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不管時尚禿鷹們怎麼抨擊紐約的時尚圈,嘿,至少它挺會賺錢”


Wazaiii

2019-2-16

|Wazaiii FW19趨勢|

紐約時裝週重點整理

如果說半年登場一次的四大時裝週,可以被比喻為一頓令人垂涎的豪華早餐,Wazaiii編輯總覺得勇敢打頭陣的紐約,常被這群噬血的時尚人士看作一聲聲鬧鐘響鈴,迷迷糊糊、朦朦朧朧之間,好像看了什麼卻又走不入心,最後殘忍的寫下“Forgettable”,搭上飛機前往倫敦。

Victoria Beckham來了又走,Proenza Schouler走了又來,Thom Browne甚至一去不復返,重曝光的設計師紛紛前往巴黎辦秀,重感情的品牌則是死守家鄉,天南地北大風吹,紐約這個世界最大城之一,卻總只能在時尚論海旁喝西北風,難道紐約當地的品牌就這麼技不如人?

才不。雖說19秋冬洋洋灑灑100多場大秀上,並沒有太多讓人驚呼「To Die For」的設計出現,不過不曉得讀者們是否有發現,紐約的小眾品牌占比是四地之冠,「過度商業」是美國時尚的劣勢,卻也是轉機,怎麼說?往下看看本季秀上的設計趨勢。

柔化肩線成為主流──圓弧型寬肩

 
 
 
 
 
 
 
 
 
 
 
 
 
 
 

@rhythm_rhythm1982 分享的貼文 張貼

 

Wazaiii編輯是標準墊肩控無誤,近幾季寬肩西裝、風衣、連身褲風光回歸,浮誇的80復古風格再次吹起,簡直是、簡直是,體無完膚、五體投地的燒錢等級(《破產姊妹花》拍續集要男性角色可以找我)。不同於其他三個城市以「方肩」、「溜肩」為主,本季的紐約不約而同出現了時髦指數衝破天際的「圓弧型寬肩」,以下以不同風格分述。

「極簡人士一見鍾情二見刷卡」型

你也許在Pause Online上看過Tommy Ton拍出無數張的地表最強街拍照,但你知道卸下攝影師身分的他,其實也是Deveaux的設計師嗎?(沒關係,我也是剛得知)也許是在街上看過形形色色潮人對於美學的詮釋,Tommy Ton眼中的時尚相當純粹平靜,駝色的翻領落肩羊毛大衣極披肩,不搶著登上頭版,卻植在人心。

Derek Lam則是把公主袖蓬鬆十倍、或將常見的飛行外套稍稍翻領,立刻傳遞一股截然不同的清新韻味,同時不失品牌求新求變的性格。

「誰在意實不實穿 好看就好」型

數幾季以來不斷探索「極大份量」的Marc Jacobs,本季將實穿性低、時髦度高到逆天的Oversized 落肩大衣發揮至極致(沒在管你要吃飯怎麼辦,請脫外套)。

同樣沒在Care你的日常生活,只關注著用者時髦程度還有CDLM,類似披肩的高領圍脖、海軍藍的油布落肩大衣、毛絨絨的象牙白落肩長外套……當時尚開始重視品牌、分門別類、狂炒話題,有個不知所云卻挺有意思的品牌出現,不也讓人會心一笑?

「比怪奇物語還要怪還要奇」型

看準時尚圈越炒越熱、越看越順眼的「老奶奶風」,Vaquera將絨料風衣、千鳥紋Parke、寫上「WHY」Logo的外套及長過膝蓋的灰藍色西裝外套通通做成落肩,幾近無法辨認模特兒性別,也正式宣告品牌重的絕非「是男是女」,而是「有不有趣」。

而Area則是以玩心十足的圓弧型連身上衣(或外套+內褲?),成功取經於60年代André Courrèges的高訂風格,但以現代用色將時序帶回,你越是說不出那是什麼,一切就顯得越有趣,時尚不就是如此?

「整條街都是我的伸展台」型

不怪不出門、浮誇是人生唯一宗旨的Palm Angels,本季再次在高端和潮流間激盪出最絕倫的平衡,頗有黑暗帝王Marilyn Manson的氣勢,落肩中長袖短T和羽絨外套,搭配……那是像是網眼包的裙子沒錯吧,還有……我猜是Legging但又不太像的內搭,護目鏡下的眼神比誰都銳利,誰都擋不住我。

春日元素竄回秋冬─滿版印花

SS19在美國抽象主義畫家Willem de Kooning住家兼工作室首次辦秀,隨即以高端藝術氣息獲得矚目的新人Marina Moscone,本季將印花綢緞及蕾絲拼接成細肩洋裝,混搭平底工作靴也是一絕(希望評論家不要再說她抄襲Phoebe Philo,饒過她也饒過CELINE吧)。2019早秋系列讓Wazaiii編輯非常驚豔的紐西蘭品牌Claudia Li,本季以一套套珊瑚色的成套睡衣將印花從海灘感帶出Indoor時尚(連可當枕頭的毛毛包和毛毛拖也一起配好,How sweet?)擁抱各種身型及年齡、不鋪張譁眾的設計,也因此拉近消費者和品牌的距離。

一趟遠赴杜拜的豪奢之旅,成就Oscar de la Renta本季極具裝飾主義的浮華設計,印花可以是西岸部落客的曬美布料(顆粒感Max、配戴粉紫色大圓墨鏡),但在設計師Kim和Garcia的巧手雕琢下,一套套洛可可質地的格狀區塊印花上身,高貴而分外霸氣。

談到舉手投足都讓男人屏息以待的霸氣女子,以往以雞尾酒洋裝、剪裁服貼套裝為主力的Carolina Herrera,本季的大區塊印花令人雙眼為之一亮,濃亮色調的印花被特意增大的份量拉低了少女感,Look 4則以收腰白西裝和傘狀紅裙搭出優雅輪廓,我相信現代版的Mrs. Herrera(誰?),絕對願意穿上它出門做光療、在陽光灑下的露臺啜飲咖啡。

如果你認為輕奢品牌毫無時尚指標性,嘿!有時營收最高的反而是這些品牌。也許是Miranda那句“Florals? For spring? Groundbreaking.”嚇著這兩個品牌了,Coach大膽將印花帶進秋冬,靛青、腥紫、仙人掌綠的暗色印花出現在帶有金釦的飛行外套及90後期的多層次洋裝上,搭配格紋及Logo羊毛短褲,最後以Matchy-matchy的踝靴收尾。

面對流行文化正醉心於70年代的Disco風潮,Michael Kors在上秀前說道“Optimism in the face of adversity, it’s the only way you can win.”(面對逆境,唯有樂觀方能出眾。)這場充滿歡樂的復古派對中,印花儼然成為讓亮片女士失色的暗夜主角,爬滿整身洋裝、落於單肩或墜在西裝裡頭,紐約是他寄情的靈感,也是奔放的舞台。

與Stuart Vevers及Michael Kors大張旗鼓的滿版印花不同,Sophie Delafontaine並不期望以全套Look霸占視覺,轉而將紅棕色系的波西米亞風印花,輕輕綴於Longchamp秀上的皮帶、馬甲、外套及長裙等,打造諸多輕盈卻充滿個性的單品,有70的空靈、有80的無懼,同時有揚棄約束的現代混穿主義。

保暖依舊時髦高雅─高領上衣

本季最讓Wazaiii編輯驚訝的兩個品牌大概就是3.1 Phillip Lim及The Row,一喜一憂。「我想創造一個衣櫥,讓穿上的女孩們能在混亂的世界中感到平靜。」的確,沒特別以一個主題貫穿的Phillip Lim,收起了以往的繁複筆觸,將色調拉向淺灰、乳白及純黑,有什麼比一件合身到不行的高領毛衣和暖和的羊毛背心,更適合躺在衣櫥中呢?

我永遠記得看到The Row SS19的Lookbook時,心裡靠近極簡派那側的美學血液流淌得多熱烈,心想歐森姊妹完全沒在跟告別的Phoebe客氣,不過本季卻顯得收斂許多,稍稍證明了極簡這把雙面刃,不是讓人想飛上天當精靈,就是默默納悶著:「嗯,What’s the difference?」不過強調腰線的西外配上極為精緻的高領上衣仍舊很美,特別是Look 22,完全可以走在斯德哥爾摩街上大拍特拍。

不辦秀等於喪失曝光機會?甚至可能因此影響銷量及口碑?Maybe,但第二季離開伸展台的Derek Lam不但自信的在極簡主義中闖出名堂(讀者們應該看過無數個主打Minimalism,實則了無新意的品牌了吧?),甚至成功將品牌從「休閒服飾」拉抬至「高級時裝」類別,靠的是什麼?高領窄身衣搭配淺棕針織衫,以及極似漸層工作褲但美暈的高腰裙,抑或紮入黑色皮裙,每多看一眼,我就愈是希望品牌寄一套Total Look給Style.com的時尚總監Yasmin Sewell。

至今僅辦過一次秀的Camilla and Marc,同樣用實力證明自己就算沒有鎂光燈的青睞,穩紮穩打也能贏得口碑。奉達文西《黃金比例》一書為圭臬,雕塑感十足的風衣、收腰西外及長洋裝、亮面PVC裙及壓紋上衣,皆由高領上衣完美做結,饒富一體成形的優雅底蘊。

再介紹一個同樣融合「亮面」、「高領」元素的品牌!同樣講究行塑性的Tibi將男裝穿法竄入女裝,微寬的皮西裝配藻青色的高領毛衣、假兩件高領毛呢上衣搭配美到暈船的灰藍色壓紋皮裙,即便採用環境友善的羊毛及皮料,低奢感有增無減。

同樣出現高領元素的還有BOSS Look 8將介於西外及和服之間的外搭襯在淺黃之外,Zimmermann則是透過皺摺將高領玩出新風格,像極了俄羅斯的女間諜(幾度有電影《紅雀》裡頭小珍妮佛的錯覺)。高領不再專屬於路上怕冷的時尚絕緣體,懂穿,北極也能是你的歸宿。

本季必知話題品牌

 
 
 
 
 
 
 
 
 
 
 
 
 
 
 

HELMUT LANG(@helmutlang)分享的貼文 張貼

 

Ladies and gentlemen,消失一年半的Helmut Lang重回伸展台啦!

 
 
 
 
 
 
 
 
 
 
 
 
 
 
 

HELMUT LANG(@helmutlang)分享的貼文 張貼

 

身為九十年代的潮流先鋒,Helmut Lang是第一個把街頭概念帶進高端Runway的街頭品牌,將制服、軍裝、工作服為靈感大肆解構,以極銳利的剪裁與大量的黑白,成功在著重浮誇性與色彩配置的當時成功脫穎而出。

Shayne Oliver離開後,誰來接掌這麼一個指標性品牌?正是待過Neil Barrett的Mark Thomas與曾為Raf Simons時期Calvin Klein工作(Raf是Lang的狂粉)的Thomas Cawson,本季重返90高潮,完美剪裁的方片膝上裙、流線大衣、直筒長褲,並還原Helmut Lang本人最經典的潑墨牛仔褲。從黑,至紅,至粉,至白(別忽略其中一件超美的金色小洋裝!)工業風的流行雖已告一段落,但前所未聞的全新Helmut Lang時代,高端潮流的愛好者們可是屏息以待。

未上榜之Wazaiii編輯私推品牌

 
 
 
 
 
 
 
 
 
 
 
 
 
 
 

Moon Choi(@moon_choi_studio)分享的貼文 張貼

 

當紐約這座大熔爐已經被無數個新興品牌瓜分市場(成不成功又是見仁見智),想出頭要不品牌端的資本夠雄厚,要不你得有點真功夫。

來自韓國的Moon Choi持續探索衣著的二元性及流暢性,在品牌第三季的展示上,Choi再次以做工極為精美的設計,展演超越自然的空靈美學。在羊毛及絲綢中混入Jersey及針織,抓皺的連身洋裝及風衣的綁帶連身帽是兩大亮點,當世界總把韓國品牌形容為千篇一律,當極簡主義總被視為害怕改變的舒適圈,Choi用27個聯貫性極高的精彩Look,啪,啪,打臉。

後續murmur

看到這,希望你不會覺得商業化是件壞事。

時尚本是藝術和商業的結合,紐約有歷久彌新的經典大牌,同時不乏求新求變的新銳設計,也因此它才禁得起現實的市場考驗,偶爾也能讓敢於嘗試的年輕一輩拍手叫好,不管時尚禿鷹們怎麼抨擊紐約的時尚圈,嘿,至少它挺會賺錢。

 

Editor/ 責任編輯:Eddie Ma

◎Photo Via:Vogue Runway, INSTAGRAM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