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生活家

“王斯禹專訪-搖滾是很勇敢、很真實地表達主張,講真話、做真的想要做的事情”


Wazaiii

2018-1-21

雙重血統的搖滾樂手:王斯禹的音樂人生

你是不是曾經想要成為樂團的主唱或是樂手,在舞台上揮灑音樂才華呢?或是想要有一個在玩樂團的男朋友,滿足自己那一點點的虛榮心呢?

在台灣,許多人的音樂夢,都在踏入社會後變成回憶中的與朋友的共同話題,曾經征戰各大舞台的那把吉他,也變成房間的擺設之一。五月天的傳奇或是滅火器的故事,只有這麼一次,沒有辦法複製,也不可能再現。這幾年,地下樂團數量遠遠超過主流歌手,去唱片行這件事也變成一種奢侈的休閒活動,台灣的音樂產業怎麼了?

喜歡音樂的Wazaiii編輯前陣子因緣際會之下,看見一個與音樂有關的講座,內容講述台灣早期鄉土音樂「藝霞歌舞劇團」,仔細一看,講者居然是Wazaiii達人-王爺斯禹!沒想到原來「藝霞歌舞劇團」的創辦人是他爺爺!曾任樂團主唱、詞曲創作人,現在更是知名製作人的王爺斯禹,他的音樂細胞原來是來自家族遺傳!

「藝霞歌舞劇團」在民國50~70年代,可說是叱咤風雲,甚至在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的演出的演出都是場場爆滿,而這個歌舞劇團是由王斯禹的爺爺-王振玉先生創立的。「藝霞歌舞劇團」演出型式有別於台灣50年代的脫衣舞秀,將台灣鄉土音樂融合華麗的舞蹈編排。在當時的台灣,是一種全新的表演方式。王振玉在成立歌舞劇團前,是一位豬肉攤的會計,那時候的會計是擺平各方買賣糾紛的角色,久而久之,王振玉擁有了一幫兄弟,在大稻埕地區形成一鼓地方勢力。(Wazaiii編輯:原來是角頭!)但王振玉這「道上流氓」的身分,怎麼會與歌舞劇團扯上關係呢?那時日本的「松竹歌舞劇團」來台演出,王振玉一看到這樣的演出,眼睛為之一亮,更深深的愛上松竹歌舞劇團詮釋音樂及文化的方式,他立刻決定招集身邊的親戚朋友集思廣義,藝霞歌舞劇團就這樣從一位流氓的手中誕生了!作為創辦人的孫子,究竟如何受到爺爺以及「藝霞歌舞團」的影響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當年藝霞歌舞劇團演出的門票,可以看出藝霞歌舞劇團是多麽華麗。
 
在訪問前,Wazaiii編輯在各大平台蒐集資料,聽到「我想你的快樂是因為我」這首歌,才發現原來王爺斯禹「洛客班」樂團的身影,早就存在Wazaiii編輯的某一段記憶中。除此之外,「王爺斯禹」這名字也有一段有趣的故事,王斯禹喜歡讓生活過得愜意,像是王爺一般,於是「王爺」就成為他的藝名了。這首記憶中的歌曲與趣味的小故事,讓Wazaiii編輯更期待這次專訪了!
 

↑王爺表演時從來不怯場、不冷場,舞台魅力真的很迷人。

王爺曾經以歌手的身分成立兩個樂團「洛客班」及「凍頂樂團」,也以音樂製作人的身分成立「當道音樂」,舉凡Coco李玟、張信哲、曾沛慈,以及羅時豐這些當紅歌手所演唱的歌曲,都是由當道音樂製作的,而雀斑樂團、黎可辰、PISCO、謊言留聲機…等獨立樂團.也是王爺為了音樂努力的作品。

↑王爺成立當道音樂後,時常為時下當紅藝人製作音樂,湯唯也曾與當道音樂合作。
 
那天,Wazaiii編輯部踏進當道音樂,王爺熱情的招呼我們,詳細的介紹了當道音樂每一間工作室的用途,例如:發想編曲的地方、錄製各種樂器聲音的練團室、製作混音的工作室…。在他身上完全沒有看到搖滾樂手的趾高氣昂,讓我們好奇,究竟王爺沒有遺傳到爺爺的流氓基因呢?他竟然說:「有啊,流氓的血統當然有遺傳啊!在製作音樂的過程中,我總喜歡與每一位,不論是工作的合作夥伴,又或是在表演場合遇到的樂迷交朋友,就像我爺爺當年一樣的海派。不知不覺,我現在也擁有一股屬於我的『音樂角頭勢力』了。」聽到這樣的回答,Wazaiii編輯才發現,王爺對於音樂的熱愛,以及那股大哥的氣息原來正是自小到大深植血液之中!
 

↑王爺每天不是在錄音室,就是在去錄音室的路上。

究竟擁有音樂家與流氓「雙重血統」的王爺是如何縱橫音樂產業十餘年呢?就讓Wazaiii編輯部一探究竟吧!

掃地也甘願的夢想,你有沒有?

「從學生時期開始組樂團,是什麼事件讓您全心投入音樂產業?」

『「當我有一個目標,就會想辦法實現,而且要做到最好!」是我的個性。剛開始組樂團的時候,為了把作品錄好,我異想天開的跑去白金錄音室打工,當時他們沒有招募任何人,我是自動自發每天早上十點鐘,準時到白金報到。我跟櫃檯先生說:「沒有薪水沒關係,我可不可以在這邊幫你們掃地?」(Wazaiii編輯:「我的天呀!王爺對夢想的堅持太驚人了!」)就這樣在白金混了一陣子,也跟裡面的錄音師變好朋友。他們開始教我東教我西,而我的工作也從打掃環境變成錄音室工作。對音樂比較了解後,我開始認識一些唱片圈的前輩,也接到音樂製作面的工作,當然有一段時間我是以簽約歌手的角色跟唱片公司合作的。我的音樂之路就從錄音師變成歌手再變成A&R(唱片企劃),後來才變成製作人。這一路我的想法是:「如果你想要把一個角色做好,你就要去歷練一下。」』

↑當年「洛客班」樂團的宣傳照真的把搖滾樂手的風度拍出來了。

「常聽到『做音樂不賺錢』或是『做音樂只能當興趣』,您從一開始玩音樂到現在有遇過什麼挫折嗎?又是怎麼堅持到現在的?」

『當時20幾歲的我覺得「有夢想就可以達成一切!克服一切!我這麼有夢的人為什麼我克服不了?」年輕時,夢想兩個字總是被過份的渲染,而當時樂團發展不順利這件事情,對我而言,是一個很大的挫折。我一度覺得,放棄音樂去做別的工作好了,後來有一位吉馬唱片的前輩—陳維祥,問我願不願意去他的公司幫忙,他是一個很妙的人,也是台語界的王,江蕙、詹雅雯這些藝人都是他一手捧紅的。但那時我心想:「我英式搖滾人,居然要到台語唱片公司上班?」心中有千百個不願意!但那位前輩千拜託萬拜託,我想說那就試試看吧。想不到危機就是轉機,命運就這樣把我拉回音樂界,且這件事讓我有了超級大的轉變!那時候的金曲獎台語常勝軍,雅雯姊,對我非常好,有天她說:「小禹,我要去日月潭拍MV在廟口做巡迴,你跟我去。」在那之前,我對於台語唱片實在沒有太大興趣。直到看到雅雯姊一站在廟口的台上,台下聚集超級多很鄉土的阿公阿伯,當她一開口,唱起「想家的人」,我沒在誇張,那些阿公阿伯瞬間老淚縱橫!那時我發現,音樂其實沒有高低之分,雅雯姊在舞台上,想傳達出的情感,這些阿公阿嬤確實接收到了,其實這就是音樂演出的意義,在於感動的傳遞。我的眼界就此打開,其實沒必要把自己的心局限在某個範圍裡,那天之後,我就決定要在音樂的路上繼續走下去。』

 

音樂沒有分野,能傳遞情感的,就是好音樂

「從小與藝霞歌舞劇團一起成長,對於音樂的第一印象如何?對於之後的音樂創作有什麼影響?」

『我從很小開始就是在舞台上面過活,時常躲在藝霞歌舞劇團舞台的背後,看著華麗的佈景跟舞者,還有台前的人山人海,小時候的經驗也讓我在樂團演出的時候從不怯場。我覺得藝霞歌舞劇團,或多或少有影響我之後的選擇,這樣的家族歷史也讓我在選擇音樂這條路時,遭受比較少的阻力。一般家庭可能聽到你要做音樂,就會反問你為什麼不去唸商?為什麼不念法律?做音樂這件事我的家人也沒什麼反對,反而是我演出他們都會糾團去看,我的家庭蠻有趣的。』

 「現在的流行音樂與台灣傳統鄉土音樂的作品,表演型式上或音樂元素最大的差異是什麼?」

『演出這個行為我認為重點都在於「當下有沒讓觀眾接收到音樂想傳達的情感」,基本上流行音樂及傳統鄉土音樂沒什麼不一樣,當然觀眾表現情緒的方式不太一樣,比方說,藝霞歌舞劇團的演出結束後,底下有人丟金子、丟鑽石送給他們,這是那個年代表現出喜歡這個表演的一個行為,那現在的聽眾他們喜歡你的行為就是就鼓掌,或許他們都有感受到那個感動跟興奮,我覺得那就好了。』

「如果重新製作台灣傳統鄉土音樂,您想怎麼創作?」

『我會想辦法把鄉土的元素取出來,再與流行的元素結合在一起,這會是我們應該要走的道路。把月琴、古箏、中阮這些樂器加入流行音樂的手法,或許能變成一個很屌的東西!記得以前製作一個團叫「太妃堂」,我們把錄好的歌送去英國做一些處理,英國錄音室收到後立刻打來跟我說:「哇!這是什麼樂器?怎麼那麼厲害!」但我們聽起來非常理所當然,就是古箏呀!如果我們把一個這麼屌的東西穿上大眾都可以接受的外衣,或許這音樂會更酷。』

打破陳見與同溫層,音樂之路更遼闊

「『草東沒有派對』在去年奪得金曲獎,台灣樂團是否已經晉身主流音樂圈了?對音樂的想法或是組成樂團的門檻,與您開始玩音樂的時代有什麼不同嗎?您怎麼看這些差異?」

『台灣樂團從來沒有離開主流,它其實是台灣音樂的力量跟主幹,例如:陳綺貞、張懸,她們都是樂團出來的,台灣目前的「芭樂歌」,也有很多樂團的元素在裡面。但草東之所以會讓大家這麼訝異,是因為網路數位年代嘛!同溫層效應太嚴重了,這一層的人不知道另一層的人在幹嘛,而草東會爆紅,正是因為別人不知道有這樣的音樂,會對這層現象很訝異。我想其實除了操作,所有的發展都是一樣,草東這個現象,代表同溫層是有可能被打破的。』

「早年間大中華地區的歌手都要遠渡重洋來台灣出道,才能紅遍兩岸三地,現在還有這個現象嗎?現在的音樂產業有什麼轉變嗎?」

『我覺得還是有,但這個現象慢慢在消失。台灣曾經是所有華人音樂的重心,而現在大陸濟能力越來越強,硬體、軟體越來越好,而台灣的優勢卻在慢慢的流逝。最早以前很多大陸的歌手還蠻願意來台灣找當道音樂製作,現在已經變成我們得飛過去幫他們製作,未來,當大陸年輕音樂製作人慢慢成熟後,台灣的優勢就沒了。萬一要與大陸公平競爭,台灣還會有什麼?我們應該捫心自問自己還有什麼?去大陸是謀生?還是想要把台灣的特色帶過去?台灣需要什麼?千萬不要等到有一天,我們各方面都很弱的時候,我們卻不知道我們有什麼牌可以打出去。』
 

 

與其求新求快,追求共鳴,才是王道

「網路普及之後,各項資訊流通都變得更容易了,這樣的轉變對於音樂有帶來什麼正面或負面的影響?」

『網路的興盛對音樂當然有利有弊啦!以產業面來說,目前是弊多於利,現在產出的音樂,在網路上等於是完全免費。放在youtube上面的產值,是無法支撐整個公司的營運音樂﷽﷽﷽﷽﷽﷽﷽﷽﷽麼我要挖掘是出了台灣,卻說不出我們有什麼的!但是音樂可以跟戲劇、廣告經濟結合,產生收益。我們應該開發更多獲利的可能性,想辦法讓音樂變成國際化,讓效益最大化。不過,若是想要學習、想要曝光,網路的興盛其實是利大於弊,就像以前要跟唱片公司簽約,才有宣傳的管道讓自己曝光,現在不用簽約,也可以把自己經營得很好。對影像有概念,也會剪輯的人,根本不需要導演也可以拍MV,如果好死不死,大家又喜歡,透過網路的傳播,宣傳效益是更快的。』

 ↑王爺第二個樂團「凍頂樂團」,去年曾在公館河岸留言舉辦演出。

懂得欣賞自己的文化,下一個突破,其實早就在身邊

「對於音樂產業,您未來有什麼規劃或期待?」

『我很希望台灣人可以出去跟人家說我們有什麼,而不是出了台灣,卻說不出我們的強項。其實台灣很有內涵,我們台灣有沒有好的人才?好的音樂才華?其實超級多的!例如我爺爺之前創辦的藝霞歌舞劇團,或是來當道音樂的每一位,都是很棒的人,但沒有一個正確的管道讓他們發揮。成立當道音樂,第一步是先把營運角色站穩之後,接下來一步一步協助樂團或創作人,讓他們可以發表創作,慢慢形成一股力量後,一定會有效益產生,這股聚集在當道音樂的能量,我們無法定義它是什麼,一旦它活絡起來,台灣音樂產業就能再次興盛。我常常跑去中國,拿台灣的DEMO給中國音樂人聽,他們總會說:「喔!這是台灣的,這是台灣風」因為在我們的骨隨跟DNA裡面有累積一個文化,自然在製作音樂時,就會有這個調性,我們可能分辨不出來,但這就是台灣的獨特性,所以我想把這個東西慢慢放大,培養出新的音樂可能性。像我去年做的「黎可辰」樂團,這個樂團有融合一個樂器叫「中阮」,「中阮」是台灣比較常使用的國樂樂器,他們居然把它融合在英式搖滾中!當我聽到這樣的作品,真的比賺錢還開心!我希望當道音樂可以製作更多富有精神的音樂作品,再讓音樂有往下延續的可能性。』

↑雖然王爺現在比較少練團、演出了,但「彈吉他」依然是他每天都會做的事情。

不怕做得多,就怕做得永遠不夠多!

「在音樂產業中,您經歷歌手、詞曲創作人及製作人,這三個層次有什麼不同?在工作模式或是心境有什麼轉變?」

『在幕前表演是最直接接觸群眾的,反應要非常迅速。面對觀眾,情緒往來是最快的,表演不僅會影響他們的情緒,有時候他們也會影響你,感覺很像煮咖啡,煮咖啡的時候,好不好喝你很快就知道了。而詞曲創作人跟製作人,反而是需要沉澱,需要慢慢來,要思考每一次作品完成後,聽眾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在創作及製作的過程中,是比較客觀的。但做為一個歌手,自己就在音樂裡面,那感受當然很主觀。我覺得每一個角色都有好玩的地方,當歌手非常好玩,我以前被酒瓶丟過耶!底下有人喝醉了,他在那邊喊說:「我要聽那首歌!」以前玩搖滾就要耍酷,當下我直說:「我不會唱!」下一秒,酒瓶就丟上來了,差點被砸到(Wazaiii編輯:王爺真的用生命演出!太可怕了。)但在錄音室裡面,尤其當製作人,錄音室這個場域最大的人,遇到意見不融洽或是反抗,更多的是溝通,而不是丟酒瓶與躲酒瓶這樣的正面衝突。』

↑經過多年,王爺的音樂角頭勢力更加茁壯。

「對於現在想組樂團的年輕人,您有什麼樣的建議?」

『「訓練紮實!」現在網路上有很多教學,但收到的訊息不一定正確,可是年輕人囫圇吞棗的吸收,就會變成訓練不紮實,一不紮實,音樂路就會走不遠。台灣有很多很珍貴的音樂文化,年輕人應該要更謙虛的跟這些前輩們學習,再利用網路平台,推廣自己的音樂,如此一來,才會讓音樂生命走得更久。另外,生計當然是需要考慮的問題。你問我怎麼過活?其實一路這樣走過來還蠻順利的!為什麼常聽到只發一張專輯就走不下去?問題在於自己的根基以及對於音樂產業的技術層面﷽﷽﷽﷽﷽﷽﷽﷽,而且﷽﷽﷽﷽﷽﷽﷽麼玩的地方,當歌手也澱;有沒有真正的了解。如果你今天有技術,不僅在音樂圈,在任何產業都一樣,有技術不會沒有工作做,而是有能力把它做得更好,就沒有什麼走不下去。』

↑王爺為Wazaiii編輯們端出咖啡的時候說:「煮虹吸式咖啡與錄音很像,要掌握許多控制變因,才能得到好的成果。」

音樂讓時尚更有生命力

「對您而言,時尚是什麼?」

『我覺得從大面向來看,時尚是一種溝通,有很多人才與藝術家,他們願意做表達跟溝通的人,告訴別人「他們」是怎麼樣的人。小面向來看,對我來說,時尚就是認識自己的過程。小時候我很喜歡Beatles,所以我喜歡穿著花花綠綠的東西;可是到大了一點開始懂得模仿別人的造型,懂得去追求一些大的品牌。像有一陣子,我也會去買一些大的品牌,可是走了一圈之後,有一天突然了解原來我適合的東西是怎麼樣,後來便晉升到「我要什麼,我管他現在流行什麼,我就是要這樣的東西。」在過程中我慢慢的更了解了自己。』

「近年來,越來越多服飾品牌會與音樂結合,把樂團直接帶到時裝秀的伸展台演出,如果有機會,您會想做這樣的嘗試嗎?如果想嘗試,想與哪個品牌合作?」

『當然非常希望,而且我很有興趣。現場樂團演奏比起DJ放音樂,更有生命一點。如果有機會與時裝秀合作,我會提取外國人沒有的元素,把古箏手、中阮手找來,放在華麗搖滾的音樂中,發展出別人沒聽過的音色。

我覺得法國品牌Kitsuné,是真正做到結合音樂品牌跟時尚品牌。如果有機會可以跟他們合作,音樂肯定可以加強本身的精神,也更有宣傳的力道。』

↑錄音室就像是王爺的宮殿一樣,擺滿王爺製作過的音樂作品。

骨子裡藏不住的搖滾魂

「對你而言,搖滾是什麼?」

『搖滾是一種突破,是一種因為突破而帶來的刺激跟興奮,小時候我都是聽古典樂居多,第一次聽到搖滾樂的時候,才真正發現,哇!這麼簡單的東西卻能充滿力量,當下就覺得,搖滾正是我想要追求的。我認為,搖滾是很勇敢、很真實地表達主張,講真話、做真的想要做的事情。』

後記

在進入社會之前,Wazaiii編輯也曾經有過音樂夢,無論是寫詞、作曲、錄製歌曲,每一項都憑著熱情,投入心力嘗試。走進當道音樂就像踏入自己的夢想一樣,寬敞的空間,牆上掛上專輯,又讓Wazaiii編輯的音樂夢重新燃起一絲希望。

訪問這天,王爺穿著碎花襯衫配上黑色皮衣,熱情的招呼我們,他熟稔地拿起咖啡壺,沖出兩杯咖啡,為Wazaiii編輯部提神醒腦,此刻話匣子就再也沒關過。

從最近涉略的事物到音樂產業,亦或是工作近況,無一不是侃侃而談。既使已經在音樂產業耕耘多年,他仍舊保持對於音樂或是工作的熱忱,更願意投入時間及資源培養新血,試圖讓音樂產業重新活絡起來。或許是受到爺爺創辦「藝霞歌舞劇團」影響,讓王爺的骨子裡充滿音樂,從傳統歌舞劇團入門,到現在為台灣音樂產業努力不懈,這就像「藝霞歌舞劇團」當年衝擊台灣的觀眾一樣。

從訪問開始到結束,王爺不斷的提醒我們,如果想要完成一件事,就要把實力訓練得扎實一些,不論是在哪個產業,充實自己是首要條件。透過王爺的觀點及訪問,我們也需要反問自己,真的夠紮實了嗎?「衝勁」是王爺表現出來的特質,當年為了學習音樂製作,不計較薪水地到白金錄音室掃地。實現夢想除了要有足夠能力,還需要滿腔衝勁,王爺願意孤注一擲的犧牲,那我們呢?當機會來臨時,能有像王爺一樣的勇氣嗎?

 

◎Photo Via:Wazaiii, 王斯禹、Chris Yi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