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觀察家

“雖然坊間偶爾會看到主打自己做的是高級訂製服,但其實高訂這個詞不是個可以隨便亂用的詞彙”


A.view

2018-1-22

時尚歷史課-Haute Couture的起源與發展!

每年的Haute Couture Fashion Week/高級訂製時裝週,對時裝迷來說總是幸福的,不僅能夠看到最精緻的工藝及高訂新裝,也算是一解所有Fashionholic長達半年的心之所向。雖然這麼說似乎誇張了些,但這眾多的手工細節,總還會讓我覺得身為時裝迷是件好幸福的事,甚至還會有活著真好的感嘆,並因為這些高訂系列,進而滋養些勇氣,去面對每年總是沒在客氣的各種煩心及憂鬱。

雖然坊間偶爾會看到主打自己做的是高級訂製服,但其實高訂這個詞不是個可以隨便亂用的詞彙。這次A.view除了整理了高訂的核可條件外,順便簡略分享一下高訂的起源及歷史,再順便聊一下這幾年高訂時裝週的走向,還有2019年秋冬高訂時裝週的參與品牌!

 
 
 
 
 
 
 
 
 
 
 
 
 
 
 

Armani(@armani)分享的貼文 張貼


起源&歷史

首先在聊「Haute Couture」前,必須將時光的範圍推得更前面些,聊一下我們現在所看到、所熟悉的時尚體系在最一開始的起源。

在尚未有高級訂製、成衣、服裝秀、時尚等完整的概念及模式之前,其實在十九世紀中葉之前、社會還充滿階級制度的時代中,不論是貴族或者是平民,身上服裝除了來自媽媽或姐妹等家庭成員之外,最主要的就是Couturier裁縫師(沒錯!當時連所謂「Designer設計師」的名稱都還沒有出現!)。而這狀況一直到被稱為「高級訂製之父」的Charles Frederick Worth出現後,整個時尚體制才得到很大的建立及突破。


↑高級訂製之父Charles Frederick Worth

出身英國,Charles Frederick Worth在1858年時於巴黎成立了自己同名的時裝屋-House of Worth,在當時他做了許多影響往後時尚圈的突破.除了像是第一次使用了真人當模特兒展示服裝、依季度來展出作品外,在服裝中縫製工作室的標籤,更同時建立了「時尚品牌」的雛形,也把縫紉師們從前面提到的Couturier升格到Designer,也正是從他開始,人們有了「Haute Couture」的雛形概念。1868年法國高級時裝公會開始制定高級時尚的規範及標準,而在1908年「Haute Couture」這個詞彙首度出現。

 
 
 
 
 
 
 
 
 
 
 
 
 
 
 

The Fashionable Reader(@thefashionablereader)分享的貼文 張貼


↑Christian Dior 1957年春夏系列

工會條件

前面有提到「高級訂製服」是個不能隨便使用的,但在現今社會中卻時常被濫用。「Haute Couture」這個詞是個受法律所保護的專有名詞,根據法國高級時裝公會在1945年公佈的規定中,要合法使用Haute Couture這個詞必須符合以下三個條件:

1.工作室必須要有二十位的匠師及員工。

2.服裝必須是為私人客戶所訂做,並且在訂製的過程中,提供客戶一次以上的量身。

3.工作室必須一年展出兩次作品,且每次展出的作品,包含日裝及晚裝有最低套數的要求。

高級訂製的起伏

而就跟時尚反映著社會脈動的本質一樣,在時代的更迭中,高級訂製也經歷過非常大程度的起伏。

在1970年之前,可以說是高級訂製的黃金歲月,舉凡Christian Dior、Chanel、Givenchy、Balenciaga、Yves Saint Laurent、Balmain......這幾個即使到現在仍深具影響力的品牌,以及Pierre Cardin、Andre Courreges、Elsa Schiaparelli、Paco Rabanne、Madeleine Vionnet等更多近幾年重新復興或處於掙扎中的老牌,都是豐富著那段黃金歲月的成員。而最大的滑落則是發生在70年代,受到Ready-to-wear成衣業的崛起,高訂的嚴格規範、客戶的流失,都讓那段期間的高訂時裝屋數量從巔峰時期的破百間,下滑到只剩不到二十間,讓人有了高訂即將邁入結束的疑慮。

↑Christian Dior迪奧先生為客戶進行高級訂製服的量身與修改。

近代時裝週變化

而在這幾年中,高級訂製時裝週則有幾個很重要的轉變。

第一是設計師們正在重新定義高訂的含義,以及拓展高訂的可能性。和早期的設計師們不太一樣,現在的高訂變成了可以不顧商業考量,而是讓設計師們恣意任性、放任腦袋,將高訂做為各種天馬行空的實驗場所。過去幾年除了像是Maison Margiela於2012秋冬開始,展出以「回收再創作」為概念的「Artisanal Collection」、Rad Hourani於2014春夏開始的「Unisex」高訂系列外,Iris van Herpen更是值得被放入當代時裝史的現代高訂代表性人物,誰能夠抵抗她結合了大量的科技技術,既尖銳又帶著某種詩意的美學?

 
 
 
 
 
 
 
 
 
 
 
 
 
 
 

Maison Margiela(@maisonmargiela)分享的貼文 張貼

 

 
 
 
 
 
 
 
 
 
 
 
 
 
 
 

Maison Margiela(@maisonmargiela)分享的貼文 張貼


↑Maison Margiela總是令時裝迷驚艷的高訂系列

 
 
 
 
 
 
 
 
 
 
 
 
 
 
 

Iris van Herpen Official(@irisvanherpen)分享的貼文 張貼


↑Iris van Herpen每年的高訂系列不斷突破,甚至結合大量的科技技術。

現今高訂的突破,一部份是法國高級時裝公會的努力,另一部分則是前面所提到現代高訂的實驗可能性。過去幾季有越來越多設計師,以自己的方式投入高訂的領域,除了有提供「半高訂Demi-Couture」的Alberta Ferretti及Vionnet、從2015年展開秋冬限定訂製作品的Fendi,我們也看到了例如Giles Deacon、Ronald van der Kemp、J. Mendel、Francesco Scognamiglio、A.F. Vandevorst等客座新成員的加入。而最特別的則屬分別於2014及2015年各自停掉成衣產線、專注在高訂領域的Jean Paul Gaultier及Viktor & Rolf,都是高級訂製以全新的方式逐漸復甦的證據。

↑2015秋冬首度展開高訂系列的Fendi

此外,高級訂製時裝週在展出的內容上本身也有越來越豐富的走向,造成這個轉變則要歸功於紐約設計師們,包含Proenza Schouler、Rodarte、Monique Lhuillier都在2017年相繼宣佈將2018春夏系列從原本二月的紐約時裝週、延後至七月的高訂時裝週中展出,也讓時尚媒體們對高訂時裝週重新燃起期待。(Well,這同時也讓人很擔心紐約時裝週的未來,除了以上三個品牌外,還有像是Altuzarra、Lacoste等品牌也相繼離開紐約,轉移到巴黎,但這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RODARTE(@rodarte)分享的貼文 張貼


↑Rodarte

2019秋冬高訂

最後,2019秋冬高級訂製時裝週從6月30號開始,7月4號結束,而在這次總共為期五天的行程中,共有三十四個品牌在官方的行程表當中,包含了(依品牌發表順序):

十六個Official Members

Adeline André、Maurizio Galante、Schiaparelli、Maison Dior、Maison Rabih Kayrouz、Giambattista Valli、Chanel、Alexis Mabille、Stéphane Rolland、Julien Fournié、Alexandre Vauthier、Givenchy、Maison Margiela、Franck Sorbier、Jean Paul Gaultier、Haute Joaillerie。

 
 
 
 
 
 
 
 
 
 
 
 
 
 
 

VOGUE Germany(@voguegermany)分享的貼文 張貼


Jean Paul Gaultier 2019秋冬高訂系列

四個Correspondent Members

Giorgio Armani Privé、Elie Saab、Viktor&Rolf、 Valentino。

 
 
 
 
 
 
 
 
 
 
 
 
 
 
 

Armani(@armani)分享的貼文 張貼


Giorgio Armani Privé 2019秋冬高訂系列

十五個Guest Members

Aelis、RR331、Aganovich、Yuima Nakazato、Xuan、Christophe Josse、Ulyana Sergeenko、Iris van Herpen、Georges Hobeika、Ralph & Russo、Antonio Grimaldi、Azzaro Couture、Ronald van der Kemp、Zuhair Murad、Guo Pei。

 
 
 
 
 
 
 
 
 
 
 
 
 
 
 

Guo Pei(@guopei)分享的貼文 張貼


Guo Pei 2019秋冬高訂系列

 

◎Photo Via:達志影像, INSTAGRAM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