的過程中,「哭」不是情緒抒發,而是一種表演、作品呈現出來的結果,再加上,你會意識到有很多人在看,眼淚就會瞬間乾掉。除了哭戲,一些吵架的戲份也是,因為我是一個會盡量避免衝突的人,以前遇到爭執的戲份時,會比較放不開。不過,最近開始練武術之後,對於武打、衝突的戲份,比以前放開許多。』

「父親對於您演出的作品會給予評論嗎?他會怎麼評論您的演出呢?您會在意父親對您的評論嗎?」

『我覺得在我這個年紀,父子關係比較像是朋友。我很重視他的想法,而且我們兩個人有基本的默契。演戲是自己的成長過程,有時候爸爸會比較擔心語言、口音的部份,其它方面我對自己的標準蠻嚴厲的,通常我拍完戲之後、或看完之後,就會自我審視,不需要多一張嘴巴來說。』

 「完美」沒有標準定義 

「感覺上您是一個對自己要求很高的人?」

『是,我的月亮星座是處女座。有時候對自己的要求和批評,會超越想要去完成一件事情的心,所以要學會怎麼讓「自我審視」成為助力,而不是阻力。』

「您的太陽星座是雙子座,您覺得自己有雙子座的特質嗎?」

『有,比較調皮、專注力比較短暫吧!有點像衝刺完百米賽跑後,一旦累了就很難進入狀態,分心之後就要再重新集中精神。另外一點是,我比較不會記仇,雙子座很容易就忘記了。』

「專注力短暫這份性格,會不會造成您在演戲上的阻礙?沒辦法投入在角色和情緒裡太久?」

『我覺得要調適好狀態,比如說我們拍攝12個小時,就是得保持在一個狀態裡,那感覺很像在潛水,輕輕地下水、認真地去看,慢慢累積經驗,就會找到自己的步調。』

「您如何面對別人的批評?」

『還好,當然我會希望朋友或我尊重的人喜歡我的表演,但對於自己拍戲當下的投入程度,我會更偏向自我反省,而不是期望得到別人的認可。』

「若是您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達不到自己的標準,您會怎麼辦?」

『我慢慢發現,「完美」是一個無法定義的東西。我覺得完美是不去接受「真實」的一個標準,它是我們對最美好的自己和現實的想像。但其實這樣會活得很痛苦、很不開心,而且那也是在拒絕一部份比較真實的你。可是脆弱、不完美的你,其實也是很有力量的、是可以去影響這個世界的,能夠早點去認識這個你,並且和他相處,你會比較開心。而我們為什麼被擺在這個世界上,過著幾十年的人生?就是要去影響世界,但前提是,你要先讓自己完整,無論是好或壞,那才會形成一股很真實的力量,去影響世界。』

「您覺得完美主義者會不會因為要維持形象或品格,反而走得比他人辛苦?」

『越要求完美的人,越該要認識自己「壞」的那一面,不管是脆弱或邪惡都是,需要去接納你曾排斥的那些層面。因為我們在做一件事情的時候,應該要是以「完整的自己」去完成,而不是只有優秀的那一部份,脆弱的那塊也是很大的力量,你再排斥它,它也不會消失,只會把你拉下來。』

「您覺得自己是一個勇於面對弱點的人嗎?您會表現出來嗎?」

『正在學習,我覺得這很難。雖然說這無關男女,但因為我是男人,男人就是比較難去示弱。不過,我覺得演戲會漸漸把這個特質逼出來,讓自己勇於接納脆弱的一面。』

「您平常會用什麼方法抒發情緒?有想逃避的時候嗎?」

『雙子座蠻需要講出來的,要用口語的溝通去宣洩。我覺得更重要的是,了解自己為什麼不開心,或在當下找到不舒服的原因,情緒很快就會被紓解了。我本身是一個比較容易拖事情的人,遇到不開心的事,會等到被逼著處理的時候,才會真的去做。但我最近有慢慢在調適這件事,我覺得原因就是「完美主義」是一種罪,因為這樣所以會拖。』

 成熟的愛情,是懂得「真正的付出」 

「您在《陪你很久很久》裡飾演的九餅,多年來默默暗戀著青梅竹馬,為她付出。您在現實生活中的感情觀,也是屬於獨自守候、暗戀不敢說的類型嗎?」

『如果這個問題,你在我高中、大學的時候問,我可能會說,我是付出很多的那種類型,但隨著年紀增長,慢慢分得清楚「真正的付出」和「有目的的付出」之間的差異。年輕的時候總覺得自己很好、付出得很多,但其實只是想得到對方的回報,這幾年才慢慢學會「為了付出而付出」,而不是想要對方怎麼樣。』

「假如您有一個暗戀很久的對象,您會主動跟他說嗎?」

『可能以前覺得暗戀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但到了這個年紀,就覺得暗戀很浪費時間(笑),喜歡就開始行動。』

「可以和讀者分享您在戀愛中的模樣嗎?」

『我覺得兩個人之間一定要有各自獨立的空間,有一部份是因為工作,一部份是因為我還有很多想探索的東西,所以我希望彼此要有各自的興趣,不要太黏。不知道我這樣子是不是有點大男人(笑)?但就是希望雙方能互相了解、支持彼此的夢想,可以的話,能從旁觀者的角度給予幫助和教導。還有,我不是一個特別浪漫的人(笑)!可能從小家裡的價值觀比較重視「行動」,兩個人在一起不見得要多甜蜜,而是能不能有一些正面的火花。』

 雙子座的雙重性格─斯文成熟卻也調皮可愛 

「在《陪你很久很久》裡,您印象最深刻的橋段是?」

『印象比較深刻的是邊跑邊哭的戲。我發現自己這樣比較容易哭得出來,靜靜地坐著哭,我反而比較難辦到,我需要一些身體上的律動來醞釀情緒。另外,我覺得這部戲最有收穫的部份是,這次的拍攝過程與導演很深入地討論劇本,是我投入最多心力的一個角色。』

「您在《陪你很久很久》裡是溫暖的大男孩、在《目擊者》裡是殘忍的殺人犯。請問您是如何揣摩角色的個性、情緒、想法來讓自己入戲呢?」

『其實這兩個角色,差別沒有你想像中那麼大,因為都是關於愛情啊!(Wazaiii編輯恍然大悟)只是一個角色比較殘忍、暴力,另一個是從比較正面的角度切入。九餅這個角色,比較容易揣摩,只是因為這個角色的行為比較「ㄎㄧㄤ」,需要花較多心力放在肢體動作上,也要把自己斯文的個性拿掉,將雙子座調皮的一面拿出來。」

 每個角色的性格,其實都是某部分的自己 

「通常您在準備角色的時候,會怎麼做功課?」

『一般來說會就著電影的年代背景、或角色的性格上去做些功課,去滿足自己的好奇心。但更多的是要透過排練,以及和導演溝通,去明白他要的是什麼。』

「演過的角色當中,哪一個最貼近您真實的個性?為什麼?」

『我覺得每個角色,都是將自己某一部份的性格放大,像是《目擊者》中的阿緯,就是把「專注力」這個特質放大;《陪你很久很久》的九餅是我在台灣住了五、六年後,觀察台灣年輕人樣貌後的體現。我記得剛來台灣的時候,第一次搭捷運,看到兩個高中生,男生握著車廂中間的扶桿,女生則像是融化了一樣,靠在男生身上。當時對這種表達情感的方式還蠻不習慣的,因為在美國,可能會牽手、親一下,但不會是這種融為一體的樣子。』

「您是會直接表達情感的人嗎?還是比較含蓄?」

『應該是一半一半吧!一部份是覺得自己身為男人,對於表達感情這件事比較壓抑,不太願意觸及到感情或情緒方面的問題。另一方面是遺傳媽媽直率的個性,媽媽是那種會把自己的想法直接說出來的人,我覺得自己也是這樣。』

「演戲的過程中,您最享受哪一個部份?」

『最開心的是沈浸在演戲的過程中,不去擔心結果會如何的時候。也有些時候是,準備的過程會比正式演出時還開心,可能是你很喜歡這個角色,但開拍後反而會發現一些矛盾之處,會覺得自己的想像沒有被滿足。但畢竟演員只是作品的一部份,還是要聽從導演的想法,我們會試著找到大家都滿意的平衡點。』

 透過「角色」挖掘自己的隱藏性格 

「如果今天不當演員,您會從事什麼工作?」

『其實我有個小夢想,那就是當舞者!大學受演員訓練時,有學過一些舞蹈,偶爾在看一些Hip-Hop舞蹈影片時,也會想像自己跳起來的樣子,覺得如果我去跳,一定也會跳得很帥!』

「您心思細膩、敏銳度高,希望對身邊的人散發什麼樣的影響?」

『身為一個演員,心思一定要細膩,也需具備高度的觀察力和敏銳度。我本來就很喜歡觀察周遭的人、事、物,而演戲之後,更可以透過互動,近一步感受身邊的能量。可能因為我自己比較重視教育,我會希望能在與人的互動中傳達彼此的「智慧」,我蠻重視一個人對事情的態度、想法和觀點。』

 透過「展示」來讓大家認識自己 

「對您來說,時尚是什麼呢?」

『我覺得時尚是,你希望外面的人怎麼看你,你就會怎麼穿,我認為它是一個外在的包袱,不見得是壞的,但你透過它向世界展示你想要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

後記:

一開始對李淳在大銀幕上的印象是「看起來好斯文」、「感覺很安靜、很難聊天」。於是,Wazaiii編輯帶著忐忑的心迎接專訪的到來。然而,見到李淳本人之後,對他的印象大大改觀。專訪這一天,Wazaiii編輯先是跟李淳的團隊一起走進電梯,準備前往二樓的場地拍攝,進電梯的時候,李淳突然發出聲音,原來是假裝自己被夾到,當時的我偷笑了一下(真的是偷偷的笑,因為當時還有點怕怕的。)拍攝過程中,李淳除了擺出帥氣的表情之外,偶爾也會展露出淘氣、調皮的模樣,漸漸的,我也開始卸下心防,對接下來的專訪感到放鬆許多。

與李淳的談話很像在進行一場哲學思考,對於「完美主義」的觀點,李淳有不一樣的見解,他的一席話也不禁讓我開始想,究竟「完美」的定義是什麼?它是帶領我們走向更完整的自己,還是使我們逃避更真實的自己?然而,不管這件事是「阻力」抑或「助力」,人生中總有我們需要去面對的弱點,「示弱」有時候很困難,但接納自己脆弱的一面,何嘗不是一種讓自己更堅強的考驗?這也讓我想起了一句話:「真正的堅強,是學會適當的脆弱。」

提起李淳,許多人腦海裡浮現的第一個念頭是「李安的兒子」,對於這些標籤,李淳沒有太多的情緒,也不會急著撕掉,甚至覺得那與自己的事業無關。李淳看似頂著父親的光環勇闖演藝之路,但他在表演上所付出的時間與心力絕對不比別人少,反而加倍努力,用自己的步調腳踏實地向前邁進。

 

 

Outfit:衣服:BOSS 手錶:TAG Heuer-Monaco 1969–1979限量典藏版腕錶

場地:Town by Bryan Nagao Taipei

Editor /  責任編輯:紀思婷

◎Photo Via:余惟

◎Vedio Via:YOUTUBE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