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生活家

“劉瑜萱專訪-讓他們感動,帶給大家幾小時的放鬆跟開心,甚至是想傳達的訊息有被觀眾看到的時候,我覺得這很幸福”


Wazaiii

2017-5-30

我是劉瑜萱,這就是我製片的日常:《通靈少女》製片-劉瑜萱專訪

謝雅真坐上金老師的摩托車,一路從宮廟趕回學校,要和話劇社成員演出「羅密歐與茱麗葉」,這場戲,即使台下沒有觀眾,他們仍堅持演出,因為代表著一群人向一個人的告別。當阿樂露出鄰家男孩般的招牌笑容,終於出現在禮堂中央,小真只是眼含淚光,激動地對台下大喊:「何允樂!」

愛情與友情糾葛的揪心畫面,突顯了平常替信徒解惑的仙姑小真,當親身面對愛別離苦的場面時,其實她只是個脆弱的女高中生而已。今年四月這部影集的出現,顛覆了大家對台灣影視圈的想像,以台灣本土宮廟題材為背景,帶出少女內心的成長故事,渴望平凡生活的同時,卻每每被信徒拉回現實,這就是謝雅真16歲的日常。這麼夯的台灣影集,播出的頻道是全亞洲的HBO,不但捧紅了女高中生謝雅真、仙姑原形索非亞,也讓台灣團隊大放異彩,其實背後有一位功不可沒的隱藏版人物,就是年輕新銳女製片-劉瑜萱。或許你聽到「製片」兩字,會充滿黑人問號,不知道他們都在做些什麼?你對戲劇製片工作有著什麼樣的想像呢?

這次Wazaiii編輯部特別專訪《通靈少女》的製片-劉瑜萱,帶你看她是如何把自己四年前的學生作品《神算》,在一夕之間擠下韓、日、陸劇,成為全亞洲最夯的話題影集。

 深厚的文化底蘊,保留故事核心 

「本部片融合了台灣人民信仰的元素、校園故事裡的青少年男女的感情題材等多面相,如何在這些題材中取得平衡?」

『對觀眾來說,宮廟是很奇幻的,我們熟悉卻不常接觸,反而比較熟悉青少年的迷惘和掙扎,可是對小真來說完全相反,學生生活是奇幻的旅程,想了解又不敢接近,我們是抓著這樣的心情去呈現出這兩個場域。這個故事難的地方在於它看似是簡單小品,沒什麼特效,但一個很吸引人的宮廟題材跟一個少女的成長,要在這兩個場域中間維持平衡,其實是很難的,一不小心就會偏掉,因為宮廟太有趣了,會想多琢磨在特別的信徒或案子,容易忽略掉原本的主軸。我們會彼此提醒,這六集是這小女生的成長軌跡,只是她的背景很特殊,她的迷惘是因為她的身份更加衝突,在宮廟遇到所有的案子都是反映她自身成長的動力。』

 鬼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 

「整部劇周旋於迷信與不迷信之間,讓觀眾反思台灣人過度信仰這件事,那你是個迷信的人嗎?在呈現這部分時,劇組是如何在兩者中找到平衡點?」

『我相信各種靈學,一直都抱持著開放的態度,我覺得人太渺小了,沒辦法窮盡這世界上的知識,有太多東西是超越我的理解跟想像,我是尊重且敬畏的。《通靈少女》大半拍攝時間都剛好在鬼月,開鏡前要先拜拜,一開始我覺得不用,但以索非亞的理解來說,拜拜比較像是溝通,為了整個劇組工作,還是要代表去跟這些力量打招呼,由此我理解到了迷信跟尊重是兩回事。我必須隆重的謝謝索非亞一路對我們的情義相挺,因為拍短片的關係和她變成好朋友,她把生命故事與我們分享製作,我們最受感動的是她一直提倡不要迷信,在看到她的故事後,覺得這是一個好值得被傳達的想法,我們都非常同意信仰、民俗儀式的重要,它安定人心、讓人依靠,然而每個人的信仰跟想像都有保留空間,若這個會帶給你力量跟平靜那就相信,需要彼此尊重,就像戲中想傳達的"鬼不可怕,人心比較可怕"。』

↑劉瑜萱與《通靈少女》文化顧問索非亞(右)

「過去在台灣以宮廟文化為背景的戲劇作品,會和鬼片、黑道片畫上等號,為什麼你會想要拍這樣的故事?」

『其實在影視業的投資角度中,他們會比較喜歡鬼片或黑道片,因為這是很明確的類型,而且觀眾喜歡。我們花了四年在做田野調查,一直在想這個方向可以怎麼做,調查越多越覺得這個題材可以說的故事有好多,除了女主角成長很動人之外,剛好宮廟是人類慾望、脆弱的集合,的確可以讓台灣宮廟的場域帶出眾生相。我覺得非常幸運《通靈少女》是台灣的故事,團隊全部都是台灣人,而且很幸運讓台灣跟世界各地的觀眾看到,當然我也非常謝謝HBO跟公視還有新加坡製作公司,因為在你還沒那麼多作品的時候,很多人是不敢相信年輕人的,他們能夠發掘這個故事是有國際潛力的,並且信任當地的團隊,放手讓我們去做。』

「看完《通靈少女》,我們的感受是這部戲想呼籲大家要珍惜當下,不要有遺憾或是錯過身邊的人事物,但不少觀眾卻把焦點放在像是瑤瑤的假髮、台語太少等部分,對於這些評論你有何看法?」

『當然我跟導演一定會介意,每個評論都有看,不過導演壓力比我大啦!他很介意他的設計跟想法有沒有傳達出去。我覺得滿感動的是大部分的心得回饋或意見分享,跟我想傳達的是一樣的。一個作品推出,本來每個人就會有各自的投射跟想像,只要不是扭曲惡意攻擊,我覺得這很正常。比如說有人會說沒有特效,為什麼鬼長這樣?這也是我們預期內的,我們想避免定義鬼這個世界,所以不是選擇大家想像的方式來拍,台語這部分我覺得見仁見智,像我小時候雖然住在屏東,但年輕一輩的,台語也沒說這麼多。至於假髮的話,我們會改進,哈哈。』

 從30分鐘的學生作品,到躍上國際的HBO影集 

「公視學生劇展《神算》是你在學生時期的畢業作品,全是台灣團隊製作,而本次《通靈少女》有國外團隊的加入,兩者有什麼樣的差別?」

『《神算》是很自由、單純的學生短片,和導演討論出想法後,就用盡一切心力想辦法把它做好,團隊雖然年輕,但都是對創作有熱情的。《通靈少女》因為有了外國投資方的加入,進入商業領域後,會有其他不同層面要顧慮跟考量,最大差異是會有外國老闆、監製、平台,他們會提醒你,這是商業電視台,你的節奏、分鏡要記得是電視媒材,在說故事的時候,要注意到其他國家的文化,像是一些很Local的笑點不要太多,其他國家可能會看不懂。』

『這次我在《通靈少女》的創作面參與非常多,從一開始的編劇到選角,甚至是剪接、調光、配樂,都是和導演一起討論的。後來發現我們三方(公視、HBO Asia、新加坡IFA)對故事的想像非常接近,期待跟認知沒有落差太大,那時候是確定彼此想法相近才合作的,一開始有達到共識,當然會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摩擦,沒有因為西方團隊而有極大的困難處,比較特別的是講台語這件事,像新加坡他們必須要保護他們的種族,不能偏愛任何一個種族和方言,不過導演有堅持,後來台語部分還是有保留,只是新加坡國內用全中文配音。因為有外國監製的加入,讓我們更有信心,原來台灣的故事是可以走出台灣的,他們教會我們,你可以勇敢點,不會只想著台灣,要更有國際觀,格局大了一些,會想到其他的觀眾,看得更廣。』

「《通靈少女》有HBO的投資讓這部片走向國際,你覺得為何HBO會看中你,和你合作?」

『這是天時地利人和,當初我和導演一直想要開發這個故事,剛好他們也想做亞洲各具特色的片,在全亞洲播送。他們看到了這故事的普遍性與獨特性,發覺是有國際潛力的。我跟導演一起為這個故事題材做了很多Research,守住少女成長故事跟眾生相題材,因為這個題材有很多內容可以發揮,故事的核心主軸就是人與人的關係、彼此間的情感,以及宮廟文化在亞洲大家都很熟悉,大家都是多神信仰,所以故事和我們的生活是很接近的,也是HBO喜歡的。當時初步談完後,因為不熟,又是平均30歲左右的年輕團隊,他們特地飛來台灣討論劇本,連續討論兩三天吧!分享彼此對劇本初稿的想法,HBO總監提出的意見我們也很能接受,彼此才逐漸取得信任。在看第一集初剪的時候,我記得看片後一片安靜,然後總監說:That's very great!』

「聽說你畢業於東吳法律系,與製片工作毫無相關,那你畢業後為何會踏入戲劇圈?踏入這行的契機是?」

『我從小就很喜歡看舞台劇,也會跟媽媽去看兒童劇團,再加上學生時期參加過話劇社、學生劇團,所以我對戲劇、故事的鋪陳非常熟悉。對我來說戲劇像是打開了新的世界一樣,每個人的生活都稀鬆平常,卻可以從平凡之中發現非常珍貴的片刻,再用戲劇把這些珍貴片刻留存、放大。讀法律系其實是家人的期望,我不是一個單純的乖學生,但也不是很叛逆的人,儘管家人和朋友都知道我想做舞台劇,可是我不敢去做,當時的我沒有自信可以把這件事情做好。』

↑與男主角何允樂(蔡凡熙飾)合影

 如果不趁年輕多勇敢嘗試,往後人生又該如何繼續 

『踏入這行的契機是被雷劈到吧!哈哈。畢業在準備國考的時候,我篤定自己一定沒問題,想用最短的時間應屆考上,後來可能唸得太苦悶吧!突然覺得拍片、做戲劇,這些看似比較瘋狂的事情,假設我拿到律師執照後,是不是會更不敢放手去做?以後機會成本和包袱會越來越大。剛好當時認識的一位朋友說有個可以參與正式的劇組的拍片機會,是王傳宗導演的公視人生劇展《芭娜娜上路》,我便去做製片助理,之後就一直有各式各樣的機會讓我學習。』

「一般人可能對於”製片”不太了解,以為製片工作如同片場保母,而且一部劇的成敗,大家普遍會歸於導演、演員身上,關於這點你有何看法?」

『其實製片本來就是一個業內的工作,不像演員或導演這樣面對大家,大眾可能不知道這個業內的職務在做些什麼?另一個層面是業界的人對於製片這個職務的想像也不一樣,得看每個劇組怎麼分工,在每個劇組的定位角色也不同,對故事題材要有宏觀的定位跟視覺想像。簡單來說,我和導演都想呈現一道菜,導演比較像是炒菜的人,focus在創作面;而製片是備料,這個故事的定位是什麼、該用什麼樣的團隊、什麼樣的風格來呈現這道菜,是比較全方位、全面性的規劃與想像。』

↑導演陳和榆(左)、製片劉瑜萱(中)、前HBO Asia總監(右-現為Netflix Head APAC Originals / Co-Productions)

 需要更多專業的人才一起發揮 

『以往製片比較像是打雜或是保母,工作內容太多,包含前期的投資,到怎麼賣這個故事,還需要確保劇組的大家拍攝工作順利,他的時間軸跟導演一樣,最早進片場、最晚走,每個環節都要會,這中間還牽扯到溝通、協調,跟帶領團隊的能力。台灣還是偏向導演為主,製片為輔,對投入很多的製片來說,這也是我們的作品,我們也是付出一切在為這個故事設想,而不是很單純的只有執行工作。所以如果沒有得到好的尊重,或沒有一個好的環境去發揮,很容易消耗掉熱情,於是很多人會離開這個環境,我覺得滿可惜的。其實我很期待台灣對於製片這個職位有更多的期待和尊重,讓更多好的人才留下來。』

「可以請你和我們分享一下,戲劇與視覺的連結,包含服裝到畫面的呈現,有什麼樣的眉角?」

『這一次我們的確對於造型有比較多的建議和討論,比較專業的部分要問造型指導,但基本上不會變的是理解這個角色,所有服裝都要帶出該角色的個性。比較特別的是《通靈少女》的造型指導身兼美術,所以他和攝影師比較著重畫面的統一性。比如說在學校場景裡,攝影師降低色彩感的東西,因為他想要呈現清晰感的色調,舉例來說美術設定阿樂的色調是藍色,所以在阿樂的喪禮上,很堅持花是要用藍色的(當時買不到還是用噴的)。宮廟我們就希望呈現不同色溫,有紅黃燈籠去點出這個地方的複雜,色彩斑斕讓它有一種濃稠的感覺,服裝上也是一樣囉!』

「大家都說真正用心拍攝的戲劇電影,在台灣很難被關注到。那你為何還會想在台灣繼續堅持下去?」

『我覺得哪裡有好的故事,哪裡適合這個故事,就創造那樣的機會,對產業也會更好。前面有提到的產業面問題,比如我們有99%的電影都是好萊塢的,加上自製率很低,大部分電視台都是買片,或者老片狂重播,因為台灣市場很小,這樣有新的作品大家會不敢投資。我是製片,所以我可以理解他們的感受,但其實現在很難看單個地區,我們拍的東西不應該只有自己看,像我們也喜歡看別人拍的東西,那是互相、有交流的,這樣你才會有更多刺激,如何拍出又好看又商業又文化性的東西,這個是大家都還在練的。而當初會有這個合作,是因為如果我們的作品得到國外公司的信任,給我們機會去完成,證明我們其實可以勇敢一點、更相信自己,做大一點的規劃,有一部份是希望可以帶來這樣的效應或影響,我覺得目前應該有達到我們原先預設的小目標吧!有聽說因為《通靈少女》的好評,讓非常多的國際平台開始看到台灣,覺得可以跟台灣團隊合作,甚至是台灣的東西可以賣到其他地方,我覺得這就是一個很好的活絡狀態。』

 拍片等同於修行 

「在你追夢的這一路上,是否有想放棄的時候?在做出一番成就前,是什麼原因讓你可以不顧世俗眼光,堅持下去的?」

『很多朋友都對我說:好佩服你追求夢想呀、努力堅持不懈呀!其實拍片有太多磨損和挫折,沒有這麼美好,但在聽到好故事時,心想:這東西不拍太可惜了吧!因為過程有趣,遇到的人可以彼此激盪,加上不斷地有新的東西吸引我,讓我可以持續下去。其實我拍片的初衷,單純是我喜歡聽故事、享受故事,如果我可以發現好的故事,把這些故事傳達給更多人知道,讓他們感動,帶給大家幾小時的放鬆跟開心,甚至是想傳達的訊息有被觀眾看到的時候,我覺得這很幸福。或是這個人這麼有才華,我想知道他腦袋裡面的想法是什麼?覺得是這些有趣的過程,讓我覺得有新東西在吸引我,但過程還是辛苦的,所以我希望產業環境好一點,讓大家痛苦少一點,可以讓更多人繼續下去。

「對於有戲劇夢的年輕人,你最想對他們說什麼?」

『其實我蠻羨慕現在的小朋友,他們都是很年輕就開始做自己喜歡的事。單純的創作可以不設限,自己想拍、想演,就拍拍看呀!到後來會有個故事讓你覺得這值得說給別人聽,值得認真的當成作品對待,而不是硬塞給別人,這時就可以去找贊助、找投資金。但是當你有資金的時候,你必須盡量練習用一個專業的工作態度、模式去完成它,有效率地使用那些資金和錢,專業的人可以幫助你,更好地去呈現你的作品。不管你是不是要做一輩子,都不要看太遠,你現在想做的這件事情有趣,那你就去做做看,不斷地做,你才會明白這到底是不是我喜歡的,真心喜歡的話,你就會投入更多熱情,這時再找正式一點的工作機會試試看,沒有說一開始一定要去業界的劇組,因為那是工作狀態,和創作是兩回事。但是也不免俗的要說,過程中必須要有意識的去選擇工作夥伴和機會,因為好的夥伴和機會,可以幫助你學到東西,比較不會那麼快消磨你的熱情、信心。』

「“時尚”對你來說是什麼呢?」

『應該是找到自己吧!用很自在的方式呈現自己,就是自己最好看的樣子。這很難,但是我一直想追求的,因為我很care其他人的看法,不只是穿著,而是整個人的行為,在東方文化社會裡尤其是女生,跟西方比起來我們更重視群體,會顧慮他人眼光,很難自在的做自己,再加上每個群體的習慣都不同,面對不同群體要有不同的樣子,其實到現在我都還在練習如何自在的做自己。』

 

後記:

憶起這一路上的點滴,劉瑜萱臉上總不時流露出一種自信的神情,她不是為了成名,而是很專注在做自己的興趣,她早就準備好了,只是在等一個機會出現。W編原以為的製片只需要具備拍片專業知識,卻在訪談後大改觀,其實對製片來說最重要的是溝通吧!好比是戲與觀眾的橋梁,如何把內心對故事的想像傳達給觀眾,看似簡單,其實是非常不容易的斡旋功夫,只要是「好故事」,它是可以影響我們,並走進我們心中的。

《通靈少女》話題至今仍持續發酵著,會在一個月內成為討論度最高的影集,不單只是因為HBO Asia的加持,還有它帶來的新聞媒體效應,甚至巧妙地讓「謝雅真」這個女高中走入你我的心中!「真正的超能力,是面對生命中的種種無常,還能夠坦然的微笑。」這是謝雅真的領悟,也是W編最受感動的一句話,那你呢?

 

 關於劉瑜萱 

台灣新生代獨立製片,從故事題材、劇本開發著手,致力將好故事製作成雅俗共賞的影視作品。作品入選各電影節,短片作品《神算》入圍第50屆金馬獎、並獲台北電影獎最佳短片、金穗獎製片特別獎等。曾任華聯國際策劃製片人,追隨金獎監製葉如芬製作之長片策劃作品《我的少女時代》於2015年上映,成為膾炙人口的熱門電影。開發製作之台灣原創故事《通靈少女》,為HBO Asia首部華語原創迷你劇集,於2017年春季播映,同樣成為打破收視率記錄的熱門影視作品。

 

W編貼心提醒:《通靈少女》目前正在HBO隨選視訊服務(HBO ON DEMAND)上播出,影集可隨時觀賞,1到6集一次看完。

◎Photo Via:Wazaiii, HBO Asia, 劉瑜萱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